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不滿管教,疑縱火殺全家?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故鄉)

16歲少年,不滿管教,疑縱火殺全家?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paper%2F1475370&h=AT3gZraGpNyaYficPnp35TzNpekD9zjrCaiv82ce3fsiR6_bIiXQI4a-Ik0_BJz5R_xh6Tny3sX40fh2qTPkbRsxFa3VQ9biCgpWk6UqGJZdgjTuV92BokSdyu4GNMgXxbhFuaVF0PS8xbfmkCI

壹、過失致死罪與之區别

一、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

按普通殺人罪與過失致死罪,分别明定於刑法第271條:「(第一項)殺人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第三項)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第 276條:「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兩者間,刑責差異很大,爰究是「故意」或「過失」?常成為爭點之一。

又所謂故意或過失,係明定於刑法第13條:「(第一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第14條:「(第一項)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第二項)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

其中,第14項第1項、第2項,分别稱之為無認識過失及有認識過失。

第13條中,第1項為,第2項為

實務上,最高法院 106年度台上字第3462號刑事判決:「……(二)刑法第 13 條第 1 項、第 2 項分別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 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 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學理上稱 前者為直接故意(確定故意),後者為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或未 必故意)。其實,不論「明知」或「預見」,僅係認識程度的差別 ,間接故意應具備構成犯罪事實的認識,與直接故意並無不同,共 同對於構成犯罪事實既已「明知」或「預見」,其認識完全無 缺,進而基此共同的認識「使其發生」或「容任其發生(不違背其 本意)」,彼此間在意思上自得合而為一,形成犯罪意思的聯絡。 故行為人分別基於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實行犯罪行為,固可成立共 同正犯,然因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的性質、態樣,既有差異,自影 響於行為人責任及量刑的結果。故有罪判決書對於人究竟 係基於何種故意實行犯罪行為,當應詳為認定。 又既以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成立要件,其中何種人的行 為得為受非難評價的資格,乃構成犯罪主體要件之一,則行為人是 否具備,當為其是否應負刑責而成立共同正犯的先決條件 。就行為人對於法律評價的誤認所造成的錯誤(禁止錯誤) 而言,若站在一般人的立場,均無法免除此種錯誤的發生,當屬於 不可避免的規範認知錯誤,既不認有刑事責任的存在,而阻卻其犯 罪的成立,即屬於不罰的行為,則如何能認定其與他人有共同犯罪 的意思,而得以成立共同正犯?倘認行為人對於法律規範的存在, 具有認知的可能,竟因疏於認識而導致其行為的不法存在,而該當 於可避免性的違法性錯誤(禁止錯誤),則是否對於構成犯罪的事 實,仍具有「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的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自 宜說明其判斷的理由,以昭折服。……」等可資參照。

二、殺人罪與傷害罪

(一)傷害罪之規定

又傷害罪,明定於刑法第277條:「(第一項)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二項)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傷害因而致死者與殺人罪既遂犯

其中,傷害因而致死者,與刑法第271條第1項所定殺人罪即遂犯(殺人罪也處罰未遂犯及預備犯,但傷害罪並未明定得處理未遂犯與預備犯),均是結果犯,而且均是有「人死亡」之結果,只是「刑責」與「兩者犯意」不同,即一為具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具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3年台非字第50號判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傷害致人於死之罪,係因犯罪致發生一定結果而為加重其刑之規定,即以不法侵害人身體之故意,所施之傷害行為,致生行為人所不預期之死亡結果,使其就死亡結果負其刑責,與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因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死亡結果係出於行為人之過失者迥異。」、51年台上字第1291號判例:「殺人與傷害致死之區别,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不能因與被害人素不相識、原無宿怨,即認為無殺人之故意」等可資參照。

(三)傷害未致死者與殺人罪未遂犯

至於傷害未致死,但有傷人身體或健康之行為與結果,加上,傷害人身體或健康之犯意,即構成傷害罪之要件,而得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至於如有致死或致重傷,則為刑法第277條第2項所涵蓋之問題。

但刑法第271條第2項也明定處罰未遂犯,而殺人罪未遂犯與傷害罪未致死者,兩者雖均為「未有死亡」之結果,但其間之刑責(未遂犯之定義與刑責減輕,明定於刑法第25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25
)與犯意,也有所差異,即一為殺人之犯意,另一為傷人之犯意。

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高59年台上字第2861號判例:「上訴人既有殺人之犯意,又有放置含有毒素之陸角牌乳劑於食物內之行為
,雖因其放置毒品後即被發現,尚未發生有人死亡之結果,亦係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應構成殺人未遂罪,而非預備殺人。」、39年台上字第315號判例:「刑法之預備犯與未遂犯,應以已否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為區別……」等可資參照。

