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護師Line群組貼文遭控違選罷法獲判無罪,法界:檢調大砲打小鳥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udn.com/news/story/7321/7619295

選舉罷免法第 104條第1項固規定「意圖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或意圖使被罷免人通過或否決者,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惟以此項所定之罪論處者,在主觀要件上,須有「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或「使被罷免人罷免案通過或否決者」之意圖,倘無此意圖,縱「全符合」此項所定之客觀要件,也不得依此項所定之罪論處之。

其他法律相關規定所明定之罪,有「……之意圖」之主觀要件者,也同(例如同條第2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D0020010&flno=104、第98-1條第1項、第2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D0020010&flno=98-1、第95條第1項、第2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D0020010&flno=95 及刑法第310條第1項、第2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310、第320條第1項、第2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320 等相關規定)。

此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0年度聲判字第28號刑事裁定 (本裁定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CDM%2c100%2c%e8%81%b2%e5%88%a4%2c28%2c20110502%2c1&ot=in,有關部分,須另參照112年度憲判字第8號判決之意旨 https://cons.judicial.gov.tw/docdata.aspx?fid=38&id=340775):「……理 由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壹、按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法院認為交付審判之聲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第258條之1第1項、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本件聲請人即告訴人李O森(下稱聲請人)以被告魏O嫌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而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罪嫌、刑法妨害罪嫌,提出告訴;由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後,經該署檢察官於民國100年1月25日以99年度選偵字第160號為;聲請人不服,向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檢察長聲請再議,經該署檢察長以其再議無理由,於100年3月11日以100年度上聲議字第498號處分駁回聲請人再議之聲請;聲請人於100年3月17日收受前開再議駁回處分書後,即委任陳O河律師於100年3月23日向本院提出刑事交付審判聲請狀等情,業經本院調取前揭偵查卷宗核閱屬實,並有刑事交付審判聲請狀及委任狀附卷可稽,是本件聲請人聲請交付審判,程序尚無不合,先予敘明。]

貳、聲請交付審判意旨略以:
一、里民陳O杰之父親於94年間過世時,陳O杰係委託臺中市大里區「阿O禮儀社」負責人陳O洲辦理喪事,並非委託聲請人辦理喪事,陳O洲另介紹葉O堂搭設鐵棚,並非聲請人所介紹,搭設鐵棚之費用,係陳O杰與葉O堂直接談妥搭設鐵棚之價格,當時聲請人擔任里長,有前往關心,但沒有參與,告別式結束時,在現場幫忙喪家收付現金之人莊O銘有事情要提前離開,乃將裝著搭鐵棚費用的紅包交付聲請人,囑託聲請人將紅包轉交葉O堂,當時聲請人不知鐵棚費用為何 ,聲請人將紅包轉交葉O堂,葉O堂說費用沒那麼多,將多出的錢退回,聲請人將退回的錢還給喪家陳O杰,陳O杰說習俗上不可以回收,後來聲請人將該款樂捐,聲請人並未收取回扣,原檢察官竟認定聲請人收取回扣,與事實不符,陳O洲知之甚詳,有傳訊之必要。
二、魏O輝之母親於8年前去世,當時大甲鎮鎮長劉O賓擔任「點主官」,在點主之後,把喪家準備的紅包撕ㄧ個角,再把紅包放在喪家準備的盤子上,盤子係喪家親自經手,聲請人並未經手該盤子,亦未拿走紅包內之現金,更不知紅包內之現金為600元,原檢察官竟認定聲請人拿取該紅包內現金600元,亦與事實不符。
三、被告明知聲請人無收取回扣之行為,而故意聲請人之名譽,其犯妨害名譽罪嫌(被告涉嫌違反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罪嫌部分與刑法妨害名譽罪嫌有法規競合之關係,併予敘明)之犯行明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處分書竟駁回聲請再議,其認事用法,尚有違誤,爰依法聲請交付審判云云。

