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自主權Vs.配偶權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文相關實務裁判/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易字第857號民事判決等

本案相關新聞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617454

壹、近來,有關「配偶權Vs.性自主權」,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肯認「仍有存在」者

(一)甲案~「除侵害配偶權之精神損害外,尚主張侵害及隱私」「釋字第791號解釋」及「是否為强制」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易字第857號民事判決(甲案)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e6%98%93%2c857%2c20231108%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按當事人於第二審為或追加,除有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至第6款規定之情形外,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同法第446條第1項定有明文。所謂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係指變更或追加之訴與原訴之原因事實,有其社會事實上之共通性及關聯性,而就原請求所主張之事實及證據資料,於變更或追加之訴得加以利用,且無害於他造當事人程序權之保障,俾符訴訟者始屬之。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下稱被上訴人)於原審主張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下稱上訴人)侵害其配偶權,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及第3項規定,請求上訴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提起上訴後,被上訴人於本院就同一聲明追加原因事實略以:上訴人於本件審理中,以暱稱「Ma Elly」臉書帳號,張貼如附表所示言論,侵害其名譽及隱私權,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及第3項規定,請求上訴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經核被上訴人追加之訴,與原訴均係本於侵害配偶權行為所生之爭執,其基礎事實同一,依上規定,應予准許。
二被上訴人主張:伊於民國93年1月3日與訴外人甲○○結婚(業已於111年5月13日離婚),詎上訴人明知甲○○為有配偶之人,仍與甲○○於106年11月20日、107年8月4日、107年10月22日、000年00月00日間發生性行為,並於108年4月25日一同出遊、親吻,侵害伊配偶權,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第3項規定,求為命上訴人給付伊新臺幣(下同)100萬元,及自111年1月3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原審判命上訴人給付10萬元本息,並駁回被上訴人其餘請求,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聲明不服提起上訴;被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提起一部附帶上訴,就其請求逾上開範圍經原審駁回部分,未聲明不服,非本院審理範圍不贅)。並於本院追加事實為:上訴人於本件審理中,以暱稱「Ma Elly」臉書帳號,張貼如附表所示言論,侵害其名譽權及隱私權等語。附帶上訴聲明:㈠原判決關於駁回被上訴人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廢棄。㈡上訴人應再給付被上訴人20萬元,及自111年1月3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對上訴人提起之上訴,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三上訴人則以:伊並無與甲○○有何不正常男女交往,而係於上開期日遭甲○○強制性交。又配偶權已不受憲法保障,被上訴人自不得請求伊賠償。伊在臉書貼文之內容均為真正,並未侵害被上訴人名譽權及隱私權。況被上訴人本件請求權,業已罹於時效而消滅等語,資為抗辯。於本院聲明:㈠上訴聲明:⒈原判決不利上訴人部分廢棄;⒉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之聲請均駁回。㈡附帶上訴答辯聲明:附帶上訴駁回。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四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明知甲○○為有配偶之人,仍與甲○○發生性行為,並一同出遊、親吻,侵害伊之配偶權等語,然為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情置辯。茲分述如下: 
㈠按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
另按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應互相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而夫妻互守誠實,係為確保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必要條件,故應解為配偶因婚姻而互負誠實之義務,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053號判決先例意旨參照)。
準此,若夫妻之一方違反婚姻之誠實義務,與婚姻外之第三人發生通姦或其他親密行為,致破壞夫妻共同生活之圓滿幸福者,則該行為人(含配偶之一方及婚姻外之第三人),即係侵害婚姻關係存續中之他方配偶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屬情節重大,自得依上開條文規定,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㈡又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91號解釋文:刑法第239條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下稱系爭規定)。對憲法第22條所保障性自主權之限制,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於此範圍內,本院釋字第554號解釋應予變更。
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規定:「但刑法第239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其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下稱系爭規定但書)。與憲法第7條保障之意旨有違,且因刑法第239條規定業經本解釋宣告違憲而失所依附,故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其解釋理由略以:⒈系爭規定乃限制與人性尊嚴密切相關之性自主權,是否符合比例原則應受較為嚴格之審查。
婚姻制度具有維護人倫秩序、性別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因而婚姻而生永久關係,亦具使配偶雙方在精神上、感情上與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之功能,國家為維護婚姻,非不得制定相關規範,以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之履行。系爭規定目的係在約束配偶雙方履行互負之婚姻忠誠義務,以維護婚姻制度及個別婚姻之存續,核其目的應屬正當。
惟基於刑法謙抑性原則,國家以刑罰制裁之,原則上應以侵害公益、具有反社會性之行為為限,而不應將損及個人感情且主要係私人間權利義務爭議之行為亦一概納入刑罰制裁範圍。婚姻中配偶一方違背其婚姻之承諾,而有通姦行為,固已損及婚姻關係中原應信守之忠誠義務,並有害對方之感情與對婚姻之期待,但尚不致明顯損及公益。
系爭規定雖尚非無助於立法目的之達成,但透過刑事處罰嚇阻通姦行為,得以實現之公益尚屬不大,且其追訴審判程序必然干預人民之隱私。且國家以刑罰制裁手段處罰違反婚姻承諾之通姦配偶,雖不無「懲罰」違反婚姻忠誠義務配偶之作用,然因國家權力介入婚姻關係,反而可能會對婚姻關係產生負面影響,系爭規定限制所致之損害大於其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不符。]
[⒉系爭規定但書立法考量,無非在於使為顧全夫妻情義之被害配偶,得以經由對通姦配偶方式,促使婚姻關係得以延續,惟對撤回告訴效力是否及於相姦人,與具體婚姻關係是否延續,並無實質關聯,且因身分不同而生是否追訴處罰之差異,致相姦人可能須最終單獨擔負罪責,通姦人則毋須同時擔負罪責,此等差別待遇與上述立法目的間欠缺實質關聯,自與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有違。
況系爭規定但書之適用,以系爭規定合憲有效為前提,系爭規定既已違憲,系爭規定但書更已失所依附。可知該解釋僅就系爭規定以刑罰作為違反婚姻忠誠義務之制裁手段與限制個人性自主權欲達成之目的相權衡之結果,有違比例原則;
並未否定婚姻中配偶一方違背其婚姻忠誠義務而為通姦行為,與相姦者對他方配偶構成基於婚姻制度所生身分法益之侵害。配偶雙方依其許諾,互負忠實義務,以維護婚姻制度及個別婚姻之存續,違反婚姻契約之義務者因之侵害他方之權利,難認此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其內涵僅係以他方配偶為客體,受一方獨占、使用之權利。該號解釋亦未肯認個人得毫無限制,可作為侵害被害配偶私權之免責事由至明。則上訴人抗辯被上訴人以配偶權受侵害為由提出本件訴訟,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之性自主決定權云云,顯屬無據,亦與前述民法第195條第3項承認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受侵害時,得請求非財產損害賠償之規定不符,洵無足採。]
[㈢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明知甲○○為有配偶之人,仍與甲○○於106年11月20日、107年8月4日、107年10月22日、000年00月00日間發生性行為等情,上訴人固不否認其於106年11月20日即知悉甲○○為有配偶之人,並於上開期日與甲○○發生性行為,然辯稱係遭甲○○強制性交云云(見本院卷㈢第264頁)。
查,上訴人固提出門診醫令明細清單(見原審卷第283至284頁)欲證明遭甲○○強制性交,乃該清單僅能證明上訴人曾於108年8月5日前往婦產科診所就診並用藥,尚難憑此遽認其在上開期日遭甲○○強制性交。
參以,上訴人以甲○○於106年11月20日、108年12月25日對其為強制性交為由提起刑事告訴,經檢察官偵查後為不起訴處分,上訴人聲請,亦經駁回,有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1年度偵字第38926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高等檢察署112年度上聲議字第7705號處分書在卷可按(見本院卷㈢第199至201、255至257頁),堪認上訴人與甲○○發生性行為,而侵害被上訴人配偶權。則上訴人抗辯其係遭甲○○強制性交云云,核屬無據。]
[㈣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與甲○○於108年4月25日一同出遊、親吻等情,業據提出3幀照片為證(見原審卷第35頁),上訴人亦不爭執照片上之人為其與甲○○(見原審卷第253頁),又觀之前揭2幀照片為上訴人、甲○○各自抱著同一隻狗獨照,另1幀照片則為上訴人手抱著同一隻狗,並與甲○○擁吻。堪認上訴人親吻甲○○,已侵害被上訴人之配偶權。]
