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疑義416】軍人應否退出校園?

張貼於 憲法專欄, 新聞疑義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故鄉)

【新聞】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田○○今天表示,將提案修訂教育基本法,讓現役軍人全面退出校園。媒體日前報導,台北市立南港高工學生原本準備舉辦「港工憤青反六輕」校慶集體創意遊行,傳出教官約談學生,可能以「鼓動學潮」處置;不過,校方回應,教官未處分學生,學校以「鼓動學潮」處分部分,與實情不符。媒體日前報導,台北市立○○高工學生原本準備舉辦「港工憤青反六輕」校慶集體創意遊行,傳出教官約談學生,可能以「鼓動學潮」處置;不過,校方回應,教官未處分學生,學校以「鼓動學潮」處分部分,與實情不符。烏○○中學校園民主促進會長周○○上午在田秋堇陪同下舉行記者會表示,校慶當天下雨,遊行無法舉行;校慶後,學生又被約談。教官用權威角色施壓學生,已傷害學生。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馮○○建議修改教育基本法,規範現役軍人除軍事院校外,禁止擔任教官、專任教師、各級學校教育人員和中央地方各級機關教育行政人員(中央社100年5月24日報導:綠委擬修法 軍人退出校園)。
【疑義】

一、不合宜的校規,須檢討修正。

第4條、第3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避免侵害人權,保護人民不受他人侵害,並應積極促進各項人權之實現。」「適用兩公約規定,應參照其立法意旨及兩公約人權事務委員會之解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31號一般性意見(註一)亦云「《公約》的一般性義務和其中第2條特別規定的義務對於所有締約國都是有約束力的。政府的所有部門(執法、立法和司法)以及國家、地區或者當地各級的公共機構或者政府機構均應承擔締約國的責任」,是我國執法、立法和司法等各級政府機關自應適用兩公約(註二);更甚者,法令及行政措施,有不符兩公約規定者,主管之政府機關,更應依兩公約施行法第8條:「各級政府機關應依兩公約規定之內容,檢討所主管之法令及行政措施,有不符兩公約規定者,應於本法施行後二年內,完成法令之制(訂)定、修正或廢止及行政措施之改進。」之規定及其立法理由:「兩公約所揭示之規定,係國際上最重要之人權保障規範。為提升我國之人權標準,重新融入國際人權體系及拓展國際人權互助合作,自應順應世界人權潮流,確實實踐,進而提升國際地位,爰明定各級政府機關應依兩公約規定之內容,檢討所主管之法令與行政措施,有不符兩公約規定者,應於本法施行後二年內完成法令之制(訂)定、修正或廢止,以及行政措施之改進。」,於兩公約施行法施行後二年內,完成法令之制(訂)定、修正或廢止及行政措施之改進;不合宜的校規,也不例外。

二、以校規,逕予限制人民發表之自由及自由結社之權利,本就不可;更何況是教官逕以「權威角色」施壓學生,傷害學生的發表自由或結社自由?

按已具國內法地位而且優先於其他法律而適用(註三)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規定「一 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二 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三 本條第二項所載,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 (一) 尊重他人權利或;  (二) 保障國家安全或,或公共衛生或風化。」,人權事務委員會第10號一般性意見亦云:「1.第1款要求保護“持有主張,不受干涉的權利”。《公約》不允許對此權利作出例外或限制。委員會歡迎各締約國提供關於第1款的資料。2.第2款要求保護發表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不僅包括“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且包括“尋求”“接受”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論國界”和任何媒介,“不論口頭的、書寫的、印刷的、藝術形式的、或通過個人所選擇的任何其他媒介”。不是所有締約國都已提供了關於發表自由各個方面的資料。例如,至今為止,一直很少注意一個問題,即由於現代大眾傳播媒介的發展,所以需要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有人控制這種工具,用第3款所沒有規定的方法干涉各人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3.許多締約國的報告只談發表自由受憲法或法律保護。但是,為了瞭解發表自由在法律和實踐方面的確切地位,委員會還需要關於規定發表自由範圍或規定某種限制的法規和實際影響該權利行使的任何其他條件的有關資料。要瞭解發表自由的原則同決定個人權利實際範圍的限制和限度之間的相互影響。4.第3款明確強調發表自由這種權利的行使帶有特殊的義務和責任,因此,得受到某些限制,這些限制關係到他人利益或集體利益。但是,締約國如對行使發表自由這種權利實行限制,不得有害於這一權利本身。第3款規定了條件,實行限制必須服從這些條件,即限制必須由“法律規定”並且理由必需為第3款的(a)、(b)分款所列目的;必須證明為了這些目的,該締約國“必需”實行限制。」,是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此種權利雖得限制,但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或「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者為限(即與憲法第23條所揭示之比例原則法律保留原則以及相當)。

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2條也規定「一 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包括為保障其本身利益而組織及加入工會之權利。二 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護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本條並不禁止對軍警人員行使此種權利,加以合法限制。三 關於結社自由及保障組織權利之國際組織一九四八年公約締約國,不得根據本條採取立法措施或應用法律,妨礙該公約所規定之。」,是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包括為保障其本身利益而組織及加入工會之權利),其雖得限制,但經法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護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為限(即與憲法第23條所揭示之比例原則、法律保留原則以及公益原則相當)。

而校規,並非法律或符合之法規命令,自不得以校規,逕予限制人民發表之自由或自由結社之權利,更何況是教官逕以「權威角色」施壓學生,傷害學生的發表自由或結社自由呢?

