法務部宣布易科罰金從嚴之首例?無照駕駛截肢,仍不得易科罰金?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94829

壹、之前有關「法務部:假釋審查均從嚴」之看法及建議(請參怎麼罰!才能防「僥倖者」No.4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654300 一文)

根據報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494334
,酒後駕車及各地頻傳,為降低死亡人數,行政院院會昨通過二十一項道路交通安全精進作為,其中嚴懲酒駕方面,決對有罪被告從嚴認定易科罰金、從嚴審核假釋條件,並立即從今年第一季開始施行;法務部表示,若認為酒駕犯行不輕、犯後態度不佳或有再犯之虞,即使是首犯、獲判可易科罰金,仍將令其入獄服刑,且不輕易讓其假釋。

就此,本文認為,有關假釋事項,依刑法第77條第1項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77
,假釋核准之權,乃法務部,故法務部宣稱「不輕易假釋」,或有其理。

惟假釋除須符合刑法第77條所定要件外,所謂有悛悔實據者,刑法雖並未明定,但第116條乃規定「(第一項)假釋審查應參酌受刑人之犯行情節、在監行狀、犯罪紀錄、教化矯治處遇成效、更生計畫及其他有關事項,綜合判斷其悛悔情形。(第二項)法務部應依前項規定內容訂定假釋審查參考基準,並以適當方式公開之。」,而且假釋審查也係所稱行政行為,故依行攻程序法第4條之規定,仍須受法律及、裁量逾越禁止原則、平等原則(合理差別原則)、比例原則、對當事人有利與不利一體注意原則等法律原則之拘束,爰法務部為假釋准駁時,也不得咨意率斷。

又依刑法第41條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41
所為個案易科罰金之聲請,其准駁係檢查官之職權,而且只要符合刑法第41條等相關規定時,檢察官在個案上即得依職權為易科罰金
https://www.pcc.moj.gov.tw/293833/293849/293863/362880/post
;法務部又如何使「所有檢察官」不使當事人易科罰金,而入獄服刑?而當法務部確實已如此,但此舉合法嗎?

至於刑事之連帶責任
https://tw.news.yahoo.com/%E5%8B%B8%E9%85%92%E8%87%B4%E9%85%92%E9%A7%95%E8%82%87%E4%BA%8B%E4%B9%9F%E8%A6%81%E8%B2%A0%E9%80%A3%E5%B8%B6%E8%B2%AC%E4%BB%BB-%E6%B3%95%E5%8B%99%E9%83%A8-%E4%BE%86%E7%A0%94%E7%A9%B6-041101347.html
,確須再好好研究;法務部擬修法酒駕重考須以有酒精鎖車輛應考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201060184.aspx
,也是個值得思考之方向。但此兩者,仍須俟修正草案出爐後,再俟機分析。

另交通部所提教育等21方案
https://tw.news.yahoo.com/%E9%99%8D%E4%BD%8E%E4%BA%A4%E9%80%9A%E4%BA%8B%E6%95%85%E7%8E%87-%E4%BA%A4%E9%80%9A%E9%83%A8%E6%8F%90%E6%95%99%E8%82%B2%E7%AD%8921%E9%A0%85%E6%96%B9%E6%A1%88-055301502.html
中,則有防制酒駕僥倖者之其他行政措施,雖呼應前揭貳之建議,值得欣慰,但所提內容甚多,仍須時間予以消化及分析,並俟有定見後再分享給大家。

貳、過失致死罪與之區别及過失致死罪之修法建議(請參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76981  一文)

一、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

按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分别明定於刑法第271條:「(第一項)殺人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第三項)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第 276條:「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兩者間,刑責差異很大,爰究是「故意」或「過失」?常成為爭點之一。

又所謂故意或過失,係明定於刑法第13條:「(第一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第14條:「(第一項)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

