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對於第三人之效力」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文相關實務裁判/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2702號民事判決等

壹、有關「債對於第三人之效力」,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甲案(請求共有物分割事件)~「共有物分割協議對於受讓人之效力」及「共有物分割方法」等

就此,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2702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SV%2c111%2c%e5%8f%b0%e4%b8%8a%2c2702%2c20221214%2c1&ot=in 謂「……理 由
一、上訴人主張:坐落○○縣○○鎮○○○段000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為兩造共有,各應有部分如第一審判決附表(下稱附表)一所示,系爭土地非不能分割,兩造亦未訂立不分割,然無法達成分割協議等情。爰本於第823條第1項、第824條第2項規定,求為按第一審判決附圖(下稱附圖)二及附表二「分得土地」欄所示方法(下稱甲案)分割,並由被上訴人范O文、范O廷、林O平(下稱范O文等3人)補償伊及被上訴人莊振盛各新臺幣(下同)20萬5,655元、28萬2,553元之判決。
二、被上訴人范O文等3人以:訴外人即系爭土地原共有人洪O桂與簡O銀(合稱洪O桂等2人)前於民國69年7月5日簽立之約定書(下稱系爭約定書),已就系爭土地之使用、處分等項訂有約定,上訴人及其前手即其母詹O琴應受拘束。故系爭土地採附圖三及附表三「分得土地」欄所示方法(下稱乙案)分割,較符合共有人之最佳利益,且既係依系爭約定書分配,自無找補必要。若須找補,應以詹O琴購買系爭土地時之市價計算;莊O盛則以:系爭約定書所生請求權已罹於消滅時效,伊不同意依系爭約定書內容分割。採乙案分割對伊較有利,但找補金額過高,伊無力負擔,況上訴人係以道路價格購得,不應以整筆土地作為鑑價基礎。倘認須互相補償,願採甲案而受補償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系爭土地依乙案分割之判決,駁回上訴人之上訴,理由如下:
㈠系爭土地現為兩造共有,並無不分割協議或因物之使用目的不能分割之情事,原共有人洪O桂等2人前雖訂立系爭約定書協議分割系爭土地,但未辦理分割登記,莊O盛復為時效抗辯,上訴人以兩造無法達成協議,依民法第823條第1項規定訴請分割,於法有據。審酌系爭土地之地形、使用現況、臨路情形、共有人應有部分比例及意願、土地可利用性、經濟效益等一切情狀,另參洪O桂等2人為上開協議時,有以洪O桂出售訴外人丁O龍作為道路使用之位置予以分割之共識,繪製之分割線亦與乙案大略相似,該分割協議既經洪O桂等2人本於自由意志,全體達成一致而成立,自應為全體共有人及其繼受人遵守,始符契約誠信原則,甲案違背69年7月5日原共有人之分割協議及共有人長久以來之使用現狀,反失公平,故採乙案應較符合分割整體效益及共有人全體利益。
㈡又依乙案分割結果,各共有人分配位置不同(例如上訴人分得者大部分為道路),價值有所差異,就各別分得土地之價值,本有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應依安立不動產估價師事務所出具之不動產估價報告書(下稱系爭鑑價報告)所示乙案以金錢補償之情形。惟採乙案分割後,兩造取得之面積皆係按其應有部分換算而來,並均有連外通行道路,堪認經濟利用價值相當。且自系爭約定書簽立迄今,洪O桂等2人之繼受後手(莊O盛於89年7月5日向洪o桂購得應有部分204/2160;訴外人范O樹於71年10月1日向簡陳O銀買受應有部分1344/2160,嗣范O文等3人;其餘應有部分612/2160輾轉於93年6月30日由詹O琴以買賣為原因取得所有權,99年11月26日死亡後由上訴人繼承),除供道路使用部分外,均依系爭約定書約定位置,為農業區用地之使用及耕作,未因面積不足產生找補問題。系爭鑑價報告就乙案各分割區塊土地評定之價格高低,又係著眼於臨路寬度及是否供道路使用,然此項不同乃係源於兩造獲配位置大致沿襲系爭約定書之精神,非因採取乙案分割所致,亦不衍生面積不足之找補問題,故毋庸相互補償差額。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四、本院之判斷:
㈠按共有物分割協議性質上屬於,除法律有特別規定,或有誠信原則之適用外,僅於特定人間發生法律上之效力。
不動產分割協議與共有人間之分管契約同其性質,依司法院大釋字第349號:「應有部分之受讓人若不知悉有分管契約,亦無可得而知之情形,受讓人仍受讓與人所訂分管契約之拘束,有使善意第三人受不測損害之虞,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有違」之解釋意旨,分管契約倘不能拘束善意受讓應有部分之第三人,基於同一法律理由,於協議分割契約之適用上,自不容別為歧異之解釋。
又民法第148條第2項規定之誠實信用原則,係就具體之權利義務關係,依正義公平之方法,確定並實現權義內容之。適用時應根據個案情形,客觀衡量當事人之利益,並考察權利義務之社會上作用及其他主、客觀因素妥善為之。]
[㈡查洪O桂等2人前訂有系爭約定書協議分割系爭土地,然未辦理分割登記,詹O琴輾轉於93年6月30日以買賣為原因取得系爭土地應有部分612/2160,詹O琴死亡後,由上訴人繼承取得所有權,為原審認定之事實。
上訴人一再主張:詹O琴僅因與訴外人謝O民間之借貸關係,始取得系爭土地應有部分,對於位置及使用狀況均不清楚,詹O琴及伊不知有系爭約定書或分割協議,亦無可得而知之情形,系爭約定書對伊無(原審卷63、77、148、173、179頁)。
證人即詹O琴直接前手劉O糸並於一審結證略謂:伊不認識詹O琴,伊與訴外人李O嬌透過訴外人黃O樑借錢給丁先生,並在系爭土地設定,丁先生沒有還錢,故將土地過戶予伊及李O嬌,嗣因伊缺錢而委託黃O樑幫忙賣土地,伊與李O嬌只是純粹投資,不知土地位置、用途及一部分是道路,不知黃O樑賣給何人,也不知詹O琴是何人(一審卷一392至393頁)。
證人黃O樑亦在一審具結表示:李O嬌、劉O糸委託伊賣土地,剛好有人介紹要買賣土地投資,因土地很便宜,沒有帶買主及介紹人看土地,知道是農地,伊不知土地有一半是道路,所以買主及介紹人應該也不知道,買主是介紹人謝O民找的,伊不認識買主,伊及謝O民均不知土地一部分作為道路使用等語(一審卷437至439頁)。
倘若屬實,則上訴人與詹O琴究否知悉或可得而知有系爭約定書、分割協議及系爭土地之使用情形,攸關上訴人應否受該分割協議拘束,及其主張有無違反誠信之判斷,核屬重要之攻擊方法,自有詳予研求之必要。
乃原審未遑探查推究,復未說明上開主張及證據資料如何不足憑採,即以該分割協議係洪O桂等2人本於自由意志,全體達成一致而成立為由,逕謂繼受人應予遵守始符誠信原則,所為論述實嫌疏略,已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誤。]
[㈢次按以原物為分配時,如共有人中有未受分配,或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者,得以金錢補償之,民法第824條第3項定有明文。
而法院裁判分割共有物,除應斟酌各共有人之利害關係,及共有物之性質外,尚須斟酌共有物之價格。
是於原物分配時,共有人有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或縱按其應有部分之比例分配,價值顯不相當者,為兼顧經濟上之價值與維持公平,即應以金錢補償之。如不顧價值差異,僅依所配受面積為原物分配,對應否折計價值相互補償恝置不論,即有失公平適當。
至價格是否相當,應以經採用之方案分割後,各共有人實際分得土地之價格作為比較基礎。
原審既認依乙案分割結果,各共有人分配位置不同(例如上訴人分得者大部分為道路),價值有所差異。
卷附系爭鑑價報告就乙案分割前後各所有權人分配之金額差異,亦評定被上訴人分配土地價額增加98萬7,732元至356萬7,184元不等,上訴人則減少1,168萬9,282元(系爭鑑價報告第4頁)。如果無訛,則按乙案分割後,兩造實際分得土地之價值是否顯不相當?系爭鑑價報告評定之增減金額是否公允?自與本件應否另以金錢補償及須找補金額若干,密切相關。
原審徒以兩造取得之面積皆按原應有部分換算而來,並有連外通行道路,且自系爭約定書簽立迄今,除供道路使用部分外,均在約定位置使用及耕作,系爭鑑價報告評定價格高低,係因臨路寬窄及是否供道路使用所致,遽認毋庸相互補償差額,所持論據亦有可議。]
㈣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項、第478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二、乙案(確認使用權存在事件)~「土地使用同意之借貸關係對於受讓人之效力」「連鎖」及「代位請求權及其行使」等

就此,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321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SV%2c111%2c%e5%8f%b0%e4%b8%8a%2c321%2c20220427%2c1&ot=in 謂「……理 由
一、世O桃O管委會主張:訴外人洪O蘭為利其所經營光O建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光O公司)興建之大台北世O桃O社區(下稱世O桃O社區)房屋銷售,於民國79年出具同意書(下稱系爭同意書),將所有坐落分割前桃園市○○區○ ○○段○○○○號土地(下稱分割前197地號土地),無條件供
