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不平齊害孕婦摔倒,六福村一審判賠207萬~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所定合理期待安全性之法定義務、損害賠償及懲罰性賠償金等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壹、八旬老翁乘輪椅,賣場所提供之輪椅未具「卡榫」,判賠? (請參閱同名文 lawtw.com/archives/477805;本文刊於2021年11月19日;本案為A案)
本節新聞報導內容: https://lm.facebook.com/l.php……
  
一、法第7條
按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規定「(第一項)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服務時,應確保該,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第二項)商品或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者,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及緊急處理危險之方法。(第三項)企業經營者違反前二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但企業經營者能證明其無過失者,法院得減輕其責任。」。
又其中所謂「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認定,乃從消費者保護法第7-1條第2項、消費者保護法施行細則第5條之規定,即(一)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1條第2項規定,商品或服務不得僅因其後有較佳之商品或服務,而被視為不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以免妨礙企業經營者從事商品或服務改良或創新之意願,兼顧企業之良性發展。
(二)依消費者保護法施行細則第5條之規定,商品或服務是否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應就下列情事認定之:
1、商品或服務之標示說明。
2、商品或服務可期待之合理使用或接受。
3、商品或服務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之時期。
  
二、民法第217條規定與消費者保護法
依消費者保護法第1條第2項之規定,有關消費者之保護,依本法之規定,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
又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72號民事判決也云:「……上訴人雖為時效之抗辯,惟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規定「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所謂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之「知」,係指明知而言,亦即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被上訴人原僅對於頂呱呱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頂呱呱公司)提起本訴,因該公司於九十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公司提出書狀陳稱「該公司非系爭案件之侵權行為人,事故發生時出售飲料及經營系爭餐廳之人為頂呱呱忠孝店」等語,被上訴人乃於同年九月十八日追加頂呱呱忠孝店為被告,其後因頂呱呱忠孝店已於九十七年六月十六日歇業,乃於同年十一月十八日改列甲○○、乙○○為被告。頂呱呱忠孝店為頂呱呱公司之門巿,彼間之關係及頂呱呱忠孝店由何人經營,商業登記是否經註銷等,均非一般消費者自外觀上可得知悉,被上訴人於實際知悉損害賠償義務人後二年內追加上訴人為被告,並未逾二年之時效期間,上訴人自不得。再消保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依該法所提之訴訟,因企業經營者之故意所致之損害,消費者得請求損害額三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但因過失所致之損害,得請求損害額一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被上訴人購買頂呱呱忠孝店販售之熱紅茶商品而受傷害,屬,應有上開規定之適用。審酌上述事故發生之原因及上訴人之疏失情節,暨所造成被上訴人之傷害,上訴人應連帶賠償被上訴人五十萬元之懲罰性賠償金。末查上訴人雖主張被上訴人之父母與有過失云云,惟頂呱呱忠孝店提供熱紅茶商品外帶,本應注意消費者會攜之行走或坐車,未成年之被上訴人單獨購買熱紅茶,並攜帶上車,與事故之發生無因果關係。被上訴人當時穿著衣物,無法逕自外觀審視其受傷程度,車上亦無法進行「沖、脫、泡、蓋」之急救程序,被上訴人之母戊○○立即將被上訴人送至林繼國診所急診作初步處理,因該診所無治療燙傷之設備,乃轉送國泰醫院,實難認有何延誤治療致損害擴大之情事,上訴人為過失相抵之抗辯,委無足取。又上訴人於原審雖曾抗辯被上訴人對於受僱人許○邦之請求權,已罹於時效,其得援引該受僱人之,拒絕給付云云。惟上訴人合夥經營之頂呱呱忠孝店除應負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僱用人責任外,尚應負消保法第七條第三項所定之賠償責任,此經原審認定無訛,是被上訴人對於僱用人許○邦之請求權是否罹於時效,要不影響上訴人依消保法規定所負之賠償責任。……」。
可見,有關民法第217條與有過失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 ,因消費者保護法就此未規定,加上,前揭實務之見解,爰於消費者保護法所生之賠償責任及懲罰性賠償金事項,也有適用之餘地。
  
三、消費者須負相當舉證責任
又消保法第2條、第4條、第7條之1、第10條、第10條之1、第11條、第11條之1、第12條、第14至17條、第17條之1、第48條等規定,分別為針對消費者保護法名詞定義、企業經營者之義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舉證責任、企業經營者有防止危害發生之義務、企業經營者責任不得預先免除、定型化之訂定及解釋原則、定型化契約違反之效力、定型化契約之排除、不得牴觸、定型化契約一部或全部無效、公告定型化契約記載事項所設之定義性、補充性規範、企業經營者符合規定之舉證責任、法院得設立消費專庭審理消費訴訟事件及減免擔保,均非屬具有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之。則上訴人另主張被上訴人有前述行為,其得依上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負賠償責任云云,顯有誤認,自無足取。另按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服務時,應確保該商品或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商品或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者,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及緊急處理危險之方法。企業經營者違反前2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但企業經營者能證明其無過失者,法院得減輕其賠償責任,消保法第7條定有明文。