[㈤按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2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197條第1項定有明文。
此所謂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之「知」,係指明知而言,亦即該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
查被上訴人於109年4月8日、12日、14日、23日、同年6月12日、20日收受上訴人傳送之簡訊,發現其配偶權遭侵害,乃於110年9月24日提起本件訴訟,並請求原審調閱上訴人傳送簡訊所用之行動電話使用人資料後,始知悉上訴人姓名、地址,有起訴狀上收文戳、簡訊、門號申請書在卷可稽(見原審卷第3、21至27、37至45、53至63頁),是被上訴人起訴請求賠償,自難認已罹於2年之請求權時效。]
㈥準此,上訴人明知甲○○為有配偶之人,仍於上開期日與甲○○親吻、發生性行為,而侵害被上訴人配偶權,則被上訴人依前開規定,請求上訴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即屬可採。至上訴人另辯稱甲○○對象實為卓O玉云云,縱然屬實,亦與上訴人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無涉。其聲請楊O明、黃O霖、葉O齡,欲證明甲○○實與卓O玉交往云云(見本院卷㈢第115頁),核無調查必要,附此敘明。
五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本件審理中,以暱稱「Ma Elly」臉書帳號,張貼如附表所示言論,侵害其名譽權及隱私權,業據提出前開臉書貼文為證(見本院卷㈡第245至267頁),上訴人不爭執其曾張貼前開臉書貼文(見本院卷㈡第278頁),僅辯稱係其母親叫其公開,請大家評理云云。惟審酌上訴人所為如附表編號1至4、7、10至15之言論,均係謾罵及指摘被上訴人有詐財、斂財、敲詐等情事,上開用語顯已均屬人身攻擊,且有輕蔑他人、使人難堪之用語,已逾越表達意見之合理範圍,足認上訴人上揭言論目的為貶損被上訴人名譽,而非基於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所為之善意發表言論,是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所為如附表編號1至4、7、10至15言論,侵害其名譽權等語,自屬有據。而上訴人所為附表編號5至6、8至9言論,則係將被上訴人姓名、父親姓名、配偶姓名及出生地等個人資料,以截圖方式公開張貼,使不特定之多數人得以經由瀏覽前開言論而知悉被上訴人之個資,是被上訴人主張其個資之隱私權受侵害,上訴人應負賠償責任等語,亦屬有據。
[六關於被上訴人請求慰撫金數額部分:
按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損害,請求加害人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時,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酌實際加害情形、所造成之影響、被害人痛苦之程度、兩造之身分地位、經濟情形及其他一切狀況,以酌定相當之數額。
本院審酌上訴人明知甲○○為有配偶之人,仍恣意與甲○○發生多次性行為,破壞被上訴人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復於本件審理期間,張貼如附表所示言論,侵害被上訴人之名譽權及隱私權,致其精神上感到痛苦其精神上所受之傷痛程度,應屬非輕,並斟酌兩造身分、地位、經濟情況等一切情狀,認被上訴人得請求上訴人賠償之金額以30萬元為適當。]
七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3項、第1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30萬元,及自111年1月3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從而,原審就判命上訴人給付10萬元本息部分,核無違誤,上訴人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聲明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原審就其餘應准許之20萬元本息部分為被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尚有未洽,被上訴人提起附帶上訴(含追加原因事實)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將原判決此部分廢棄,改判如主文第2項所示。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被上訴人附帶上訴及追加之訴為有理由,判決如主文。……」。

(二)乙案~「非法證據在民事訴訟之」「加害人是否知悉另一方為已婚」「家庭圓滿期待權」及「是否情節重大」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2年度上易字第200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KSHV%2c112%2c%e4%b8%8a%e6%98%93%2c200%2c20230922%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與訴外人龍O宇於民國88年11月23日結婚,婚姻關係仍存續中。上訴人明知龍O宇為有配偶之人,仍與龍O宇不正當交往,並多次發生性關係,侵害被上訴人基於配偶關係所生之身分法益情節重大,應賠償被上訴人非財產上之損害,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第195條第1項、第3項規定,提起本件訴訟等語。請求判決:(一)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新臺幣(下同)1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准予宣告假執行。
二、上訴人則以:上訴人係因洽談醫療器材合作事宜,始與龍O宇有所接觸,雙方僅有吃飯、閒聊之友誼舉動,並無逾越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且上訴人亦不知悉龍O宇為有配偶之人。至被上訴人提出之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及照片,係以侵害龍O宇隱私權之方式翻拍取得,應排除作為證據。此外,上訴人對龍O宇未有主動觸碰身體之親暱動作,顯未逾越行為自由之範疇,自難認符合情節重大之情形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判決被上訴人一部勝訴,一部敗訴,命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10萬元,及自111年4月1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並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另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於本院聲明:(一)原判決不利於上訴人部分廢棄。(二)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如主文所示(被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未據上訴,不在本院審理範圍)。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四、協商整理兩造不爭執事項及本件爭點
(一)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1、被上訴人與龍O宇於88年11月23日結婚,婚姻關係存續中。
 2、上訴人自109年間迄今均為尚O公司業務專員,有與龍O宇洽談醫療器材合作事宜。
 3、原證2為龍O宇與上訴人間對話紀錄;原證3為龍O宇與上訴人之合照。
 4、被上訴人為大學畢業、現職企業總監、月收入約15萬元;上訴人為大學畢業、現職業務專員、月薪5萬餘元。
(二)本件爭點:上訴人有無侵害被上訴人之配偶身分法益?如有,被上訴人得請求上訴人賠償之精神慰撫金數額為何?]
[五、本院之判斷
(一)按判決書內應記載之理由,如第二審關於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及法律上之意見與第一審判決相同者,得引用之,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本件有關上訴人有無侵害被上訴人之配偶身分法益且情節重大,以及被上訴人得向上訴人請求給付精神慰撫金若干之爭點,業經原審認定:上訴人為龍O宇之臉書好友,龍O宇之臉書有多則顯示已婚之資訊,及上訴人擔憂與龍O宇之合照為第三人所見之情況,已足推認上訴人明知龍O宇為有配偶之人。
又依龍O宇與上訴人之合照情形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記錄綜合以觀,上訴人與龍O宇之相處情形與情侶無異;另證人李O賢陳證龍O宇曾承認有與上訴人交往及簽立切結書之情節,與上開照片、對話記錄、切結書內容等事證相符,足徵上訴人確與龍O宇有不正當交往情形。
此外,權衡被上訴人家庭圓滿期待權、配偶身分法益、及龍O宇隱私權保障、被上訴人取得證據之方式與不法程度、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等,認被上訴人取得之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及照片等證物並未逾越必要之程度,得採為證據。從而,上訴人與龍O宇有男女朋友交往關係,顯逾越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並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不法侵害被上訴人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且情節重大,審酌兩造之身分、地位、資力及侵害之態樣等一切情狀,認被上訴人得請求之慰撫金為10萬元等情。本院就上開爭點,有關兩造攻擊防禦方法之判斷及法律上意見,與原審判決相同,茲引用之,不再贅述。
(二)上訴人雖於本院辯稱:龍O宇僅係伊臉書數百位好友之一,無從逕自推導上訴人必定知悉龍O宇之貼文,且依證人吳O華、洪O平、林O益之證詞,均可證明伊並不知悉龍O宇為有配偶之人云云。
然上訴人與龍O宇有不正當之交往關係,已如前述,並非龍O宇之一般單純臉書好友,則龍O宇之臉書既有多則顯示已婚之資訊,及上訴人擔憂與龍O宇之合照為第三人所見之情況,已足以推認上訴人明知龍O宇為有配偶之人;
而依證人吳O華、洪O平、林O益之證詞,雖證述其等不知悉龍O宇是否已婚或不知悉上訴人與龍O宇之關係,然其等是否知悉上情,尚不足以推翻被上訴人主張之事實,或在經驗、論理法則上得以動搖本院形成之確信心證,自不足以據此作為上訴人有利之認定。
又上訴人抗辯稱:伊未有對龍O宇主動觸碰身體之親暱動作,顯未逾越行為自由之範疇,自難認符合情節重大之情形云云。
然依證人李O賢證述龍O宇曾承認有與上訴人交往及簽立切結書之情節,以及依龍O宇與上訴人之合照情形、通訊軟體LINE對話記錄、切結書內容等事證,足認上訴人與龍O宇確有男女朋友之交往關係,非僅單純洽談醫療器材合作關係,此種逾越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並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已達破壞被上訴人婚姻生活圓滿安全及幸福之程度,侵害被上訴人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且已達情節重大之程度。故上訴人上開抗辯,為不可採。]
[(三)此外,婚姻制度攸關人倫秩序之維繫、家庭制度之健全、子女之正常成長,係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應受憲法保障,迭經釋字第552號、第554號及第712號解釋闡述明確。