參、
一、原檢察官偵查中傳訊:
(一)證人劉O賓證稱:伊自87年3月1日起至95年2月28日止,擔任臺中縣大甲鎮(現改制為臺中市大甲區)之鎮長;依照大甲地區之習俗,喪家會請鎮長或民意代表擔任點主官,點主官點主之後,喪家會給紅包,點主官會在紅包袋上撕1個角,並將該紅包放回喪家準備的盤子上,伊和歷任的鎮長擔任點主官,都不會去拿紅包內的錢,李O森之前擔任里長,會拿喪家的訃聞到公所來,請鎮長排定時間擔任點主官等語。
(二)證人魏O輝證稱:伊母親約於8年前去世,當時的里長李O森主動來幫忙,李O森拿1張紅紙,上面寫著要包紅包的明細,其中1包是要給鎮長劉O賓,金額是600元,因為當時鎮長劉O賓掛名點主官,鎮長劉O賓收了紅包後只在紅包袋上撕1個角就離開,沒有拿裡面的錢,但是李O森事後沒有退還該紅包內的600元等語。
(三)證人葉O堂證稱:於94年4、5月間,李O森有找伊去幫喪家陳O杰搭靈堂,李O森問伊費用為何,伊答稱會開單據,李O森說不用,伊就口頭回答費用共計12400元,過2天後伊去拆靈堂,李O森拿了喪家給的紅包給伊,紅包上寫著24100元,伊說費用只有12400元,李O森要伊不要到處講,第2天到阿O禮儀社去,依據行規,李O森的意思是多出來的錢歸其所有,第2天伊在阿O禮儀社內將多出來的11700元交給李O森。約6個月後,魏O嫌的公公去世,伊去搭靈堂,靈堂的大小和陳O杰 父親的一樣,伊向魏O嫌報價12400元,因為之前魏O嫌介紹李秉O幫忙陳O杰處理後事,魏O嫌得知靈堂費用係12400元後,就問李O森為何向陳O杰收2萬餘元的靈堂費用,李O森打電話給伊,要求伊向陳O杰解釋是伊算錯靈堂的費用,伊不肯等語。
(四)證人陳O杰證稱:伊父親於94年4月20日往生,當時是李O森幫忙處理後事,並找人來搭靈堂,伊1次付給李O森20餘萬元,對於靈堂之費用為何已經記不得了,事隔半年後,李O森說多收了1萬餘元的費用要退還,伊回答辦喪事的錢不願意再收回來,所以沒有收李O森的退款等語。

[二、檢察官依調查之結果,認定魏O嫌就其發表非涉及私德而與公共利益有關之言論所憑之證據資料,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顯見其主觀上有確信「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真實之認識,並無真實惡意之情,核其所為,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及刑法妨害名譽罪嫌之構成要件有間。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認定被告有何上開不法犯行,認其罪嫌不足;故為不起訴處分。]

三、駁回再議處分書則載明:依證人葉O堂、魏O輝、劉O賓、陳O杰於偵查中之證言,認定聲請人所處理「點主官」紅包錢未放回「喪家」所備盤子上;聲請人於幫忙里民喪家處理搭靈堂事宜,有拿取搭靈堂額外費用等事實,均已足證。雖該紅包去向為何仍有爭議,惟該等事項非被告所憑空捏造,亦確為可受公評之事。至聲請人所稱原檢察官未傳陳O洲證明搭靈堂費用之收取等情,因聲請人有拿取搭靈堂額外費用等事實已如前述,該證人自無需另為傳訊。是原檢察官調查結果,認被告魏O嫌上開被訴罪嫌不足等語,因而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並無不合。

[肆、經查: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規定,乃對於「檢察官不起訴或緩 起訴」制衡之一種外部監督機制。法院僅在就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之處分是否正確加以審查,以防止檢察機關濫權。
依此立法精神,法院就聲請交付審判案件為審查時,所謂「得為必要之調查」所指之之範圍,自應僅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可就告訴人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可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
另由刑事訴訟法第260條對於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得規定之立法理由說明:「本條所謂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係包括『聲請法院交付審判復經駁回者』之情形在內。」,亦可知法院就聲請交付審判案件為審查時,所謂「得為必要之調查」所指之調查證據範圍,應僅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得就告訴人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可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否則,將使交付審判制度與再行起訴制度,相互混淆不清。]

[二、按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
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參見司法院大會議釋字第509號解釋文意旨)。
不論刑法上之誹謗罪或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規定,均屬對於言論自由依傳播方式所加之限制,亦即二者之構成要件均須在憲法保障言論自由權及憲法第23條之規範下,始能成立。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以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實真實,始能免於刑責。
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毀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

[同理,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之所謂「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應以散布、傳播虛構具體事實為構成要件,除須具此特別要件外,尤須具有故意之一般要件。
因此若候選人對於所傳播之言論內容所提出其出處並非無據或出於虛捏,縱疏於自行查證事實真相,欲成立前項,檢察官或人仍須負候選人故意虛構具體事實之舉證責任,法院亦不能免除發現真實之義務(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975號判決意旨意旨參見)。]

