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回復繼承請求權及其行使」,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文相關實務裁判/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2328號民事判決等

與回復繼承權有關之新聞報導:https://tw.news.yahoo.com/%E6%96%87%E6%87%82%E9%AB%98%E4%B8%AD%E7%94%9F%E5%AA%BD%E5%AA%BD%E7%B9%BC%E6%89%BF-200%E8%90%AC%E5%85%83%E6%88%965%E5%84%84%E6%88%BF%E7%94%A2-%E5%BE%8B%E5%B8%AB%E6%9B%9D%E9%97%9C%E9%8D%B5%E5%9C%A8-%E9%81%A3%E8%BF%94-122100182.html

壹、有關「回復繼承請求權及其行使」,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回復繼承權與拋棄繼承之交錯~「回復繼承權之闡明」及「法律行為之承認」等

就此,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2328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SV%2c111%2c%e5%8f%b0%e4%b8%8a%2c2328%2c20221109%2c1&ot=in 謂「……理 由
一、上訴人主張:
㈠伊父曾O水於民國96年11月16日死亡,兩造及訴外人曾O嬌均為曾O水之繼承人,曾O嬌拋棄繼承,伊則未拋棄繼承。詎被上訴人曾O娥私刻伊之印章,偽造伊名義聲請拋棄繼承(下稱系爭抛棄繼承)。伊於97年3月25日收受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下稱高雄地院)通知,始知該情事,乃具狀,經高雄地院97年度繼字第325號事件(下稱拋棄繼承事件)受理。
㈡伊雖於97年7月7日拋棄繼承事件審理時,就法官:倘被上訴人曾O元、曾O順、曾O成(下稱曾錦元3人)將伊可繼承取得部分,由曾O娥取得等情,表示同意而撤回聲明異議。惟嗣後發現曾O元3人未履行,故伊未拋棄繼承權,得訴請回復繼承權。
㈢縱認伊於97年7月7日拋棄繼承,兩造於該日成立分割協議,惟被上訴人未履行分割協議,伊已解除分割協議,繼承權仍存在。
㈣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第1146條、第259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塗銷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編號1至17所示不動產「二審請求」欄所示登記(下稱塗銷繼承登記聲明);附表編號18至21所示遺產由兩造(下稱公同共有聲明,係於原審所追加;其餘未繫屬本院部分,不予贅載)。
二、被上訴人抗辯:
㈠曾O元、曾O順係以:上訴人於97年7日7日拋棄繼承,兩造達成分割協議。惟該分割協議未限制曾詹娥處分取得之財產。嗣於辦理繼承登記時,曾O娥直接依不動產登記現況曾O元3人,未違反分割協議。
㈡曾O娥則以:兩造成立分割協議後,伊得將繼承所得遺產,處分登記予曾O元3人。
㈢曾O成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駁回上訴人請求之判決,駁回其上訴及追加公同共有聲明,理由如下:
㈠依兩造之不爭執事項,及附表所示不動產登記謄本、財政部高雄國稅局遺產總額明細表、原審100年度上訴字第938 號、本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486號刑事判決等件觀之,可見兩造為曾O水之繼承人,附表編號1至17之遺產分割登記為被上訴人所有,且曾O娥未得上訴人授權,偽造其印章,於97年1月15日辦理系爭拋棄繼承。又上訴人於同年4月9日具狀向高雄地院聲明異議,表示其無拋棄繼承之意。
㈡無權代理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係之法律行為,得經本人之承認,而對於本人發生效力,此觀民法第170條第1項規定自明。
上開規定,於未經本人同意代行簽名,事後經本人同意之情形,亦應類推適用。
拋棄繼承事件於97年7月7日之筆錄載明:「(法官:如果本件你(指上訴人)還是拋棄繼承,但曾O成、曾O順、曾O元承諾你可以繼承遺產的部分,日後遺產分割時全部由母親繼承,不必分給他們,你就撤回97年4月9日聲明異議狀,這樣可以嗎?)曾O好:這樣我同意。曾o元:同意、曾O順:同意、曾O成:同意」,且兩造均在筆錄簽名(下稱系爭筆錄),該事件承審法官即宣示異議撤回。
職是,上訴人業於當日承認曾O娥未經授權所為系爭拋棄繼承之,即溯及發生拋棄繼承之效力,且上訴人不得以曾O元3人嗣後未履行承諾,主張其未拋棄繼承。 
㈢於上訴人拋棄繼承後,曾o水之繼承人僅餘被上訴人,其等同意將上訴人原可繼承遺產部分,改由曾O娥繼承,即另成立遺產分割協議。至上訴人已非繼承人,不得以曾O元3人未履行分割協議,解除該協議。
㈣從而,上訴人求為塗銷繼承登記聲明、公同共有聲明,均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四、本院判斷:
㈠無代理權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係效力未定之法律行為,固得經本人承認而對於本人發生效力。
惟本人如已為拒絕承認,該無權代理行為即確定的對於本人不生效力,縱本人事後再為承認,亦不能使該無權代理行為對於本人發生效力。
而繼承人拋棄其繼承權,應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三個月內,以書面向法院為之,此觀民法第1174條第1項、第2項規定自明。
是繼承權之拋棄,乃繼承人於法定期間否認繼承對其發生效力之意思表示,屬消滅繼承效力之單獨行為。倘該繼承人未為拋棄繼承之意思表示,自無消滅其繼承效力可言。]