負責銷售之訴外人華O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O公司) 無限期使用,華O公司於83年與伊簽訂協議書(下稱系爭協議書),將上開土地及其上供伊永久使用。嗣分割前197地號土地合併及分割出同段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196-2地號土地(下依序稱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96-2 地號土地,合稱系爭土地)。詎洪O蘭之繼承人即被上訴人洪O裕違反系爭同意書約定,陸續於98年至102年間,將000-0000、000-0000、000-0000 地號土地出售予訴外人鍾O貴(鍾O貴訴訟中死亡,其繼承人鍾楊O珠、鍾O焜、鍾O棠、鍾O銘承受訴訟,復將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為上訴人黃O儀所有,並經黃O儀承當訴訟),將000-0000、196-2 地號土地出售予黃O儀,黃O儀再將196-2 地號土地出售予被上訴人吉O公司,並均已完成所有權移轉登記。惟黃O儀、鍾O貴、吉O公司對伊就系爭土地有永久使用權一事,難諉稱不知,應受系爭同意書、協議書之拘束,爰先位求為確認:㈠伊就黃O儀所有000-0000地號土地如第一審判決附圖(下稱附圖)一所示溜冰場181㎡、籃球場588㎡、網球場Α506㎡、樓梯及圍牆 30m2、平台Α21㎡等範圍內之土地有永久使用權;㈡伊對黃O儀所有197-l162地號土地634㎡、197-l167 地號土地如附圖一所示網球場Β3㎡、涼亭Β10㎡、197-l089 地號土地如附圖二所示籃球場646㎡、羽球場232㎡、公園271㎡ 等範圍內之土地有永久使用權;㈢伊就吉O公司所有196-2 地號土地面積3767㎡有永久使用權之判決;若認伊無永久使用權,則洪O裕違反系爭同意書之約定出售系爭土地,致華O公司無從提供土地供伊使用收益,華O公司對洪O裕、伊對華O公司各得請求損害賠償,因華O公司怠於行使權利,爰依民法第242條及民法第226條第1 項規定,備位求為命洪O裕給付華O公司新臺幣(下同)165 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並由伊代位受領之判決。
二、黃O儀、吉O公司則以:伊買受系爭土地時,外觀並無O外O源管委會使用之公共設施,對系爭同意書、協議書之事毫無所悉,並已撤銷對上開文書真正之,系爭土地使用權之讓與僅有債權效力,伊不受拘束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廢棄第一審關於世O桃O管委會對吉O公司先位勝訴部分,改判駁回該部分之訴,並駁回世O桃O管委會備位請求命洪O裕給付90萬2243元本息之訴,及維持第一審所為黃O儀敗訴部分之判決,駁回黃O儀之上訴,是以如下理由:
㈠洪O蘭為興建世O桃O社區銷售之光O公司經營者,無償提供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給住戶使用,光O公司之後將餘屋及土地售予華O公司,系爭同意書雖僅記載無償供華O公司使用,解釋上洪O蘭應有同意後續買受人繼續使用之意,華O公司簽署系爭協議書,並將系爭同意書影印交與世O桃O管委會,傳達洪O蘭之意思,足認洪O蘭與世外桃源管委會間就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已成立永久使用之借貸契約。黃O儀知悉社區有諸多公共設施位於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上,且世O桃O管委會與洪O蘭間有永久使用之債的關係,卻仍自洪O裕受讓000-0000地號土地,並推由鍾O貴受讓000-0000、000-0000、000-0000(原判決誤載為000-000)地號土地,依誠信原則,黃O儀、鍾O貴(由黃O儀承當訴訟)仍受原債權契約拘束。
㈡196-2地號土地部分來自分割前197地號土地,並於94年9月6日由華O公司以買賣為原因移轉登記予黃O儀,再於102年6月27日以買賣為原因移轉登記予吉O公司,為兩造所不爭。由99至103 年之空照圖、證人劉O美之證述、兩造不爭執圍牆為黃O儀建造、台灣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區管理處楊梅服務所106 年11月10日函、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桃園區營業處106年11月15日函等件,參互以觀,可知196-2地號土地四周圍牆、雜草叢生,無法進入或從外窺知,原建造之游泳池已填平,僅餘無門窗之亭子,餘部分長滿雜草,黃O儀建造圍牆、啟用水錶申請、新設用電,將土地出售吉O公司時,土地在黃O儀占有、管理實力支配下,難認吉O公司知悉其上有社區公共設施存在,而惡意受讓該土地,無須受土地原債權契約之拘束,基於債之相對性,世O桃O管委會不得執與洪O蘭間債的關係對抗吉O公司。又196-2 地號土地是由華O公司移轉登記予黃O儀,再由黃O儀移轉登記予吉O公司,世O桃O管委會或社區住戶無法使用該土地之損害,實係華O公司、黃O儀相繼出售土地所造成,與洪O裕之移轉行為無因果關係,華O公司對洪O裕無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世外桃源管委會備位請求洪O裕給付華O公司90萬2243元本息,並由其代位受領,不能准許。
㈢綜上,世O桃O管委會先位對黃O儀為上開請求部分,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之請求,則無理由,應予駁回;備位依民法第242條、第226條第1 項規定,請求命洪O裕給付90萬2243元本息,為無理由。又先位之訴有理由部分,其備位之訴(即請求洪O裕給付74萬7757元本息部分)毋庸為裁判。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四、本院之判斷:
㈠關於廢棄部分(即原審駁回黃O儀上訴部分):
1.按土地使用同意之借貸契約為債之關係,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其他特別情形外,僅於特定當事人間有其效力,地上物所有人或使用人不得據以對土地受讓人主張有繼續占用土地之使用權。
惟該債權契約若係為配合社區發展,促進經濟與公共利益之目的,且社區成員已共同長期繼續占用所交付之土地,而土地受讓人明知或可得而知該借貸契約存在及地上物占用土地之實況,為使締結該借貸契約之本旨得以實現,並維持法律安定性,且無致土地受讓人之財產權受不測之損害,復不悖誠信及比例原則者,得例外令該土地受讓人受該債權契約關於土地繼續為社區成員共同占有法效之拘束,而發生對抗效。
次按解釋契約,固須探求當事人立約時之真意,不能拘泥於契約文字,但契約文字業已表示當事人真意,無須別事探求者,即不得反捨契約文字而更為曲解,否則即有悖於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2.查光O公司興建世O桃O社區出售,洪O蘭無償提供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給住戶使用,之後光O公司將社區餘屋及土地售予華O公司,並由洪O蘭簽署系爭同意書記載無償供華O公司使用,華O公司則簽署系爭協議書,並影印系爭同意書交與世O桃O管委會,為原審認定之事實。。又觀卷附系爭同意書(一審卷一第39頁)記載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提供給華O公司使用期間無限期,卷附協議書(同上卷第40頁)則記載華O公司將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建物(即社區公共設施與社區道路)無償提供與世O桃O管委會永久使用等詞,似為洪恭蘭將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貸與華O公司使用,華O公司再將之提供世O桃O管委會(社區住戶)使用之占有連鎖關係,未見洪O蘭有要以華O公司為傳達機關,而直接與後續買受之社區住戶成立關係之文義。
倘若無訛,何以憑洪O蘭簽署無償提供分割前197 地號土地給華O公司無限期使用之系爭同意書,得以解釋為洪O蘭有就分割前 197地號土地與世O桃O管委會間成立永久使用借貸關係之真意?非無疑義,即有再研求之餘地。原審未遑細究,遽為不利黃O儀之認定,尚有可議。]
3.又世O桃O管委會此部分先位之訴有無理由,既尚待事實審調查審認,則其備位之訴(即請求洪O裕給付74萬7757元本 息部分),自應併予發回。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㈡關於駁回上訴部分(即原審駁回世O桃O管委會對吉O公司先位訴訟,及備位請求洪O裕給付90萬2243元本息部分之訴 ):
1.原審本於其調查證據、認定事實及解釋契約之職權行使,合法認定:吉O公司難認是在知悉其上有世O桃O社區公共設施存在之情形下,惡意受讓該土地,世O桃O管委會不得執原債權關係對抗吉O公司,又196-2 地號土地是由華O公司移轉登記予黃O儀,再移轉登記予吉O公司,故世O桃O管委會或社區住戶無法使用該土地之損害,與洪O裕之移轉行為無關,華O公司對洪O裕無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世O桃O管委會代位請求洪O裕給付90萬2243元本息,不能准許,因而駁回世O桃O管委會先位對吉O公司,及備位對洪O裕此部分之請求,經核於法並無違誤。
2.上訴論旨,猶就原審採證、認事及解釋契約之職權行使,暨其贅述而不影響判決結果之理由,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末查,原判決第15頁第6 行雖使用「米白色圍牆」一詞,然由原判決理由觀之,顯係「空心磚圍牆」之錯誤,應由原審裁定更正,對判決結果不生影響,亦難指為理由矛盾,上訴人指摘原判決有前開違反法令情事,不無誤會,附此說明。
㈢因本件部分事實尚有待原審調查審認,且所涉及之法律上爭議不具原則上重要性,無經必要,附此說明。
五、據上論結,本件黃O儀之上訴為有理由,世O桃O管委會之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項、第478條第2項、第481條、第449條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三、丙案(請求給付租金等事件)~「債權物權化法理所洐生之結果」及「土地使用同意書之不定期使用借貸對於受讓人之效力」等
(筆者按:本案二審即認其間有不定期之使用借貸,其應為無償,然卻又令國小給付租金,恐有予盾之嫌)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易字第1045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e6%98%93%2c1045%2c20230425%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坐落桃園市○○區○○段0000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為被上訴人高O婷、凱O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凱O公司)所有(權利範圍分別為100分之15、100分之85)。詎上訴人無權占用系爭土地,於其上搭蓋棚架、廊道、回收室、廚房及圍牆(占用位置及面積如原判決附圖所示編號A、B、C、D及藍色虛線部分,下合稱系爭地上物),伊自得請求上訴人給付按土地申報地價年息百分之6計算之租金。爰依民法第179條、第184條第1項及民法第425條之1之規定,請求上訴人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即110年3月23日起至系爭地上物不堪使用時止,按月給付高O婷新臺幣(下同)656元、凱O公司3,722元(原審駁回被上訴人請求及逾上開金額之租金,未據其聲明不服,非本院審理範圍,不另贅述)。
