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怒症」起衝突,斷人手筋,行凶男易科罰金?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故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路怒症」起衝突,斷人手筋,行凶男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28597

壹、過失致死罪與之區别

一、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

按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分别明定於刑法第271條:「(第一項)殺人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第三項)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第 276條:「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兩者間,刑責差異很大,爰究是「故意」或「過失」?常成為爭點之一。

又所謂故意或過失,係明定於刑法第13條:「(第一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第14條:「(第一項)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

其中,第14項第1項、第2項,分别稱之為無認識過失及有認識過失。

第13條中,第1項為,第2項為

實務上,最高法院 106年度台上字第3462號刑事判決:「……(二)刑法第 13 條第 1 項、第 2 項分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 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 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學理上稱 前者為直接故意(確定故意),後者為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或未 必故意)。其實,不論「明知」或「預見」,僅係認識程度的差別 ,間接故意應具備構成犯罪事實的認識,與直接故意並無不同,共 同對於構成犯罪事實既已「明知」或「預見」,其認識完全無 缺,進而基此共同的認識「使其發生」或「容任其發生(不違背其 本意)」,彼此間在意思上自得合而為一,形成犯罪意思的聯絡。 故行為人分別基於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實行犯罪行為,固可成立共 同正犯,然因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的性質、態樣,既有差異,自影 響於行為人責任及量刑的結果。故有罪判決書對於人究竟 係基於何種故意實行犯罪行為,當應詳為認定。 又既以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成立要件,其中何種人的行 為得為受非難評價的資格,乃構成犯罪主體要件之一,則行為人是 否具備,當為其是否應負刑責而成立共同正犯的先決條件 。就行為人對於法律評價的誤認所造成的錯誤(禁止錯誤) 而言,若站在一般人的立場,均無法免除此種錯誤的發生,當屬於 不可避免的規範認知錯誤,既不認有刑事責任的存在,而阻卻其犯 罪的成立,即屬於不罰的行為,則如何能認定其與他人有共同犯罪 的意思,而得以成立共同正犯?倘認行為人對於法律規範的存在, 具有認知的可能,竟因疏於認識而導致其行為的不法存在,而該當 於可避免性的違法性錯誤(禁止錯誤),則是否對於構成犯罪的事 實,仍具有「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的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自 宜說明其判斷的理由,以昭折服。……」等可資參照。

二、殺人罪與傷害罪

(一)傷害罪之規定

又傷害罪,明定於刑法第277條:「(第一項)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二項)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又所謂重傷,乃從刑法第10條第4項:「稱重傷者,謂下列傷害:一、毀敗或嚴重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視能。二、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耳或二耳之聽能。三、毀敗或嚴重減損語能、味能或嗅能。四、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五、毀敗或嚴重減損生殖之機能。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之規定。

(二)傷害因而致死者與殺人罪既遂犯

其中,傷害因而致死者,與刑法第271條第1項所定殺人罪即遂犯(殺人罪也處罰未遂犯及預備犯,但傷害罪並未明定得處理未遂犯與預備犯),均是結果犯,而且均是有「人死亡」之結果,只是「刑責」與「兩者犯意」不同,即一為具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具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3年台非字第50號判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人於死之罪,係因犯罪致發生一定結果而為加重其刑之規定,即以不法侵害人身體之故意,所施之傷害行為,致生行為人所不預期之死亡結果,使其就死亡結果負其刑責,與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因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死亡結果係出於行為人之過失者迥異。」、51年台上字第1291號判例:「殺人與傷害致死之區别,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不能因與被害人素不相識、原無宿怨,即認為無殺人之故意」等可資參照。

(三)傷害未致死者與殺人罪未遂犯

至於傷害未致死,但有傷人身體或健康之行為與結果,加上,傷害人身體或健康之犯意,即構成傷害罪之要件,而得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至於如有致死或致重傷,則為刑法第277條第2項所涵蓋之問題。

但刑法第271條第2項也明定處罰未遂犯,而殺人罪未遂犯與傷害罪未致死者,兩者雖均為「未有死亡」之結果,但其間之刑責(未遂犯之定義與刑責減輕,明定於刑法第25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25
)與犯意,也有所差異,即一為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高59年台上字第2861號判例:「上訴人既有殺人之犯意,又有放置含有毒素之陸角牌乳劑於食物內之行為
,雖因其放置毒品後即被發現,尚未發生有人死亡之結果,亦係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應構成殺人未遂罪,而非預備殺人。」、39年台上字第315號判例:「刑法之預備犯與未遂犯,應以已否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為區別……」等可資參照。

貳、科刑輕重之標準
一、科刑輕重之標準,係規定在刑法第57條:「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一、犯罪之動機、目的。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三、犯罪之手段。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十、犯罪後之態度。」;其中,第10款所謂犯罪後之態度,「向被害人或其家屬道歉」或「與被害人或其家屬達成」或屬之。
二、惟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0年台上字第1131號判例也云:「科刑時必須審酌犯人本身之犯罪情狀,至於一般事項,雖亦堪作參考,要不得據為科刑輕重之唯一標準。」,也應予注意。

參、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28597 ,去年2月間,本案吳男搭乘友人車行經新竹縣一處路口,停等紅燈時和劉男對上眼,劉男上前質問「剛剛在看什麼?」吳男回嗆「你現在是在不爽嗎?」兩人疑似患有路怒症,當場吵了起來。

車上2名友人下車幫腔,跟劉男打成一團,吳男見狀,竟從車上掏出一把西瓜刀衝向劉男,混亂間,劉男的手掌被割傷,手筋與神經斷裂,血流如注,路人趕緊報警。

吳男辯稱,西瓜刀是平時放在車上防身用,並非拿來攻擊別人,當時抽刀只是要嚇唬劉男,沒想到劉男自己用手抓住刀刃,才會引發濺血後果。

高院指出,劉男的手筋雖然斷裂,且其中一指神經受創嚴重,永久無法修補,但劉男經過適當復健,可改善狀況,就算手指不靈活,無法做精細的動作,仍未達重傷害的狀況,故應以傷害論罪。

高院採信吳男說法,認為是劉男自己握住刀刃才受傷,而非吳男砍殺,再加上吳男有意以20萬元和解,是劉男覺得金額過低,雙方認知有差距才破局,審酌吳男無前科,因而認定新竹地院判他6月刑合理,日前駁回主張量刑過輕的上訴,仍可上訴。

就此,本文認為,本案法院係採納本案吳男之說法,加上,本案劉男所受之傷,尚未達刑法第10條第4項所稱之重傷,爰僅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普通傷害罪論處之。

但其中,有無違反經驗法則呢?則須注意。

至於僅判6個月有期徒刑,是否合理?因本新聞報導內僅言「吳男有意以20萬和解,是劉男覺得金額過低,雙方認知差距才破局(即犯罪後之態度),審酌吳男無前科(即犯罪行為人之品行),因而認定新竹地院判他6月刑合理」,至於刑法第57條所列其他事項及其他情狀,並未詳細地提及,爰本文尚無法判斷是否合理?

是否得依刑法第41條第1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41 等相關規定,易科罰金?也同。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