三、關於協助喪家即證人陳O杰處理喪事而收取回扣部分:依證人陳o杰於偵查中之證言,其父親之喪葬的費用,係由證人陳O杰交付給聲請人,事隔半年後聲請人有欲退還1萬餘元之費用。
另依證人葉O堂之證言,聲請人於陳O杰父親的喪禮結束的第2天就已清楚知道葉O堂搭靈堂的費用僅有12400元,葉O堂所收到的費用係24100元,其間有11700元的差額。
如非聲請人收取回扣,以聲請人當時擔任里長,最重視里民對聲請人服務的評價,既發現有溢收的11700元,何以沒有要求葉O堂或陳O洲自行歸還證人陳O杰,並澄清發生金額錯誤之原由,以避免自己服務的信譽受損?又何以遷延長達半年之後,才歸還給證人陳O杰,且歸還時,也沒有告知證人陳O杰是「葉O堂」或「陳O洲」計算錯誤?
故檢察官依上開證據,認定聲請人確實有收取回扣,不違反一般經驗法則,並無違誤之處;從而,檢察官認事證已明,無需再行聲請人陳報之證人陳O洲亦無不當。
四、關於證人魏O輝母親喪禮上包給「點主官」的紅包部分:證人劉O賓證稱:里民邀請鎮長擔任「點主官」,會由里長拿訃聞到鎮公所,請鎮長安排時間;喪家會給紅包,但其都是在紅包袋撕一角,並把紅包放回喪家準備的盤子上等語。
而證人魏O輝證稱:其母親的喪禮時,聲請人主動檢來幫忙,有拿1張紅紙,寫著包紅包的明細,其中一包是給鎮長劉O賓,金額是600元;但聲請人事後沒有退600 元等語。
依上開證人之證言,聲請人所經手的紅包中,其中依禮俗包給「點主官」即鎮長劉O賓的600元,最後流向不明;雖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係聲請人私自納為己有,但已存在有合理的懷疑做此推測。
檢察官於不起訴處分書中,並未做出聲請人拿取上開600元現金之事實認定;駁回再議處分書亦清楚記載「紅包」(600元)之流向「有爭議」;故聲請人認檢察官認定聲請人拿取紅包內現金600 元,認事用法錯誤,尚有誤會。

[五、里長雖屬基層之公職人員,但係民主政治的基礎之一。又候選人之言行及品格,包括其服務里民時有無誠信或收取費用等事項,乃供選民行使投票權時所評斷依據之一,係屬可受公評之事。
故被告之競選團隊所製作並由被告親自散發之系爭文宣,針對聲請人收取回扣行為及收下應給「點主官」的紅包之質疑,皆屬對於可受公評之事,依其個人主觀之價值判斷而合理提出主觀之評論意見,希冀藉以喚起社會民眾對此公共事務之注意。
且關於被告指述聲請人於擔任里長任內,在魏O輝之母親喪禮上暗中收取該紅包內現金600元之一情,雖據聲請人否認在卷,惟依證人魏O輝上開證述,堪信被告該部份之指述,並非毫無根據或出於虛捏,縱被告有疏於再自行查證確認事實真相,然縱觀前開事證,客觀上亦無從遽認被告有虛構該部分具體事實之故意。
從而被告所為,並非以損害聲請人之名譽,或意圖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為唯一目的,故被告之行為與誹謗罪、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
意圖使人當選或不當選而散布謠言或傳布不實之罪之構成要件均屬有間,自不能論以刑責。]

六、綜上所述,原不起訴處分及駁回再議處分書已就被告何以不構成聲請人所指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妨害名譽罪嫌及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罪嫌詳為調查或說明,已如前述,且所為之事實認定及證據取捨,均與本院調取之偵查案卷核閱相符;原不起訴處分書所載理由並未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則,難謂有何違誤之處。是本院認駁回再議處分書以被告沒有聲請人所指之上開罪嫌,而駁回聲請人對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之再議聲請,於法並無不合,從而,本件聲請人聲請交付審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伍、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裁定如主文。……」及臺灣高等法院臺灣分院112年度上易字第311號刑事判決 (本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NHM%2c112%2c%e4%b8%8a%e6%98%93%2c311%2c20231011%2c1&ot=in 內,也有「所謂意圖之定義」,須注意)等可稽。

從而,本案新聞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7619295 中,本案法院如在認事上無誤的話,本案法院即認本案退休護師並無「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之意圖,則不以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04條第1項所定之罪論處之,尚不意外。

至於大砲打小鳥之相關說明,請參閱 [新聞疑義849]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08314 等文。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