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女庫長傳「想讓你壓」與「性感照片」給長官,兩人各判賠四十萬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一、性自主權Vs.
按在性自主權Vs.配偶權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58777 一文指出「目前實務裁判上,雖有以性自主權之肯認,進而否定配偶權之兩則判決,但非常多數則仍肯認配偶權之存在」,或者說「前揭否定配偶權之兩則判決,並未動摇或鬆懈肯認配偶權存在之穩定見解」。
此也有「憲法保障性自主權而優於配偶權? 台中地院:個人創見,非長期穩定見解 lawtw.com/archives/1117893(本文刊於2023年1月19日;其章節條次調整如下)」:「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udn.com/news/story/7321/6910245
 
(一)小三以「吳宜樺法案所判個案」拒賠
按有關侵害配偶權之[wiki]損害賠償[/wiki]訴訟或案例中,小三以「吳宜樺法官所判個案」拒賠者,在原配告小三侵害配偶權,小三卻以「吳宜樺法官所判個案」拒賠?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3522 一文提及:「在驚!!!北院法官認性自主權下,不存在「配偶權」?https://www.lawtw.com/archives/653084 一文提及:「根據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北院法院吳佳樺透過判決指,刑法規定,經司法院大法官以釋字第791號解釋限制人民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性自主權,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從去年5月29日公布日起失去效力,代表我國憲法對於以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也不再強調婚姻的制度性保障。
吳佳樺認為,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的個體,不因婚姻關係所負忠誠義務,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自主決定的特定權利,因此,在前述憲法典範變遷的脈絡下,自然不應承認隱含配偶為一方客體,受一方、使用的「配偶權」概念。
吳佳樺在判決指出,在她認為不應肯認「配偶權」的概念下,元配以「配偶權」遭侵害為由求償80萬元屬無據,判元配敗訴。
就此,本文認為,從釋字第791號解釋整體觀之 https://cons.judicial.gov.tw/jcc/zh-tw/jep03/show?expno=791,雖肯認個人之性自主權,但並非完全否認「婚姻之當事人間具有忠誠義務」,也非否認「個人在擁有性自主權之同時,不得擁有配偶權(兩者仍得調和)」,只因在刑法謙抑原則及比例原則之下,而不宜以刑責論處之,而認其違反比例原則而違憲(另一條刑法規定係因違反平等原則而違憲)。
爰本判決,恐值得商榷。但本文仍敬佩吳法官之勇氣。
至於改採求償依據為第195條第3項,被害人或得思考之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541
另在民法上,明定配偶權及其被侵害時之救濟條款,自更能杜絕爭議,使人民有明確之請求依據,自是更佳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613。」。
又前揭判決,只是一審之個案判決,對其他個案,並無
爰本案新聞報導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本案蕭妻發現丈夫對洪姓小三求償100萬元,小三搬出台北地院法官吳佳樺判元配敗訴的判決,想「閃」責任,但負責承審本案的士林地院法官指吳佳樺拒絕承認「配偶權」是其個人見解,無法拘束士院,仍判小三要賠,尚不意外。」。
 
(二)資策會副所長出軌妻求償,辯「性自主權受憲法保障」(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00060
而此案,從本案新聞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317/6588878…… 之內容觀之,資訊工業策進會科技法律研究所顧姓副所長與李姓行銷策略中心副主任不倫,顧妻發現兩人外宿照片、行車紀錄器錄得互稱「老公、老婆」且談論性事的對話,認配偶權遭侵犯,向兩人求償100萬元。顧與李女搬出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辯「性自主權受憲法保障」,台灣高等法院指大法官未否認配偶忠誠義務 (本案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易字第344號民事判決 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e6%98%93%2c344%2c20220823%2c1&ot=in);就此,本文兹表贊同(前揭文見解也是如此)。
至於違法取得,在民事訴訟上之可利用性?請參閱偷看手機發現姦情,能作為證據嗎?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8887 等文。」。
 
(三)元配將小三告進北院敗訴,法官是她 (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12208
而今,根據2022年12月2日之報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142423,北院吳宜樺法官在本個案判決上,又是基於性自主權而否認配偶權;就此,本文雖仍敬佩其勇氣,也認其論述很用心,但仍認為本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0年度訴字第5492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DV%2c110%2c%e8%a8%b4%2c5492%2c20221125%2c2&ot=in,有所不妥。
另外,前揭文所提,於民法第195條第1項明定「配偶權」,以杜絕爭議,行政院、法務部、立法院(含立委)及司法院,均得思考之。
 