二、上訴人則以:桃園縣觀音鄉上大村及富源村村民前為興建學校,由訴外人卓O煙於民國47年2月11日代表建校籌備委員會與地主即訴外人卓O勳等人簽訂土地買賣契約書(下稱系爭買賣契約),購買桃園縣○○鄉○○○段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及00000地號土地(72年間因農地重劃而重新編定為桃園縣○○鄉○○段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及系爭土地),建校籌備委員會將上開土地買賣契約之權利移轉予新O國民學校於47年8月1日成立之上O分班,出賣人亦將上開土地移轉占有予上O分班,並展開校舍興建工程,嗣經陸續改建,惟使用範圍並未變動;且訴外人卓O法為系爭買賣契約出賣人之一卓O勳之繼承人,曾於85年12月20日就系爭土地出具土地使用權同意書,系爭土地之前所有權人數十年來亦未曾對伊使用系爭土地提出異議,伊自始即基於買賣或使用借貸關係而有權占有系爭土地,卓O勳、卓O法及後續之繼承人,均應繼受上開買賣或使用借貸契約,被上訴人應受債權物權化之拘束,不得為本件請求。另伊係為方便學童就學而創校,系爭土地長期以來均作為教育用途,使用現狀係為增進國家社會之公共利益,被上訴人明知仍買受取得,其提起本件請求實有違誠信原則,欠缺保護必要,自無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之1第2項規定,亦無依民法第179條、第184條第1項規定請求之理;縱認被上訴人有權請求,系爭土地價值甚低,其請求之租金顯屬過高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判決:上訴人就系爭地上物占用系爭土地,應自110年3月23日起,至系爭地上物不堪使用時止,按月給付被上訴人高O婷656元、凱O公司3,722元,另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之訴。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聲明:㈠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給付部分廢棄。㈡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事項(見本院卷一第108-109頁,並依判決文字調整):
㈠坐落系爭土地於78年11月24日經農地重劃,使用分區為特定農業區,使用地類別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原登記為卓O法所有,於107年7月23日分割繼承登記為卓O華所有,嗣於108年7月31日以買賣為原因移轉登記予被上訴人高O婷所有,並於109年10月15日信託登記予被上訴人凱O公司(權利範圍100分之85)。(見原審卷一第22-30頁)
㈡卓O法於85年12月20日簽立土地使用權同意書,同意就系爭土地「茲有上O國小擬在下列土地建築二層RC造建築物乙棟業經等人完全同意,為申請特立此同意書為憑。(本同意書應從同意日起壹年內提出申請執照,逾期無效。)」(見原審卷一第166頁)。
㈢上訴人所有之系爭地上物占用系爭土地之面積及情形如原判決附圖所示。
五、本件爭點:
㈠上訴人主張依買賣、使用借貸或債權物權化之法律關係為有權占有,被上訴人不得請求租金,有無理由?
㈡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請求租金為權利濫用,有違誠信原則,有無理由?
㈢被上訴人主張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之1第2項、第179條、第184條第1項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租金,是否有理由?如認有理由,其得請求之金額為何?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六、本院之判斷:
㈠按以不動產為標的之債權行為,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固僅於特定人間發生法律上之效力(對人效力之債權相對性),而非如物權行為,以登記為公示方法使第三人得知悉之狀態下,並以之作為權利取得、喪失、變更之要件,俾保護善意第三人,而對任何第三人均發生法律上之效力(對世效力之物權絕對性)。
惟特定當事人間倘以不動產為標的所訂立之債權契約,其目的隱含使其一方繼續占有該不動產,並由當事人依約交付使用,其事實為第三人所明知者,縱未經以登記為公示方法,因已具備使第三人知悉該狀態之公示作用,自應與不動產以登記為公示方法之效果等量齊觀,並使該債權契約對於受讓之第三人繼續存在,此乃基於「債權物權化」法理所衍生之結果(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729號判決要旨參照)。
再按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148條定有明文。
該所稱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之。倘其權利之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大者,非不得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此乃權利社會化之基本內涵所必然之解釋(最高法院96年度上字第1526號判決要旨參照)。]
[㈡上訴人主張依買賣、使用借貸或債權物權化之法律關係為有權占有,被上訴人不得請求租金等語,為被上訴人所否認,經查:
1.上訴人主張其與卓O勳等人就系爭土地簽訂買賣契約購買系爭土地在內之多筆.冊在卷可參(見本院卷一第263頁、第271頁),則若上訴人已因買賣取得系爭土地,何以自47年建校申請迄今,均未完成土地移轉登記,故上訴人主張已依買賣關係取得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云云,已難認有據。
再依上訴人所提出桃園縣觀音鄉上O國小解決校地問題訪問紀錄,經校長卓O彬所述內容:「上O國小建校基地之取得分為二種,其一為卓姓潮O恭祭祀公業管理委員會所持有的土地,面積605平方公尺(本校地㙈1492-0000),但未有徵求全體關係人之同意。其二為向地主購買之土地。購買校地經費,雖名為樂捐,卻以徵收方式收取。以根據村民所持有之土地持份來徵收。…….民國50年暑假,余亦曾協助卓主任委員到較不易收取之住戶催繳,但結果仍不甚理想……催繳工作至50年夏即停止。所徵收之穀物之運用,似乎操在主任委員之手。……余任校長期間,曾多次催建校委員會早日完成校地登記,因少數尾款未能付清而作罷。」(見原審卷一第82頁),更可見上訴人欲向地主購買土地,但因無法繳清買賣價金而作罷,則上訴人主張已依買賣關係取得系爭土地之所有權而為有權占有云云,自屬無據。]
[2.上訴人主張與原土地所有權人成立使用借貸關係一節,業據其提出原所有權人卓O法等人於70年12月所出具之土地使用權同意書及卓O法於85年12月20日所出具之土地使用權同意書為證(見原審卷一第164、166頁),而上開土地使用權同意書均載明同意上訴人於系爭土地上興建建物之用,再參酌上O國小學校沿革所載,自47年8月1日奉准設立新O國校上O分班後,經49年建正式教室2間、標準廁所1間、正式教室1間,於49年10月24日改設新O國校O分校、52年3月6日奉准獨立為上O國民小學後,歷經52年建學校1間、建校前圍牆、53年建校職員宿舍1棟及垃圾焚化爐1座、57年建圍牆外水溝石垣及通往宿舍水泥路、63年建北邊圍牆、70年興建D種廚房乙間、72年改建校門、改建危險教室3間、75年完成教室改建兩間、76年完成操場東側圍牆工程、完成午餐廚房工程、79年完成東側廁所改建工程、完成新建校門及圍牆工程、完成新建垃圾場工程、80年完成圍牆不鏽鋼欄杆工程等工程,此有O國小學校校誌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114-120頁),
故於原所有權人卓O法等人分別於70年、85年間簽署土地使用權同意書時,上訴人已有多項工程於系爭土地上陸續興建完工,然原所有權人卓O法等人,非但未為任何反對之,甚且先後於70年、85年間簽立土地使用權同意書,同意上訴人再於系爭土地上興建學校建築設施,顯見上訴人所主張與原所有權人間成立使用借貸關係一節為可採。]
[至被上訴人稱卓O法所簽立之85年之土地使用同意書上係記載同意建築2層RC建築,而系爭土地現況並無2層RC建築物云云,
然原所有權人卓O法等人既同意上訴人使用系爭土地興建學校使用之房舍,而成立使用借貸關係,已如前述,
縱嗣後學校或因興建計劃、或因經費等因素之考量,而未興建2層RC之建物,然此亦無礙於卓O法同意上訴人使用系爭土地以興建學校所需房舍之事實,故被上訴人此部分之主張,尚屬無據。
又上訴人學校之系爭車棚棚架、圍牆、倉庫改裝廚房修繕工程、改善教學環境設備工程分別係於77年、75年、88年、89年間發包施作,此有工程紀錄卡、桃園縣政府89年9月6日函文、資源回收室照片、車棚工程契約書、營繕工程結算驗收證明書、車棚興建工程資料卡、車棚圖面、圍牆新建工程合約書、圍牆圖面、倉庫改裝廚房修繕工程結算明細表、桃園縣政府88年3月8日同意備查公文、施工照片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288-314頁、第318-340頁),
顯見系爭土地自75年起迄89年間即已存在上開建物,且系爭土地之使用地類別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足見被上訴人於購買系爭土地之時,實已明知上訴人占用系爭土地之現況,且系爭土地上之建物長年作為學校使用目的之情事至為顯然,故被上訴人已可見原所有權人與上訴人間成立不定期限之使用借貸關係,
而上訴人與原所有權人間使用借貸關係雖為債權契約,然上訴人係為做為學校使用之促進公共利益之目的,該債權關係雖未經以登記為公示方法,然被上訴人於知悉此狀況下,猶願購買系爭土地,縱該使用借貸關係未經以登記為公示方法,因已具備使第三人知悉該狀態之公示作用,縱令其受該拘束無致其財產權受不測損害之虞,參照前開說明,自應與不動產以登記為公示方法之效果等量齊觀,基於債權物權化之法理,使該債權契約對受讓土地之被上訴人發生效力,始能維持契約原先所欲達成之目的,且因系爭地上物占用系爭土地之使用目的未完畢,亦無合法終止,自應使被上訴人繼續受該使用借貸契約之拘束,原審判決據此駁回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拆除系爭地上物,將土地返還予被上訴人之部分,未據被上訴人聲明不服,亦告確定。]