又企業經營者主張其商品於流通進入市場,或其服務於提供時,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者,就其主張之事實負舉證責任,亦為同法第7條之1第1項所明定。則商品或服務具安全或衛生上之危險存在,固屬法律上推定之事實,應由企業經營者舉證商品或服務具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惟消費者依上開規定請求賠償,仍應先行證明其係因企業經營者提供之商品及服務之危險性而受有損害,即二者間具有因果關係之事實(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12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本案分析 (本案為A案)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 ,本案家樂福彰化店無電梯,只能由電扶梯上下樓層,2017年4月24日17時許,蘇與妻子劉婦及友人到家樂福彰化店購物,劉婦向張姓員工借用家樂福提供的輪椅給蘇翁乘坐,張男是否需協助,但遭拒絕,於是跟對方說明使用方式也提醒告知對方下手扶梯時,「人要在後方擋住輪椅」等語,但隨後劉婦推著蘇翁下手扶梯時就發生意外。
劉婦主張,她長期居住美國,以美國經驗,法商家樂福應如同其他國家標準,能提供足以維護老人安全的設備或輔具,但家樂福彰化店未提供電梯與可在電扶梯自行卡停功能的安全輪椅,也疏失監督員工告知輪椅使用方式,導致她誤以為是人站在輪椅「後方」,而以頭向前背向後方式推行,結果造成意外。
劉婦指出,意外造成蘇翁腦性硬腦膜出血等,還等接受顱骨穿孔手術等,前後支出相關費用155萬餘元,而她也造成右脊肩斷裂等傷害,支出相關費用58萬元,因此提告對方刑事業務過失傷害(未起訴),與民事賠償費用與各30萬與42萬元,但願意自負3成過失比例,求償共約200萬元。
對此張男與家樂福辯稱,當時考量對方年紀大,有詢問需不需要服務,但是他們說不用,他們推得動等語,因此告知輪椅使用方式,「人要在後方擋住輪椅」,但有沒有認真聽就不知道了,但也坦承輪椅無法像購物車有專門卡榫功能等語。
彰化地院審理,經查家樂福明知該賣場提供的輪椅無卡榫可供固定,上下電扶梯有可預見危險,卻未思改進提供,其服務未符和當今科技與專業水準可期待的安全性,有違消費者保護法規定,另外,該賣場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應設置無障礙電梯,卻未提供,進而造成消費者意外,難認該公司已善盡企業經營注意義務,在安全性服務與方面均有疏失,因此應當負起賠償責任。
審酌,原告等人亦有使用輪椅疏失,應負3成責任,另考量年齡、健康等狀況,判處被告應賠償蘇翁26萬2575元,劉婦3萬7520元。全案可上訴。
就此,本文認為,本案彰化地院,經查家樂福明知該賣場提供的輪椅無卡榫可供固定,卻未思改進提供,其服務未符和當今科技與專業水準可期待的安全性,有違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之規定,進而造成消費者意外,爰認該公司應負此部分之賠償責任;初看,於法,似無不合。
惟該賣場雖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請參同法第57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 等相關規定),應設置無障礙電梯,但卻未提供;此原因,與本案消費者意外間之相當因果關係,本新聞報導內,並未提及詳細內容,爰就此部分應否須賠償?本文仍存疑。
貳、懲罰金賠償金及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所定合理期待之安全性,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參、六福村,近來損害賠償及懲性賠償金事件
  
一、乙案(地面不平齊害孕婦摔倒,六福村判賠207萬)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本院於民國113年3月1日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貳佰零柒萬貳仟肆佰零捌元,及自民國一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由被告負擔百分之九十三,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於原告以新臺幣陸拾玖萬壹仟元為被告供擔保後,得;但被告以新臺幣貳佰零柒萬貳仟肆佰零捌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原告起訴時聲明為:㈠先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1,952,828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㈡備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976,414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嗣變更聲明為:㈠先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2,207,568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㈡備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1,103,784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核屬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依上開規定,應予准許。
二、原告主張:原告於民國110年11月4日至被告所經營之六福村主題遊樂園(下稱六福村)遊玩,兩造間成立遊樂服務契約(下稱系爭契約)。期間原告乘坐被告提供之遊園巴士,於抵達目的地下車時滑倒(下稱本件事故),受有左側遠端脛骨及外踝粉碎性骨折之傷勢(下稱系爭傷勢)。當時遊園巴士下車處(下稱系爭下車處)之地面為黃土,摩擦係數低,被告未鋪設易於站立、行走以避免滑倒之材質,提供之服務具有危險性。被告復未督促其使用人即遊園巴士司機或編制隨車人員提醒遊園巴士之乘客注意下車安全,亦未設置明顯警告標語。被告未提供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服務,且於提供服務具有危險性時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造成本件事故之發生,致原告受有系爭傷勢,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被告於本件事故發生後,始將系爭下車處之地面增加鋪設水泥鋪面,漆上黃線警示,並新設告示牌,更可證被告於本件事故發生時並未提供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措施。原告因本件事故受有醫療費用210,784元、看護費用425,000元、工作損失168,000元之損害,並請求賠償慰撫金300,000元。爰先位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民法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被告賠償1,103,784元(計算式:210,784+425,000+168,000+300,000=1,103,784),並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規定,請求損害額1倍之懲罰性賠償金1,103,784元。