(四)憲法保障性自主權優於配偶權?台中地院法官:個人創見,非長期穩定見解
從目前實務裁判上來看,似僅吳宜樺法官認為「基於性自主權而否認配偶權」,「非常大多數」法官均肯認配偶權之存在或謂基於配偶關係而來的益,而認被害人得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或第3項、第184條第1項後段等相關規定,向加害人請求賠償,此得參閱
偷吃人夫「人妻提告」,小三辯搬「通姦違憲」,遭法官打臉?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02712
「電愛、網愛」正宮沒輒?小心!仍可能侵害配偶權!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76708
妻外遇侵配偶權,為何夫敗訴?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76180
人夫買春露餡!法院認「性交易未侵害配偶權」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08454 等文。
爰本案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1年度訴字第2592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CDV%2c111%2c%e8%a8%b4%2c2592%2c20230111%2c1&ot=in,認北院吳宜樺法官有關「基於性自主權而否認配偶權」之見解,乃個人創見,非實務上長期穩定見解,而不採納,尚不意外。」一文可資對照。
 
二、侵害配偶權之精神及其請求權消滅時效
就此,在「妻外遇侵配偶權,為何夫敗訴?lawtw.com/archives/476180(本文刊於2022年2月12日,其章節條次調整如下)」一文提及「本案新聞報導內容: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669109
 
(一)消滅時效制度及公法上請求權之消滅時效
1.為維持法秩序之安定性,使糾紛早早確定,法律中爰有消减時效之規定。
2.民法第125條以下,就規定著15年、5年、2年等長期、短期消減時效。
3.但除這三種外,不要忘了,民法第125條係規定「法律另有規定較短者,從其規定」。而所謂法律另有規定,除民法第126~127條外,尚有很多,例如民法第197條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民法第365條請求權之消滅時效(部分,至於應是除斥期間)等等。
4.至於公法上之請求權,請求權人為人民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其消滅時效為十年;請求權人為行政機關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其消滅時效為五年(第131條第1項參照)。
5.另外,處理消滅時效之問題,尚須注意:
(1)消滅時效之起算及中斷等問題。
(2)已登記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07號號解釋,無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
繼承權被侵害之回復請求權,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1號解釋,繼承回復請求權於時效完成後,真正繼承人不因此喪失其合法取得繼承權;其繼承財產如受侵害仍得依民法相關規定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惟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返還請求權,其請求權時效為15年。
(3)買賣不動產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其消滅時效為15年。時效經過後,對方僅(拒絕履行之抗辯權),如出賣人已交付該買賣不動產予買受人,則買受人仍屬占有之合法權源,出賣人自不得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返還。
 
(二)配偶權被侵害之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及其消滅時效
1 按經釋字第791號解釋後,通姦雖已經除罪化,但配偶權被侵害,被害人仍得依民法第195條之規定,向加害人請求相當金額之精神損害賠償。
2.又民法第195條之規定,尚未因通姦除罪化而有所修正,而且有裁判全文可資查考之最高法院判例,其效力仍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故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判例:「……所謂相當,自應以實際加害情形與其影是否重大,及被害人之身分地位與加害人狀況等關係定之。」及51年台上字第223號判例:「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非不可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金額……」之意旨,仍有參酌之餘地。
3.至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明定於民法第197條:「(第一項)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第二項)損害賠償之義務人,因侵權行為受利益,致被害人受損害者,於前項時效完成後,仍應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返還其所受之利益於被害人。」。
又前揭所謂之知悉,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1428號判例:「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所謂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之知,係指明知而言。如當事人間就知之時間有所爭執,應由賠償義務人就請求權人知悉在前之事實,負舉證責任。」可資參照。
 