[㈡曾O娥未得上訴人授權,偽造其印章,於97年1月15日辦理系爭拋棄繼承;上訴人於同年4月9日具狀向高雄地院聲明異議,表示其無拋棄繼承之意等情,既為原審所認定。而曾O水於96年11月16日死亡,似為兩造所不爭執。則上訴人既已具狀聲明其無拋棄繼承之意,
依上說明,縱類推適用無權代理之規定,上訴人於是時已明示其拒絕承認抛棄繼承之旨,是否未使曾O娥偽刻印章並代為抛棄繼承之效力未定行為,已確定不生效力?能否再因上訴人於97年7月7日(知悉其得繼承逾3個月)撤回異議之聲明,而認其所為係承認系爭抛棄繼承之意思表示,可溯及生效,並對上訴人發生效力?即待釐清。
況原審並未認定曾O娥所為聲請,究係「無權代理人所為之效力未定法律行為」,或「未經上訴人同意代行簽名行為」之事實及其依憑。
上訴人復一再主張:伊無拋棄繼承之意欲與行為,曾O娥偽造伊之名義聲請系爭拋棄繼承,係當然無效等語(見一審重家繼訴字第10號卷㈠5頁,卷㈡375、383、387、391、397、411、491頁,原審108年度重家上字第10號卷㈠111頁),則系爭抛棄繼承能否類推適用無權代理之承認規定?亦非無疑義,此攸關上訴人之繼承權是否因拋棄而消滅,自應調查審認。]

