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打LOL爆粗口,竟無罪!僅因不知駡誰?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玩家打LOL爆粗口,竟無罪!僅因不知駡誰?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76645

一、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罪與第310條第2項之

罪,分別於明定於刑法第309條:「(第一項)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第二項)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及第310條:「(第一項)意圖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第二項)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第三項)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其中,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確係以「須為公然」及「須為侮辱人」為其要件;而所謂公然,雖不以實際上果已共見共聞為必要,但必在事實上有與不特定人或多數人(所謂多數人係包括特定之多數人在內)得以共見或共聞之狀況方足認為達於公然之程度,至特定多數人之計算,以各罪成立之要件不同,罪質亦異,自應視其立法意旨及實際情形己否達於公然之程度而定(釋字第145號解釋理由書參照)。

所謂侮辱,則係以使人難堪為目的,以言論、文字、圖畫或動作表示不屑、輕蔑或攻擊之意思,足以對個人在社會上所保持之人格與地位,達貶損其評之程度,即足當之;是否符合侮辱之判斷,應顧及行為人之年齡、教育程度、職業與被害人之關係及社會整體之價值觀等情形(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第1213號刑事判決參照)。

至於誹謗罪,必以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且與公共利益有關,而非僅涉及私德者,始可不罰(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上易字第685號刑事判決參照);而所稱「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為真實者」,非謂行為人就其言論內容之真實性應負舉證責任,倘行為人不能證明其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之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仍不能以上開刑責相繩。至於所指「證據資料」應係真正,或雖非真正,但其提出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前提下,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者而言;申言之,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證據資料,雖非真正,但其提出過程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而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正,且應就所提出之證據資料,說明依何理由確信所發表言論內容為真實,始可免除誹謗;若行為人就其發表言論所憑之證據資料原非真正,而其提出過程有惡意或重大輕率情形,且查與事實不符,只憑主觀判斷而杜撰或誇大事實,公然以貶抑言詞散布謠言、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不實陳述,而達於誹謗他人名譽程度,自非不得律以誹謗罪責(最高法院94年度臺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另有關誹謗罪,亦須注意刑法第311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311
不罰之規定。

二、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76645
,去年12月26日晚間6點多,本案吳姓男子使用遊戲帳號暱稱「那必須地」玩遊戲時,與暱「犽之呼吸積分煉獄」的邱姓男子發生爭執,吳男指控,他的隊友在遊戲中表現不好被邱男嗆聲,他只是幫隊友說了一句「你很吵,你又沒有很強」,結果就被邱男公開痛罵。

吳男拿出截圖,指控邱男罵他「低能賤畜、連中文都看不懂的垃圾、還是腦殘、可悲賤畜隊友、扛著你這廢物你就乖乖閉嘴…」。

高雄地院審理時,法官認為,吳男提出的截圖只能證明邱男確實在網路遊戲中未能遵守網路禮節,做出任意謾罵行為,但無法證明邱的發言是針對誰而來,因此判邱男無罪,可上訴。

就此,本文認為,從本報新聞報導內容觀之,縱有公然侮辱之行為,惟「如不知被害人是誰」或「相關證據無法佐證原告係在公然侮辱被告」,則自不得就被告依公然侮辱罪論處之。

另本案尚值得注意的是,蒐證仍須合法、完整,尤其是「與該罪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含科刑、不罰、減輕其刑等)相關之待證事實」「加害人或被害人是誰」等,更應注意。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