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戒法院職務法庭上訴審112年度懲上字第6號法官與訴訟關係人不當接觸及收受餽贈等懲戒案件判決說明新聞稿

張貼於 司法新聞(2024年)
友善列印、收藏

上訴審112年度懲上字第6號上訴人即移送機關監察院與上訴人即被付懲戒人林00懲戒案件判決說明新聞稿

發布日期:113-05-20
發布單位:懲戒法院

新聞摘要:懲戒法院職務法庭第一審判決(下稱原判決)審認被付懲戒人附表編號1至12、15、16之違失行為,整體觀察,情節已屬重大,核屬修正前懲戒法第2條所定應受懲戒之違失行為,並有懲戒之必要,核無違誤。原判決適用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9條之規定擇定種類後,認以諭知「降級」之懲戒處分為適當。因本件懲戒權行使期間應依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25條第3款規定,不分懲戒處分種類,懲戒權行使期間均為10年。被付懲戒人上述違失行為,其最後行為終了日為97年8月14日,而監察院係於111年5月6日將本件文移送本院,已逾10年之懲戒權行使期間,原判決就此部分為免議之判決,並就被付懲戒人其餘被移送部分,為不受懲戒之諭知,於法並無不合。兩造上訴意旨,均無理由,應予駁回。又本件法律爭點明確,尚無行之必要,爰不經言詞辯論,逕予判決如主文所示。全案確定。

本件(112年度懲上字第6號)判決已於民國113年5月20日公告主文,謹就判決要旨說明如下:

一、主文:兩造上訴均駁回。

二、事實概要:
(一)上訴人即移送機關監察院(下稱監察院)以上訴人即被付懲戒人林00(下稱被付懲戒人)自82年11月24日至96年10月8日擔任最高法院兼庭長,96年10月8日至97年9月12日擔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已於97年9月12日退職)。翁00為00紡織業00集團創辦人翁00之子,曾任00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00公司)總經理,係00公司之實際經營人。被付懲戒人於擔任最高法院法官兼庭長及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期間,涉與00公司實際經營人翁00有附表編號1至16之不當接觸、接受飲宴並受贈襯衫及營養品,且審理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33號00公司訴請確認債權不存在民事事件(即00案),未揭露其與翁00交往事項並參與評議,事前或事後與訴訟關係人有不當接觸及收受餽贈等違反法官倫理之重大違失行為,經彈劾後移送本院職務法庭審理。
(二)本院原判決意旨略以:附表編號1至12之時間,接受宴飲招待,於附表編號15、16之時間,收受翁00贈送之襯衫、營養品,,而有懲戒之必要。但已逾10年之懲戒權行使期間,而諭知免議判決。關於被付懲戒人於評議時未揭露予翁00熟識之關係並自行迴避部分,不構成違失行為;附表編號13、14所示之時間與翁00會面部分,不構成違失行為,則均諭知不受懲戒判決。
(三)兩造均不服原判決,提起上訴。

三、本院職務法庭上訴審判決理由要旨:
(一)原判決關於附表編號1至4、7至12之行為部分:
原判決已論明翁00筆記本得作為,且所載內容堪以採信。而翁00筆記內涉及被付懲戒人部分,除附表編號1至12所示內容外,尚有:「2001.4.9(一)183000餐廳陳000老師00談其女兒找對象事」、「2001.4.16(一)00餐廳林00夫妻楊00相親」、「2001.5.1(二)1530林00家其女兒親事」、「2001.5.24(四)1530林00家拜訪」、「2001.7.31(二)1600林00家拜訪」、「2001.8.24(五)144000母喪送白包174000」、「2003.11.7(五)1600林00家」、「2005.11.29(二)1740林00家」等記載。此8次記載中,4次有記載接觸談論之事由,其餘4次有記載接觸地點在被付懲戒人家中,與附表編號1至12部分僅記載被付懲戒人姓名之方式迥異,顯見翁00會就前往被付懲戒人住處拜訪或談論親事之行程予以刻意註記,附表編號1至12部分並未為此等註記,當非疏漏,自可推知其並非前往被付懲戒人之住家拜訪或談論親事。又被付懲戒人已知悉翁00為00集團下00公司之實際負責人,就翁00家族之地方商界背景、經營之公司名稱,無不知之理。佐以翁00自86年7月間起,即多次接觸另案被付懲戒人石00討論00案,且於00案後即積極接觸法界人士;被付懲戒人與翁00間之交情並非泛泛,則翁00在多次接觸法界人士之同時,卻未向當時任職最高法院民事庭庭長之被付懲戒人提及00案及進而衍生之諸00民事案、00銀行案等民事事件,實非合於常情。自不能僅以附表編號1至12所示之翁00筆記內容未提及與被付懲戒人之見面目的,即據為有利於被付懲戒人之認定。被付懲戒人因與翁00間為故舊私交,而可得知悉00案繫屬於最高法院,被付懲戒人當時任最高法院民事第三庭庭長,於附表編號1所示日期,翁00係先與石00、顏00午間餐敘得知00案「打入重新排隊」,隨後於下午3時許與被付懲戒人見面,衡情翁00自會將00案經審查未結退科之狀況告知被付懲戒人,則被付懲戒人當知悉00案退科重分後,亦有可能分由其所屬合議庭成員審理,猶於附表編號1、2之時間與翁00接觸會面,客觀上自足以使人質疑司法審判之廉潔公正性。就被付懲戒人於附表編號3至12之時間,與翁00接觸會面及接受宴飲招待部分,諸00民事案於93年5月31日由臺灣高等法院判決後,於93年9月27日繫屬最高法院,93年10月21日經最高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確定,00公司旋即對該確定裁定,於93年12月8日繫屬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於94年3月17日駁回聲請;又00銀行案係於95年間繫屬由臺灣高等法院審理。被付懲戒人於上開期間,擔任最高法院民事庭庭長,不排除可能承審上開民事訴訟事件,竟仍與翁00接觸會面及接受宴飲招待,客觀上亦足以使人質疑司法審判之廉潔公正性,而動搖人民對司法之信賴等情。原審依其之結果,審酌,敘明其得心證之理由,經核並無違法。