釋字第791號雖以刑法第239條對於侵害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實屬重大,且國家以刑罰制裁手段處罰違反婚姻承諾之通姦配偶,過度介入婚姻關係所致之損害顯然大於其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而有失均衡,違反比例原則,而認刑法第239條失其效力;
然依該解釋意旨,並未否認婚姻制度下配偶忠誠義務之存在,僅認施以刑罰制裁手段,與憲法第23條規定之比例原則不符,是配偶權遭侵害之一方依民法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他方損害賠償,與釋字第791號解釋意旨自屬無違。
是以,雖釋字第791號解釋宣告刑法第239條規定違憲失效,但並非認為婚姻關係中夫或妻之一方對他方之「基於配偶身分法益」或「配偶權」即不復存焉。]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10萬元,及自111年4月12日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判命上訴人如數給付,並無違誤。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三)丙案~「涉外民事事件及管轄權」「否准推定生父之訴」「在日本已和解」及「有無違反禁反言原則」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112年度上易字第524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2%2c%e4%b8%8a%e6%98%93%2c524%2c20230822%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壹、程序方面:
一、按民事事件涉及外國者,為涉外民事事件,應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定其應適用本國或外國之法律。
所稱涉外,係指構成民事事件之事實,包括當事人、法律行為地、事實發生地等連繫因素,與外國具有牽連關係者而言(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次按關於涉外事件之國際管轄誰屬,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未明文規定,受訴法院雖非不得依具體情事,類推適用國內法之相關規定,以定其訴訟之管轄(最高法院110年度台抗字第852號裁定意旨參照)。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兩造婚姻,與第三人有不當交往,侵害其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情節重大,請求上訴人賠償非財產上損害,因侵權行為之發生地在日本國(見原審卷第76、118頁),故本件為涉外民事事件,關於由侵權行為而生之債涉訟之國際管轄權,應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1條第1項、第15條第1項、第22條規定,認上訴人住所地及侵權行為地之法院俱有管轄權。
又本件兩造均為我國人,在我國均有住所,於民國107年8月3日為結婚登記,有渠等戶口名簿及謄本在卷可按(見原審卷第19、123頁),被上訴人向上訴人住所地之原法院提起本件訴訟,應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1條第1項規定,認我國法院有管轄權。
再按關於由侵權行為而生之債,依侵權行為地法;但另有關係最切之法律者,依該法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25條定有明文。本件雖侵權行為之發生地在日本國,然兩造均為我國人,在我國均有住所,且於我國戶政機關為結婚登記 ,已如前述,足徵本件關係最切之法律為我國法,依上規定,應以我國法為本件侵權行為事件之。]
二、次按被上訴人於第二審終結前,得為附帶上訴,且在其上訴期間已滿,仍得為之,此觀民事訴訟法第460條第1項本文、第2項規定即明。查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下稱被上訴人)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提起附帶上訴(見本院卷第141頁),自屬合法。
貳、實體方面:
一、被上訴人主張:兩造於107年8月3日結婚,並育有一未成年子女,嗣上訴人於000年0月間向伊表示其已懷孕,經伊詢問後,上訴人承認其與訴外人周O軒交往、發生多次性行為而懷孕,兩造遂於110年10月18日,並於同年11月24日登記。詎上訴人於111年2月15日於日本國產下其女(下稱上訴人之女),因上訴人受胎期間係在兩造婚姻關係存續中,上訴人之女依法推定為伊之婚生子女,然上訴人之女非上訴人自被上訴人受胎所生,上訴人提起否認推定生父之訴,經原法院111年度親字第31號(下稱31號)判決確認上訴人之女非上訴人自伊受胎所生之婚生子女。上訴人上開行為已逾越一般男女正常交往關係,侵害伊基於配偶之身分法益情節重大,致伊精神痛苦,受有非財產上損害(下稱慰撫金)新臺幣(以下未註明幣別者,均同)50萬元。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求為命上訴人給付5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111年11月10日(見原審卷第71頁,下同)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並聲請准供擔保後宣告假執行。原審判命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30萬元,及自111年11月1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並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上訴人提起上訴,被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20萬元提起附帶上訴,其餘未繫屬本院部分,不予贅述。答辯聲明:上訴駁回。附帶上訴聲明:㈠原判決關於駁回被上訴人後開第㈡項之訴部分廢棄。㈡上開廢棄部分,上訴人應再給付被上訴人20萬元,及自111年11月1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
二、上訴人則以:伊長期居住於日本國,兩造婚後於日本國經營婚姻生活,侵權行為地為日本國,且被上訴人與周O軒間侵害配偶權部分業經日本國法院為調解程序,製作第1回辯論準備手續調書(和解)(下稱系爭),周O軒已賠付日幣250萬元(約新臺幣54萬元),伊之部分亦應由日本國法院裁判,鈞院不具管轄;縱認侵權行為發生地於我國,亦應考量伊實際所在地與事證連結性,則本件全案均發生於日本國,且被上訴人與周O軒亦經日本國法院主持進行系爭和解書,已有相當之連結,本件實無由繫屬本國。又被上訴人主張受侵害之「配偶權」或何等婚姻之利益不存在,亦不符民法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屬於個人自主決定權一環之性自主權,受憲法第22條所保障,而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之個體,不因婚姻關係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性親密關係自主決定之特定權利,故不應以「性與感情、精神、行為等親密關係之獨占、使用權」作為核心之「配偶權」概念,更不應承認此為婚姻自由所涵蓋之憲法上權利,是被上訴人主張其配偶權受侵害、伊應負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責任,自屬無據;縱認配偶權存在,兩造之感情早已破裂致動搖婚姻基礎,伊能為之加害行為惡性有限,被上訴人請求之慰撫金過高;況伊與周O軒就共同侵害配偶權一事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周O軒既已賠付日幣250萬元,被上訴人之損失已受填補,伊應同免其責,無需再為給付或應予酌減。另被上訴人與周O軒簽立系爭和解書,已有終結全部情事包含對伊不再追究之合意;被上訴人於000年0月間即知悉伊懷孕,當時未向伊求償,如今興訟,有違禁反言之誠信原則等語置辯。上訴聲明:㈠原判決不利上訴人部分廢棄。㈡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附帶上訴答辯聲明:附帶上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見本院卷第88頁):
兩造於107年8月3日結婚,於110年10月18日協議離婚,上訴人於000年0月00日產下上訴人之女,因上訴人受胎期間係在兩造婚姻關係存續中,上訴人之女依法推定為被上訴人之婚生子女,然上訴人之女非上訴人自被上訴人受胎所生,上訴人提起否認推定生父之訴,經31號判決確認上訴人之女非上訴人自被上訴人受胎所生之婚生子女,有戶口名簿、出生前結果報告書、31號判決等件為證(見原審卷第19、39至53、125至129頁),並經本院調閱31號事件電子卷證查明無訛。]
[四、得心證之理由:
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慰撫金50萬元(上訴部分30萬元、附帶上訴部分20萬元)本息,為上訴人否認,並以前詞為辯。茲分述如下:
㈠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之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民法第184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甚明。
次按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應互相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而夫妻互守誠實,係為確保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必要條件,故應解為配偶因婚姻契約而互負誠實之義務,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婚姻契約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053號判例意旨參照)。
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兩造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周O軒交往,並發生性行為而懷孕,嗣上訴人於000年0月00日產下上訴人之女,因上訴人受胎期間係在兩造婚姻關係存續中,且經31號判決確認上訴人之女非上訴人自被上訴人受胎所生之婚生子女等情,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已如前述,
足徵上訴人上開行為已逾越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範圍,破壞兩造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係違反因婚姻契約之義務,侵害被上訴人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情節重大,足令被上訴人因此受有精神上痛苦,揆諸前開說明,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請求上訴人應就其非財產上之損害負賠償責任,洵屬有據。]
[ ㈡復按不法侵害他人之人格權,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損害,請求加害人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時,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酌實際加害情形、所造成之影響、被害人痛苦之程度、兩造之身分地位經濟情形及其他各種狀況,以核定相當之數額(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51年台上字第223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被上訴人現年滿43歲,大學畢業,目前單身,尚須扶養3名未成年子女,現職汽車維修廠店長,月收入約3萬5000元,110、111年財產資料均為0筆,財產總額均為0元;
