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指紋扯出七年前竊案,法院判無罪檢不服?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一枚指紋扯出七年前竊案,法院判無罪檢不服?
,明定於刑法第320條:「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者,依前項之規定處斷。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的第1項(但須注意第3項規定,未遂犯亦罰之)。
其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動產,為其成立要件(註一)。
又加重竊盜罪與加重,則明定於刑法第321條:「(第一項)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二、毀越門窗、牆垣或其他安全設備而犯之。三、攜帶兇器而犯之。四、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五、乘火災、水災或其他災害之際而犯之。六、在車站、港埠、航空站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機內而犯之。(第二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其中,第1項第1款所稱侵入住宅中的住宅,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2972號、65台上字第2603號、48年台上字第1367號判例係分謂「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罪,其所謂「住宅 」,乃指人類日常居住之場所而言,公寓亦屬之。至公寓樓下之「樓梯間 」,雖僅供各住戶出入通行,然就公寓之整體而言,該樓梯間為該公寓之 一部分,而與該公寓有密切不可分之關係,故於夜間侵入公寓樓下之樓梯 間竊盜,難謂無同時妨害居住安全之情形,自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 第一項第一款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罪。 」「住宅與工廠,既經圍有圍牆分隔為二部分,則工廠係工廠,住宅係住宅,並不因該工廠與住宅相連,即可指工廠為住宅。」「竹籬在住宅之外,其效用為防閑住宅之安全設備,苟僅於夜間侵入竹籬行竊,尚未進入住宅,要難謂為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註二)。
三、無罪喻知等相關規定
有關喻知「無罪」之規定,係明定於第301條
等相關規定。
又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一項)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第二項)犯罪事實應依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第2項之規定,於本案上也應注意。
四、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本案台南地院認為,失竊地點處並未裝設監視器,也沒有直接證據得證明該起竊案何人所為,另現場採集的3枚指紋究是何時留在車門外,另有指紋2枚無法比對。同時,該車輛停在道路上,在左前方車門外留下指紋的情況很多,並非一旦在車門外經採集並比對出指紋,即認該指紋的所有人涉案的必然性。最後法官判盧男無罪。
就此,本文認為,從本案新聞報導內容觀之,本案那一枚指紋,雖係本案被告所留,但法院即認該枚指紋與本竊案並無必然性,如依刑事訴訟法第154條2項、第301條第1項之規定,喻知被告無罪,尚不意外。
惟本案新聞報導內,所言「檢方認為,觀諸警方勘察採證照片,警方是在左前車門把手上方約4公分處,採集到被告指紋。而車門把手具有開啟車門、進入車內的功能,一般人基於尊重他人並避免啟人疑竇,不會任意碰觸車門把手及其附近位置。且盧男有多次竊盜前科,與本案犯罪情節相似;且本案發生時,盧男才出獄7日,也無法說明與該車及停車地點有何關聯性,合理推論該指紋確是盧男特意接觸而留下的。」,也須注意。
即本案法院所判與檢察官所指間,何者較符經驗法則呢?
[註解]
註一:竊取他人之電氣,恐構成動產竊盜罪(效力與未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84年台非字第214號判例參照)。另也須注意刑法第323條之規定。
至於動產竊盜罪與之區別,得分別參酌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58號、33年上字第1134號、29年上字第3378號判例
註二:第1項第1款,除住宅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等,及第1項其他各款之定義或案例,請參
及各法院相關裁判。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