其中,第14項第1項、第2項,分别稱之為無認識過失及有認識過失。

第13條中,第1項為(確定故意),第2項為(不確定故意)。

實務上,最高法院 106年度台上字第3462號刑事判決:「……(二)刑法第 13 條第 1 項、第 2 項分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 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 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學理上稱 前者為直接故意(確定故意),後者為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或未 必故意)。其實,不論「明知」或「預見」,僅係認識程度的差別 ,間接故意應具備構成犯罪事實的認識,與直接故意並無不同,共 同對於構成犯罪事實既已「明知」或「預見」,其認識完全無 缺,進而基此共同的認識「使其發生」或「容任其發生(不違背其 本意)」,彼此間在意思上自得合而為一,形成犯罪意思的聯絡。 故行為人分別基於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實行犯罪行為,固可成立共 同正犯,然因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的性質、態樣,既有差異,自影 響於行為人責任及量刑的結果。故有罪判決書對於共同行為人究竟 係基於何種故意實行犯罪行為,當應詳為認定。 又既以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成立要件,其中何種人的行 為得為受非難評價的資格,乃構成犯罪主體要件之一,則行為人是 否具備,當為其是否應負刑責而成立共同正犯的先決條件 。就行為人對於法律評價的誤認所造成的錯誤(禁止錯誤) 而言,若站在一般人的立場,均無法免除此種錯誤的發生,當屬於 不可避免的規範認知錯誤,既不認有刑事責任的存在,而阻卻其犯 罪的成立,即屬於不罰的行為,則如何能認定其與他人有共同犯罪 的意思,而得以成立共同正犯?倘認行為人對於法律規範的存在, 具有認知的可能,竟因疏於認識而導致其行為的不法存在,而該當 於可避免性的違法性錯誤(禁止錯誤),則是否對於構成犯罪的事 實,仍具有「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的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自 宜說明其判斷的理由,以昭折服。……」等可資參照。

二、殺人罪與傷害罪

(一)傷害罪之規定

又傷害罪,明定於刑法第277條:「(第一項)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二項)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傷害因而致死者與殺人罪既遂犯

其中,傷害因而致死者,與刑法第271條第1項所定殺人罪即遂犯(殺人罪也處罰未遂犯及預備犯,但傷害罪並未明定得處理未遂犯與預備犯),均是結果犯,而且均是有「人死亡」之結果,只是「刑責」與「兩者犯意」不同,即一為具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具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3年台非字第50號判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人於死之罪,係因犯罪致發生一定結果而為加重其刑之規定,即以不法侵害人身體之故意,所施之傷害行為,致生行為人所不預期之死亡結果,使其就死亡結果負其刑責,與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因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死亡結果係出於行為人之過失者迥異。」、51年台上字第1291號判例:「殺人與傷害致死之區别,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不能因與被害人素不相識、原無宿怨,即認為無殺人之故意」等可資參照。

(三)傷害未致死者與殺人罪未遂犯

至於傷害未致死,但有傷人身體或健康之行為與結果,加上,傷害人身體或健康之犯意,即構成傷害罪之要件,而得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至於如有致死或致重傷,則為刑法第277條第2項所涵蓋之問題。

但刑法第271條第2項也明定處罰未遂犯,而殺人罪未遂犯與傷害罪未致死者,兩者雖均為「未有死亡」之結果,但其間之刑責(未遂犯之定義與刑責減輕,明定於刑法第25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25
)與犯意,也有所差異,即一為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高59年台上字第2861號判例:「上訴人既有殺人之犯意,又有放置含有毒素之陸角牌乳劑於食物內之行為
,雖因其放置毒品後即被發現,尚未發生有人死亡之結果,亦係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應構成殺人未遂罪,而非預備殺人。」、39年台上字第315號判例:「刑法之預備犯與未遂犯,應以已否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為區別……」等可資參照。

三、普通殺人罪、傷害致人於死罪與過失致死罪間之刑責差異

按在目前之立法評價上
一、普通殺人罪係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傷害致人於死罪,則處無期徒期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至於過失致死罪,則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期、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四、三者均發生同一結果~即均有人死亡,但僅因「故意或過失」之區别及「犯意」之不同,而在科刑立法上,發生如此不合理,有違平等原則(註一)、比例原則(註二)及(註三)之情形,自有必要依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及罪刑相當原則,提高目前現行刑法第276條所定之刑責。

四、修法方向之分析

行政院修正草案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479060
,把刑度分為三個階層,第一層為一般過失行為與較少受害者的結果,維持現行五年刑;第二層為過失手段,可處一到七年徒刑;第三層是過失情節重大且導致三人以上的死亡結果,可處三到十年刑期。