上訴人現年滿35歲,日本大學畢業,目前單身,有3名小孩,經濟由周O軒提供,現職日本一般職員,月收入約日幣20萬元,去年因為疫情及育嬰假,收入僅日幣51萬元,長期生活在日本,110、111年財產資料均為0筆,財產總額均為0元,於日本國有以貸款購入不動產,經兩造各自陳明在卷,並有戶籍資料、上訴人畢業證書、薪資單及日本不動產購買資料、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附卷可稽(見原審限閱卷,訴字卷第19、123、143、145頁;本院卷第54、73、90、107、109、113、115、175至177頁)。
爰審酌上訴人上開侵權行為對被上訴人婚姻生活之圓滿所造成破壞程度、兩造之學歷、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及被上訴人所受精神上痛苦程度等一切情狀,認其請求上訴人給付慰撫金,以30萬元為適當;
並依民法第229條第2項、第233條第1項前段及第203條規定,請求加計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上訴人之翌日即111年11月10日(見原審卷第71頁)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亦屬有據,應予准許;逾此即屬無據,應予駁回。
從而,上訴人抗辯兩造之感情早已破裂致動搖婚姻基礎,伊能為之加害行為惡性有限,被上訴人請求慰撫金30萬元本息核屬過高云云,不足採憑。]
[ ㈢上訴人另抗辯伊長期居住於日本國,兩造婚後於日本國經營婚姻生活,侵權行為地為日本國,且被上訴人與周O軒間侵害配偶權部分業經日本國法院為系爭和解書,周O軒已賠付日幣250萬元,伊之部分亦應由日本國法院裁判,鈞院不具管轄審判權;
縱認侵權行為發生地於我國,亦應考量伊實際所在地與事證連結性,則本件全案均發生於日本國,且被上訴人與周楚軒亦經日本國法院主持進行系爭和解書,已有相當之連結,本件實無由繫屬本國云云。
惟本件應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1條第1項規定,認我國法院有管轄權,有如上述,上訴人上開抗辯,係屬無據。]
[ ㈣上訴人再抗辯被上訴人主張受侵害之「配偶權」或何等婚姻之利益不存在,亦不符民法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屬於個人自主決定權一環之性自主權,受憲法第22條所保障,而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之個體,不因婚姻關係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性親密關係自主決定之特定權利,故不應以「性與感情、精神、行為等親密關係之獨占、使用權」作為核心之「配偶權」概念,更不應承認此為婚姻自由所涵蓋之憲法上權利,被上訴人主張其配偶權受侵害、伊應負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責任,自屬無據云云。
惟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意旨乃在闡述刑法第239條規定是否符合憲法第22條保障性自主權之意旨,並未否認上開最高法院所揭示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婚姻契約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此一意旨;]
[而上訴人於兩造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周O軒交往,並發生性行為而懷孕之行為,核屬侵害被上訴人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情節重大,足令被上訴人因此受有精神上痛苦,被上訴人依上開侵權行為規定,請求上訴人應就其非財產上之損害負賠償責任,洵屬有據,俱如前述,上訴人上開抗辯,不足採憑。]
[㈤上訴人又抗辯伊與周O軒就共同侵害配偶權一事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被上訴人與周O軒簽立系爭和解書,周O軒已賠付日幣250萬元(約新臺幣54萬元),被上訴人之損失已受填補,伊應同免其責,無需再為給付或應予酌減;且系爭和解書已有終結全部情事包含對伊不再追究之合意云云,並提出系爭和解書及中譯文(見本院卷第135至140頁)。
然查,觀諸系爭和解書所載,可知當事人為被上訴人與周楚軒,其內容均無上訴人與周O軒乃共同侵權行為人、應負連帶賠償責任、被上訴人有免除上訴人賠償責任等相關記載,足徵被上訴人主張系爭和解書效力僅拘束其與周O軒,而不及於上訴人,上訴人仍不免其責等語,即屬可採;又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給付慰撫金以30萬元為適當,亦如前述,自無再予酌減之必要。上訴人上開抗辯,委無足取。]
[㈥上訴人復抗辯被上訴人於000年0月間即知悉伊懷孕,當時未向伊求償,如今興訟,有違禁反言之誠信原則云云。
按權利之行使,倘與權利人先前行為相矛盾,破壞相對人之正當信賴者,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固不生行使權利之效力。
惟該所謂「禁反言原則」之適用,須權利人有外觀之行為,足使相對人正當信賴其已不欲行使其權利,始足當之(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1039號判決意旨參照)。
惟被上訴人於000年0月間即知悉上訴人懷孕,未於當時向上訴人求償,僅可認被上訴人於斯時尚未行使其權利,自不足使上訴人正當信賴被上訴人已不對上訴人為本件請求,及被上訴人本件請求有何與其先前行為相矛盾,破壞上訴人正當信賴之情。上訴人此部分抗辯,洵屬無稽。]
五、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30萬元,及自111年11月1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就上開應准許之30萬元本息部分,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及就上開不應准許之20萬元本息部分,為被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均核無不合,上訴人、被上訴人就此部分之上訴、附帶上訴,均無理由,應分別予以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人之上訴及被上訴人之附帶上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四、丁案~「一造辯論而為判決」及「借名登記」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1年度上易字第321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KSHV%2c111%2c%e4%b8%8a%e6%98%93%2c321%2c20230712%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劉O瑄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上訴人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上訴人起訴主張:伊與被上訴人張O宜前為配偶關係,於民國109年10月間協議分居,惟張O宜竟與其公司員工劉O瑄過從甚密,於109年11月至110年9月間相偕逛逢甲夜市、出遊澎湖同宿一室,另陪同劉O瑄至婦產科就診及於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下稱中國附醫)住院,其二人之行為已共同不法侵害伊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以下簡稱為配偶法益),且情節重大,致伊精神上倍感痛苦,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後段(請求擇一為有利於上訴人之判決)、第185條及第195條第1項、第3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加計法定遲延利息連帶賠償伊新台幣(下同)84萬元,以資慰藉等語,於原審聲明:㈠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84萬元,及其中54萬元自起訴狀繕本最後送達翌日起,其餘30萬元自111年5月27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㈡願供擔保准予宣告假執行。
三、劉O瑄於原審及本院均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惟據其提出書狀,與張O宜均以:劉O瑄係因憂慮疫情,利用張O宜前往澎湖出差之機會,安排施打COVID-19疫苗,因臨行前發生而行動不便,張O宜遂有攙扶之舉,其等並未同住一室,自未侵害上訴人之配偶法益,其等之其餘來往亦未逾越社交分際,上訴人請求其等負損害賠償責任,洵屬無據等語置辯。張O宜另抗辯:配偶權並非憲法或法律上之權利,上訴人亦無利益受侵害,自不得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慰撫金。況且,上訴人自109年10月起未履行夫妻同居義務,復花用無度,穿著暴露出入特種營業場所,與男子親密摟抱,致伊顏面盡失;又伊名下財產多為親屬借名登記,資力並非優渥;是以,縱認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請求之慰撫金數額亦屬過高等語。劉O瑄另抗辯:伊涉世未深,並無資力,縱認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請求之慰撫金數額亦屬過高等語。
四、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聲明不服,提起上訴,於本院聲明:㈠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二、三項之訴部分,及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㈡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54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最後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㈢張O宜應給付上訴人30萬元,及自111年5月2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張O宜於原審對上訴人提起反訴,經原審於111年4月25日裁定駁回,未據張O宜聲明不服,此部分與其餘未據上訴人聲明不服部分,均非本院審理範圍,不予贅述)。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五、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㈠上訴人與張O宜於107年8月8日結婚,育有一子,於111年12月29日辦畢離婚登記。
㈡張O宜、劉O瑄有下列行為:
⒈109年11月16日:劉O瑄到新O東婦產科就診以中止懷孕(接受人工流產),由張O宜陪同,其同意書上經張O宜於「配偶或法定代理人」欄簽名,「與患者關係」欄記載「朋友」(下稱行為①);
⒉110年1月6日:劉O瑄前往新O東婦產科就診,由張O宜陪同(下稱行為②);
⒊110年1月間:張O宜與劉O瑄於逢甲夜市逛街(下稱行為③);
⒋110年8月22日:張O宜與劉O瑄同在澎湖(下稱行為④);
⒌110年9月7至11日:劉O瑄在中國附醫住院,其入院護理評估記載:「住院期間的主要照顧者:其他:男朋友」、「病人重要關係(決策)人:稱謂:媽媽,姓名:劉O玉,聯絡電話:0000000000/0000000000(男朋友張O宜)」(下稱行為⑤)。]
[六、本件爭點為:
㈠被上訴人之行為,有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配偶法益,且情節重大?
㈡上訴人請求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慰撫金),數額以若干為相當?
