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捐稽徵法第39條,是政府「壓」著人民「榨」錢的法律工具嗎?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羅吉強

近日財政部公布今年前十月稅收達3兆223億元,創歷年同期新高,年增6.9%,全年稅收估將超徵3,000億至3,700億元,超徵規模可能是史上第三高(2022年超徵5,237億元為史上最高)。而近日媒體報導,今年底地方政府確定將收到中央給的「超徵紅包」,根據財政部國庫署統計,到今年10月底普通統籌分配稅款已達陣,並超過預算59億元以上,達成率101.8%,超徵紅包估算總計上看4、500億元。但各地統籌分配稅款過往常因政黨不同而有分配不公之嫌,年年超高額超徵稅款淪為執政黨金庫,讓其有假公營私上下其手的作手空間,始終令人詬病。

政府近年幾乎年年超徵數千億,面對社會大眾質疑超徵款流向的問題,財政部始終都說是拿去還國債,但國債鐘數字卻不減反增,在在都打臉財政部的說法。依財政部自己發佈的新聞稿,2016~2021年間,財政部共超額徵稅款逾8000億元,但這期間國債卻也跟著攀升,從5兆4687億升到5兆8098億,短短5年國債迅速增加超過3400億。也就是說這5年來,政府多超徵人民的8千億稅金花完了,不但沒還國債,又再借了3400億,總共「多」花了人民1兆1400億,所有的錢都花光了,但是問政府錢花去哪裡?當然打死也不能說,只能騙騙無知沒在看資料的百姓說「全都拿去還國債了」。

其實,政府如此處理超徵稅款,明顯違法。「」第59條已明文規定規定「各機關執行歲入分配預算,應按各月或各期實際收納數額考核之;其『超收應一律解庫,不得逕行坐抵或挪移墊用』。」因此,政府若要拿超徵款來償還債,都必須事先編入預算內,且經立法院審查通過,才能據以執行,否則都是違法。但財政部卻聲稱超徵款全數都拿去還國債了,但卻沒有編列入預算,不僅違反「預算法」的規定,更坐實了所謂還國債的說法根本就欺騙國人。無奈現在立委人數由執政黨佔絕對多數,讓違法超徵、違法挪用的問題完全被立院噤聲封口,最近開議的院會,有立委審查預算時,建議超徵款的50%應該用於還國債,但執政黨立委執意護航,財政部又堅持不同意,在野黨立委退讓表示,不然降為30%還國債,但財政部還是不同意,最後通過時,決議竟是鉅額超徵只要5%還債!?又再打臉財政部長說的「超徵款全數優先還債」,也更令人起疑,如此鉅額的超徵款,不還國債,又花光流去哪裡了?難道是私人口袋?更值得全民加倍關注!

我國超徵款項為何可以這麼鉅額?第一、立委失職允許財政部每年在預算中編列沒法源依據的,讓稅務員有動機用盡各種方式強行課稅、惡意查稅,第二、最重要的是過往長年許多離譜法規交相賊,嚴重侵害人民的賦稅,因此人民連想用法律來保障自己都變卡死了,所有的解套方式,幾乎就是「多少繳一點」,所以只要不堪時間及精神壓力的人民,永遠只能屈服妥協與稅務單位協商繳稅。試問如果真的是依法該繳的稅?依納保法,稅務員就應該負舉證責任,實際計算出人民應繳的稅額,讓人民心服口服,怎麼會是現況這樣,讓稅務員像菜市場喊價的方式來決定稅額?如果我們的法律規範能允許稅務員用協商的方式來定稅額,這顯然就是政府單位的課稅計謀,難怪嚴重超徵的情形會不斷發生。

台灣現行法律有太多闕漏導致超徵,並嚴重侵害賦稅人權,許多現行法律明顯不符國際人權最重要的法典-「兩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社會利國際公約)的規範精神,簡要羅列如下,做為國家修法參考:

一、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1項之前竟偷偷修法,將「移送法院」的「法院」兩字拿掉,造成人民未經合法司法程序認證,即會被違法強制執行,顯然有嚴重損害人民財產益。

發起人暨人陳逸南指出,立法院在2013年5月14日稅捐稽徵法修法的時候,把39條第一項原本「移送『法院』強制執行」的規定,修法將「法院」兩字拿掉,變成可以由稅捐稽徵機關直接「移送強制執行」,卻不需要經過法院,嚴重侵害人民,其實要符合法院的強制執行有許多法律要件,所以要達成強制執行其實不容易,但修法將「法院」拿掉,變成由稅務單位就可直接移送行政執行署執行,不管稅單是否有疑義,人民直接就得面臨財產被拍賣執行的窘境,變得為了保全財產,只好先繳的無奈與不公現象。

