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人夫散布「正妻要經濟獨立」,非公然侮辱及誹謗?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一、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罪與第310條第2項之
,分別於明定於刑法第309條:「(第一項)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第二項)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及第310條:「(第一項)意圖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第二項)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第三項)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其中,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確係以「須為公然」及「須為侮辱人」為其要件;而所謂公然,雖不以實際上果已共見共聞為必要,但必在事實上有與不特定人或多數人(所謂多數人係包括特定之多數人在內)得以共見或共聞之狀況方足認為達於公然之程度,至特定多數人之計算,以各罪成立之要件不同,罪質亦異,自應視其立法意旨及實際情形己否達於公然之程度而定(釋字第145號解釋理由書參照)。
所謂侮辱,則係以使人難堪為目的,以言論、文字、圖畫或動作表示不屑、輕蔑或攻擊之意思,足以對個人在社會上所保持之人格與地位,達貶損其評之程度,即足當之;是否符合侮辱之判斷,應顧及行為人之年齡、教育程度、職業與被害人之關係及社會整體之價值觀等情形(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第1213號刑事判決參照)。
至於誹謗罪,必以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且與公共利益有關,而非僅涉及私德者,始可不罰(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上易字第685號刑事判決參照);而所稱「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為真實者」,非謂行為人就其言論內容之真實性應負舉證責任,倘行為人不能證明其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之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仍不能以上開刑責相繩。至於所指「證據資料」應係真正,或雖非真正,但其提出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前提下,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者而言;申言之,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證據資料,雖非真正,但其提出過程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而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且應就所提出之證據資料,說明依何理由確信所發表言論內容為真實,始可免除誹謗;若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之證據資料原非真正,而其提出過程有惡意或重大輕率情形,且查與事實不符,只憑主觀判斷而杜撰或誇大事實,公然以貶抑言詞散布謠言、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不實陳述,而達於誹謗他人名譽程度,自非不得律以誹謗罪責(最高法院94年度臺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另有關誹謗罪,亦須注意刑法第311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311 不罰之規定。
二、本案分析及其他建議
(一)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二審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udn.com%2Fnews%2Fstory%2F7321%2F6007417&h=AT2m3IXGhuZVyDEc7PNsAQUY6zVoq5qYNtgRjvx371NVueeS7WpLs_J7iNyFvFBD_pBC90VBrppvHOBn7P3WGOi24ZjrcC2juCe04fm8wr2zsovGvycenqoppdfzsEbC65SS084ZnhmRf7U1f39a ,台北地檢署起訴指出,林姓女子因與梁姓婦人的丈夫有糾葛,心生不滿,2019年3月間寄信給梁婦任職的扶輪社、娘家、婆家,信中寫道「老公沒關係!女人只要經濟獨立,沒什麼好怕的,要勇敢!加油!」「三妹夫常常抱怨家裡沒溫暖,娶到一個廢人,……他抱怨她不能助他事業,只會看韓劇小說…他真心覺得娶到一個垃圾人!」且連梁婦住的公寓鄰居也都收到信。
檢方指出,林女傳述梁夫外遇、批評他的私德,或是指責「鋼筋生鏽,屋頂掉落,整棟結構都有問題。出租或出售之前要主動告知,不然隱瞞屋況若發生坍塌,恐造成他人生命安危,請拿出良心與良知。」有損梁婦人格尊嚴,涉犯刑法公然侮辱、加重誹謗罪。
林女否認誹謗,但一審認為一般人基於道德觀感,對劈腿的人通常會投以異樣眼光,梁姓夫妻並非,梁夫是否有屬私德範疇,就算林女說的是真的,也不能免責。
林女不甘一審遭處拘役50日,則認為量刑過輕,雙方皆提上訴。高院認為本案是否成立犯罪,分為4個類型,第一是「鋼筋生鏽,屋頂掉落,整棟結構都有問題,出租或出售之前,要主動告知」,第二是嘲諷「沒有隱私的男人很悲哀」、「難怪對方娘家會看不起」,第三是傳述梁夫外遇,要梁婦「只要經濟獨立,沒什麼好怕的,要勇敢、加油」,第四則是講梁夫抱怨「家裡沒溫暖,娶到一個廢人」、「公婆就住隔壁也不去探望,連衣服都是他在洗」。
高院認為第一部分沒有針對任何人,第二部分則不是針對梁婦,第三部分則是鼓勵遇到外遇的女性「要勇敢」、「加油」,最末部分的收件者只有梁女的胞姊,看不出有何公然侮辱、誹謗之意。
雖然這些信件都是林女所發送,但一審僅以「一般人可能投以異樣眼光」而論罪,卻未詳酌犯罪構成要件,高院撤銷、改判無罪。
就此,本文認為,從本案新聞報導內容觀之,本案二審所判,初看,於法,尚無不合。
(二)其他建議
人處在同一定空間?,難免會一定的接觸,而這些接觸,或有美好記憶,或是不佳的感受,要那一種,純由個人之決擇。
但如非「徒由自已一時情緒上的言語、文字或圖案等」去發洩,而是「先靜下心來」,客觀、理性地釐清相關事實後,在決定處理方式。
或許,結果,就非「官司或糾紛」纏生,而是「因緣相聚總有緣」後的美好回憶。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