七、本院判斷如下:
㈠⒈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不能知其中孰為加害人者亦同。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85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婚姻係配偶雙方自主形成之永久結合關係,除使配偶間在精神上、感情上與物質上得以互相扶持依存外,並具有各種社會功能,乃家庭與社會形成、發展之基礎,婚姻自受憲法所保障(司法院大法官釋字【下稱釋字】第748號解釋意旨參照)。
又夫妻之一方對於婚姻關係之完整享有人格利益,故於婚姻關係中,當事人間互負有貞操、互守誠信及維持圓滿之權利與義務,此種利益即民法第195條第3項所稱之「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即配偶法益)。
再侵害配偶法益之行為,並不以通姦行為為限,倘夫妻任一方與他人間存有逾越朋友交遊等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甚而肌膚之親,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已達干擾或妨害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程度,即足當之。]
[⒉經查:
 ⑴被上訴人有行為①至⑤之事實,除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外,另有照片、中O附醫111年4月25日院醫事字第1110005188號函所附病歷資料、新O東婦產科醫院111年6月22日新亞東字第20220602號函所附病歷資料附卷可稽(見原審卷第31、131、135至145、267至329、391至401頁)。
又被上訴人係於110年8月20日(週五)至22日(週日)共同前往澎湖,期間投宿於同一旅館之事實,亦經張O宜陳明在卷(見本院卷第263頁),而被上訴人並未提出證據證明其等另有其他旅伴,應認僅有被上訴人二人同行。
觀諸被上訴人二人相處時談笑自若,衣著休閒,身體位置貼近,並有挽臂、摟腰等肢體接觸之行為(見原審卷第31、135至137、141至145頁照片),堪認張O宜與劉O瑄之互動親暱,彼此之主觀認知及客觀行為均已達情侶關係之程度,顯逾一般社交行為範疇,而背於善良風俗,足以妨害上訴人與張永宜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構成對上訴人配偶法益之不法侵害,情節堪稱重大;
且劉O瑄並未否認其知悉張O宜為已婚身分,則被上訴人就其等之行為造成上訴人配偶法益受有不法侵害一事,乃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自屬故意為之。]
[ ⑵又婚姻制度攸關人倫秩序之維繫、家庭制度之健全、子女之正常成長,係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應受憲法保障,迭經釋字第552號、第554號及第712號解釋闡述明確。
釋字第791號雖以刑法第239條對於侵害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實屬重大,且國家以刑罰制裁手段處罰違反婚姻承諾之通姦配偶,過度介入婚姻關係所致之損害顯然大於其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而有失均衡,違反比例原則,而認刑法第239條失其效力;
然依該解釋意旨,並未否認婚姻制度下配偶忠誠義務之存在,僅認施以刑罰制裁手段,與憲法第23條規定之比例原則不符,是配偶權遭侵害之一方依民法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他方損害賠償,與釋字第791號解釋意旨自屬無違。
是以,雖釋字第791號解釋宣告刑法第239條規定違憲失效,但並非認為婚姻關係中夫或妻之一方對他方之「基於配偶身分法益」或「配偶權」即不復存焉。是以,被上訴人抗辯配偶權並非憲法或法律上之權利、上訴人無利益受侵害云云,自無可採。]
[⑶再者,維持生命與繁衍後代,乃所有物種存續至關重要之事。
動物採取何種繁殖制度,與其生存或繁殖必需資源之分布、豐富度,及資源之可壟斷性密切相關;掌握越多資源者,其配偶數量往往也越多,倘個體間擁有之資源量存在巨大差別,導致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之條件即行出現,於此方面,人類與其他動物之區別並不明顯。
而單偶制實為近代才受法律保護之婚姻制度,該制度就經濟或社會地位較為弱勢之配偶,給予較多保障及平等待遇,而為世上多數先進國家之法定婚姻制度,縱認其有未臻完美之處,但既為我國立法者所採,並經當事人基於自由意志而締結此種婚姻契約,則婚姻之雙方自應受其拘束,就單偶制婚姻之性忠誠義務而言,其主要內容即為維護配偶間親密關係之排他性,不容有配偶者與第三人發生親密行為而破壞婚姻關係。
又自主性(autonomy)之定義,為個人自我反思與自我決定之能力,在各種可行之行動方案中進行思考、判斷及選擇;於性之自主性方面,應藉由伴侶間相互對待之方式、關懷體恤對方之程度、是否存在脅迫、以及彼此提供歡愉之質與量來判斷性行動,絕非表示「不負責、自我放縱、無視於他人情感及生理之需求」。
正如泰戈爾所言:「從土壤之束縛中解放,並非樹之自由(Emancipation from the bondage of the soil is no freedom for the tree.)」,倘認選擇婚姻制度之人仍有不受制約之性自主決定權,不啻於將婚姻制度連根拔除,終致婚姻制度凋亡。]
[⑷綜上,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之行為①至⑤係共同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損害其配偶法益一節,應屬可採,其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第185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第3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連帶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洵屬有據(上訴人另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為請求,核屬訴之選擇合併,即毋須再予審究)。]
[ ㈡按非財產上賠償之金額是否相當,應斟酌實際加害情形、影響該權利是否重大、被害者與加害人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及其他各種情形,以為核定之準據(最高法院47年度台上字第1221號、51年度台上字第223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上訴人為82年次,109年度申報所得28萬5,600元(薪資),名下無財產,張O宜為69年次,109年度申報所得192萬7,489元(薪資、利息、股利),名下有房屋1筆、土地2筆、汽車2輛、投資15筆,財產總額為2,100萬1,930元,劉O瑄為88年次,109年度申報所得1萬2,402元(利息、股利、營利、財產交易),名下有投資3筆,財產總額為52,420元等情,有戶籍資料、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附卷可稽(見原審卷第47、49、53、149至192頁)。
至於張O宜抗辯其名下財產多為親屬借名登記,及上訴人自109年10月起未履行夫妻同居義務,花用無度,行為不檢等節,惟張O宜並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其名下財產有借名登記關係存在,或其與上訴人分居係違反其之意願;
其所提出之手機截圖、匯款回條、刷卡消費金額及表格(見原審卷第225至229頁),內容均非完整,所指不明,無從認定即為上訴人之個人消費,而謂上訴人有以張O宜之財產為奢侈消費之情事;其所提出之照片,則為上訴人與男女眾多友人在社交場合之合照(見原審卷第231至233頁),亦不能證明上訴人有行為不檢之情事。是以,張O宜此部分之抗辯,均無可採。
本院斟酌上訴人之受害程度、被上訴人之加害情節及其等之身分、地位、經濟能力等一切情狀,認上訴人所得請求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以20萬元為相當,其請求於此範圍內,應予准許,超過部分,不應准許。]
八、綜上所述,本件上訴人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其2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最後送達翌日(即110年12月4日起)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之請求,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容有未洽,上訴人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為有理由,爰由本院將此部分廢棄,改判如主文第2項所示。至原審就上開不應准許部分,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理由雖有不同,惟結論並無二致,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為無理由,應駁回此部分之上訴。
九、本件判決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經本院審酌後,核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無逐一論列之必要,併此敘明。
十、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二、否定「配偶權」者