至於司法院則認為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10180113.aspx
,如果是過失致人於死造成3人以上死亡,得加重其刑至1/2。

就此,本文認為區分為三層次或四層次(三層次+加重其刑)均可採。

只是
一、「司法院所認加重其刑後」或「行政院草案第三層」之有期徒期,已高於傷害致人於死罪之最低本刑七年有期徒刑或如高於普通殺人罪最低本刑十年有期徒期,是否妥善?仍有再深思之必要。
二、以「死亡人數」取代「情節重大」,或以「死亡人數3人以上為處更重刑責或加重其刑之要件」之立法方式,也須嚴酌。

參、無照駕駛加重其刑及科刑之規定

有關無照駕駛等,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明定於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一項)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駕車、酒醉駕車、吸食毒品或迷幻藥駕車、行駛人行道或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第二項)汽車駕駛人,在快車道依規定駕車行駛,因行人或慢車不依規定,擅自進入快車道,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減輕其刑。」。

至於科刑輕重之標準,乃從刑法第57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57  之規定。

肆、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94829
,一名簡姓女子2019年間騎車行經桃園大溪區,未注意路況逕行變換車道,導致後方時速高達95公里的呂姓重機騎士閃避不及,擦撞倒地身亡。高等法院考量簡女未禮讓直行車、死者超速等因素,依過失致死罪判她6月刑,但合議庭發現簡女無照駕駛,依道交條例須加重一半本刑,刑度超標,無法易科罰金。

根據刑法第41條規定,被告犯本刑5年以下之罪,且被判6月以下徒刑或拘役,得以易科罰金折抵刑期,不用入獄,而過失致死罪的最高刑度為5年,剛好符合標準上限。

但「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另外規定,無照駕駛致人受傷或死亡者,應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因此,簡女無照駕駛又觸犯的過失致死罪,本刑會從5年上調到7年6月,超過可易科罰金的天花板上限,即使被判刑6月,仍不得易科罰金,一旦案件確定,將入監服刑。

不過,本案仍可上訴,簡女若於審理期間與死者家屬達成,因所宣告的刑期為6月,符合緩刑標準(被判兩年以下徒刑),仍有機會免入獄。此外,簡女亦可聲請易服勞動,以提供每單位無償公益勞動6小時折抵一日刑期,由檢察官視其家庭、等狀況,決定是否准許。

就此,本文認為,本案法院以過失致死罪論處,初看,於法尚無不合。

但因科刑是否合理,受限於「本新聞報導內所提與刑法第57條所定有關之內容並未詳盡,而且也無法調閱檔卷」之因,尚無法判斷,以至於本案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後,是否符合刑法第41條所定「宣告之有期徒期六個月以下,始得易科罰金」之規定?也因而無法論斷。

 

[註解] 註一:平等原則()
一、明定於憲法第7條之平等原則,對照人民之利與自由,就是平等權,故在大會議解釋中,違憲審查時,除平等原則外,也常提到平等權之用語。
二、又平等原則,其内涵,大致上,包含下列四項:
(一)其精義為「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
(二)所謂「等者,等之」,即事物本質相同者,要做相同之處理。
(三)「不等者,不等之」,乃指事物本質不同者,要做不同之處理。
即容許合理;所謂合理差别待遇,須同時符合1.差别理由須合理2.差别理由須與目的有合理關聯等二項要件始謂之。
(四)禁止歧視。
三、另外,平等原則下之合理差别待遇,也是行政程序法明定之法律原則;禁止岐視,則顯見於各種行政法令中;平等原則也已應用於法律實務中。

註二:比例原則
一、所謂比例原則,包含下列三小原則+目的正當性。
三小原則之内涵,即行政程序法第7條所明定之
(一)適當性原則
所採取手段要能達到其目的。
(二)必要性原則
損害最小原則,有多種手段均能達到目的,則應選擇對人民損害最小的手段。
(三)狹義之比例原則
即均衡性原則,簡單的說,即所得之利益須與所損失者,須均衡。
二、比例原則,不只是憲法之法律原則,政府在為行政行為時,亦須遵守。
另在公寓大廈人會議決議及管理委員會決議之救濟上,實務上也有適用。
租賃,亦同。