二、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2項規定,納稅者對應繳納復查決定的三分之一稅額,並依法提起訴願,才能暫緩執行。

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1項規定,納稅者如果已經依第35條申請復查的話,就可暫緩移送強制執行。但是第2項馬上又規定,前項要暫緩執行的案件,要納稅者有繳納復查決定三分之一的稅額,並依法提起訴願,才可以暫緩移送強制執行,那第1項規定豈不是白說了。因此總結第39條1加2項的法規,就是說納稅者若對稅額有異議,若要阻止財產不被拍賣,不但要30日內繳納稅額三分之一的錢或擔保,並依法提起訴願,否則稅捐稽徵機關馬上移送強制執行,人民立即就得面臨財產被拍賣的困境,難怪稅務冤案不斷,但稅務員卻可以持續領取不道德的稅務獎金。

三、訴願法第93條「原行政處分之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提起訴願而停止」。

人民對稅務機關的稅單不服,縱然已依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2項規定繳納1/3稅額,並依法提起訴願,但有時卻還是不能避免被強制執行,因為訴願法第93條又規定「原行政處分之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提起訴願而停止」,也就是說,稅務單位如果硬要用這條來拍賣你的財產,即便人民已經繳1/3也在訴願了,還是沒用,還是可以直接拍賣執行你的財產。人民在台灣稅法上處於完全弱勢,所以才會有很多人為了避免財產被拍賣,只好直接跟稅務單位協商,花錢消災。如此讓將眾多原本不須繳稅的人民,紛紛成了不得不多少繳一點的冤大頭們,難怪台灣年年超徵稅的數字屢創新高,課稅績效好的不得了,但卻造就了廣大憤憤不平的民怨。

四、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限制人民出境」問題。

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規定,只要欠繳稅款達法額,得由財政部函請內政部移民署限制其出境;其為營利事業者,得限制其負責人出境。台灣政府這種限制人民權的重大舉措,居然都不須法院核准,明顯牴觸憲法第10條保障的「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有了威脅性這麼大的法條,稅捐稽徵機關根本懶得依法以其他應優先的保全措施為先,就直接限制人民出境,有意忽略了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但書「已提供相當擔保者,或稅捐稽徵機關未實施第一項第一款前段(通知有關機關,不得為移轉或設定)或第二款(聲請假)規定之稅捐保全措施者,不適用之」之規定,讓台灣人民的人身自由權受到重大的侵犯。

中興大學法律系李惠宗教授表示,如果政府把當作保全租稅第一個手段,是有違憲之虞的。但台灣現行限制出境的制度,竟然完全不需經過法院審理,也沒給當事人陳述的機會,僅憑稅務單位一紙公文,就可以直接將人限制出境,因此常發生許多稅務冤案。歸國學人葉揚春博士,因技術股被國稅局曲解為薪資所得,要求補稅並限制出境,因其妻兒皆在國外,最後收場,妻離子散,一個稅務冤案竟造成一個完整家庭的嚴重破碎,不知稅務員心中除了稅務獎金外,是否尚有一絲人權觀念與惻隱之心?當真覺得稅單開的合情、合理、合法?或者因此而領的稅務獎金,真的可以心安理得?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認為,限制出境是國家侵害人民基本權益,要阻卻違法,一定要有保留及法律保留的規定,另外依憲法保障人民生存權的原則下,行政法的處罰絕對不可以超出人民財產以外的範圍,所以可以罰鍰,但是不可以限制出境或,因為這些罰責都必須經過法院裁奪確認才可以執行。顯見我國目前的許多法律尚停留在威權國家的思維,也與國際兩公約的人權思想脫節。

我國自2009年迄今已將國際兩公約納入國內法13年,雖規定施行後2年內要修正國內所有不符兩公約精神的法律,但迄今從未見政府有任何作為,才會讓前述嚴重侵害人權的相關法律繼續存在,顯然兩公約國內法化,只是做作樣子,擺擺盤而已,人民根本看得到,吃不到。

無人權的法律規範對人權的侵害程度之大,常常都會危及人民基本生存與財產權,台灣人民何時表達意見,才會擲地有聲?顯然只有選舉前,又值立委改選、的好時機,真真切切慎告所有台灣人民,務必慎選有良心、願意修改上述極度違反人權的稅捐稽徵法的立委們,台灣賦稅人權的頹勢才有機會翻轉,讓法律真正回歸服務並保障人民基本權的功能,而不再是執政者一如往常壓著人民榨錢的「法律工具」。




作者簡介

羅吉強
法務顧問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