就此,除之前的江宜樺法官所判之判決外,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2年度訴字第631號民事判決(本判決僅節錄千字左右,完整內容如下連結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qryresult.aspx?kw=%e9%85%8d%e5%81%b6%e6%ac%8a%26%e6%80%a7%e8%87%aa%e4%b8%bb%e6%ac%8a&judtype=JUDBOOK)係謂「……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原告與被告乙○○,於民國98年1月5日結婚,育有二名未成年子女。原告與被告乙○○結縭十餘年,婚後原告辭去原來的工作,在家專心養育兒女,支持被告乙○○的警務工作。詎料,被告乙○○於105年便開始與其他女子發展不正當之,即先後與兩名女子發展婚外情,原告得知被告乙○○外遇情事後,心痛欲絕,仍理性面對被告乙○○的錯誤,願意接納被告乙○○,兩人共同修復婚姻關係,維繫家庭。於111年7月間,被告乙○○突然要求要與原告離婚,並坦承因自己有性需求,需要向外尋找出口而有婚外情的事實,原告對於被告乙○○第三次的外遇深感背叛、精神上大受打擊。被告乙○○甚至於111年8月間便逕自離家,與被告即外遇對象同居,未成年子女見被告乙○○許久未返家,曾以原告手機傳送要被告乙○○回家的關心訊息,被告乙○○仍不為所動,不願返家,執意與被告即外遇對象同居迄今。被告乙○○坦承與被告即外遇對象發展不正當的婚外情關係後,便逕自離家,離家期間被告乙○○便與被告即外遇對象同居於臺南市○○區○○路000號大樓内。兩人同進同出,於112年1月14日,被告二人相約至臺南南紡百貨公司威秀影城單獨看電影,看完電影後兩人雙手緊牽步行至餐廳、互動親暱,一路上相互依偎,即如熱戀中男女,用餐完畢後兩人還至停車場駕駛車牌號碼「BEM-5927」之汽車返回被告即外遇對象之住處。被告二人同居後,還大方出席友人的聚會,於聚會中親密如男女朋友,被告即外遇對象合照時甚至會將手放在被告乙○○大腿上,被告乙○○則將手輕放在被告即外遇對象肩膀,可見戀姦情熱。被告二人於原告婚姻存續期間有牵手、出遊、親密合照、同居等行為,已逾越我國社會一般善良風俗對於有配偶之人與友人間合理往來之認知,顯見被告二人間存有不正當的男女交往關係。被告乙○○離家後,便不停要求原告離婚,要原告放伊自由、追求愛情,絲毫未見被告乙○○擔負起對於家庭的責任。被告甚至還會相偕被告即外遇對象去接送兩名未成年子女,以及要求原告同意其與被告即外遇對象帶著兩名未成年子女出遊,被告乙○○無視與原告之婚姻關係現仍存續、被告二人毫不避諱公開交往,讓年幼的子女無所適從,更讓原告感到痛苦不堪、心痛不已。被告二人明知被告乙○○婚姻關係仍存續中,竟違反道德倫理,發展不正當婚外情,於公眾場所牽手、依偎,尚還同居數個月,顯已破壞原告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侵害原告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原告為此遭受精神上極大的痛苦,情節應屬重大。原告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洵屬有。衡諸被告二人侵害被告配偶權之行為已持續數個月,並且兩人對外已出雙入對,同居迄今,原告過去十多年間努力維繁的婚姻生活毀於一旦,對於原告所造成之精神上痛苦極巨,請求精神慰撫金新臺幣(下同)100萬元,尚屬適當。並聲明:㈠被告應應連帶給付原告1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㈡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㈢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之答辯:
(一)被告丙○○:被告乙○○原為警察,丙○○於111年4月間因其家庭事項,而透過丙○○父親介紹,向乙○○諮詢相關法律事務,雙方遂有所往來接觸。然諮詢過程中,雙方並無任何其他涉及私人情誼之交際,更無任何有違一般男女社交活動之言行舉止。嗣因被告乙○○辭去警職,又因乙○○本知悉丙○○與其父親經營土地開發事業,故雙方間屬生意業務上往來關係,嗣後因公事而有普通朋友交誼,然雙方間從無任何逾越普通朋友之分際,丙○○對於乙○○之婚姻及家庭狀況亦知之甚少,對於乙○○是否已婚、婚姻狀況如何等並不知悉。被害丙○○否認與被告阮乙○○間有逾越一般男女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或親密行為而侵害原告之配偶權。觀原告起訴所為主張均與客觀事實大相逕庭,被告乙○○與原告間之婚姻關係圓滿與否,與丙○○間並無任何因果關係,且原告雖憑以原證2至7為侵權行為主張,然其所提出之證據有所疵累,就此,被告丙○○並未與乙○○逾越正常男女一般社交行為界限,甚或有何侵害原告配偶權之行為,主觀上更無任何故意或過失,原告就其配偶權之主張自屬無據。原告雖起訴聲稱被告乙○○於105年間便開始與其他女子發展婚外情,並於111年8月逕自離家與丙○○同居云云,然查,丙○○並無任何與乙○○發生婚外情,甚或逾越一般正常男女交際之界限,被告丙○○乃係於111年4月間始認識被告乙○○,依時序觀之,應足認原告所指稱之對象並非丙○○,是以,應足證原告起訴主張丙○○侵害其配偶權,顯屬無據。原告執以照片稱兩造於112年1月14日當日被告二人相約至臺南南紡百貨公司單獨看電影,看完電影兩人雙手緊牽、步行至餐廳、互動親暱云云,實則,被告丙○○當日並未曾與被告乙○○單獨前往臺南南紡百貨公司,原告所提出之原證4圖片之人並非丙○○。原告執該照片無端指摘該人為被告丙○○而稱其與被告乙○○共同前往看電影,更屬無稽。原告所提原證5之聚餐照片,丙○○不否認該照片中之人為其自身;然原告雖稱被告二人親密,被告丙○○合照時將手放於被告乙○○大腿、被告乙○○將手放於被告丙○○肩膀云云,此屬惡意過度解讀而對照片指鹿為馬。實則被告丙○○並未刻意將手部放於被告乙○○大腿,甚或過多碰:觸被告乙○○,據丙○○之記憶印象,聚餐當時,其確實未碰觸被告乙○○,而乙○○手部係因靠放於丙○○所坐椅子之椅背而有因照片拍攝角度問題而產生其手肘放於肩膀之樣貌。兩人確實無任何舉動親暱而有逾越一般男女正常交往之情形。被告丙○○不否認車牌號碼000-0000號車輛為其所有,然因被告乙○○借住於陳家期間,曾向丙○○及其父表示其無車輛可使用,遂向丙○○偶爾商借其車輛而為使用,然此情客觀上亦難認被告二人有何互動親暱甚或逾越一般正常男女交往情誼之情事。另原告稱112年1月14日兩人將前開車輛駕駛返回丙○○住處云云,被告丙○○否認112年1月14日曾與乙○○共同單獨看電影並駕駛BEN-5927號車輛,業如前述。原告所提之原證2、原證6及原證7對話内容之形式上真正及實質上真正,被告丙○○爭執之;且該對話内容均為原告單方之詞,他方所回覆之内容亦顯與丙○○無關,亦難據此聯結被告乙○○與原告間之不合狀況與丙○○有所關連。並聲明:㈠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㈢如受不利判決,請准供擔保,免為假執行。
(二)被告乙○○:原證五的照片應該是111年12月底拍的照片,照片上沒有馬賽克的女生就是被告丙○○,右下角是被告和被告配偶的共同朋友,右下角這個朋友是做土地開發的,因為陳小姐父親本身也是做土地開發,前一陣子有遇到一件土地開發案場的事情。原證四照片是被告配偶主張被告單獨和異性去看電影,但其實是原本被告和被告的配偶要求要帶小孩子去看灌籃高手的電影,被告先買了票,但被告配偶跟被告說小孩沒有在看籃球的卡通影片,所以原告不讓被告帶小孩子去,但當天被告和剛剛原證五的朋友一起去看,但是她們都有買票,被告要銷掉被告的票,所以被告有在網路上,就是交友軟體eattogether邀約人一起來看這部電影,有人要邀約被告就把票賣給她,原證四上方照片的女生就是在交友軟體認識的,就是當天被被告邀約來看電影的,該照片上的男生是被告沒有錯,而且當天不是單獨去,是跟被告的球友一起去。被告覺得被告不會和第一次見面的女生就有親密動作,原證四的第一張照片並沒有牽手,原告利用被告和小孩子原本約好要看電影的時間,不讓被告帶小孩子去,還偷偷對被告蒐證,被告認為原告單純是想要透過訴訟來向被告要錢。原證九照片被告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原告單純引用這張這照片,不知道原告要證明什麼。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二分局調查報告只是一個綜合我們筆錄結果,由督察人員書寫的綜合報告,報告上面寫的Maggie是被告在110年跟原告講的,是因為被告辦案子認識的一個當事人,但是被告和原告甲○○離婚調解從105年就一直談到現在,這中間的過程,只要原告知道我辦理案子認識誰,原告就會去涵攝被告和對方有什麼關係。Maggie是被告丙○○沒錯。並聲明:㈠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㈢如受不利判決,請准供擔保,免為假執行。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得心證之理由:
(一)原告主張之事實及其舉證之認定:
⒈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
是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
另文書之,有形式上證據力與實質上證據力之分。前者係指真正之文書即文書係由名義人作成而言;後者則為文書所記載之內容,有證明應證事實之價值,足供法院作為判斷而言。必有形式上證據力之文書,始有證據價值可言。
文書之實質上證據力,固由法院根據經驗法則,依自由心證判斷之。但形式上之證據力,其為私文書者,則應依民事訴訟法第357條規定決定之,即私文書之真正,如他造當事人有爭執者,應由舉證人證其真正。]
[⒉原告主張上情,並提出戶籍謄本、通訊軟體對話紀錄、錄影光碟及其截圖、照片為證,並聲請本院調閱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二分局調查報告為佐。
被告對於戶籍謄本之證明事項並無爭執,但對於被告二人有同居、親密行為等事實則否認之。則原告對於被告否認之事實部分,自應負舉證之責:
⑴觀原告提出之上開照片,其中原證4光碟及照片部分(訴字卷第37-43頁),被告乙○○雖不否認證據內容中的男子為其本人,但被告二人均否認女子部分為被告丙○○;
實則,以該證據顯示之影像,不甚清晰,難以憑認該證據中之女子是否確實為被告丙○○;且原告稱該照片中男女有牽手、親暱點餐行為、約會後一起返家云云,也無法自該證據中的模糊影像中辨明,原告此部分主張,恐流於主觀片面的解讀。
另就原證5照片(訴字卷第45頁),被告二人雖不否認照片中以其二人在場,但被告二人在照片顯呈者,並無可稱為親暱之舉動,原告謂之戀姦情熱云云,亦失之主觀。
⑵至於原告提出之原證2、6、7通訊軟體對話紀錄(訴字卷第27-33、47-73頁),被告丙○○否認其形式上真正(訴字卷第134頁),原告就此未再舉證以實,自無從憑之為證。
而被告乙○○雖未爭執上開對話紀錄之真正,但細閱其內容,涉及原告與被告乙○○婚姻生活中之起伏挫折、陰晴圓缺,被告乙○○雖在對話中自陳有性需求、精神出軌、沒守住自己、想跟另一個人生活等語,原告也稱近7年3次外遇等情,然此等內容缺乏具體事實之相應客觀證據,甚至涉及夫妻間相處模式與價值觀、價值判斷之視角,其主客觀之夾雜、蒙昧描述而偏於主觀特性的內容,在證據法則上,無法據以憑斷、認定任何客觀具體的事實,亦難與原告主張被告二人之有上揭行為事實建立其關聯性。
再者,原告提出之原證8、9照片(訴字卷第173-177頁),被告丙○○否認其形式上真正(訴字卷第158頁),原告就此未再舉證以實,自無從憑之為證。而被告乙○○亦稱不知照片中的人為何人(訴字卷第158頁),實難以該等照片認定原告主張之事實為真。]