又被告具有過失而可歸責,造成本件事故之發生,致原告受有系爭傷勢,屬不完全給付,且不可補正,並侵害原告身體、健康之人格權,爰備位擇一依民法第227條第1項、第226條第1項、第227條之1、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被告賠償1,103,784元等語,並聲明:如上開變更後訴之聲明所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三、被告則以:原告下車時手抱嬰兒,又懷有身孕,可能於下階梯時因重心不穩、單腳無法支撐而跌倒;或因嬰兒阻擋視線,看不到地面,憑感覺下車而踩空跌倒。原告是因個人異常因素跌倒,並非於踩踏至系爭下車處之地面時滑倒,原告所受損害與當時系爭下車處之地面是否欠缺安全性之間,並無相當因果關係。系爭下車處之地面僅有在交界處局部堆積些許黃土,遊客下車時仍可踩踏在柏油路面上安穩落地。被告於本件事故發生時已有在系爭下車處設置警告標語告示牌,其上載有「遊園巴士 下車處 Bus Stop 謝謝光臨 Thanks for coming」等語,雖未記載諸如「小心」等語,仍有警示作用。被告並未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第2項規定,原告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第51條請求被告賠償,均屬無據。被告就本件事故之發生並無過失,無可歸責事由,不構成侵權行為及不完全給付。原告應自行觀察、注意下車安全,避開黃土,縱原告係踩踏至地面黃土而滑倒,亦屬與有過失。醫療費用部分,特殊材料費166,290元非必要支出;爭執真善美連鎖藥妝單據之形式真正,原告是否有購買所載物品已屬有疑,更非必要支出。看護費用部分,診斷證明書僅記載專人照護5個月,原告請求日數超出必要範圍,並爭執看護證明之形式真正,且每日2,500元過高,不符行情。原告無工作證明或薪資證明,未受有工作損失。原告請求之數額過高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㈠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項(本院卷第271頁):
㈠原告向被告購買六福村票券,於110年11月4日至被告經營之六福村遊玩,兩造間成立系爭契約。
㈡原告於乘坐遊園巴士下車時摔倒,受有系爭傷害。
㈢原告為消費者,被告為企業經營者。
四、得心證之理由:
 原告主張因被告未提供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服務,且提供服務具有危險性而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致原告在系爭下車處滑倒,受有系爭傷勢及前述損害,被告並應給付懲罰性賠償金等節,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是本院應審酌者厥為:㈠原告是否為下車踩至地面時滑倒?㈡被告是否未提供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服務?㈢被告提供服務是否具有危險性,且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㈣被告是否應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並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給付懲罰性賠償金?㈤被告應賠償之數額為何?茲分述如下:]
[㈠原告係下車踩至地面時滑倒:
1.自原告所提出之現場照片中,可見原告倒臥在地,其腳底著地處之地面並不平整,凹陷處並堆積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雜物,有該照片在卷可考(如附件一所示,本院卷第139頁)。
而經本院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如附件二至三所示),雖未能直接看見原告腳部、巴士階梯與地面間之情形,但可見原告確實係於下車時跌倒,且跌倒後隨即倒臥在地面,皆未再次起身站立。
復衡以原告所受傷勢乃「左側遠端脛骨及外踝粉碎性骨折」之傷害,並懷有身孕,其當時應已無法僅憑右腳單腳移動,堪認原告跌倒之地點,即係前開照片中之地點。
又依本院勘驗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之擷圖內容,可見原告於身體失去平衡跌倒時,頭部及上半身均已超出車身範圍外(如附件二編號4至5所示,本院卷第280至281頁),是原告主張其係下車踩至地面時滑倒,確屬有據。
衡以系爭下車處之地面凹凸不平,凹陷處並堆積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雜物,已經認定如前,衡情確實極易使人滑倒。準此,原告於下車時因踩踏系爭下車處凹凸不平並有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雜物以致滑倒而受有系爭傷勢,足堪認定。]
 2.被告雖辯稱:依原告下車時之頓點次數判斷,原告係在下車過程中,腳尚未踩到地面時,即已因異常因素跌倒云云。
然而,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並未攝得原告腳步、巴士階梯與地面間之情形,有本院勘驗結果在卷可考(本院卷第279至284頁),則原告當時究竟如何移動、踩踏遊園巴士之階梯下車,實無法事後憑原告下車時之上半身頓點次數加以考究。
而經本院勘驗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可見原告於滑倒之瞬間,頭部及上半身均已超出車身範圍外(如附件二編號4至5所示,本院卷第280至281頁),考量階梯係設置在遊園巴士車體內,原告既在頭部及上半身均已超出車身範圍後始滑倒,足認原告並非在車內下階梯時已跌倒。
如原告係在下階梯時即已跌倒,衡情應會攝得其上半身往前撲倒之動作,然經本院勘驗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之擷圖內容所見,並未發現有此情節(如附件二至三所示,本院卷第279至286頁),反而係於原告頭部、身體均超出車身外時,原告始失去平衡而滑倒,可證原告確實係踩至地面時滑倒。被告此部分辯稱,實難採憑。
 3.基上,原告於係下車踩至地面時滑倒,足以認定。
[㈡被告未提供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服務:
1.按企業經營者主張其商品於流通進入市場,或其服務於提供時,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者,就其主張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之1亦有明文。
是被告應就其服務於提供時,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一節,負舉證之責。而原告於下車時因系爭下車處凹凸不平並有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雜物以致其踩踏時滑倒,已如前述,足認系爭下車處之地面不具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之安全性。
2.被告雖提出已鋪設水泥之現場照片(本院卷第183頁),辯稱:系爭下車處之地面無黃土存在云云。
惟被告已自承:水泥鋪面後來才加的。這確實是案發後才做水泥鋪面等語(本院卷第123、202頁),可知該照片並非本件事故發生時之照片,而是事後增加鋪設水泥鋪面後所拍攝。則該照片既非當時照片,即不能顯示當時情況。反而自原告所提出之現場照片(如附件一所示,本院卷第139頁),可見原告倒臥在地,旁有擔架、醫藥箱、醫護人員等,顯示此照片確實係本件事故發生當時之現場狀況。被告執事後拍攝之照片辯稱系爭下車處地面無黃土云云,委無可採。