原審見未及此,逕以系爭筆錄記載,推認上訴人得於97年7月7日「承認」系爭拋棄繼承之意思表示,進而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斷,除適用上開規定及說明不當外,並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
㈢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即有理由。又上訴人依民法第767條、第259條規定為,追加公同共有聲明,似欠缺一貫性而有不明瞭或不完足之處,案經發回,併請注意闡明及之。
五、結論: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法第51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項、第478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二、回復繼承權與喪失其繼承(重大侮辱或虐待)之交錯~「遺囑繼承侵害其繼承權」「是否未符法定要式而有效」及「代筆遺囑之真意係全部遺產予特定人或使其喪失其繼承權」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重家上字第109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CHV%2c112%2c%e5%ae%b6%e4%b8%8a%2c13%2c20230711%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主張:
㈠被上訴人為上訴人同父異母之妹,被繼承人即兩造之父黃O耀於民國107年5月2日死亡,遺有如附表所示遺產(下稱系爭遺產),兩造均為繼承人。惟被上訴人於107年7月25日以遺囑繼承為原因,將附表編號1、2所示不動產(下稱系爭房地)登記為被上訴人所有(下稱繼承登記),已侵害上訴人之繼承權。
㈡上訴人與黃O耀重組之家庭磨合困難,與黃O耀關係雖不同於一般家庭緊密,惟仍偶爾問候、喝咖啡保持互動,上訴人對其絕無重大侮辱或虐待行為。黃O耀於107年4月3日所為代筆遺囑(下稱系爭遺囑)不具法定要件而無效;縱認該遺囑有效,黃O耀真意僅係將全部財產分配予被上訴人,而非使上訴人喪失繼承權,上訴人仍得主張特留分。爰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將系爭房地之繼承登記塗銷,返還予兩造公同共有;並請求系爭遺產依附表C欄所示方法分割。
二、被上訴人抗辯:上訴人與黃O耀一家同住期間,黃O耀之妻黃廖O玉對上訴人視如己出,於上訴人成長過程迄至成年之後,持續給予其生活費或為其購買生活用品,並未拒絕照顧上訴人。然上訴人近30年未曾返家探視黃O耀,於黃O耀88、89年住院60日,黃O耀之女黃o璇、黃廖O玉於98年起相繼重病並接連辭世,及黃O耀患病10年期間,上訴人不曾出現慰問或照護,對黃O耀已構成重大虐待,黃O耀乃以系爭遺囑剝奪上訴人之繼承權。系爭遺囑符合代筆遺囑之法定程式,縱認該遺囑存有瑕疵,仍無礙於黃o耀剝奪上訴人繼承權之意思表示為有效,是上訴人主張就系爭遺產有繼承權,即非有據。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原審為上訴人全部敗訴之判決,上訴人提起上訴,聲明為: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應將系爭房地之繼承登記塗銷,並返還予兩造公同共有。㈢系爭遺產應予分割,分割方法如附表C欄所示。被上訴人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事實:(本院卷第319-320頁)
㈠被上訴人為上訴人同父異母之妹,兩造之父黃O耀於107年5月2日死亡(原審卷第15、45、47頁),遺有系爭遺產(原審卷第55頁)。被上訴人於107年7月25日將系爭房地以遺囑繼承為原因,登記為被上訴人所有(原審卷第17-31、55、87-99、147-151、157頁)。
㈡黃O耀之女黃o璇、妻廖O玉即被上訴人之姐、母先後因病於101年11月5日、105年10月18日死亡,上訴人均不知悉。上訴人於101年後未再與黃O耀見面,於110年5月查詢黃O耀之戶籍謄本,始知其已死亡(原審卷第7、15、49頁、本院卷第161頁)。
㈢上訴人原與黃O耀、黃廖O玉一家同住,於16歲時離家與同母異父之姐同住。嗣上訴人於75年1月結婚,黃O耀、黃廖O玉均參與婚禮(原審卷第45頁)。
五、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就系爭房地為繼承登記,已侵害其繼承權,請求被上訴人塗銷該繼承登記,並請求分割系爭遺產等情,為被上訴人否認,並以前開情詞置辯。]

[本院基於下列事證,認上訴人之請求為無理由:
㈠上訴人對黃O耀有重大虐待情事:
1.按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喪失其繼承權,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定有明文。
所謂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情事,係指以身體上或精神上之痛苦加諸於被繼承人而言。對於被繼承人負有扶養義務而惡意不予扶養者屬之,被繼承人(父母)終年臥病在床,繼承人無不能探視之正當理由,而至被繼承人死亡為止,始終不予探視者,衡諸我國重視孝道固有倫理,足致被繼承人感受精神上莫大痛苦之情節,亦應認有重大虐待之行為。
而是否為重大之虐待,須依客觀的社會觀念衡量之,即應就當事人之教育程度、社會地位、社會倫理觀念及其他一切情事予以決定,不得僅憑被繼承人之主觀認定,咨意剝奪繼承人之地位(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870號判例、106 年度台上字第2756號判決參照)。]