[⑶另原告固聲請調閱之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二分局調查報告(訴字卷外另卷),但該報告僅有報告文書本身,並無其他原始證據、輔佐證據可供本院審酌,難以憑之認定事實。而被告乙○○雖自承報告中記載之女子Maggie是被告丙○○等語,然被告丙○○自陳於111年4月間因諮詢事宜而與被告乙○○有接觸,乙○○辭去警職後,雙方因生意業務往來而有普通朋友交誼,曾有借住陳家、借用丙○○之車輛情事等語(訴字卷第132、134頁),則在缺乏證據可為參佐之情形下,實難逕予認定被告二人間必有該報告所載不正常感情交往、同居等事實。因此,原告聲請調閱之前開調查報告,亦難遽以認定被告二人有原告所稱之不正當男女交往關係。
⒊綜上,原告主張被告二人於原告與被告乙○○婚姻關係存續中,發展不正當男女關係、同居等事實,其舉證容有不足,難以認屬信實。]
[(二)原告主張之請求權基礎的法律解釋疑義與思考:
⒈乃原告主張之事實,其舉證不足而難以認屬信實,則本件原無以三段論法進行涵攝之法律適用問題;然由於原告引用之請求權基礎牽涉到我國侵權行為法是否有配偶權之概念?民法第195條第3項基於一定身分關係之身分法益究竟如何解釋適用?事關甚大,是本判決仍有對於上開法律規定及概念的疑義表示意見的必要。
⒉原告主張:雖有論者認依現行法規範,無法推導出配偶權的概念,而婚姻的幸福美滿,牽涉夫妻間對於婚姻經營的價值選擇,屬於思想自由的人格權範圍,亦屬於不適於入規範化的主觀概念,無民法第184條第1項的適用問題,從而無法依民法侵權行為法之相關規定而得致損害赔償之結果。
惟按「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係為維護配偶間之人格倫理關係,實現男女平等原則,及維持社會秩序,應受憲法保障」、「婚姻不僅涉及當事人個人身分關係之變更,且與婚姻人倫秩序之維繫、家庭制度之健全、子女之正常成長等公共利益攸關」、「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等情,業經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52、554、712號解釋文及理由書揭示明確,
是一夫一妻婚姻制度、配偶與父母子女關係之婚姻倫理秩序,均屬憲法所明確保障之範疇,故夫妻間之忠誠義務自屬侵權行為規定所保護之法益之一,受害配偶對違反忠誠義務之配偶及共同侵害之第三人,自得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財產上或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至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91號解釋雖以刑法第239條通、之規定對行為人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損害顯然大於其立法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而有失均衡,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不符,而宣告違憲失效,然依解釋理由書以觀,該釋字仍肯認婚姻制度具有維護人倫秩序、性別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並以因婚姻而生之永久結合關係,亦具有使配偶雙方在精神上、感情上與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之功能,並未否定婚姻關係中,夫或妻之一方對他方之「基於配偶身分法益」或「配偶權」已不復存,是配偶權遭侵害之一方依民法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他方損害賠償,自與釋字第791號解釋意旨自屬無違等語(訴字卷第169-171頁),固非無見,而婚姻乃是我國民法規範有所建置且承認之制度,殆無疑義。
但婚姻制度的保障如何導出夫妻的忠誠義務?該忠誠義務內涵為何?夫妻忠誠義務與婚姻制度及其保障之間關係為何?仍無法從原告之上開主張中尋得確見與論證。
又原告雖認為大法官釋字並未否定婚姻關係中「配偶權」的存在云云,恐有因果錯置之弊。蓋配偶權一詞,在我國民法中遍尋不得;民法第195條第3項固有「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的規定,但此概念究竟所指為何?是否即可以「配偶權」之名詞堂而納之?均涉及我國民法侵權行為法之整體體系及其解釋、權利與利益概念之區分問題、婚姻作為身分契約所具人格特性之違憲審查標準等各端命題。
原告先認為必有「配偶權」之概念存在,方以大法官釋字並無否定此概念而論述如上,容有邏輯上的稻草人謬誤問題。
毋寧,基於我國乃是法治國家的立場,仍應以現行法律規範為出發,探詢現行法律體制究竟可否導出或承認「配偶權」的概念,方為正本之道。
⒊依本判決之見,關於婚姻、配偶與民法侵權行為法之間的關係及構成要件解釋,至少包含但不限於以下需要思考的端處:
⑴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84條定有明文。
侵權行為法上權利之意涵,民法第184條於88年4月21日修正(89年5月5日施行)前,學理上就前開法條係採概括條款說或類型規定說,本有廣義、狹義、最狹義之異見;廣義說者。認為權利乃私法體系所保護之法律上利益(包括利益);狹義說者,認為權利係指既存法律體系所明認之權利(不包括利益〈利益係指權利以外為法規及公序良俗所保護之一切利益〉);最狹義說者,認為權利係指支配權而言(不包括其他權利及利益)。
修正後之民法第184條之規定,已明白採取類型理論之觀點,將之區分為權利侵害類型(第184條第1項前段)、利益侵害類型(第184條第1項後段)、違反保護法律類型(第184條第2項),各自為獨立的請求權依據。是關於權利之內涵,當僅能採狹義或最狹義之見解,方可與「利益」的概念加以區別。
依此,民法第184條為一般侵權行為請求權之依據。至於民法第192條至196條等條文,則係就侵權行為各個效力(賠償方法及範圍)部分為規定,並非請求權依據(另關於精神慰撫金之請求,則視有無特別規定而斷;民法第18條第2項並參);即一般侵權行為成立與否,仍應視是否合於民法第184條規定之構成要件以為斷。再按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亦有明文。]
[⑵配偶乃一種基於身分契約所成立的親屬關係,配偶之間本於身分契約彼此間固享有及負擔有一定之權利與義務,然此種法律關係,僅得向他方請求為一定行為或不行為,並無支配性質,無干預或強制他方履行之效力,僅於他方違背法律上義務時,發生作為或不作為請求權、損害賠償請求權或解消婚姻之離婚請求權,與父母對未成年子之親權係具一定支配性質(例如民法第1085條的懲戒規定),顯不相同。
故配偶間僅有應受法律制度性保障之「身分法益」,此即民法第195條第3項何以將基於配偶關係的「身分法益」放置在該條項的理由,顯可以區別同條第1項建立在個人之上的「權利」或「人格法益」的保護規定。
又民法第195條第3項乃屬被害人得以請求非財產上損害(即慰撫金)的特別規定(即民法第18條2項所稱之特別規定),其前提仍須以行為人(加害人)之行為已構成民法第184條之侵權行為要件為必要。
而基於配偶關係的身分法益,既與個人之權利有所區別,則該身分法益即難包含在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範的保護客體(即權利)的範圍。
循上,以前揭法律規範之體系衡之,民法侵權行為之規範,乃係以保護個人權利為基本架構,至於旁及於非個人式的他者體系形成的身法法益則在例外要件下得到保護;既此,實務上或學理上雖有所謂「配偶權」之名詞,但究乎整部民法典,並無此法定名詞,而前揭民法第195條第3項之立法,實務上、學理上使用「配偶權」者,其實質內涵應是指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之謂,是否對之構成侵害,仍應以上開規定要件為準繩而斷之,不應有論者名之以「配偶權」,而紊亂上開民法的規範體系與意旨。
再者,身法法益雖在一定要件下做為民法侵權行為之保護客體,然此並無排除其他權利在該規範體系下受到保障的效果,從而,放諸憲法上之整體架構,夫妻於婚姻關係存續中,雙方之個人基本權(例如:隱私、名譽、言論、表意、自由),仍應受法律之保護,不因具有配偶關係而認為個人基本權即可加以侵犯或過度限制。
⑶民法第195條第3項所稱身分法益,乃是基於一定權利主體之間的關係而存在的法益,不同於同條第1項乃是針對建立在獨立的權利主體的個人主義之上的權利、人格法益的保護,本項是一定關係的複數之人的他者體系下產生的人與人之間關係的保護,是所謂侵害身分法益,係對於該身分法益所源基的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本身」,所為的直接剝奪、妨礙其完整性的行為,而非指對於該關係之一方當事人的主觀情感、感受之敵對行為,或該關係之存在的質素本身的起伏評價而言;
此觀立法理由中所舉之例(即未成年子女被人擄略時,父母權〈現行法已改稱為親權〉被侵害)可知一二,亦即本項保護者仍在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間存立的身分客觀狀態,而非該關係一方的主觀感受(實則,夫妻雙方主觀之情感及其因之延伸的交流互動,應屬經營夫妻關係之核心要素,涉及心理、心靈層面的運作,並非法律可以介入;同理,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內涵,同樣存在重要的唯心層面本質),否則將可能發生以慰撫金之金錢物質面向,評價該身分關係本身具備之情感、心靈面向的謬誤現象,同時因客觀規範的主觀化,導致影響法之安定性。
承此,原告據以請求慰撫金之特別規定即民法第195條第3項,係以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為保護客體,此身分法益與權利實非相同,應不在民法第184條第1項專以權利為保護客體的規定所可含納規範的範圍(近代法學上,雖因德國法學家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思想學說影響,對於「權利」的理解,已從傳統支配關係的概念,轉向法律之力的概念〈另可參:王澤鑑,人格權法,101年4月再刷,第50頁以下〉,但以我國民法侵權行為法規範體系之現行架構與解釋,仍有區別權利、法益等概念之實益)。循此,原告依據侵權行為之規定(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為請求權基礎,尚有值得再探之處。]
[⑷基於考量法律本質、配偶權概念主觀化的危機、國家對於人民(思想)自由之過度侵害疑慮等因素(詳後),本判決對於民法第195條第3項規定的適用,不採納上開最高法院關於配偶權之見解。