3.復酌以被告自承事後增加水泥鋪面,已如前述。另據被告自承事後另為施工漆上黃線(本院卷第173頁)。則以如附件一所示之系爭下車處當時地面而言,既凹凸不平,又存有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細碎雜物,衡情極易使人失去平衡,並因摩擦力較差而令人滑倒,顯難認具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之安全性。
4.綜此,被告未提供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服務,堪可認定。]
[㈢被告提供之服務具有危險性,且於本件事故發生時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 
1.系爭下車處地面欠缺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有令人失去平衡滑倒之虞,已說明如前,可見被告提供之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
2.被告原先抗辯:被告早已設置「遊園巴士下車處 Passenger Drop-Off 下車請注意車身與地面高低落差,請小心跨越! PLEASE MIND THE GAP」之告示牌云云(本院卷第36、113頁)。
然經擷取及勘驗遊園巴士之行車監視錄影畫面,顯示當時告示牌第一行末二字為「巴士」(本院卷第205、286頁),顯然當時之告示牌並非被告所抗辯之前開告示牌內容,被告所抗辯之前開告示牌內容實乃事後更換。嗣據被告自承:確實兩個告示牌的內容不同。原本的告示牌沒有寫警語。當時標語載有「遊園巴士 下車處 Bus Stop 謝謝光臨 Thanks for coming」等語(本院卷第203、343頁),此有上開勘驗結果相佐,可以採憑。
被告另抗辯:雖未記載諸如「小心」,然既已提醒乘客下車,應仍有警示作用云云,然以此僅載有「遊園巴士 下車處 Bus Stop 謝謝光臨 Thanks for coming」等語之告示牌,顯然只有指示下車地點及表示謝意之功能,欠缺警告意義,自難認被告當時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被告此部分抗辯,實非可採。
3.從而,被告提供服務具有危險性,且於本件事故發生時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即可認定。]
[㈣被告應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並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給付懲罰性賠償金:
1.按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服務時,應確保該商品或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商品或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者,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及緊急處理危險之方法。企業經營者違反前2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但企業經營者能證明其無過失者,法院得減輕其賠償責任。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定有明文。
次按依本法所提之訴訟,因企業經營者之故意所致之損害,消費者得請求損害額5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但因所致之損害,得請求3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因過失所致之損害,得請求損害額1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定有明文。
2.系爭下車處之地面不具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之安全性,且於本件事故發生時未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致原告因踩踏該處地面滑倒而受有系爭傷勢,均已認定如前,故二者間具有相當之因果關係,堪可認定。]
 3.被告雖辯稱:原告下車時手抱嬰兒,又懷有身孕,是因個人異常因素跌倒云云。然被告經營之六福村為國內知名之遊樂園,進入其園區之消費者人數眾多並跨越各年齡層,依一般社會大眾之合理期待,屬老幼婦孺皆宜之環境,本應於遊園巴士下車處地面保持平坦、無障礙,以避免消費者下車時發生危險。被告抗辯原告抱嬰、懷孕為異常因素云云,實無可取。
 4.準此,系爭下車處地面既不符合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當時告示牌亦難認有何警告意義,堪認被告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第2項規定甚明。從而,原告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規定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並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給付懲罰性賠償金,核屬有據。
 ㈤被告應賠償之數額:
 1.醫療費用:
 ⑴原告主張其因系爭傷害於國軍桃園總醫院民眾診療服務處治療,支出175,442元一節(計算式:172,091+581+470+440+100+600+790+370=175,442),業據其提出醫療費用收據明細為證(本院卷第39至47頁)。其中特殊材料費166,290元部分,係鈦合金互鎖式骨板2片、人工骨1包之費用,而經本院依被告聲請函詢國軍桃園總醫院關於此部分支出之必要性,經醫師以病情內容回復表答覆略以:「有外固定及健保支付之骨材可使用。差異在於近關節之粉碎性骨折,用傳統方式(健保)容易出現感染,骨折不癒合及鋼釘移位之機率。對於這類骨折,多數文獻建議互鎖式骨板固定為準則」,而經本院詢以:「如選擇不自費,是否影響原告備孕或生產」之問題,經醫師答以:「增加生產過程及風險(因體重增加亦出現鋼釘移位,但休息不動又容易增加血栓雙機率,外固定感染則可能危及胎兒)」等語,有國軍桃園總醫院112年7月24日醫桃企管字第1120007686號函、病情內容回復表、自願付費同意書在卷可憑(本院卷第185至189頁)。
審酌原告於本件事故發生時懷有身孕,上開特殊材料乃多數醫學文獻建議之準則,且可避免增加生產過程及胎兒風險,自屬具有必要性之支出。被告抗辯:此項特殊材料費不具必要性云云,尚無可採。
 ⑵原告主張其因系爭傷害支出成人尿布259元,紗布、碘酒、雙氧水、殺菌用品303元部分,業據其提出發票為證(本院卷第48頁),衡情尚屬因受系爭傷害所必要之支出,而屬有據。
[⑶按當事人提出之私文書,必先證其真正,始有形式之。如他造否認該提出之私文書影本,或爭執其內容之記載,在舉提出原本前,不認該影本有何形式之力(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369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原告提出真善美連鎖藥妝銷售紀錄、估價單影本部分(本院卷第49至52頁),既經被告抗辯欠缺形式真正性,復未經原告提出原本,自難認有何形式之證據力,是原告此部分主張即無可採。]
 ⑷準此,原告請求之醫療費用於176,004元(計算式:175,442+259+303=176,004)之範圍內,核屬有據。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