[3.惟按債權契約具相對性,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其他特別情形外,僅對當事人發生效力。以占有使用土地為標的所訂立繼續性債權契約之目的倘在配合社區發展,促進社會經濟或公共利益,且該社區團體成員已共同繼續長期占有使用所交付之土地,如該債權契約對受讓土地所有權之第三人發生效力,始能維持契約原先所欲達成之目的,囿於為維持法律秩序之安定,使締結該債權契約之本旨及社會公益得以完全實現,固得例外令第三人受該債權契約關於土地繼續為社區團體成員共同占有法效之拘束,
惟必須第三人明知或可得而知該債權契約存在及土地之占有實況,且令其受該拘束無致其財產權受不測損害之虞,復不悖公平正義及誠信原則者,始為適法。
就具體個案情形,倘認該債權契約僅於當事人間發生效力,惟第三人行使所有權不符民法第148條規定之界限時,雖非不得限制其行使權利,然社區團體成員究與第三人間無任何法律關係,卻因而受有利用土地之利益,致第三人對該土地之使用收益或處分權能受限制,第三人自非不得請求返還不當得利;縱認第三人應受占有法效之拘束,如該債權契約未約定使用對價且難謂有永久無償使用之合意,但無償使用之情事繼續存在,將者,亦同(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1821號民事判決參照)。
又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民法第179條前段定有明文,而他人土地,可能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為社會通常之觀念(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1695號判例參照)。
4.查本件被上訴人雖不得請求上訴人拆除系爭地上物返還土地,惟此僅係衡量被上訴人對其所有之系爭土地,與上訴人對其所有系爭地上物,相互間權利實現內容之調整,以符社會正義之要求,非謂上訴人得永久並無償使用土地,進而架空被上訴人對系爭土地之所有權利。
被上訴人雖應受占有法效之拘束,然上訴人與原所有權人間之債權契約,並未約定使用對價,且難謂有永久無償使用之合意,而上訴人無償使用之情事如仍繼續存在,將顯失公平,則上訴人所受得以使用土地之利益,對被上訴人而言,仍屬欠缺法律上原因,致其受有喪失使用系爭土地之損害,故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79條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無權占用系爭土地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應有理由。]
[5.上訴人雖抗辯其為有權使用系爭土地,無不當得利可言,被上訴人請求租金為權利濫用,有違誠信原則云云,
然上訴人與原所有權人間之使用借貸關係,係基於債權物權化之法理,使該債權契約對受讓土地之被上訴人發生效力,此乃衡量上訴人與被上訴人間權利實現內容之調整,以符合社會正義、促進公共利益之目的,且依上訴人與原所有權人間之債權契約,並未約定使用對價,亦難謂有永久無償使用之合意,但該無償使用之情事繼續存在,將有顯失公平之情況,已如前述,
則被上訴人本於所有權人之地位,請求上訴人給付占用系爭土地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自屬其權利之合法行使,衡酌上訴人因此須給付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對國家社會尚非損失甚大,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給付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自難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故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請求租金為權利濫用,有違誠信原則,自屬無據。]
[6.按城市地方房屋之租金,以不超過土地及其建築物申報總價年息百分之10為限,而該條規定於租用基地建築房屋準用之,第97條第1項、第105條定有明文。
所謂土地之申報總價,係指,所謂法定地價,係指土地所有權人依土地法所申報之地價,土地所有權人若未申報地價,則以公告地價80%為申報地價,土地法施行法第25條、土地法第148條、平均條例第16條亦有明定。
另就基地租金之數額,除以基地申報地價為基礎外,尚須斟酌基地之位置,工商業繁榮之程度,承租人利用基地之經濟價值及所受利益等項,並與鄰地租金相比較,以為決定(最高法院68年台上字第3071號判例參照)。
查系爭土地位於桃園市觀音區,系爭地上物現作為上O國小之停車鐵皮屋頂、廊道、資源回收室、學生餐廳使用,系爭土地之校園圍牆外為道路,尚無繁榮之商業設施等情,有原審測量筆錄、上O國小平面圖、現場照片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240-248頁、本院卷一第77-81頁),本院審酌系爭土地周邊環境、商業繁榮程度等情狀,認上訴人以系爭地上物占用系爭土地所受利益,應以系爭土地法定地價年息3%計算為適當。
又系爭土地於109-111年間之公告地價均為1,600元,有系爭土地土地登記謄本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6頁、本院卷一第261頁),依前開說明,系爭土地於110年間之申報地價為每平方公尺1,280元,而上訴人系爭地上物占用系爭土地如附圖所示棚架、廊道、回收室、廚房之面積合計為684平方公尺,依此計算,則被上訴人按月所得請求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金額為2,189元(計算式:1,280×684×3%÷12=2,189元,元以下四捨五入),則被上訴人主張依民法第179條請求上訴人給付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上訴人之翌日即110年3月23日起(見限閱卷第16頁)至系爭地上物不堪使用時止,按月給付被上訴人高O婷328元(計算式:2189×15/100=328元,元以下四捨五入)、被上訴人凱O公司1,861元(計算式:2189×85/100=1861元,元以下四捨五入),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之請求,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79條之規定請求經准許部分,被上訴人另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或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之1規定請求,本院即無庸併予審酌,至被上訴人上開請求不應准許部分,其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或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之1規定請求,亦無理由,應予駁回,附此敘明。
七、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79條之規定,請求上訴人自110年3月23日起至系爭地上物不堪使用時止,按月給付被上訴人高O婷328元、被上訴人凱O公司1,861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從而原審就超過上開應予准許部分,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自有未洽,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廢棄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至於上開應准許部分,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理由雖有不同,但結論並無二致,仍應予維持。上訴人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449條第2項、第79條、第85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四、丁案(請求履行契約)~「提起之訴30日內之不變期間」及「供通行使用之土地使用同意書於受讓人之效力」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11年度再易字第8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NHV%2c111%2c%e5%86%8d%e6%98%93%2c8%2c20220531%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按提起,應於30日之不變期間內為之。該期間自判決確定時起算,判決於送達前確定者,自送達時起算;民事訴訟法第500條第1項、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查本院民國(下同)109年12月1日109年度上字第48號判決(下稱原確定判決)駁回再審原告陳O伶、尤O秀、陳O仁(下稱陳O伶等3人)之上訴後,陳O伶等3人不服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卷還本院指示查明訴訟標的金額;經上開事件結果,以再審被告曾O切(下稱曾O切)所有土地因通行B段土地所增加之價額為新臺幣(下同)120萬7,222元,未逾150萬元,不得上訴第三審,而將陳O伶等3人之上訴裁定駁回。陳O伶等3人不服提起,經最高法院以111年度台抗字第61號裁定駁回抗告確定,陳O伶等3人於111年1月24日收受裁定正本等情,有陳O伶等3人之收狀章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23頁),並經本院調取原確定事件卷宗電子檔核閱無訛。是陳O伶等3人於111年2月14日對原確定判決提起本件再審之訴(見本院卷第5頁),未逾30日不變期間,與上開規定相符,合先敘明。
二、再審原告起訴主張:
㈠蔡O旺等6人及黃O福雖於103年3月間就渠等共有之B段土地(詳下述)簽訂土地使用權同意書(下稱系爭同意書),約定B段土地供蔡O旺等6人所有之0000-25、0000-27地號土地、黃O福所有之0000-29地號土地,及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地號土地通行。惟系爭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為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曾O切並非該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自無本於系爭同意書對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或其後手請求通行B段土地之餘地。原確定判決未查,逕將大法官釋字第349號解釋(下稱第349號解釋)所稱之第三人,擴大適用至非債權契約之當事人,使非債權契約當事人得對契約當事人主張該債權契約請求權,戕害債權契約相對性之民法體系,自屬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而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之再審事由。
㈡次按共有人對於不動產之使用、管理所為之約定、決定或法院裁判,於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後,自應直接適用該條規定,不應再依釋字第349號解釋區分善意或惡意而有不同之效果。本件系爭同意書簽訂日及陳O仁、陳O伶受讓B段土地,均在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之後,則系爭同意書之約定,既未有登記之公示,依該條規定,對於陳O仁、陳O伶當然不生效力。茲原確定判決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亦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
㈢原確定判決駁回陳O伶等3人之上訴,維持原審108年度訴字第1121號判決,確認曾O切對於陳O仁、陳O伶共有之B段土地,有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之。陳O仁、陳O伶應容忍曾O切在B段土地內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並不得為圈圍、破壞或其他妨礙曾O切上開權利之行為。尤O秀應將坐落臺南市○○區○○段00000000地號土地上如附圖編號A所示之鐵門(面積0.21平方公尺)、編號B所示之圍牆(面積15.56平方公尺)拆除,其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爰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規定,提起本件再審之訴。並聲明:1.臺灣臺南地方法院(下稱臺南地院)108年度訴字第1121號判決及本院109年度上字第48號確定判決均廢棄。2.再審被告在原確定事件第一審之訴駁回。
三、再審被告則以:法院組織法第57條之1規定公布施行後,已無最高法院尚有效之判例存在,是陳O伶等3人以原確定判決違背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065號判例,認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云云,自非有據。又原確定判決第6至7頁業詳細論述如何正確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之規定,自無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之情事。次按曾O切雖未於系爭同意書簽署,惟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既將系爭同意書1份交付曾O切,而曾O切為該同意書所載000a-3、000a-8地號土地所有人,已表示同意系爭同意書之內容,並進而依據其內容主張權利,堪認蔡O旺等6人、黃O福與曾O切間已就系爭同意書之內容達成意思合致,而成立契約關係。原確定判決依其所確認之事實「陳O仁、陳O伶於簽立買賣契約時,均已知悉系爭同意書所載內容」,參酌第349號解釋及民法第826條之1之立法意旨,而為「陳O仁、陳O伶應受系爭同意書所拘束」之法律判斷,自無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情事。是陳O伶等3人提起本件再審之訴顯無理由等語,資為抗辯。並答辯聲明:再審原告之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㈠坐落臺南市佳里區佳里段000a-3、000a-5、000a-8、000a-9、000a-15 地號土地及000a-2、000a-7地號土地(上二筆下稱C段土地)均為曾O切所有。0000-14 、0000-28 地號土地(下稱B段土地)為陳O仁、陳O伶共有,應有部分各2 分之1。0000-25、0000-27、0000-48地號土地為陳O仁所有。0000-29 地號土地為陳O伶所有。0000-12 地號土地(下稱A段土地)為蔡O彬所有。
㈡A、B、C段土地之使用分區均為「道路用地」,屬佳里鎮應徵收而未徵收之公共設施保留地,即臺南市佳里區平等街173巷之8米計畫道路用地。0000-25 、0000-27 、0000-29、000a-3、000a-5、000a-8、000a-9、000a-15地號土地之使用分區均屬「住宅區( 二) 」。
㈢B段土地原係蔡O旺等6 人與黃O福共有,應有部分為蔡O旺等6人與黃O福各2分之1 。蔡O旺等6人於103年7月15日以買賣為原因將B段土地應有部分2分之1移轉登記予陳O仁;黃O福於103年10月1日以買賣為原因將B段土地應有部分2 分之1 移轉登記予陳O伶。
㈣尤O秀在0000-28 地號土地上建有如臺南市佳里地政事務所複丈日期108年8月29日複丈成果圖(下稱附圖)所示之鐵門及圍牆等地上物(下稱系爭地上物)。
㈤黃O福與蔡O旺等6 人簽訂系爭同意書,其上記載:「立協議書人黃O福、蔡O旺、蔡O隆、蔡O勇、蔡O廷、蔡O河、蔡吳O年(以下同稱乙方):同意將所有土地坐落:臺南市○○區○○段0000000 ○0000000 地號等2 筆土地(以下同稱乙地)提供予後列同段土地坐落:0000-29 、000a-3、000a-8、0000-25、0000-27 地號之土地所有權人(以下同稱甲地)永久作為供公眾通行之道路使用,並同意如下約定:一、乙地確實經乙方共有人等一致同意提供予甲地之所有人作為永久性道路通行使用,以利公眾通行使用無誤。立書人等嗣後亦不得主張任何權利、補償或有妨礙道路通行使用之虞等事由。二、乙地除永久作為供公眾通行之道路使用外,如有施作鋪設柏油、排水工程、埋設地上(下)管線、電力(信)等必要工程設施,乙方完全同意並無條件配合前項工程之施作,不得藉故推諉、拒絕、遲延或要求補償,絕無異議。三、甲地所有人如因興建房屋需要向建築主管機關提出建(使)執照申請時,乙方應無條件配合出具『土地使用權同意書』之相關文件予甲地所有人。四、甲乙兩地之所有人如因辦理分割、合併、移轉、繼承…等致物權發生變動時,亦皆不影響該『土地使用權同意書』之效力及乙地永久供公眾通行道路使用之性質。五、立同意書人應告知土地承租人、繼受人、他項權利人有關同意書之內容及相關事宜;如有隱瞞或以損害第三人權益,立同意書人應自負,概與甲地所有人無涉。」之內容,並經黃O福與蔡O旺等6 人簽名及蓋用印文。
㈥曾O切、陳O仁於103 年間與黃O福、蔡O彬簽訂協議書(下稱系爭協議書),其上記載:「立協議書人蔡O彬(以下稱甲方)、陳O仁、黃O福、曾O切(以下同稱乙方)。雙方同意就103 年3 月22日由甲方所簽立之『提供土地作為供公眾通行同意書』(以下稱原同意書,如後附件所示),重新協議修正約定如下:一、甲方原同意提供所有土地坐落:臺南市○○區○○段0000000地號土地全部(以下稱甲地、即供役地)予乙方所有土地坐落:同段0000-25 、0000-27、0000-29 、000a-3、000a-8地號等5 筆土地(以下同稱乙地、即需役地)作為供公眾通行道路使用,並同意設定『不動產役權』予乙方。現經甲乙雙方協議後一致同意由甲方保留甲地如附圖圖示A(劃紅線處)所示位置圖之土地;除因甲方同意或因政府法令政策等不可抗力因素外,不得做任何變更。二、乙地所有權人如有開鑿水溝、排水、埋設管線等設施之必要,應選擇如附圖圖示B(劃藍線處)所示之位置與範圍;非經甲方同意,不得任意開挖或變更甲地僅供作為供公眾通行道路使用之性質。三、甲方所有同段0000-48 地號土地已於103 年3 月29日與乙方陳O仁簽訂土地買賣契約(契約書編號:Y070267 ),乙方陳O仁於買賣登記完成後如有同第1 條設定『不動產役權』之必要,甲方同意出具相關文件配合乙方辦理。四、本協議書共1 式6 份,為原同意書之附件,雙方就『原同意書』所協議約定之事項,仍按原同意書之約定為之。協議書業經甲乙雙方所有權人渠等確認無誤後簽名,各收執一份。」之內容。
㈦蔡O彬依系爭協議書之約定,於103 年7 月18日以所有A段土地為供役地,設定不動產役權予曾O切、訴外人蔡康O美、黃O福、陳O仁,設定權利範圍為全部、設定目的係供通行、埋設管線使用,其他登記事項記載「需役不動產及權利人使用需役不動產權利關係:○○段0000-25、0000-27、0000-48、0000-29、000a-3、000a-8、000a-15地號所有權」之內容。
五、本件爭點:
㈠陳O伶等3人主張:蔡O旺等6人及黃O福固於103年3月間,就渠等共有之B段土地,應有部分各2分之1,簽訂系爭同意書,約定B段土地供蔡O旺等6人所有之0000-25、0000-27地號土地、黃O福所有之0000-29地號土地,及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地號土地通行;惟系爭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為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曾O切並非該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自無本於系爭同意書對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或其後手請求通行之餘地。原確定判決將釋字349號解釋所稱之第三人,擴大適用至非債權契約之當事人,使非債權契約當事人得對契約當事人主張該債權契約請求權,戕害債權契約相對性之民法體系,自屬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而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之再審事由,是否有理由?