(三)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669109,從事化妝工作的邱姓人妻,經常開車在外趴趴跑,其夫體恤嬌妻辛勞,不時幫她洗車、清理內裝。2018年間,邱夫好奇播放行車紀錄器內容,卻意外聽到老婆跟其他男人車震的不雅對話,平日的女神竟說出「喝尿」、「壞掉了」、「內褲都濕了」等鹹濕字句,讓他備感痛苦,決定求償100萬元。
邱女因工作關係經常在外奔波忙碌,要求購車,其夫體恤老婆辛勞,不只同意,有時還幫她洗車。2018年間,邱夫在整理嬌妻愛車時,好奇播放行車紀錄器檔案,竟意外聽到老婆的呻吟聲,以及和其他男人的鹹濕對話。
邱女嬌喘說:「好濕啊!你不要鬧,真的好想上廁所,濕濕的怎麼辦,褲子都濕了,天吶,我不行了,擦一擦啦,我的媽啊,你去死,壞掉了,我快要受不了了,人家很敏感,我腰快抽筋了,不要亂摸,帶我上廁所,我想上廁所」;小王不罷手,反訕笑說「剛剛就噴了這麼多,還上?」
邱夫聽到這邊已經受不了,沒想到愛妻接下來說的話,更令他崩潰。邱女下重藥,對小王講:「你把那個墊好了,我尿給你,你幫我喝掉,快點」、「下次請你給我帶套,不准給我這樣子,弄到我的裡面,也不能弄到我的嘴巴裡面」;小王則回「妳剛剛不是跑一堆出來了嗎」、「我摸!我摸!打開打開,我輕輕的,我輕輕的摸」。
邱夫妒火中燒,跟邱女求證。邱女否認出軌,辯稱那是開車時不慎跟友人擦撞,兩人在車上消毒清理傷口時所發出的疼痛與嘻鬧聲。夫妻倆為此多次爭吵,決定去找阿姨主持公道。
邱夫指控老婆外遇;邱女則稱和那位友人不熟,早就沒有聯絡。阿姨聽完兩人說法後,勸諭邱夫事實或許不是他想的那樣,希望他能選擇相信、不再追究。經過協調,邱夫聽從阿姨苦勸,決定相信老婆,兩人快快樂樂一起返家。
惟每當午夜夢迴時,邱夫想到那些不堪入耳的重鹹對話,痛徹心扉,輾轉難眠,夫妻倆不時爭吵,最後還是以收場。
過了2年,邱夫仍無法從綠帽陰影中走出來,每每思及遭邱女無情背叛,即數度瀕臨崩潰,2020年間決定提起損害賠償告訴,要求邱女賠償100萬元精神
高院相關證據後,認定邱女確實偷吃出軌,侵害老公配偶權,造成精神痛苦,但考量邱夫提告的時間點,距離去找阿姨協調的當下,已2年2月,超過民法損害賠償請求權的2年時效,且無法補正,故判邱夫敗訴,全案確定。
就此,本文認為,本案邱妻確實侵害了邱夫之配偶權,惟早卻在2年前已明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結果遲至2年後才向本案邱妻請求精神損害賠償,自因巳逾民法第197條所定2年消滅時效而敗訴。」。
 
三、侵害配偶權,不以有性交為限
就此,在「電愛、網愛」正宮沒輒?小心,仍可能侵害配偶權!lawtw.com/archives/476708(本文刊於2021年10月5日,其章節條次調整如下)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https://lm.facebook.com/l.php……
 
(一)按經釋字第791號解釋 https://cons.judicial.gov.tw/jcc/zh-tw/jep03/show?expno=791 後,通姦雖已經除罪化,但配偶權被侵害,被害人仍得依民法第195條之規定,向加害人請求相當金額之精神損害賠償。
 
(二)又民法第195條之規定,尚未因通姦除罪化而有所修正,而且有裁判全文可資查考之最高法院判例,其效力仍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故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判例:「……所謂相當,自應以實際加害情形與其名譽影是否重大,及被害人之身分地位與加害人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及51年台上字第223號判例:「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非不可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金額……」之意旨,仍有參酌之餘地。
 
(三)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8年度上易字第5號民事判決也云:「……近年我國司法實務就所謂「侵害配偶關係之之行為」,多有不以通姦行為為限之見解,惟仍須有直接、間接證據足以證明夫妻一方與他人間有逾越一般朋友交遊之不正常往來,且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始足構成。……黃O婷所提林O廷等2人日本期間於公眾場所之照片,經送法務部調查局鑑定結果,並非原始攝錄檔案,惟並無修飾塗抹痕跡或像素大小差異,本院認定尚非偽造、變造。惟照片所呈圖像內容,並無表達情愛之肢體接觸,亦未予人特別親暱之感,其中疑似2人手部距離甚近之情狀,屬遠距及由側面、背面取鏡,而晃動、模糊,無法確切看出有所謂牽手同行、舉止親暱之情事,且徵諸事理、常情,有可能係手部擺動至同一水平或相對位置產生之視覺效果。……林O廷等2人並不否認同團赴日並同住一房,惟辯稱其等原規劃與遲O治同遊,嗣遲O治因漢光演習未能前往,且旅行社人員告知已滿團、改單人房需補,經遲O治同意,其2人始接受此一安排。本院審酌林O廷等2人各自已婚而與他方同團旅遊且同住一房,確非常態,惟由遲O治及陳姓旅行社業務員之證述,勾稽比對徐O馨行前與陳姓業務員之line通訊軟體對話列印資料,足認林O廷等2人所辯上述情節尚非虛偽。而婚外不正往來通常有其發展軌跡,男女雙方互動曖昩一段期間終至覓闢私密空間遂行姦情,不時見諸報章媒體,惟黃O婷並未能說明或舉證林O廷等2人於赴日旅遊之前已有逾越一般友人交往之異常行止,林O廷等2人赴日旅遊期間於公眾場所之互動亦未予人特殊親暱感,且遲O治於林O廷等2人赴日前、赴日期間及返台後,始終未曾質疑其2人有逾矩行徑。故認林O廷等2人就此違常事實已為合理說明及舉證,無從將之與社會常見之婚外不正常往來為相同評價。……黃O婷所舉直接、間接證據無法證明林O廷等2人共同侵害其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且,其請求林O廷等2人連帶賠償,自無理由。……」。
 