 2.看護費用:按親屬間之看護,縱因出於親情而未支付該費用,然其所付出之勞力,顯非不能以金錢為評價,此種基於身分關係之恩惠,自不能加惠於加害人,而應比照一般看護情形,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之損害,命加害人賠償,始符民法第193條第1項所定「增加生活上需要」之意旨(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749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原告於110年11月4日因本件事故急診入院,同日接受開放性復位及內固定手術,於000年00月00日出院,有診斷證明書附卷可稽(本院卷第29、55頁)。本院復就原告受傷及需專人照顧等事項函詢國軍桃園總醫院,經醫師以病情內容回復表答覆略以:「1.一般出院病患均會建議休息壹個月(第一份診斷證明書),後續視病人實際恢復情形再開診斷書。2.考量到早產的風險,應請專人看護。3.未懷孕之下,骨折一般癒合需3~6個月,粉碎性骨折約半年。4.病患非桃園市民,從門診追蹤前半年的病歷僅能確定到111.02.09之前,病患都是需要人照護及坐輪椅(X光骨折未癒合),之後病患可能去生產而未再回診追蹤,但是111.06.01回診追蹤X光時骨折已癒合。因此按常理推斷,患者骨折癒合時間大約落在術後的半年前後,此期間可能需休養,復健及專人照護」、「一般診斷書所載之專人照顧是指全日看護,但因病患個別需求及恢復情形也有可能晚上由家人照顧。能確定的是至111.02.09時追蹤的X光顯示骨頭仍未癒合,需人照護,但之後到111.06.01這段時間因病患去生產未回診追蹤,只能估計至生產完(約5個月)需專人照顧」等情,有國軍桃園總醫院112年7月24日醫桃企管字第1120007686號、112年12月5日醫桃企管字第1120013091號函及所附病情內容回復表在卷可憑(本院卷第185至187、247至249頁)。足認原告主張其自本件事故發生日即110年11月4日起至生產完即111年4月22日(本院卷第145頁)期間,共170日,有專人全日照顧之必要,與前開醫師回覆需專人照顧之期間互有相符,核屬有據。
另參以國軍桃園總醫院表示該院照服員收費標準以接班時間起至次日滿24小時計算,服務費2,500元等情(本院卷第247頁),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親屬間看護仍應比照一般看護情形,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用之損害,原告請求被告按日給付以2,500元計算之看護費用,尚屬有據。被告抗辯原告請求超過150日及每日以2,500元計算之看護費用過高云云,均無可採。基此,原告主張其受有看護費用425,000元(計算式:2,500*170=425,000)之損害,即屬有據。
 3.工作損失:原告主張其因系爭傷害無法工作,需休養及復健約7個月,以本件事故發生當時每月基本工資24,000元計算,共受有工作損失168,000元一節,有契約終止協議書、工作照片等件為憑(本院卷第197至198、33頁),堪認原告於本件事故發生前確實具有工作能力,參酌當時之基本工資數額(本院卷第289頁),原告僅請求以每月24,000元計算其不能工作之損失,即屬可採。至原告主張其受有7個月工作損失一節,並未提出相關事證舉證證明。
原告自本件事故發生之110年11月4日起至生產完之000年0月00日間,既需專人全日照顧,已如前述,則原告於此段期間受有不能工作之損失,應可認定。從而,原告得請求之不能工作損失為135,200元(計算式:24,000*(27/30)+24,000*4+24,000*(22/30)=135,200)。逾此部分,尚屬無據。
 4.慰撫金:按精神慰撫金之多寡,應斟酌雙方之身分、地位、資力與加害之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其金額是否相當,自應依實際加害情形與被害人所受之痛苦及雙方之身分、地位、狀況等關係決定之。審酌原告於本件事故發生時懷有身孕,因系爭傷勢須專人照顧逾5月,被告則係國內知名企業,旗下有各大品牌,實收資本額高達1,913,128,300元,有經濟部商工登記公示資料查詢服務在卷可考(本院卷第147頁),及斟酌兩造於111年度財產所得申報資料(本院限閱卷第5至46頁),綜合兩造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並考量原告所受系爭傷害於精神上之痛苦程度,認原告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以300,000元,當屬有據。
[5.懲罰性賠償金:按企業經營者所提供之服務,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第2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之身體、健康,消費者依上開規定請求懲罰性賠償時,該條所稱「損害額」,包括之賠償金額(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6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本應注意使系爭下車處地面具有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如具有危險性亦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且以其事後增加水泥鋪面、另為施工漆上黃線、更換告示牌等情觀之,其顯然具有注意上開事項之能力,卻未注意及之,足認被告因過失而致原告受有上開損害,則原告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向被告請求懲罰性賠償金,自屬有據。
是原告請求被告賠償以前述損害額(包括非財產上損害)1倍計算之懲罰性賠償金1,036,204元(計算式:176,004+425,000+135,200+300,000=1,036,204),核屬有據。逾此範圍之請求,即屬無據。]
 6.至被告固抗辯系爭下車處地面僅交界處有些許黃土,原告應可事前多加注意避開,原告與有過失云云。然系爭下車處地面凹凸不平,堆積黃土、沙子、碎石、落葉等細碎雜物,本即極易使人滑倒,卷內並無證據資料顯示原告下車時有未盡注意義務之情,被告此部分抗辯,尚難採憑。
 7.基上,被告應賠償金額合計為2,072,408元(計算式:176,004+425,000+135,200+300,000+1,036,204=2,072,408)。
五、綜上所述,原告先位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第51條,民法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被告給付原告2,072,408元,及自112年1月31日起(本院卷第67頁)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上開範圍所為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先位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3項、第51條,民法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被告給付既一部有理由,則其備位擇一依民法第227條第1項、第226條第1項、第227條之1、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為請求,即毋庸再予審究,附此敘明。