㈡陳O伶等3人主張:共有人對於不動產之使用、管理所為之約定、決定或法院裁判,於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後,自應直接適用該條規定,不應再依釋字第349號解釋區分善意或惡意而有不同之效果。本件系爭同意書簽訂日及再審原告受讓B段土地,均在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之後,則系爭同意書之約定,既未有登記之公示,依該條規定,對於再審原告當然不生效力。原確定判決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自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是否有理由?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六、得心證之理由:
㈠曾O切於原確定事件起訴主張:其為坐落臺南市○○區○○段000a-2、000a-3、000a-5、000a-7、000a-8、000a-9、000a-15地號土地所有權人,其中000a-2、000a-7地號土地(即C段土地)供通行之用。同段0000-14、0000-28地號土地(即B段土地)原係蔡O旺等6人與黃O福共有,應有部分各2分之1。同段0000-12地號土地(即A段土地)為蔡O彬所有。
A、B、C段土地之使用分區均為「道路用地」,屬佳里鎮都市計畫應徵收而未徵收之公共設施保留地,即臺南市佳里區平等街173巷之8米計畫道路用地。
又蔡O旺等6人與黃O福曾簽立系爭同意書,約定將渠等共有之B段土地供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地號土地作為道路通行使用。
嗣蔡O旺等6人於103年7月15日將B段土地應有部分2分之1出賣並移轉登記予陳O仁;黃O福於103年10月1日將B段土地應有部分2分之1出賣並移轉登記予陳O伶。
而陳O仁、陳O伶於受讓B段土地時,已知悉系爭同意書所載B段土地須供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系爭土地通行之情,應受系爭同意書之拘束。
另尤O秀更於B段土地中0000-28地號土地上興建如附圖編號A所示之鐵門及編號B所示之圍牆(即系爭地上物),侵害其基於系爭同意書所取得在B段土地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之權利。
爰依系爭同意書第1、2條約定,請求確認其就陳O仁、陳O伶共有之B段土地,有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之權利存在,且陳O仁、陳O伶應容忍並不得為圈圍、破壞或其他妨礙上開權利之行為,另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請求尤O秀應將系爭地上物拆除。
經臺南地院108年度訴字第1121號判決認陳O仁、陳O伶於分別向蔡O旺等6人、黃O福買受B段及其他土地時,均已知悉系爭同意書之內容,應受系爭同意書所拘束,
是C段土地所有權人曾O切依系爭同意書之約定,請求確認其對B段土地有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之權利,陳O仁、陳O伶應容忍並不得為圈圍、破壞或其他妨礙曾O切上開權利之行為,為有理由;
又陳O伶、尤O秀均知悉系爭同意書所載「B段土地應供C段土地所有權人通行並作為道路使用」之內容,尤O秀卻故意在0000-28地號土地上興建系爭地上物,顯係故意以背於之方法,妨礙0000-28地號土地作為道路通行使用之目的,致就該土地有通行權利之曾O切無法通行該土地,應對曾O切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是曾黃O切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之規定,請求尤O秀拆除所有之系爭地上物,亦有理由。
而判決確認曾O切就陳O仁、陳O伶共有之B段土地,有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之權利存在;陳O仁、陳O伶應容忍曾O切在B段土地內鋪設柏油通行、設置水溝及埋設管線,並不得為圈圍、破壞或其他妨礙上開權利之行為;尤O秀應將0000-28地號土地上如附圖編號A所示之鐵門(面積0.21平方公尺)、編號B所示之圍牆(面積15.56平方公尺)拆除。
陳O伶等3人不服提起上訴,亦經本院109年度上字第48號以同一理由認定渠等之上訴為無理由,判決上訴駁回,因不得上訴第三審而告確定等情,有上開判決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31至68頁),並經本院依職權調取原確定事件卷宗電子檔查明屬實,堪以認定。]
[㈡按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得以再審之訴對於確定終局判決聲明不服;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定有明文。
惟所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係指確定判決所適用之法規顯然不合於法律規定,或與大法官會議解釋顯然違反,或消極的不適用法規,顯然影響裁判者而言(最高法院60年台再字第170號判決意旨及釋字第177號解釋參照)。
次按原確定判決依所認定之事實而為法律上之判斷,不生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問題(最高法院64年台再字第140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所定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並不包括認定事實錯誤、調查證據欠週、取捨證據失當、漏未斟酌證據、判決理由矛盾、理由不備及在學說上諸說併存致發生法律上見解歧異等情形在內。
㈢陳O伶等3人雖主張:蔡O旺等6人與黃O福固於103年3月間,就渠等共有之B段土地簽訂系爭同意書,約定B段土地供蔡O旺等6人所有之0000-25、0000-27地號土地、黃O福所有之0000-29地號土地,及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地號土地通行;
惟系爭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為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曾O切並非該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自無本於系爭同意書對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或其後手請求通行之餘地。
原確定判決將釋字第349號解釋所稱之第三人,擴大適用至非債權契約之當事人,使非契約當事人得對契約當事人主張該債權契約請求權,戕害債權契約相對性之民法體系,自屬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而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之再審事由云云。
惟查,關於債之相對性部分,陳O仁於原確定事件中業已提出攻擊防禦方法,抗辯「曾O切並非系爭同意書之契約當事人,原判決使非債權契約當事人得對契約當事人主張債權契約請求權,嚴重戕害債權契約相對性之民法體系」(見109上48卷二第47至49頁);
原確定判決就此並於理由中論述「系爭同意書之簽署人雖僅有蔡O旺等6人及黃O福,惟參諸系爭同意書於約定B段土地供通行之土地範圍,亦將曾O切所有之000a-3、000a-8地號土地列入,曾O切亦列為B段土地有通行權之人,供曾O切永久通行,有系爭同意書可參,故系爭同意書於約定時顯非僅供蔡O旺等6人及黃O福供通行之用,尚涉及系爭同意書約定之曾O切,
且參諸證人蔡O旺、黃O福證述B段土地全體共有人即其與蔡O旺等6人均同意讓A、B、C段土地所有權人通行B段土地,始書立系爭同意書;
證人卓O月、陳O靜證述A、B、C段土地所有權人共同洽談,並約定B、C段土地所有權人共計支付1,200,000元予A段土地所有權人,C段土地所有權人曾O切有給付300,000元等情,足見系爭同意書約定通行之效力範圍及於曾O切,應堪認定」等語(見本院卷第56頁)。
足見原確定判決業已認定曾O切雖未於系爭同意書簽名,然仍為系爭同意書約定效力所及之人,就債之相對性原則已有論述。
況觀諸系爭同意書內容,蔡O旺等6人及黃O福除同意將B段土地提供予曾O切等人作為永久性道路通行使用外,甚至同意於曾O切等人如有鋪設柏油、排水工程、埋設地上(下)管線、電力(信)等工程設施時,同意無條件配合工程之施作,曾O切等人如因興建建房屋,需申請建造或使用執照時,渠等同意無條件出具土地使用權同意書,渠等更負有將同意書內容告知繼受人之義務等約定,堪認系爭同意書應係蔡O旺等6人及黃O福對曾黃切等人所為之要約,於曾O切等人承諾時,即生契約之效力。
茲曾O切既已承諾系爭同意書內容,並以之作為請求之依據,系爭同意書自屬蔡O旺等6人、黃O福與曾O切等人所訂立之契約,與債之相對性原則無違。是陳O伶等3人上開主張,洵屬無據。]
㈣陳O伶等3人再主張:共有人對於不動產之使用、管理所為之約定、決定或法院裁判,於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後,自應直接適用該條規定,不應再依釋字第349號解釋區分善意或惡意而有不同之效果。本件系爭同意書簽訂日及再審原告受讓B段土地,均在98年1月23日民法第826條之1修訂之後,則系爭同意書之約定,既未有登記之公示,依該條規定,對於再審原告當然不生效力。原確定判決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自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云云。