貳、刑法不罰規定

刑法第16條以下之規定,明定著「減輕其刑」「免除其刑」及「不罰」等規定。

其中,與本案較有關者,為刑法第18條第1項、第2項:「(第一項)未滿十年歲之行為,不罰。(第二項)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人之行為,得減輕其刑。」。

惟少年事件處理法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C0010011
第2條所稱少年,謂十二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

爰縱因未滿十四歲而不罰,只要滿十二歲以上,即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相關規定為之。

參、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

刑法第173條規定「(第一項)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或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礦坑、火車、電車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機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項)失火燒燬前項之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第三項)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第四項)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又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1471號、29年上字第66號判例也分云「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放火燒燬現有人使用之住宅罪,其直接被害法益,為一般之公共安全,雖同時侵害私人之財產法益,但仍以保護社會公安法益為重,況放火行為原含有毀損性質,而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自係指供人居住房屋之整體而言,應包括墻垣及該住宅內所有設備、傢俱、日常生活上之一切用品。故一個放火行為,若同時燒燬住宅與
該住宅內所有其他物品,無論該其他物品為他人或自己所有,與同時燒燬數犯罪客體者之情形不同,均不另成立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第一項或第二項放火燒燬住宅以外他人或自己所有物罪。」「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所謂現供人使用之住宅,係指現時供人住居使用之住宅而言,如果住宅業已他遷,其原來住宅,縱尚有雜物在內,為原來住户所保管,但該住宅既非現時供他人居住之使用,即難謂係該條項所稱之住宅。」。

肆、本案分析及其他建議
一、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警方及消防局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paper%2F1475370&h=AT3gZraGpNyaYficPnp35TzNpekD9zjrCaiv82ce3fsiR6_bIiXQI4a-Ik0_BJz5R_xh6Tny3sX40fh2qTPkbRsxFa3VQ9biCgpWk6UqGJZdgjTuV92BokSdyu4GNMgXxbhFuaVF0PS8xbfmkCI
,本案新北市16歲柯姓少年疑不滿父母管教,昨凌晨涉嫌在家中點蠟燭縱火,起火後獨自離去,還將大門插上鑰匙反鎖,造成父母親及2名弟弟受困,所幸跑到陽台由消防員將4人平安救出,警方昨將少年帶回警局,全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及公共危險、殺人未遂罪嫌移送少年法庭偵辦。
同為47歲的屋主柯姓男子與陳姓妻子,與16歲大兒子、14歲次子、12歲三子一家5口,同住在三峽區學成路14層樓高的社區大樓6樓。
昨凌晨3時許,柯姓屋主在房間內聞到怪味起床察看,赫然發現玄關多處起火,立即叫妻子和孩子逃生,不料大門遭反鎖,屋主等4人跑到陽台待援,消防員以雲梯車將4人救出,消防員不到半小時撲滅火勢。
4人被救出後,一直找不到大兒子,連撥手機也沒接,消防員及警方逐層清查都沒發現,調閱監視器得知,他在3時02分就已離開社區大樓,手機則放在房內。
新北市消防局表示,大兒子的書房有燃燒雜物,燃燒面積3平方公尺,疑似就是起火點。
警方查出大兒子連夜徒步及搭乘計程車,警方上午8時56分在鶯歌區建國路上的超商尋獲他。
大兒子坦承在屋內點燃蠟燭,初步調查,疑似不滿父母管教而負氣犯案,除了屋內,玄關也有縱火跡象,且反鎖上的大門還插著一把鑰匙,疑似都是他所為。
據了解,柯家3年前搬來該社區,平時家長對大兒子的手機使用、電視觀看時間嚴格管制,他疑因長期積怨才犯案。
就此,本文認為,從本案新聞報導之内容看來,本案16歲少年,雖未滿18歲,但已滿14歲,且疑有殺人犯意(疑在書房及玄關兩處縱火,而且反鎖上的大門還插著一把鑰匙,疑似是他所為),並已著手實施,雖未有「人因而死亡」之結果,但仍有「殺人未遂」及「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之嫌疑。
爰本案警方,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嫌、殺人未遂罪嫌,將本案16歲少年移送少年法庭偵辦,尚無不合。
(二)其他建議
這案件,凸顯著「父母管教是否過當」及「法不入家門」等極須大家再思考之問題。
在法不入家門部分,本文認為,仍有必要基於憲法第23條、第7條等相關規定(即須符合法律保留原則比例原則平等原則等憲法上法律原則之要求),在適當時機,以適當的量及程度介入之,而非一律「法不入家門」。
至於「管教是否過當」這個問題,則應由每一個父母或其他負責管教之家人,放在心上;且須時時刻刻檢視自已的管教作為,是否過當?是否依其他更適合之方式,與自已的小孩,和諧相處與溝通呢?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