六、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經核原告勝訴部分,合於法律規定,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宣告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已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七、本件判決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及所提證據,經審酌後,認均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一一論述。至被告固聲請前往現場勘驗,然系爭下車處已經被告自承係事後增加水泥鋪面(本院卷第123、202頁)、另為施工漆上黃線(本院卷第173頁)、更換告示牌(本院卷第203頁),顯然已無法勘驗本件事故發生當時之現場狀況,核無必要,附此敘明。
八、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9條。……」觀之,本案如在認事上無誤的話,本案法院即認「本案被告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所定合理期待之安全性的法定義務」,則判本案被告須負損害賠償責任,於法上尚無不合。
二、丙案 (歐女乘坐大怒神不適,延誤就醫案)
又丙案,從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12年度消字第1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SCDV%2c112%2c%e6%b6%88%2c1%2c20240523%2c1&ot=in:「……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13年4月29日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一、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
㈠、原告女兒歐陽O鈺(下逕稱其名)與其友人於民國111年2月26日13時30分許,乘坐被告公司旗下六福村遊樂園之「大怒神」遊樂設施(下稱:系爭遊樂設施)後,隨即有頭疼、手麻及想嘔吐等症狀。歐陽O鈺之友人發現後,立即請六福村園內工作人員協助,歐陽O鈺約在14時10分時坐在輪椅上被送去六福村的醫護室,但因被告公司未配置適當且足夠專業的護理人員,園方之護理人員僅表示上述之症狀可能係因搭乘遊樂設施時太緊張而導致姿勢不正確,在設施快速下降時扭傷脖子,並無大礙,建議多休息,但歐陽O鈺當時連站立都有困難,已經需要有人攙扶才可行走,歐陽O鈺友人見其狀況不佳,於是請醫護人員協助處理,詎料護理人員卻沒有在黃金救援時間選擇立即送醫治療,而是讓歐陽O鈺在醫護室休息、觀察,導致錯失黃金治療時間。歐陽O鈺在醫護室休息超過一個多小時後,狀況有更加惡化的趨勢,友人遂要求護理人員進一步為其檢查並請園方叫救護車送歐陽O鈺去醫院急救,然此時歐陽O鈺已經陷入昏迷狀態,園方遲至15時26分才讓歐陽O鈺送醫搶救,但歐陽O鈺被移上救護車前即已無意識,救護車載送往醫院之途中救護人員持續施予CPR急救至15時42分抵達國軍桃園總醫院為止。而經醫院儀器斷層掃描與醫師診斷,歐陽O鈺為腦出血、到院前無呼吸脈搏與昏迷指數低於3,之後經被告公司安排轉院至臺北榮民總醫院(下稱:臺北榮總)急診室,惟歐陽O鈺仍不幸於兩天後即2月28日離世,診斷證明書記載為「1.腦出血 2.到院前無呼吸脈搏」「腦室內出血併急性水腦症」。
㈡、被告之疏失責任如下:
1、系爭「大怒神」遊樂設施之產品標示不清:
  被告公司在其六福村遊樂園經營系爭遊樂設施,本應詳實揭示及評估遊樂設施的安全性,針對其設施構造、速度及對人的影響,例如:大怒神此一設備的高度、速度?加速度多少?消費者人體會承受多大的重量?此種速度對人體腦部充血的狀況?哪種人會有問題?如遇到問題,會是哪種問題?應配置何種人員處置?用何種方法避免或減輕傷亡?專業的醫護人員應該如何應變及急救等節,皆應先行正確公告周知讓消費者評估,只有在對遊客等消費者確實無害的情形下,才可以開業營運,尤其「大怒神」此種高達53公尺達17樓層高之遊樂設施,高低落差極大且速度極快,容易造成人體的死傷,本應評估其適用的對象,以避免造成無謂的傷亡,然被告公司卻只為了賺錢,設置此種會剝奪人命、有危險性的遊樂設施,竟連最基本的產品標示都不做,未讓消費者清楚理解此一產品的規格、速度?乘客承受的G力?或是承受的重量?承受的危險等等重要資訊,使得遊客等搭乘者處於高風險狀態而不自知,簡直是拿遊客的性命開玩笑。
2、未做適當的警示:
 ⑴被告公司固然在系爭遊樂設施旁邊有置放一個簡易的警示標牌:其上記載「注意事項:大怒神是一項由高處快速墜落而將產生驚險感之設施。遊客如有下述情形請勿乘坐:心臟病、高血壓、脊椎及頸首部有問題者。140公分以下兒童、65歲以上年長者。不良坐姿容易造成頸部受傷」等語,但是卻只有針對心臟病高血壓及孕婦等為警示,對於其他危險之態樣完全無警示。例如本案原告之女歐陽O鈺,其本身並無心臟病高血壓病史,也非孕婦之乘客,但是卻仍產生死亡之結果,可見被告公司未對於如同歐陽O鈺等同樣有可能產生生命危險的消費者設有事前的預防警示,不誠實告知消費者搭乘此種高空高速設施將可能導致某種程度的生命危險,只於設施旁設置標語強調「將產生驚險感」之娛樂性,並無依實際狀況標示可能有危險性,被告公司這種只顧著賣票賺錢的做法,實屬不該。
 ⑵尤其「大怒神」乃由高空突然高速降落及停止之遊樂設施,這種G力(或重力)是不可忽視的。當正G力越大時,血液會因壓力而從頭部流向腿部,而使腦部血液銳減;反之,當負G力過大時,身體血液會反向的由下往腦部集中,造成腦部充血,同時眼球也因過度充血使得進入光線呈現血液色,稱為紅視症。倘若繼續維持甚至增加G力(不論正負),更會導致昏厥,甚至死亡。本案死者歐陽O鈺就是因為搭乘系爭遊樂設施而產生腦充血進而昏厥及死亡,完全與此種科學原理之危險現象相符,但是被告公司卻完全沒有清楚的標示或告知,完全不盡責,導致歐陽O鈺的死亡,當然具有疏失及因果關係之責。
3、事發當時,被告公司旗下六福村遊樂園園方並未配置適當專業合格的醫護人員,將歐陽O鈺於第一時間緊急送醫急救,存在嚴重之延誤就醫情形:
 ⑴歐陽O鈺在搭乘系爭遊樂設施後,立即有頭昏、頭痛、想吐以及手麻之不適情形,至其上救護車送院前,持續有頭暈、噁心、嘔吐之症狀,此點六福村園方之邱護理師亦知情,然因其本身照護經驗不足,為錯誤之醫療判斷認歐陽O鈺係肩頸扭傷,而沒有將歐陽O鈺為立即送醫之處置,自歐陽O鈺乘坐完系爭遊樂設施起至送醫為止共耗時兩小時,是非常嚴重之延誤就醫情節,顯見六福村園方之護理師存在專業不足或判斷錯誤之問題,方導致後續一連串之錯誤。
 ⑵而歐陽O鈺在醫務室時,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六福村園方之邱護理師並無盡責地定期巡視監控患者症狀,直至歐陽O鈺非醫療照護專業之友人發現其症狀愈發嚴重,到醫護室外找邱護理師要求送醫急救,邱護理師仍沒有意識到問題之嚴重性,未以其醫護專業及新竹市緊急傷病患救護作業程序之規定將歐陽O鈺立即送醫,仍提出由歐陽O鈺之友人自行將其送醫之建議,在歐陽O鈺之二位友人之堅持下邱護理師才做出將歐陽O鈺送醫之決定。而在歐陽O鈺上救護車前,其已處於一個四肢癱軟無力、意識不清問話沒有回應的狀態,惟六福村園方醫護人員未盡對於患者之照護義務,拒絕使用擔架後送患者,反而決定以輪椅將其送出園區,使歐陽O鈺頭部、下肢處於搖晃之狀態,且係由歐陽O鈺女性友人獨自將歐陽O鈺從床上抱至輪椅上而非專業護理人員為之,並由友人於推運時固定其頭部、安置其腳於輪椅踏板上,可見被告公司旗下六福村遊樂園之醫療照護體系存在問題且缺乏訓練,此點被告公司亦無透過訓練強化、補足,導致處置荒腔走板。
 ⑶被告公司旗下六福村遊樂園之救護人員不僅不具備救護專業,對於救護站之設置位置亦有嚴重瑕疵,蓋傷患後送之道路上,竟充滿顛簸、植草、座椅、柱子,使救護車無法直接於醫護室外接送患者,必須使用輪椅推運五分鐘以上至大門口之救護車待命處,明顯導致救援時間遭延誤。且邱護理師稱發現患者無意識至上救護車離開園區應於三分鐘完成,惟本案竟花了十分鐘以上,可見延誤就醫之情形係非常嚴重,致歐陽O鈺未能在黃金時間內救治,最終發生憾事,足證被告公司之疏失明顯。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㈢、我國較少有關遊樂園遊樂設施所產生之G力與腦部受損之研究,惟大量國外醫學文獻資料顯示,無論是雲霄飛車或是大怒神,其在運行期間所產生的G力或剪力都有可能造成人體腦出血的症狀,