[ 2.上訴人自陳101年以前是透過黃O璇聯繫黃O耀,81年至101年間,曾與黃O耀在外喝咖啡兩三次,也有回家很多次,101年後未再與黃O耀見面等情。
查上訴人雖稱其返家多次,然對於被上訴人所述黃O耀於88、89年間住院60天,黃O璇、黃廖O玉於98年後陸續重病,黃O璇於101年間辭世等情均不知悉(本院卷第160-161頁),則上訴人所稱返家多次乙節是否屬實,已非無疑;
堪認上訴人縱曾與黃O耀見面,次數應極稀少,且應早於黃O璇罹病之前,始會完全不知黃O耀及其家人重病等變故。
且參以上訴人所稱自101年後即未再見到黃O耀,迄至110年5月查閱黃O耀之戶籍謄本始知其死亡等情,更見其至少10年期間不曾積極過問黃O耀之消息。足徵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長年不曾慰問、照護黃O耀等情,堪信屬實。
3.又黃O耀為00年生,有其戶籍謄本可憑(原審卷第15頁),以上訴人所稱101年間最後一次見黃O耀時,黃O耀已00歲高齡,上訴人並自陳知悉黃O耀曾小中風、動過刀等情(本院卷第517頁),可知黃O耀身體狀況非佳,衡情上訴人應可知父女相聚有時,來日難期天長地久;況上訴人亦稱知悉家中電話及黃o璇手機號碼、並互加通訊軟體(本院卷第289、517頁),卻於此後音訊全無,不曾對黃O耀噓寒問暖,於黃O耀年邁而遭逢至親子女、配偶相繼離世之痛、自身罹病邁向生命終期之苦時,上訴人身為子女,不曾有隻字片語關心,更不曾現身分憂、照顧,未見親子情分存在。
依一般社會通念及我國倫理觀念,父母遭逢家變且病弱之際,卻長年未見子女關懷照顧,精神上自受有極大痛苦,可認上訴人係以精神上之痛苦加諸於黃O耀,對黃O耀自有重大虐待情事。]

[4.上訴人固辯稱黃廖O玉對其並非友善,其於82年離婚欲將戶籍遷回時遭黃廖O玉阻止,其為成全黃O耀之重組家庭,故未與黃O耀緊密聯繫云云(本院卷第515頁)。
惟上訴人既可透過黃O璇聯繫,且曾於80年至110年間返家與黃O耀見面,可認上訴人縱與黃廖O玉關係非親,亦未受其阻撓而不能探視黃O耀。
上訴人雖又稱電話聯繫黃O耀無人接聽,家中按鈴無人回應,黃O璇辭世後無人可協助聯繫云云。
惟被上訴人主張黃O耀為虔誠天主教徒,週日均前往教堂,晚年則臥病在床,週一至週六均在家且有請看護等語(原審卷第296頁、本院卷第163頁),則上訴人過去倘曾持續與黃O耀或黃O璇保持聯繫,當可知悉黃O耀之宗教信仰或生活作息,縱曾數次電話聯繫未果,亦可親自詢問黃O耀住處之管理員、鄰居或至黃關耀經常前往之教堂打探消息,此由上訴人所提其詢問管理員之妻關於黃O耀死亡消息之錄音譯文(本院卷第299-301頁),即知此並非難事。然上訴人捨此不為,更見其與黃O耀關係之淡薄,難認上訴人有何長年不能探視黃O耀之正當事由。]

[ ㈡上訴人經黃O耀表示不得繼承,已喪失繼承權:
1.查系爭遺囑第1條載明「本人之合法繼承人為黃O瑜及黃O萍,然黃O萍多年來除向本人索討金錢外,未曾盡任何奉養之責,此等不肖行徑尤甚於遺棄,本人謹此鎮重宣示,黃O萍不得繼承任何本人之財產」等情,且有黃O耀之簽名可憑(原審卷第94頁)。
2.證人即系爭王O芬於原審證稱:當天在台大醫院,遺囑第一條是黃O耀的意思,我們打字後有請律師把黃O耀的想法打成文字,讓黃O耀確認無誤後簽名,我們是用電動床把黃O耀扶起讓他簽名的。我認識黃O耀40年,不清楚他家裡的事,他平常很慈祥。當天黃O耀提到上訴人,聲音很用力說什麼都不要給上訴人,說這輩子上訴人都沒有照顧過我,為什麼要給他,我們就他講的這些話告訴律師,律師擬了文字後再給黃O耀看,黃O耀也確認這是他的意思等語(原審卷第195-198頁)。
王O芬於本院再證稱:我把第一條念給黃O耀,問他這是他的意思嗎,當下他有點激動,老人家聲音變大聲說他都沒有照顧我,我為何要給他,這句話我印象很深刻…他說他回來只會要錢而已,也沒有養過我。我不知道黃O耀住院的原因,但他那時手會抖等語(本院卷第353-356頁)。
與被上訴人表姐廖O敏證稱:當時在台大醫院,我跟姑丈黃O耀很親,就像我爸爸一樣。我問他有兩個女兒,想要怎麼分配財產給他們,黃O耀一聽到上訴人名字就很生氣,就說他都沒有照顧我,連回來都沒回來,為什麼要分財產給他。我說你有房子、股票、現金,你確定都不要給嗎,他就說一毛都不給。王O芬又問一次,就把黃O耀的意願寫下來給認識的律師,打出來列印後,我們又重頭念一次給黃O耀聽,問是否是他的意思,他就點頭。他是在床上簽名,還有蓋手印。寫索討金錢是黃O耀自己講的,也有聽姑姑說上訴人每次回家說沒錢跟黃O耀要錢等語(本院卷第356-361頁),互核相符。
堪認黃O耀於立遺囑當日,確曾明確表示上訴人僅曾向其索討金錢,而未照顧黃O耀,故不欲分配任何財產予上訴人,且黃O耀亦確認遺囑內容為其真意而簽名其上,足認黃O耀已表明上訴人不得繼承。]