(四)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
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本案人夫與新歡在line上鹹濕「電愛」,正宮發現性愛歡愉對話怒告求償,人夫及小三都承認彼此情愫,但否認有性關係,辯稱僅以「電愛」方式純聊天,彌補兩人精神需求的消遣與慰藉。
但人夫與小三的鹹濕對話,連勘驗法官都認為字裡行間充滿性愛歡愉,絕非單純虛構,聊到性愛之事不像單純虛構、天馬行空的幻想,以自由心證認定是實際體驗,法官並以精神外遇比起肉體外遇侵害配偶身分法益程度,恐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判人夫與小三連帶賠償60萬元。
就此,本文認為,侵害配偶權之精神損害賠償,雖不以性器接合為限,但仍須有直接、間接證據足以證明夫妻一方與他人間逾越一般朋友之不正常往來,且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始足當。
如當事人無法以民事訴訟法第277條之規定,對自已有利之事實舉證之,其敗訴,自不意外。
而本案,從本案新聞報導內客觀之,本案法院即認確有相關證據證明本案人夫與小三之往來,已係逾一般朋友之不正常往來,且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常所能容忍之範圍,則本案法院判本案加害人須負賠償責任,尚不意外。
而前揭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8年度上易第5號民事判決中,因當事人無法舉證或舉證未獲採信因而敗訴,也尚得理解。
至於本案人夫與小三連帶賠償60萬是否合理?則依前揭判例之意旨判斷之,惟因本新聞報導內並未就此敍及相關詳細內容,爰尚無法判斷。」。
 
