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總理賽塔1/1政府 急於出成績而影響執政聯盟?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法促會新聞中心

賽塔政府於今年4月28日推動內閣改組,但立即產生了連鎖反應,即班比辭去外交部長職務;而總理和為泰黨領導人則立即提名瑪立接任外交部長一職。

接下來在本月8日,財政部助理部長吉沙達辭職,辭職的理由是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披猜將關鍵部門和重點國營企業的監管工作都分配給來自為泰黨的2位助理部長。而吉沙達本人只負責監督公共債務管理辦公室與二級國營企業,他在辭職信中寫道:「自己被降職和在工作中不受尊重」。

這一問題自然就落到了合泰建國黨領導人身上,即維持該黨助理部長的名額,而且必須接受財政部長分配的監管工作;因為披猜從一開始就已經劃分好了,因為為泰黨想一個黨來控制財政部,以推動為泰黨的旗艦政策。

另外,在內閣會議上,不批准由副總理兼能源部長披拉攀(合泰建國黨)提出的撥款超過 65 億銖、用以進一步維持柴油和液化石油氣的價格的提案。由於燃油基金 已無法維持柴油和液化石油氣的價格,因為石油基金的債務已經達到1091.86億銖;但總理卻表示將繼續透過石油基金來進行管理。因此,披拉攀在今後解決能源問題時,將面臨巨大壓力。

包括總理和為泰黨領導人與泰國央行銀行行長榭塔普在降息問題上的矛盾,即要求央行配合政府降低政策利率,為人民解決經濟問題。

即使在內閣改組後,新任財政部長披猜也調整了姿態,即通過邀請央行長進行交談的方式進行施壓,初步結論是:1、政策利率的設定,這是央行和財政政策委員會使用分析工具確定的問題;依照商定的1-3%的通膨目標框架來執行政策,至於是否會對今年的通膨目標框架進行調整,還有待觀察。我們需要再次交談以找到解決方案。

2、獲得資金來源。在調整通膨目標框架時達成了一致;按照約定,將考慮調整政策利率。目前政府關心的民眾和企業所面臨的問題,是無法獲得資金來源,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而且經過交談之後,必須願意解決問題,為集體利益著想;經過討論,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必須做到盡可能的協調。

不僅是合泰建國黨,政府還發起了一場似乎針對以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阿努汀為黨魁的泰自豪黨的攻勢。本月8日,總理在解決毒品問題會議上下令衛生部修改部級條例,將大麻重新納入第5類毒品清單,這可能會對聯合執政聯盟產生影響。

不要忘記,泰自豪黨的大麻政策遵循「說到做到」的口號,將大麻從毒品清單中解除出來,成為經濟作物。這是上屆政府的政策,重新將其納入毒品清單,將不得不面對來自泰自豪黨等聯合執政黨的政治漣漪。

此外,一些商業團體也持反對意見,目前投資於大麻業務的社區企業集團,其價值超過數百億銖,尤其是補償那些因將大麻重新列為毒品而受到影響的人。

同時,有為泰黨主導的政府因為推動解決毒品問題,使得政治支持率有所上升,但也必須準備好接受來自聯合執政黨的衝擊。

從泰自豪黨黨魁阿努汀的態度來看,他明確表態,將大麻重新列入毒品清單,必須看看已經實施到什麼程度了。如果恢復到以前的狀態,有什麼優點和缺點? 而那些已經對大麻進行大量投資的人,我們能夠補償得了嗎?因為從投入的金額來看,是數百億銖,這還不包括銷售大麻產品的商店,這一部分也必須去看看。

「別說我不高興,很惱火,屈服了。這不是屈服和不屈服的問題,而是關乎人民的利益的問題。身為政治家,個人事務絕不能成為決定政策的因素。誰說我會接受?泰自豪黨對大麻政策的立場,將按照政府向議會發表的政策聲明執行,可以去看看,都寫得很清楚,政府的政策我們必須遵循;如果不遵守,就必須去解釋。」阿努汀表示。

對「賽塔1/1政府」來說,除了管理聯合政府內部的團結外,還需提防仍在時刻監視現任政府行為的舊權力集團。

在本月17日,在由國家維穩委員會時期任命的250名上議員中,有40名上議院呈請釋憲。

根據憲法第82條,將此事送交憲法法院決定終止賽塔總理和總理府事務部部長披集的職位,因為被認為是違反憲法第170條第4-5款的規定,即明顯缺乏清正廉潔,以及是否存在嚴重違反或不遵守道德標準的行為問題。這或許是導致塞塔政府「崩盤」的熱門議題。

從現在開始的每一場風暴,包括聯合執政黨的政治攻勢,以及舊勢力集團的調查。這將是對現任政府領導人賽塔及管理能力的另一個挑戰,即繼續領導「賽塔1/1 政府」繼續執政至任期結束,以及贏得下一次選舉。
(泰國世界日報授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