註三:罪刑相當原則
一、罪刑相當原則之內涵
有關刑罰法律,基於無責任無處罰之憲法原則,人民僅因自已之刑事違法且有責行為而受刑事處罰。刑罰須以為基礎,並受罪責原則之拘束,無罪責即無刑罰,刑罰須與罪責相對應。
亦即國家所施加之刑罰須與罪責相當,刑罰得超過罪責。
基於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立法機關衡量其所欲維護法益之重要性、防止侵害之可能性及事後矯正行為之必要性,綜合斟酌各種情狀,以法律規定法官所得科處之刑罰種類及其上下限,應與犯罪所生之危害、行為人責任之輕重相符,始與憲法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無違(775號解釋參照)。
二、罪刑相當原則之實務裁判
實務裁判上,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4040號刑事判決:「罪刑相當原則係有罪判決必須把握之重要事項,攸關被告生命、自由、財產受剝奪之程度,於被害人(或其家屬)之精神慰藉,和社會對於正義之期待,亦有正面意義,刑法第五十七條乃規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之十種量刑參考因素,固仍賦予法院自由,但實際運作時,當須確實就各種具體案件妥慎處遇,並受全體法律秩序理念之支配,各罪之宣告刑如是,合併定應執行之刑,亦復如是。我國近年來,要求保障、重視婦幼權益之相關團體,積極參與、投入社會運動,並遊說立法委員將犯罪之態樣及法定刑,全面予以修正(雖然保留在社會法益罪章之列,其實已偏重個人性自主意思之保護),增加、升級或提高,相較於其他犯罪,已屬相對之重度刑罰,甚至在法院審理是類案件,認事不如其意者,譏之以「奶嘴法官」,量刑稍輕者,非之為「恐龍法官」。顧法院審判,必須嚴守裁判主義,如認定被告犯罪,仍不得恣意濫權,或輕率決定刑度,而應切實把握罪刑相當原則,使罪責相副、罰當其罪,至於上揭不雅封號,祇能抱持「有則改之,無則嘉勉」之態度對待,畢竟法院之判決,係可受公評之事項,斯亦為法官之風骨與應有之氣度、修養,同為第十三條第一項所揭示「法官應依據憲法及法律,本於良心,超然、獨立、公正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之具體表現。再現今色情工作者,常以「全套」、「半套」作為性器交、口交等類易之暗語,雖然不足為訓,但可見態樣不同,評價應有高低之分,以此推之,則指交(舊法歸類於)當更次之。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第一次所為性器交致使A女之處女膜破裂,第二次為指交(處女膜有無受傷不明),可見犯情不同,自當受差別之評價,乃竟維持第一審所為二次均宣告有期徒刑九年之刑期,而二罪合併應為有期徒刑十七年,相較於殺人或運輸、販賣毒品入境之重大犯情案件,並不遑多讓,是否確實符合整體法律秩序理念與罪刑相當原則,尚非無再行慎酌之餘地。」、
108年度台上字第 2274號刑事判決:「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第 370 條第 1 項前段定有明文,此即所謂「不利益禁止變更原則」,但此原則並非禁止第二審做出任何不利於被告之變更,而是僅止於禁止「原審判決之刑」之不利變更。依此,不利益禁止變更原則其功能僅在為第二審法院劃定量刑之外部界限,只要量刑結果未超出第一審判決之刑,即無不利益變更的問題。又按量刑之輕重,固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裁量之事項,惟仍應受罪刑相當、比例原則及之限制,始為適法,此即所謂「罪刑相當原則」。換言之,縱使不論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與否,在第二審法院量刑時本必須遵守實體法的規定,尤其宣告刑不得超出法定量刑空間,在此範圍內「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刑法第 57 條一切情狀」。倘若第二審認定被告之犯罪情節較第一審為輕微時,基於「罪刑相當原則」的要求,第二審量刑亦應隨之減輕。是「不利益禁止變更原則」及「罪刑相當原則」雖分別出於保障程序上被告之上訴決定權或正確適用實體法的要求,兩者概念應有區別,惟在適用上彼此相互關連。是若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第二審之案件,第二審所認定之犯罪情節,明顯輕於第一審者,若第二審之宣告刑猶等同於第一審,實際上無異諭知較重於第一審之宣告刑,即難謂與「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或「罪刑相當原則」無悖。」等可資參照。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