四、國軍女庫長傳「想讓你壓」與「性感照片」給長官,兩人各判賠40萬
從而,本案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12年度上易字第500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CHV%2c112%2c%e4%b8%8a%e6%98%93%2c500%2c20240117%2c1&ot=in:「……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2年8月17日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12年度訴字第207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12年12月2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連帶給付部分廢棄。
其餘上訴駁回(原判決關於部分更正自民國112年4月7日起算)。
第二審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第二審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第255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本件被上訴人於原審係請求上訴人甲○○、林O蓁(下各稱其姓名)各給付被上訴人新臺幣(下同)1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之利息,嗣於本院就遲延利息部分減縮自112年4月7日起算(見本院卷第118頁),核屬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依上開規定,毋庸對造同意,應予准許,合先敘明。
貳、實體方面:
一、被上訴人主張:伊之配偶甲○○係現役軍人,林O蓁係甲○○下屬,林O蓁明知甲○○已婚,竟仍與甲○○互傳曖昧訊息,甲○○並留有林O蓁衣著暴露照片,其2人復向伊坦承曾多次發生性行為,顯已逾越普通朋友社交來往之界線,侵害伊基於婚姻關係之身分法益及配偶權,致伊精神上受有極大之創傷,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及第195條規定,求為命甲○○、林O蓁各給付40萬元,及自112年4月7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未繫屬本院部分,不予贅述)。
二、甲○○以:否認與林O蓁間有逾越一般朋友來往分際之行為,被上訴人所提錄音內容關於不利伊之陳述,僅係伊為安撫被上訴人,順其意所述,非伊之真意,至其餘證據均難認定伊有侵害配偶權之事實;縱認有發生性行為之事實,得否依民法之規定求償,仍有憲法上之疑慮;林O蓁則以:否認曾與甲○○有發生性關係,被上訴人所提錄音、對話紀錄均屬片段、不完整之內容,相片亦無來源,無從證明伊與甲○○間有逾越一般友人社交行為之往來,且伊不知甲○○之婚姻狀況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判決甲○○、林O蓁應連帶給付被上訴人80萬元,及自112年3月2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上訴人分別提起上訴,並上訴聲明:㈠甲○○部分:⒈原判決不利甲○○部分廢棄。⒉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於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林O蓁部分:⒈原判決不利林O蓁部分廢棄。⒉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於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 四、本院得心證理由:
㈠按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95條第1、3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是以有配偶之人與他人交往,倘已逾一般社會通念所能容忍之程度,而足以影響夫妻間互信之基礎,並破壞夫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時,該第三人與不誠實之配偶即為侵害配偶身分法益之侵權行為人。
又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雖將刑法第239條通姦罪及等規定宣告違憲,然僅係認以刑罰制裁手段處罰違反婚姻承諾之通姦配偶,過度介入婚姻關係所致之損害顯然大於其目的,有違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非謂受侵害之一方配偶,不得請求民事賠償。]
[ ㈡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林O伃明知上訴人甲○○為有配偶之人,仍於被上訴人與甲○○婚姻關係之111年8月起(停止交往時間不詳),逾越男女份際不正常交往,雖為上訴人所否認,林O伃並抗辯伊不知甲○○係已婚之人。
然甲○○於臉書公開揭露已婚之身份,並附有家人、小孩聚會照片(見原審卷第145、147頁),且甲○○於000年0月間即擔任庫長,林O伃則擔任南補分庫長,2人顯有長官、下屬之關係,此有被上訴人所提訴外人○○○貼文裁圖足憑(見原審卷第151頁)。
林O伃與甲○○既同服務於軍中,且為其下屬,而甲○○在此之前,於軍中放假日即返彰化與妻小團聚,如有不便,被上訴人亦會前往甲○○工作地點找他等情,亦經被上訴人具狀陳明(見原審卷第11頁),則林O伃就甲○○是否已婚,當可輕易判斷,應無不知之理,林O伃空言辯稱伊不知情,核與常情有違,自難遽採。]
[ ㈢甲○○於111年10月返回彰化與被上訴人居住期間,與林O伃(暱稱「Jing-jing」)仍以Line互傳曖昧、充滿男女親膩情愫之對話內容如下:「林O伃:看我跳健康操?」、「甲○○:好哦」,其後林O伃雖改稱:「不好、不可以」,然於甲○○再問:「那什麼可以?」、林O伃即回稱:「做愛可以」、「甲○○:趕快來啊」、「Jing-jing:我想讓你壓著」、「甲○○:可以哦」、「Jing-jing:不要偷笑」、「甲○○:我很愛」、「Jing-jing:愛誰」、甲○○則回傳「愛心、鯨魚圖樣(音同林O伃)及想妳了」,此有line訊息可憑(見原審卷第21頁)。
由上情及被上訴人從上訴人處所發現之林O伃照片,不乏露胸之私密照片,而上訴人2人均為軍職人員,並有長官、下屬之隸屬關係,倘其2人間並無親密接觸及交往之情,何敢如此輕佻、裸露表白對彼此之渴望及愛意?甲○○又何能輕易取得並保有女方穿著暴露之多張私人照片?
再佐以甲○○曾向被上訴人坦承與林O伃有發生性關係,林O伃亦不否認有與甲○○曾共宿花蓮之情,並向被上訴人表示其與甲○○在8月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說要斷乾淨等情(見原審卷第45頁、49頁),由上開事證參互以觀,足認上訴人2人確有交往及身體親密接觸之事實,顯已逾越社會可容忍之一般正常男女社交之界線,並對於被上訴人與配偶間之婚姻關係造成傷害,已侵害被上訴人基於甲○○配偶身分之法益,使其神上受有莫大之折磨與痛苦,且情節重大,被上訴人依民法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請求被告各賠償其,於法有據。]
[ ㈣茲審酌兩造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及被上訴人服務於私立幼兒園,年薪約20餘萬元,甲○○年薪資120餘萬元,名下有土地2筆汽車,並有投資股票,林O伃年薪資70餘萬元,此有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明細表足憑,是由上訴人均為軍人,未思謹守份際,互為親密交往,致被上訴人與甲○○間之婚姻關係遭到嚴重破壞,造成被上訴人精神上痛苦之程度等一切情狀,認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賠償非財產上損害各40萬元為適當。]
五、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各給付40萬元及減縮自112年4月7日起算之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審關此部分判決為失當,求予廢棄改判,核無理由,應予駁回。
[至原審判命上訴人連帶給付部分,因被上訴人於原審係請求甲○○、林O蓁「各應給付」100萬元(見原審卷第9頁、第15頁、第113頁),原審超過當事人聲明範圍,判命上訴人2人應連帶給付,係屬訴外裁判,上訴意旨雖未指摘,仍應由本院予以廢棄。]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中,本案二審如在認事上無誤的話,其所判,初看,於法上尚無不合。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