[3.上訴人雖否認系爭遺囑上黃O耀簽名之真正,惟證人已證述遺囑上之簽名確為黃O耀親簽。
且查,黃關耀於107年4月3日住院當日意識清楚,口語表達可回復問題,行動需他人協助,有台大醫院函文暨回復意見表可憑(本院卷第383頁),足證黃O耀於立遺囑之日具表意能力。
上訴人雖聲請就上開簽名筆跡為鑑定,惟經本院函請法務部調查局鑑定系爭遺囑及黃O耀於107年3月31日在台大醫院簽立之醫療意願書上之黃O耀簽名筆跡是否為同一人所為,該局函覆因系爭遺囑待鑑黃O耀簽名筆跡字體結構鬆散,字形扭曲變形,難以辨識書寫者書寫慣性及筆畫特徵而無法鑑定等語(本院卷第435頁),是上訴人亦無證據可推翻系爭遺囑為黃O耀親簽之事實。
況觀之上開二文件上黃O耀之簽名,均顯示用筆力量不穩,字形鬆散(本院卷第385-387頁),此與王O芬證述黃O耀手抖之情節相符,更徵王O芬證述內容並非子虛。]

[至上訴人固主張黃關O之真意僅為財產分配,非剝奪上訴人之繼承權,上訴人仍可主張特留分云云。
惟黃O耀係表達上訴人對其未奉養,而不欲使上訴人繼承任何財產,此觀系爭遺囑記載即明,是上訴人此部分抗辯,亦不足取。]

[4.綜上,上訴人長年未探視、照顧黃O耀,對其構成重大虐待情事,且經黃O耀表示上訴人不得繼承,依前開規定,上訴人已喪失繼承權。
上訴人雖抗辯系爭遺囑未經代筆人廖O泰筆記黃O耀之遺囑內容,而係由不在場之律師撰擬,應為無效等情。
惟按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被繼承人表示繼承人不得繼承者,該表示為不要式行為,並不限於以遺囑為之,業如前述,是以被繼承人如於立遺囑過程中,已明確口述繼承人不得繼承意旨,則縱該遺囑因欠缺其他法定要件而不生遺囑效力,亦無礙被繼承人所為剝奪繼承權之意思表示效力。
是上訴人已因黃O耀表明不得繼承而喪失繼承權,縱使系爭遺囑之法定要件不備,亦不影響黃O耀已剝奪上訴人之繼承權。是上訴人抗辯系爭遺囑無效,其仍為繼承人云云,並不足採,亦無探究系爭遺囑是否具備法定程式之必要,附此敘明。]

[㈢按繼承權被侵害者,被害人得請求回復。繼承人得隨時請求,民法第1146條第1項、第1164條固有明定。
惟上訴人已喪失繼承權,自非黃O耀之繼承人。是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塗銷系爭房地之繼承登記,並請求分割系爭遺產,均非有據。]