惟查,原確定判決就此亦已論述:「按共有人於與其他共有人訂立共有物分割或分管之特約後縱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其分割或分管契約,對於受讓人仍繼續存在,就維持法律秩序之安定性而言,有其必要,惟以應有部分之受讓人知悉或可得而知有分管契約為限,以保護善意受讓之第三人,有大法官釋字第349號解釋可參。嗣民法於98年增訂第826條之1第1項規定:『不動產共有人間關於共有物使用、管理、分割或禁止分割之約定或依民法第820條第1項規定所為之決定,於登記後,對於應有部分之受讓人或取得物權之人,具有效力。』,依其立法理由係共有物之管理、協議分割契約、使用、禁止分割之約定或依第820條第1項所為之決定,性質屬債權行為,基於債之相對性原對第三人不生效力,惟為保持原約定或決定之安定性,特賦予物權效力,於不動產為上述約定或決定經登記後,即對應有部分之受讓人或取得物權之人,具有效力;共有人間就共有物關於使用、管理等行為之約定、決定,在不動產可以登記之公示方法,使受讓人等有知悉之機會,故不動產共有人間關於共有物之約定,本屬債權契約,僅得拘束契約當事人,對受讓之第三人不生效力,然為維持法律秩序之安定性,透過登記制度,藉由公示外觀,使受讓第三人有知悉之機會,並對受讓人具有效力,惟前揭規定,並未就不動產共有人間關於共有物之約定,於『未經登記』時,對應有部分之受讓人是否具有效力為規定,惟參大法官釋字第349號解釋意旨及民法第826條之1第1項之立法意旨,基於法律秩序之安定性及受讓第三人權利保障之思考,登記之目的在於公示,使受讓之第三人知悉共有物之約定,而不致於受到不測之侵害,惟如受讓之第三人已知悉,縱無登記,受讓之第三人亦應受共有物約定之拘束,始符合立法意旨。次按特定當事人間倘以不動產為標的所訂立之債權契約,其目的隱含使其一方繼續占有該不動產,並由當事人依約交付使用,其事實為第三人所明知者,縱未經以登記為公示方法,因已具備使第三人知悉該狀態之公示作用,自應與不動產以登記為公示方法之效果等量齊觀,並使該債權契約對於受讓之第三人繼續存在,此乃基於『債權物權化』法理所衍生之結果(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729號判決參照)」(見本院卷第50至51頁),顯然原確定判決就其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第1項之反面解釋,及參照釋字第349號解釋意旨,而認定系爭同意書之效力及於曾黃切一節,已詳加說明。
是陳O伶等3人就原確定判決已經斟酌論斷之理由,再加以指摘為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具有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云云,要屬無由。]
七、綜上所述,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違反債權相對性之民法體系及消極不適用民法第826條之1規定,而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不足為採。本件再審之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立論之證據資料,均經本院審酌後,認為對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無逐一論述之必要,併予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再審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第85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五、其他相關實務裁判
請參閱下列連結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qryresult.aspx?kw=%e5%8f%af%e5%be%97%e8%80%8c%e7%9f%a5%26%e4%b8%8d%e6%b8%ac%26%e8%a7%a3%e9%87%8b&judtype=JUDBOOK

貳、小結

按有關債對於第三人之效力,自大法官會議釋字第349號解釋:「……民法上之法律行為,有債權行為與物權行為,除法律有特別規定外,前者於特定人間發生法律上之效力,後者於以公示方法使第三人得知悉之狀態下,對任何第三人均發生法律上之效力。故動產以交付為公示方法,不動產以登記為公示方法,而以之作為權利取得喪失、變更之要件,以保護善意第三人。如其事實為第三人明知或可得而知,縱為債權契約,其契約內容仍非不得對第三人發生法律上之效力。最高法院四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一○六五號判例,認為「共有人於與其他共有人訂立共有物分割或分管之特約後,縱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其分割或分管契約,對於受讓人 仍繼繼存在」,就維持法律秩序之安定性而言,固有其必要,惟應有部分之受讓人若不知悉有分管契約,亦無可得而知之情形,受讓人仍受讓與人所訂分管契約之拘束,有使善意第三人受不測損害之虞,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有違,上述判例在此範圍內,嗣後應不再援用。至建築物為,其法定空地應如何使用,是否共有共用或共有專用,以及該部分讓與之效力如何,應儘速立法加以規範,併此說明。」以來,實務上,有傾向「受讓人在知悉或可得而知之情形下,也應受拘束」之情形(例如本文壹一所揭甲、乙、丙及丁案等四則裁判,其中,甲案為共有物分割協議對於第三人之效力,其他三案則為土地使用同意書或使用借貸關係對於第三人之效力;另請參閱註一)。
當然,在引用上開解釋理由書時,最高法院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七一號民事判決:「再按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三四九號解釋理由書,乃針對最高法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六五號判例是否違憲之疑義為解釋,此觀該解釋文即明。而上開判例認為「共有人於與其他共有人訂立共有物分割或分管之特約後,縱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其分割或分管契約,對於受讓人仍繼續存在」。故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三四九號解釋,乃在解決共有人間訂立共有物分割或分管特約後,對受讓應有部分之第三人之拘束力。原審未說明系爭房屋使用系爭土地一、二係基於何項法律關係,遽引用上開解釋理由書,認上訴人取得系爭土地一、二之時,其上已有被上訴人所有之系爭建物,上訴人應容忍被上訴人繼續合法使用系爭土地,不得請求核定租金、給付租金及不當得利,自有違誤。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之意旨,也應注意。
即在引用釋字第349號解釋及其理由書時,須審酌該個案客觀事實是否為「分管契約」或「與分管契約同一性質或類似性質」,倘均不是,而係在性質上,與分管契約差異甚大者,則縱該個案客觀事實係債權關係,得否引用也須多加思考。
另「釋字第349號解釋」也指明「在受讓人知悉或可得而知該分管契約之存在,始受其拘束」,倘受讓人「不知悉」或「非可得可知」,自不得引用「釋字第349號解釋」之意旨,謂「該個案受讓人受該債權契約之拘束」。
至於「共有物分割」「債權人代位請求權及其行使」及「占有連鎖」之相關說明,請分别參閱共有物分割之法律爭議事項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5564、最高法院「債權人代位請求權及其行使」,四則裁判上之見解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9020 及「占有連鎖作為合法占有權源」之法律爭議事項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5832 等文。

[註解]
