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疑義221】強制性交罪?與未成年性交罪?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故鄉)

【新聞】

在高雄市政府某局處任職的陳姓男子,二年多前與女同事的未成年女兒交往並發生性行為,當時就讀國中三年級的被害少女受不了他每次見面都要做愛,決定和他分手。女同事發現後提出告訴,高雄地院依將他判刑三年。陳姓男子可以上訴。判決指出,97年12月間,陳姓男子(24歲)因女同事的女兒要參加畢業旅行,答應出借家中的行李箱,並將行李箱持往女同事家,在巷口交給女同事的女兒,兩人因而相識,並成為男女朋友。從97年12月底到98年3月間,陳姓男子在他祖母住處,與女同事的女兒發生約10次的性關係。直到98年4月間兩人分手,女同事發現女兒在電話中和對方吵架,追問之下查出兩人有性關係,陪同女兒向警方提出告訴。陳姓男子辯稱,他和女同事的女兒只是普通朋友,沒有交往,沒有發生行為,也不知道對方未滿16歲。 但女同事的女兒作證說,第一次除了性交還有口交,當時她覺得不舒服,因為愛對方,就一直下去,後來受不了男友每次都要求性交,她才提出分手要求。女同事表示,她知道陳姓男子喜歡她女兒,曾要求在不影響女兒課業的情況下,只做普通朋友。她發現陳男對不起她女兒後,曾打電話質問,對方承認和她女兒發生性關係,卻說:「妳確定妳女兒是處女嗎?跟我是第一次嗎?」她聽了很生氣,決定提告。因被害少女能清楚指述陳男祖母家房間擺設,以及他身上衣服遮掩部位的特徵,認定陳男與少女發生性行為(聯合新聞網100年1月5日報導:染指同事女兒 高市府職員判刑)。

【疑義】

從而,本案報導若屬實,其涉及者有二個層面,一為本案陳姓男子與同事女兒(未滿16歲)有無刑法第10條第5項:「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所稱性交?就此,雖為本案陳姓男子所否認,惟本案同事女兒能清楚指述陳男祖母家房間擺設,以及他身上衣服遮掩部位的特徵,法官本於確信自由判斷,在不違經驗法則下,認定陳男與少女發生性行為,尚難謂於法並無不合。一為本案陳姓男子有無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為之?就此,應無疑義,本案陳姓男子並非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為之。是本案陳姓男子,係犯刑法第227條第3項:「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與未成年性交罪」,而非刑法第221條第1項之

另尚須說明的是,刑法第227條第1項:「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定「與未成年性交罪」,其刑責係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與刑法第221條第1項:「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定強制性交罪之刑責相同;所以,縱非犯刑法第221條第1項強制性交罪,只要犯刑法第227條第1項與未成年性交罪,法官非不得依法量刑,處七年以上十年以下之有期徒刑,是之前所云「恐龍法官」,是否僅在量刑上,有所違誤或不符期待而已;叫一個年輕識淺的法官,去處理此等問題,本就司法制度上有所欠缺,如果改變法官進用方式,讓達一定年齡具有相當識見的法官,去處理相當於神的審判工作,或許「恐龍判決」將減少,但「」制定公布實施後,您可依法提出救濟及評鑑,但請尊重其人格及工作,不要再叫「恐龍法官」了。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