三、軍人應否退出校園?

按軍人轉任為教官之自由,亦是之一部,為我國憲法第15條:「民之、工作權及,應予保障。」、社會利國際公約第6條:「一 本公約締約國確認人人有工作之權利,包括人人應有機會憑本人自由選擇或接受之工作謀生之權利,並將採取適當步驟保障之。二 本公約締約國為求完全實現此種權利而須採取之步驟,應包括技術與職業指導及訓練方案、政策與方法,以便在保障個人基本政治與經濟自由之條件下,造成經濟、社會及文化之穩步發展以及充分之生產性就業。」所保障,依我國憲法第23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之規定,雖得限制之,惟「僅因教官原有管教(校園安全)及輔導之功能弱化及失調」,就限制「軍人轉任為教官(註四)、專任教師、各級學校教育人員和中央地方各級機關教育行政人員之自由」,自是違反比例原則,誠屬不妥。
但中央法規第20條也規定,法規有「於政策或事實之需要,有增減內容之必要者」、「因有關法規之修正或廢止而應配合修正者」、「規定之主管機關或執行機關已裁併或變更者」、「同一事項規定於二以上之法規,無分別存在之必要者」情形之一者,修正之。是基於「政策或事實之需要」以及「增減內容之必要」,而修正高級中學法第22條:「高級中學置軍訓主任教官、軍訓教官及護理教師;其遴選、介派、遷調辦法,由中央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定之。」、專科學校法第18條:「專科學校置軍訓主管、軍訓教官及擔任軍訓護理課程之護理教師;其資格、遴選、介派 (聘) 、遷調辦法,由教育部定之。」、職業學校法第12條:「職業學校軍訓主任教官、軍訓教官及護理教員之遴選、介派、遷調辦法,由教育部定之。」等相關規定,使專業人員取代教官,負起管教及輔導之責任,解決「教官原有管教及輔導功能弱化及失調」之問題,自尚屬適法可行。

【註解】
註一:http://www.humanrights.moj.gov.tw/lp.asp?ctNode=26511&CtUnit=8390&BaseDSD=7&mp=200
註二:另請參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8年度簡上字第201號民事判決;法務部對「國際公約內國法化的實踐」委託研究報告之對案建議,第5頁以下;廖福特著,法院應否及如何適用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台灣法學雜誌第163期,2010年11月1日。
註三:實務上,請參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8年度簡上字第201號民事判決:「按「本公約締約國確認人人有工作之權利,包括人人應有機會憑本人自由選擇或接受之工作謀生之權利,並將採取適當步驟保障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6 條第1 項定有明文,而依98年4 月22日總統公布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2 、4 條規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避免侵害人權,保護人民不受他人侵害,並應積極促進各項人權之實現,是以法院行使審判職權時,自應遵循、審酌此二公約之規定、精神,甚應優先於國內法律而為適用(施行法第8 條規定施行後2 年內各級政府機關應檢討所主管之法令及行政措施而就不符部分為制( 訂) 定、修正或廢止,其意旨即應具優先性),則有關勞務給付之各,其適用、解釋法律自不得違於上開工作權、之自由選擇和接受工作、有尊嚴之勞動條件等人權內容,並應依此為原有法規範在客觀上應有目的與功能之再出發,且工作權亦為本國憲法保障之利,其內容不僅使勞工有工作之機會,更由於之社會化,勞工經由勞務之提供,並得以維持、發展其職業能力,建立群體生活、社會評價,實踐工作價值及保持其人格尊嚴,易言之,勞務不應只保留於經濟層面之評價,其更應擴及於勞工人格權益之保護,故勞務提供亦屬工作權之重要內容,基此意義,勞工在其業務性質上對勞務之提供有特別合理之利益,且雇主無優越而值得保護之利益(如停業、雙方信賴基礎喪失等)時,即應課予並要求雇主踐行其受領勞工勞務之從給付義務,如此始符及上開公約有關工作權之保障意旨。」、法務部對「國際公約內國法化的實踐」委託研究報告之對案建議,第5頁以下。學說見解,請參廖福特著,法院應否及如何適用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台灣法學雜誌第163期,2010年11月1日、陳清秀著,兩公約實踐與賦稅人權保障,2011年2月法令月刊。
註四:所稱軍訓教官,指經教育部遴選、介派及遷調服務於高級中等及專科學校之現役軍官(高級中等以上學校軍訓教官資格遴選介派遷調辦法第2條參照)。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