且由臺北榮總112年11月28日北總急字第1120004752號函所附醫療(下稱:系爭醫療鑑定報告)可以看出本案歐陽O鈺搭乘系爭遊樂設施與腦內出血致死之間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1、前航空醫學會理事長溫O生先生與前民航局航醫中心朱信先生曾經於航空醫學暨科學期刊撰寫〈高速遊樂器安全的商榷-航空生理學的觀點〉一文,內文即有提到「國內的主題樂園普遍以高速遊樂器來吸引遊客,而且越來越恐怖,皆是涉及±Gz,G力可達3.5-4.5G」、「因±Gz是與體軸平行,故會影響血液的流動,例如負Gz將導致血液聚集在上半身」、「美國曾經統計於1994年至2004年間共有40人在遊樂事故中喪身,其中18人的死因證實為疾病因搭乘雲霄飛車而導致或加重。15位(28%)的死因為顱內出血或心臟相關問題」等語。
事實上,該篇文獻亦有提到本案,兩位專家並一致認為:「自由落體的遊樂器,從高處下降的過程是曝露在-Gz的作用。但在血液忽然衝向頭部之際,可能會損傷腦膜的橋靜脈,導致硬腦膜下出血」。
2、從時間歷程觀之,歐陽O鈺乘坐系爭遊樂設施後立即感到身體不適,送醫後即診斷出腦室內出血,二日後不治死亡,此種乘坐後明顯而立即之作用,直接且明暸,又無其他外力介入,當然具有直接因果關係。
況且,系爭醫療鑑定報告已經說明歐陽O鈺過往的病史、手術開刀、正顎、皮膚系統理學檢查異常、GOT麩草轉氨基酶異常,與搭乘大怒神後產生的頭部、腦部器官異常或受損,或腦室內出血無關,更可證明歐陽O鈺搭乘系爭遊樂設施與其死亡結果間有明顯而立即之直接因果關係。]
[3、系爭醫療鑑定報告雖稱歐陽O鈺之腦室內出血、合併急性水腦症以目前醫學實證,仍無法說明與系爭「大怒神」遊樂設施之負G力有無關係,因現行研究仍不足說明云云,惟此可見該鑑定報告亦無法說明沒有因果關係。
何況在系爭醫療鑑定報告第(七)項說明略以:「1.一般民眾乘坐被告之遊樂設施大怒神,也可能產生頭痛、暈眩、手麻、噁心嘔吐等症狀。 2.因為人腦部血液循環保持恆定,與血壓、腦壓(腦脊髓液)、腦部結構有關。由遊樂設施之高度變化,產生G力,可能誘發大腦短暫時間血流灌流下降或上升」等語,亦可以證明一般民眾乘坐「大怒神」,會誘發大腦腦部血液流灌下降或上升,且也會導致頭痛暈眩、手麻、噁心、嘔吐等症狀,當然更嚴重的就如本案之情形,導致腦內出血及死亡。
4、而由國外醫學文獻資料顯示,國外民眾因乘坐遊樂園設施發生腦部損害之案例時有耳聞,學者也認為在未來會愈來愈容易發生,故有關雲霄飛車等遊樂設施對於腦部影響之研究文獻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其矛頭都一致指向:乘坐雲霄飛車運行過程,因路徑上下、前後、旋轉等加速度的突然改變,以及G力、剪力的拉扯都會是破壞人體血管造成腦出血的主因,此與上開系爭鑑定報告第(七)項說明之內容相輔相成,不謀而合,可強力證明歐陽O鈺確係於搭乘被告公司所提供系爭遊樂設施時,因身體承受G力、加速度快速變化、剪力拉扯,致血管破裂,最終導致死亡的結果,故歐陽佩鈺搭乘系爭遊樂設施與產生死亡之結果間,實具有因果關係。]
[5、此外,我國亦曾發生過成年女性因搭乘遊樂園雲霄飛車,造成腦部出血的先例,且與本案歐陽佩鈺之情形相同者係,兩者皆同為年輕女性且過往無任何腦部相關病史。
專業醫師認為雲霄飛車加速、減速的同時,由於連接大腦皮質及腦膜的橋靜脈血管張力變大,輕微的撞擊都有可能導致血管破裂產生腦出血,此亦可證明雲霄飛車的運行過程,因加速度的改變,會對血管產生作用,進而導致腦出血。
又我國台灣急診醫學會所發表之期刊《遊樂園傷害之文獻回顧》,亦認為遊樂園設施設計多為單向快速或連續旋轉甚至是結合各種力道的,這些外力可能造成身體組織拉扯,進而受損,其中不乏民眾因搭乘雲霄飛車而造成腦部受損的案例,肯認遊客搭乘遊樂設施造成死傷逐年上升的原因在於遊樂設施之速度、高度與G力影響,且尤其容易發生於女性身上,亦與本案吻合。
再者,該文獻亦整理出國外民眾因搭乘雲霄飛車,民眾因而死傷的案例,其中在頸部有多例血管剝離造成中風症狀,在頭部有多例腦出血,可見此等傷害都是搭乘雲霄飛車可能造成之損害類型,亦更加可以佐證,導致歐陽佩鈺死亡之腦室內出血係起因於搭乘被告公司所提供系爭遊樂設施後所產生,否則如何解釋,一位過往無任何病史,好端端的一位健康女性,為何會在搭乘系爭遊樂設施後突然腦出血死亡?其因果關係顯而易見。]
㈣、據此,被告公司因其旗下六福村遊樂園之遊樂設施及延誤送醫之行為,害歐陽O鈺身體不適並致死亡結果,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及194條第1項之規定,與消費者保護法(下稱:消保法)第7條及第51條但書之規定,請求懲罰性賠償金及損害賠償。茲就請求賠償之項目與金額分述如下,並一部請求被告給付新臺幣(下同)1,000萬元之損害賠償:
1、喪葬費:46萬元。
2、費:
  原告有3名子女,今受有愛女歐陽O鈺驟逝之傷痛,及爾後無法再受其扶養之損失,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首期給付不扣除中間利息),核計其扶養費損失之金額為1,792,303元【計算方式為:276,252×19.00000000+(276,252×0.11)×(19.00000000-00.00000000)÷3=1,792,302.0000000000。其中19.00000000為年別單利5%第32年霍夫曼累計係數,0.11為未滿一年部分折算年數之比例(32.11〔去整數得0.11〕),採四捨五入,元以下進位】
3、精神慰撫金:400萬元
4、懲罰性賠償金:
  被告公司未標示明確警語、延誤就醫,實屬過失,原告依消保法第51條但書之規定,自得請求一倍之懲罰性賠償金,依上開賠償總額計算為625萬2,303元等語。
㈤、並聲明:
1、被告應給付原告1,0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
2、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
㈠、歐陽O鈺之死亡結果與被告公司並無因果關係,被告公司不可能成立任何
1、系爭醫療鑑定報告,明確指出被告公司與歐陽O鈺之死亡結果無因果關係:
⑴首先,依醫療鑑定報告第「(二)、1.」、「(二)、3.」點之記載,歐陽佩鈺在事發當日於醫務室檢測之生命徵兆,數值均為正常範圍,無法於當下判斷是否有「腦室內出血」之狀況,甚至是後續發生的嘔吐情形,也仍然無法以之判斷是否有「腦室內出血」;
而醫務室人員也有即時建議歐陽O鈺送醫檢查,且醫療鑑定報告第「(七)、2.」點也說明,大腦的血流相關問題在休息後就會改善、與飛行員駕駛飛機之狀況截然不同,故本案絕無任何判斷錯誤或延後送醫之問題存在,被告公司顯無任何消保法上之責任可言。]
[⑵次查,由醫療鑑定報告第「(四)、1.」點觀之,歐陽O鈺死因之「急性水腦症」,應係「腦室內出血」後因脊髓液循環受阻礙所產生之併發症,又依據第「(四)、5.」點之記載,由病歷上的時間點觀察、以及國軍桃園總醫院的病歷內容,可知歐陽佩鈺在送達國軍桃園醫院時仍尚未發生「急性水腦症」,故實際致死原因,應係在歐陽O鈺從國軍桃園總醫院離院後才產生,與被告公司並無關聯,亦相當明顯。
⑶此外,腦室內出血需要醫學影像檢査儀器方能測出,依據相關法令,一般醫護室並不配置此等設備。依醫療鑑定報告第「(五)、5.」點,關於「急性水腦症」在目前的醫學期刊文獻中,都是在探討病發30天以上的死亡機率,無法說明「超過多久時間未救治將可能發生死亡危險」,而此等情形根本不是被告公司能預見或防止,被告公司顯無任何責任可言,併此敘明。]
[⑷最關鍵的地方在於,醫療鑑定報告第「(六)、1.」、「(六)、2.」、「(六)、3.」點已明確揭示,歐陽O鈺之死亡原因,「以目前醫學實證,仍無法說明與『大怒神』之負G力有無關係」、甚至是有無先搭乘雲霄飛車亦同,而且也無從證實會增加腦內出血之風險;
換言之,目前之醫學科技無從判斷歐陽O鈺之死亡原因與搭乘大怒神有關,則原告在現實層面上根本無法舉證證明因果關係的存在,依照民事訴訟法基本原理原則,當即應逕予駁回原告之訴,方屬適法,殆無疑義。
2、綜合上述,系爭醫療鑑定報告既已明確說明歐陽O鈺之死因無法證實與系爭遊樂設施有關,原告主張即均屬主觀臆測,無庸理會;又系爭醫療鑑定報告雖有提到系爭遊樂設施之G力可能會誘發大腦短暫時間血液灌流或上升云云,但仍明確強調因為作用時間不長、休息後就會改善。換言之,在目前醫學科技之角度下,根本沒有任何專業合理的理由去認定歐陽O鈺之死亡結果與系爭遊樂設施有關,可見原告之訴自始即無理由,殆屬當然。]