本判決認為民法第195條第3項所稱身分法益之侵害,係指加害人對於該身分關係本身的存否的剝奪(此類型特質在於加害人之行為造成該身分關係之一方已失去經營該身分關係的可能;其情節已可符合該條項所稱「情節重大」要件。
例如:第三人駕車過失肇事使夫或妻/子女成為終身植物人、類植物人狀態〈並參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992號民事判決之案例事實〉;至於加害人之行為造成該身分關係之一方已失去的情形則不在此條項規範範圍,而應適用民法第194條規定,或妨害該身分關係完整性的行為(此類特質在於加害人之行為尚未使該身分關係之一方已失去經營該身分關係的可能,但對於該身分關係之經營已造成客觀上窒礙,此情節仍應符合該條項所稱「情節重大」要件,始可請求慰撫金。
例如:第三人將夫或妻/子女之一方予以綁架監禁;又如未成年子女被人擄略〈此為民法第195條第3項立法理由所舉之例〉;
至於加害人對於子女、夫或妻之身體、健康造成傷害,應視該傷害結果是否已構成身分關係經營之客觀窒礙,且情節重大〈如: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989號民事判決認為子女之右眼受有角膜撕裂傷、無水晶體、外傷性白內障,未影響其為子女之身分;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364號民事判決認為被害人受有下半身癱瘓,其配偶、子女之精神上痛苦來自身分關係之感同身受,難謂已造成身分關係之疏離、剝奪〉)。
亦即民法第195條第3項是在保護身分法益的客觀存在,而非保護身分關係的內在品質(也就是不是在保護婚姻是否圓滿幸福或父母子女間是否父慈子孝)。]
⒋另關於法律構成要件解釋之外,涉及法律整體體系及其與憲法之間的關係、法哲學上與法律本質之問題,兼及法律規範的立法對於社會與人民之影響方面的(法)社會學思考,所謂配偶權概念也至少但不限於以下需要深思的面向:
⑴目前實務多數見解採用之「配偶權」概念,主要參酌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2053號民事裁判……」。

三、其他相關實務裁判
請參閱下列連結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qryresult.aspx?kw=%e9%85%8d%e5%81%b6%e6%ac%8a%26%e6%80%a7%e8%87%aa%e4%b8%bb%e6%ac%8a&judtype=JUDBOOK

貳、小結

一、驚!!! 北院法官認性自主權下,不存在「配偶權」?(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653084;本文刊於2022年2月12日)
根據報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346?fbclid=IwAR3U2tGSzCBkV8PEeeYfbUyGrkdgxZcIRqoF3kGen3vXBkC4OjUihPVZCtI,北院法院吳佳樺透過判決指,刑法規定,經司法院大法官以釋字第791號解釋闡明限制人民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性自主權,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從去年5月29日公布日起失去效力,代表我國憲法對於以婚姻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也不再強調婚姻的制度性保障。
吳佳樺認為,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的個體,不因婚姻關係所負忠誠義務,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自主決定的特定權利,因此,在前述憲法典範變遷的脈絡下,自然不應承認隱含配偶為一方客體,受一方獨占、使用的「配偶權」概念。
吳佳樺在判決指出,在她認為不應肯認「配偶權」的概念下,元配以「配偶權」遭侵害為由求償80萬元屬無據,判元配敗訴。
就此,本文認為,從釋字第791號解釋整體觀之 https://cons.judicial.gov.tw/jcc/zh-tw/jep03/show?expno=791 ,雖肯認個人之性自主權,但並非完全否認「婚姻之當事人間具有忠誠義務」,也非否認「個人在擁有性自主權之同時,不得擁有配偶權(兩者仍得調和)」,只因在刑法謙抑原則及比例原則之下,而不宜以刑責論處之,而認其違反比例原則而違憲(另一條刑法規定係因違反平等原則而違憲)。
爰本判決,恐值得商榷。但本文仍敬佩吳法官之勇氣。
至於改採求償依據為民法第195條第3項,被害人或得思考之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541
另在民法上,明定配偶權及其被侵害時之救濟條款,自更能杜絕爭議,使人民有明確之請求依據,自是更佳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613

二、資策會副首長出軌妻求償,辯「憲法保障性自主權」遭打臉?(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00060;本文刊於2022年9月5日)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udn.com/news/story/7317/6588878……
(一)小三以「吳宜樺法案所判個案」拒賠
按有關侵害配偶權之精神損害或案例中,小三以「吳宜樺法官所判個案」拒賠者,在原配告小三侵害配偶權,小三卻以「吳宜樺法官所判個案」拒賠?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3522 一文提及:「在驚 !!! 北院法官認性自主權下,不存在「配偶權」?https://www.lawtw.com/archives/653084 一文提及:「根據報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346?fbclid=IwAR0Y-UQfZFOn9aGi797EWlCS2Wm6EG54bW2Jkm2bRbcIAioRSQiBmz0AWb4,北院法官吳佳樺透過判決指,刑法通姦罪規定,經司法院大法官以釋字第791號解釋闡明限制人民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性自主權,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從去年5月29日公布日起失去效力,代表我國憲法對於以婚姻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也不再強調婚姻的制度性保障。
吳佳樺認為,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的個體,不因婚姻關係所負忠誠義務,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自主決定的特定權利,因此,在前述憲法典範變遷的脈絡下,自然不應承認隱含配偶為一方客體,受一方獨占、使用的「配偶權」概念。
吳佳樺在判決指出,在她認為不應肯認「配偶權」的概念下,元配以「配偶權」遭侵害為由求償80萬元屬無據,判元配敗訴。
就此,本文認為,從釋字第791號解釋整體觀之 https://cons.judicial.gov.tw/jcc/zh-tw/jep03/show?expno=791,雖肯認個人之性自主權,但並非完全否認「婚姻之當事人間具有忠誠義務」,也非否認「個人在擁有性自主權之同時,不得擁有配偶權(兩者仍得調和)」,只因在刑法謙抑原則及比例原則之下,而不宜以刑責論處之,而認其違反比例原則而違憲(另一條刑法規定係因違反平等原則而違憲)。
爰本判決,恐值得商榷。但本文仍敬佩吳法官之勇氣。
至於改採求償依據為民法第195條第3項,被害人或得思考之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541
另在民法上,明定配偶權及其被侵害時之救濟條款,自更能杜絕爭議,使人民有明確之請求依據,自是更佳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781613。」。
又前揭判決,只是一審之個案判決,對其他個案,並無
爰本案新聞報導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本案蕭妻發現丈夫外遇對洪姓小三求償100萬元,小三搬出台北地院法官吳佳樺判元配敗訴的判決,想「閃」賠償責任,但負責承審本案的士林地院法官指吳佳樺拒絕承認「配偶權」是其個人見解,無法拘束士院,仍判小三要賠,尚不意外。」。
(二)、資策會副所長出軌妻求償,辯「性自主權受憲法保障」
而此案,從本案新聞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317/6588878……
之內容觀之,資訊工業策進會科技法律研究所顧姓副所長與李姓行銷策略中心副主任不倫,顧妻發現兩人外宿照片、行車紀錄器錄得互稱「老公、老婆」且談論性事的對話,認配偶權遭侵犯,向兩人求償100萬元。顧與李女搬出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辯「性自主權受憲法保障」,台灣高等法院指大法官未否認配偶忠誠義務(本案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易字第344號民事判決 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e6%98%93%2c344%2c20220823%2c1&ot=in);就此,本文兹表贊同 (前揭文見解也是如此)。
至於違法取得證據,在民事訴訟上之可利用性?請參閱偷看手機發現姦情,能作為證據嗎?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8887 等文。

三、其他相關「配偶權Vs.性自主權」案例等
請參閱憲法保障性自主權而優於配偶權?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17893 等文;借名登記之相關說明,則請參閱「第三人利益契約」與「借名登記」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58464 等文。

四、前揭實務裁判
至於本文壹一所揭甲、乙及丙案等三案,乃「肯認配偶權存在」者,至於本文壹二所揭丁案,則為「否定配偶權」者;就此,從筆者前揭文(本文貳一至三)可知,筆者係採肯定配偶權存在者,並指出「為杜絕爭議,應在民法上,明定配偶權及其遭侵害時之救濟條款」。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