註一:最高法院一○二年度台上字第五○○號民事判決:「原審審理結果,以:按之共用部分,係指公寓大廈專有部分以外之其他部分及不屬專有之附屬建築物,而供共同使用者而言;各按其共有之應有部分比例,對建築物之共用部分及其基地有使用收益之權,但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三條第四款、第九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而所謂另有約定者,包括同法第三條第五款所定共用部分經約定供特定人使用之部分在內。是公寓大廈之共用部分,倘經區分所有權人約定為特定區分所有權人所管理使用,應認共有人間已合意成立分管契約。又倘共有人已按分管契約占有共有物之特定部分,他共有人嗣後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若受讓人對於分管契約之存在係明知或可得而知之情形,應受分管契約之拘束。…」、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六三六號民事判決:「上訴人既僅係向原中崙段一三三地號土地所有人借地建屋,前開土地既經多次分割出面積三十一平方公尺之七○五地號土地,而輾轉由林由美於八十年二月六日取得,上訴人未舉證證明林○美自始知悉或可得而知該使用借貸關係並予同意,或有其他合法占用之權源,上訴人自不得據前開土地使用權證明書,對抗林○美,據以主張其有占有使用七○五地號土地之權利。…」、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上字第1155號民事判決:「四、兩造爭執要點為:(一)上訴人是否無權占有系爭房屋?被上訴人得否請求遷讓房屋?(二)被上訴人得否請求上訴人返還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茲就兩造爭點及本院得心證理由分述如下:(一)上訴人是否無權占有系爭房屋?被上訴人得否請求遷讓房屋? 1.按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妨害其所有權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民法第767條固有明文。而系爭房屋雖為被上訴人所有,但上訴人占有系爭房屋若有正當權源,即非無權占有,被上訴人即不得請求上訴人遷讓房屋。經查上訴人曾居住於系爭房屋超過30年,而訴外人呂○○即上訴人之子於75年5月3日取得系爭房屋所有權後,復無償貸與上訴人居住系爭房屋,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有本院筆錄可證(見本院卷第65至66頁)。從而呂○○取得將系爭房屋所有權後,既無償貸與上訴人居住逾17年,則解釋呂○○與上訴人間之真意,應認為雙方係就系爭房屋成立使用借貸契約,其目的顯係供上訴人使用至其終老為止。因此參酌契約之旨趣,並顧及雙方當事人之利益衡量,應認為上訴人依系爭使用借貸之目的尚未使用完畢,且呂○○亦未終止系爭使用借貸契約,故系爭契約仍屬有效存在。 2.而民法上之債權契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外,固僅於特定人間發生其法律上之效力。惟按:(1)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148條第2項定有明文。次按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49號解釋意旨:「最高法院48年度台上字第1065號判例,認為『共有人於與其他共有人訂立共有物分割或分管之特約後,縱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其分割或分管契約,對於受讓人仍繼續存在』,就維持法律秩序之安定性而言,固有其必要,惟應有部分之受讓人若不知悉有分管契約,亦無可得而知之情形,受讓人仍受讓與人所訂分管契約之拘束,有使善意第三人受不測損害之虞,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有違,首開判例在此範圍內,嗣後應不再援用。」則依此為反面解釋,應認為物之受讓人若知悉讓與人已就該物與第三人間另訂有債權契約,而猶於該契約成立後惡意受讓該物之所有權者,參照上開大法官解釋及民法第148條所揭櫫之誠信原則,該受讓人亦仍應受讓與人原訂債權契約之拘束(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060號判決意旨參照)。(2)經查被上訴人於92年7月28日因呂○○之贈與,而取得系爭房屋所有權後,被上訴人亦曾同意上訴人居住於系爭房屋,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有建物登記謄本、本院準備程序筆錄可證(見原法院101年度板簡字第431號卷第18頁、本院卷第65至66頁)。故被上訴人於取得系爭房屋所有權時,既已知悉訴外人呂明福允諾其父終身居住,即與上訴人間另訂有未定期限之使用借貸契約,猶仍受讓系爭房屋所有權,則依上說明,被上訴人即應受呂明福原訂使用借貸契約之拘束,不得否定上訴人有權占有系爭房屋。故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遷讓系爭房屋,不應准許。 3.次按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民法第148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而不動產之使用借貸等債之關係,固僅於當事人間有其效力,因該債之關係而占有不動產之人(債權人),不得執以對抗未繼受該法律關係之第三人,是受讓該不動產之第三人行使物上請求權,請求占有人返還所有物,於通常情形,固應認係權利之正當行使。但受讓人若明知占有人係基於與債務人間之債之關係而占有該不動產,非屬無權占有,惟為使占有人無從基於債之關係為抗辯,脫免債務人容忍占有之義務而受讓該不動產者,其取得所有權之目的,顯在妨害有權占有人之占有,其行使物上請求權,自應認係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而為法所不許(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意旨參照)。經查被上訴人曾為上訴人之子媳,於受贈系爭房屋時,明知其前夫呂○○已承諾其父親即上訴人得繼續居住於系爭房屋至終老為止,已如前述。而上訴人若自系爭房屋遷出,被上訴人並未陳明有何使用計畫,因此所得利益為何;惟上訴人則年事已高,顯然更需要系爭房屋以養天年。則依上說明,應認為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遷讓系爭房屋,是為權利之濫用,不應准許。 4.退步言之,本件應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1)按出租人於租賃物交付後,承租人占有中,縱將其所有權讓與第三人,其租賃契約,對於受讓人仍繼續存在,民法第425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該項規定之立法基礎,應係在於所有人於取得該物之所有權之前,已明知或可得而知使用人持續占有標的物之事實,卻仍然願意受讓該物所有權,而與現在之使用人發生法益衝突,其可避免風險卻不予避免;但使用人於取得使用權時,無從得知、亦無法避免將來與新所有人間發生法益衝突,故兩相權宜結果,不應由使用人承擔嗣後由所有人所造成之風險。從而應認為該項規定意旨,在於宣示已合法取得標的物占有之人,於其 合法占有期間內,得持續依其原先之信賴,而為標的物之使用或收益,至該期間依法終止之時;不至於僅因標的物所有權之變更,即提前消滅自己之合法占有權源。因此該規定不但具有保護善意第三人之作用,且在維持物之價值、保障正當信賴及促進經濟活動上,扮演重要功能。(2)從而在「使用人取得標的物之使用權在先,並繼續占有之中,而所有人取得該物之所有權在後,造成使用人與所有人發生法益衝突」之情形,應有該項規定之適用,以就風險為合理分配,並符合效率之要求。而使用借貸並無相同於民法第425條之規定,即屬於。因此應以土地使用借貸人已建築房屋占有該土地而具備公示之狀態,任何第三人受讓該土地時,均有可能知悉其占有狀態之公示性為宜,將民法第425條規定類推適用於使用借貸關係之存續,且借用人占有標的物中,該物所有權移轉於第三人之情形(參見詹森林教授著,「最高法院2002年度判決之研究」,民事法理與判決研究(五),第209至211頁,2007年初版;吳從周教授著,「債權物權化、推定租賃關係與誠信原則-最高法院95 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評釋」,台灣法學雜誌,第111期,第9至13、17至18頁, 2008年9月)。(3)則本件就上訴人經訴外人呂○○同意而取得系爭房屋使用權在先、且呂○○將系爭房屋所有權讓與被上訴人在後之情形而言,顯然與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之構成要件事實相類似,且上訴人已占有系爭房屋,即具備公示之狀態,被上訴人受讓系爭房屋時,即有可以知悉其占有狀態之公示性,因此就該項規定之規範目的觀察,為了合理分配風險,以維持物之價值,並保障正當信賴及促進經濟活動,本件即應為相同之處理,故依上說明,應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從而上訴人辯稱:被上訴人受讓系爭房屋所有權後,應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認為呂○○與上訴人間之使用借貸契約,對於被上訴人仍繼續存在,故上訴人占有系爭房屋自為有權占有,被上訴人即不得請求上訴人遷讓房屋等語,即屬有據。 (二)被上訴人得否請求上訴人返還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1.按本件雖應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認為訴外人呂○○與上訴人間之使用借貸契約,對於被上訴人仍繼續存在,從而上訴人占有系爭房屋即為有權占有,被上訴人不得請求上訴人遷讓房屋,固如前述。惟認為使用借貸關係得類推適用規定之理由,僅在於保護善意之借用人,維持物之價值,保障正當信賴及促進經濟活動,以符合風險之分配與效率之要求;並不在於使借用人得以繼續無償使用借用物,進而侵害所有人的權利。從而本件類推適用民法第425條第1項規定之法律效果,僅使上訴人得以有權占有系爭房屋,但並不發生法定之契約承擔,無從將使用借貸關係整體轉移於被上訴人。因此上訴人雖非無權占有系爭房屋,然其受有居住利益,對被上訴人而言,仍屬欠缺債之法律上原因,致被上訴人受有物權收益之損害,故被上訴人主張依民法第179條規定,請求上訴人返還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即屬有據。…」等可資參照。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