(二)原審就附表編號5、6之違失行為部分,認已逾10年追懲期間,而為免議之判決;就附表編號13、14及監察院所指被付懲戒人未揭露自請迴避00案之行為,因違失行為不能證明,認此部分應不受懲戒等情,已依其調查證據之結果,審酌全辯論意旨,說明其得心證之理由,經核並無違證據法則、經驗法則,亦無判決理由不備、理由矛盾、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之違法。

(三)依被付懲戒人於90年11月1日為審理00案之審判長之事實,其就與00案相關之諸00民事案於93年5月31日由臺灣高等法院判決後,於93年9月27日繫屬最高法院,93年10月21日經最高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確定,00公司旋即對該確定裁定聲請再審,於93年12月8日繫屬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於94年3月17日駁回再審聲請。被付懲戒人於上開期間,擔任最高法院民事庭庭長,不排除可能承審上開民事訴訟事件。詎被付懲戒人仍於附表編號5、6之93年12月6日偕家人(妻、子)與翁00打球、用餐,翌(7)日晚間泡溫泉、餐敘,原審據此審認被付懲戒人與00案重要關係人翁00接觸會面及接受宴飲招待,客觀上足以使人質疑司法審判之廉潔公正性,而動搖人民對司法之信賴,經核於法並無違誤。

(四)就收受翁00餽贈襯衫、營養品之違失行為(即附表編號15、16)部分,原審認定核與卷內證據資料相符,並無違證據法則、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原審論明被付懲戒人收受襯衫之時間為95年1月29日至97年6月8日,收受營養品之時間為93年10月6日至97年8月14日。在此期間,被付懲戒人為最高法院民事庭庭長或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翁00實際負責之00公司與他人有訴訟紛爭,被付懲戒人長期、多次接受翁00為經營人脈所為之餽贈,自一般理性第三人之觀點而言,足以使人認為翁00與法官熟識,而因此對司法審理相關訴訟之公正廉潔產生懷疑,並損害法官之職務形象,難以正常社交禮俗標準卸免其責,經核亦無不合。而被付懲戒人於90年11月1日參與00案之評議並結案,全案確定,則被付懲戒人嗣後收受翁00餽贈之襯衫、營養品,自難謂仍不知情00案。

(五)本件被付懲戒人違失行為,發生時間為93年12月6日至97年8月14日,依前述「實體從舊從輕」原則,已違反88年12月18日修正之法官守則第1點及89年1月25日訂定發布之法官社交及理財自律事項第6點。又被付懲戒人自95年至97年間收受翁00餽贈之襯衫,及自93年至97年間收受翁00餽贈之營養品,亦已違反前開88年12月18日修正之法官守則第1點。原判決審認上開違失行為整體觀察,情節已屬重大,核屬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所定應受懲戒之違失行為,並有懲戒之必要,核無違誤。

(六)本件附表1至12、15至16之行為構成違失行為,本件懲戒權行使期間應依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25條第3款規定,不分懲戒處分種類,懲戒權行使期間均為10年。上述違失行為,其最後行為終了日為97年8月14日,而監察院係於111年5月6日將本件彈劾案文移送本院,此有蓋用本院收文章之移送函文在卷可稽,即已逾10年之懲戒權行使期間。

(七)原判決適用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9條之規定擇定懲戒處分種類後,認以諭知「降級」之懲戒處分為適當。又因本件於111年5月6日移送本院時,已逾修正前公務員懲戒法第25條第3款所規定10年之懲戒權行使期間,而就此部分免議之判決,並就其餘被移送部分,為不受懲戒之諭知,於法並無不合。兩造上訴意旨,依前說明,均無理由,應予駁回。又本件法律爭點明確,尚無行言詞辯論之必要,爰不經言詞辯論,逕予判決如主文所示。

四、合議庭成員:
職務法庭上訴審:審判長法官吳光釗(懲戒法院法官)、許金釵(懲戒法院法官)、陪席法官梁宏哲(最高法院法官)、陪席法官王敏慧(最高法院法官)、陳國成(最高行政法院庭長)

附表

資料來源:司法院(https://www.judicial.gov.tw/tw/cp-1888-1092556-a77d9-1.html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