[㈡、被告公司之各類服務均符合消保法規定:
1、首先,六福村係國內大型且知名之遊樂園,每月入園之遊客眾多,倘系爭「大怒神」遊樂設施不具安全性,則應有相當高比例之遊客於遊玩後會受有傷害。
惟依系爭遊樂設施自87年設置、至111年間共計營運24年,每6分鐘運作一趟、非暑假期間一天營運6.5小時,以每趟8人為計算(滿座為20人),扣除零星非營運時間,累計總搭乘人數應至少4,305,600人(計算式:520人×30天×12月×23年=4,305,600);
而依據醫護室歸檔記錄,108年至111年共12年間,搭乘系爭遊樂設施後身體不適而有備案之件數,共計僅有13件共15人,機率僅為百萬分之3.48,顯見近年搭乘系爭遊樂設施後身體不適之機率極低,發生死亡結果或有嚴重病情者更是前所未聞,足證系爭遊樂設施應具有現代科技水平之安全性。]
[2、系爭「大怒神」遊樂設施符合現代科技之安全性:
⑴系爭遊樂設施自87年間引進時即有取得合法建築,於110年10月20日也有向新竹縣政府出具由機械技師事務所檢查合格之機械遊樂設施定期安全檢查申報書,並經新竹縣政府定期發給定期安全檢查合格證書,可見系爭遊樂設施顯然合乎消保法第7條第1項規定之標準,並無未具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之問題。
⑵依據系爭遊樂設施原廠出具之說明信件可知,系爭遊樂設施於出廠販售時,其各方面之安全性即均已通過德國技術監督協會之多項認證、符合各類標準;原廠也有針對系爭遊樂設施之G力是否會影響人體並造成危害等情出具電子郵件做進一步的說明,系爭遊樂設施之G力完全屬於人體可以承受的範疇,堪認安全性並無任何問題。
⑶又且,被告公司自購買系爭遊樂設施後,多年來均有與原廠保持聯繫、並持續購買零件更新設施,並無原告所指摘有疏於與原廠連繫而無法保障消費者安全之情事。被告公司係向國際知名之遊樂園設施製造公司「Intamin」購買系爭遊樂設施,102年以前係透過其代理商購買零件,至106年以後則直接向原廠進口零件,迄今共進貨過14次零件,以力求維護系爭遊樂設施之安全性為第一要務,系爭遊樂設施必然符合現代科技水平,應無疑義。
⑷此外,被告公司對系爭遊樂設施歷年來均有進行每月、每日點檢保養,對於大怒神之運作與日常維護,被告公司也有透過「大怒神標準作業流程編號LVENGS022」設有詳實要求、並以之為依據進行保養與營運準備,於案發時之111年1、2月間亦有進行保養,更足見其安全性應毫無問題,亦符合消保法第7條第1項規定甚明。]
⑸最後,大怒神之高度為塔高17層樓高、約53公尺,消費者實際上升到的高度僅有約39公尺,下降時間約僅為10數秒,且其中下降2秒多即進入煞車區,依一般社會通念判斷,此種遊樂過程根本不至於產生任何人體危險,併此敘明。
[3、系爭「大怒神」遊樂設施並無產品標示不清之情形,並已設置完足之警示設備:
⑴關於原告所指標示不清云云,被告公司早已就系爭遊樂設施設置注意事項,告知遊客系爭遊樂設施為「一項由高處快速墜落而將產生驚險感之設施」,並註明心臟病、高血壓、脊椎及頸首部有問題者請勿乘坐,以及不良坐姿容易造成頸部受傷,遊客也可以從旁觀察系爭遊樂設施之實際運作情形,自行評估力道與個人耐受性、判斷自己是否適合搭乘,此等標示已足夠清楚而能使消費者辨明其危險程度;
何況,難道系爭遊樂設施另外詳細標示所有高度、速度、人體承重等數據,消費者就有能力自己詳細計算耐受度,而加強評估是否搭乘?可見原告之主張已淪為無限上綱,應無理由,合先敘明。
⑵被告公司分別於系爭遊樂設施周圍5處之地點設置警告標示,一再強調心臟病、高血壓、脊椎及頸首部有問題者請勿乘坐,以及不良坐姿容易造成頸部受傷;且大怒神於運作前,均會撥放啟動前之警語及乘坐限制警語,此等設置顯已符合消保法第7條第2項所規定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之要件。
⑶又依一般社會常情,被告公司採取上開視覺與聽覺之多重警式,已足傳達身體不適者倘未遵守警告標示執意乘坐系爭遊樂設施,可能會有嚴重危險後果之訊息。
遊客於眼觀或耳聞此等告誡後,理應審慎評估自身健康狀況以決定是否搭乘系爭遊樂設施,參以每位遊客之身心狀況均不相同,被告公司顯無可能窮盡地預測或列舉違反警告標示之各種具體後果,自無再於該警告標示上贅言遊客如不遵守將可能產生之各種危險之必要、更無須記載過多根本無從辨識之無意義數據。原告主張顯已逾越消保法之規範意旨,委無可採。]
[4、被告公司已設置專業合格之醫護人員對遊客進行緊急救護,相關醫護設備亦無問題,絕無延誤就醫之情形:
⑴被告公司之園區簡介有明確標示救護站位置,並設有詳實之救護站標準作業流程,擬定之觀光遊樂業緊急救護計畫書於109、110、111年均經新竹縣政府衛生局准予備查,醫護相關作業流程相當健全,可證被告公司之急救醫療處理流程絕無問題;
而被告公司之醫護室、救護車均配置充足設備,有裝備檢查表、消耗品盤點表可佐證,亦證被告公司之醫療設備絕無問題。
⑵六福村每日均有配置至少1名護理師、及多名具備EMT-1初級救護技術員證照或第一線救護人員證明之職員執勤,園區內並有配置醫藥箱等醫療設備與救護車;遊客服務中心設置有醫護室,護理師執勤地點為遊客服務中心醫護室旁之辦公區。
事故當日,園區內雖僅有1名護理師,惟另有6位具EMT-1之職員在園區內執勤,故在歐陽佩鈺與友人告知園區職員其有身體不適時,第一時間即係由現場具EMT-1之職員協助救護、並轉由護理師處理,可見六福村園區內關於救護人員之配置應相當充分。
另外,遊客服務中心當日有2至3位職員於櫃台進行票務作業,渠等若經顧客反映有醫護諮詢需求,亦會協助引導遊客至醫護室並通知護理師處理,同時也會留意在醫護室休息之顧客是否有其他後續需求。
如遇顧客不適而有於救護站內休息觀察之需求,即得由園區救護車及護理師隨車接送顧客至救護站,由護理師為進一步緊急救護,在量測數值正常之情形下,會建議顧客休息觀察,護理師在告知相關注意事項及確認無其他需求後,為不打擾顧客休息,即會先回到辦公區待命,後續並會定時回到醫護室觀察顧客狀態。本案歐陽佩O即有依照此一流程辦理,顯見六福村之救護流程並無任何問題。
⑶承上,案發當日,護理師是在歐陽O鈺告知身體不適後之第一時間,即透過詢問疼痛部位、前日睡眠狀況與當日進食狀況,與透過血氧分析儀、血壓計、體溫計監測,以及觀察皮膚、唇色與手指顏色等方式,研判其身體狀況;
而歐陽O鈺在15時10分以前,均能清楚陳述其疼痛部位為左肩部而非頸部、前一晚睡眠不多且當日進食少,而經測量其血氧濃度98%、血壓123/80mmhg、心率77~88次/分鐘、體溫為36.3度,皆屬正常數值,觀察手掌心及皮膚均無任何濕冷冒汗、唇色與手指顏色亦均無發紺等情,故護理師研判其身體狀況並無強制送醫之情形,為合理之判斷。
後續歐陽O鈺在表示身體狀況好轉、之後又表示不適後,護理師因對於歐陽佩鈺之生命徵象檢測皆為正常、且曾表示其身體不適之情形已有改善,卻在經過休息後竟又突然再度頭暈等狀況存有疑慮,故當即判斷、並馬上告知歐陽O鈺應盡速就醫,並無任何延誤之情形,而歐陽佩鈺則係在此一時點後突然症狀惡化,應不可歸責於被告,應至為灼然。
⑷至關於醫護室至案發當日救護車停等位置二者間之距離,經被告公司針對當日行走途徑測量,行經距離約為98.5公尺,案發當日推輪椅從醫護室離開到上救護車,實際上所耗時間約為1分12秒,並非如證人丙○○所述之5分鐘,其記憶可能有所混淆,故此等距離與時間並無延誤送醫之疑義。]
5、被告公司對於護理師及其他職員均有定期進行救護醫療相關之教育訓練,護理師即證人甲○○也有定期參與在職進修,專業程度毫無疑問:
 ⑴被告公司僱用之護理師均有定期參加非被告公司舉行之在職進修,蓋依衛福部相關法令,為確保執業期間能持續提供最好的照護品質,均有規範醫療人員須於一定年限內修滿繼續教育積分,方能更換執業執照(執業執照之有期限為6年,教育積分6年內須依指定課程類別滿120積分以上)。……」觀之,本案法院係認「本案被告並未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1項所定合理期待之安全性的法定義務」,爰判「本案被告不須負損害賠償責任」,尚不意外。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