六、綜上所述,上訴人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第1164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塗銷系爭房地之繼承登記,返還予兩造公同共有,並請求分割系爭遺產,均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三、有被撫養事實者(已判決確定確認親子關係存在)之回復繼承權~「釋字771號解釋意旨之適用(即當事人,除以民法第1146條第1項之規定主張外,尚以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主張之)」及「以民法第1146條規定請求者,倘逾其法定消滅時效,嗣後得否於釋字第771號解釋之意旨,再以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請求之」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1年度重家上字第22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KSHV%2c111%2c%e9%87%8d%e5%ae%b6%e4%b8%8a%2c22%2c20230510%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事項:
一、按訴訟標的對於之各人必須合一確定者,共同訴訟人中一人之行為有利於共同訴訟人者,其效力及於全體,民事訴訟法第56條第1項第1款定有明文。本件被上訴人以被繼承人劉O如(民國104年8月19日死亡)之女身分,就劉O如所遺如附表所示不動產(下稱系爭不動產),提起繼承權恢復及所有物返還請求之訴,經原審判決後,上訴人劉陳O花、劉O聲、劉O芳、劉O璋(下稱劉陳O花等4人)提起上訴,自形式上觀之,為有利於共同訴訟人之行為,依上開規定,其上訴效力及於原審同造而未上訴之曾O妃,爰併列曾O妃為視同上訴人,合先敘明。
二、被上訴人係92年10月出生,有其個人戶籍資料、臺灣臺南地方法院(下稱臺南地院)103年度司養聲字第199號裁定(下稱第199號收養裁定)可稽(見原審卷一第217頁、原審卷二第239頁),依110年1月13日修正公布之民法第12條規定,於110年10月17日已成年取得,其母曾O庭法定代理權消滅,被上訴人具狀聲明承受訴訟(見本院卷第205、207頁),合於民事訴訟法第170條之規定,應予准許。
三、曾O妃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 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被上訴人聲請,由其而為判決。
貳、實體事項:
一、被上訴人主張:伊為曾O庭與劉O如所生之女,劉O如、曾O庭雖無關係,然劉O如長期對伊有撫育事實,依民法第1065條第1項規定,視為已經劉O如認領。嗣伊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在等訴訟,業判決確認伊與劉O如間親子關係存在確定(下稱系爭親子訴訟)。伊既為劉O如之女,依法與劉O如之配偶曾O妃同為第一順位繼承人,劉O如之父母即訴外人劉O財(於107年1月30日死亡,由劉陳O花等4人繼承)、劉陳O花對劉O如之遺產無繼承權。惟劉O財、劉陳o花自命為劉O如繼承人,否認伊之繼承權,並與曾O妃分別於104年12月10、11日就系爭不動產以繼承為由,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為公同共有人(原因發生日期:104年8月19日,下稱系爭繼承登記),已侵害伊繼承權,依民法第1146條之規定,伊於系爭親子訴訟確定後2年內得提起本件訴訟,縱認伊已罹於民法第1146條第2項之2年時效,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1號解釋(下稱第771號解釋),伊仍得依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就系爭不動產請求塗銷系爭繼承登記。爰擇一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起訴,聲明:劉陳o花等4人之被繼承人劉O財、劉陳O花、曾O妃應塗銷系爭繼承登記。
二、上訴人答辯:
㈠劉陳O花等4人則以:
1.被上訴人與訴外人曾O國、楊O雯(下合稱曾偉國等2人)間雖經臺南地院以104 年度親字第39號案件(下稱第39號案件)判決確認收養關係不存在,然該判決內容有違誤,判決效力不及於劉O財、劉陳O花。又第39號案件判決於105年2月19日始確定,無法否定於104年1月26日已確定之第199號收養裁定,且第199號收養裁定未經改變其確定力,被上訴人與曾o國等2人之收養關係溯及自103年9月15日生效,兩造間其餘訴訟均無從推翻第199號收養裁定之形成力,被上訴人非劉O如之繼承人,對劉O如之遺產無繼承權。
2.其次,劉O財、劉陳O花係104年12月間繼承開始後辦理系爭繼承登記,非侵害被上訴人繼承權,本件無民法第1146條之適用。何況,被上訴人至遲於105年1月25日第39號案件宣判時,已知其與劉O如具法律上父女關係,民法第1146條第2項之時效即開始起算,至107年1月25日屆滿2年,被上訴人迄至108年11月5日始提起本訴,已罹於2年消滅時效。而被上訴人之繼承回復請求權消滅時效於107年12月14日第771號解釋公布之前已完成,基於法律安定性,被上訴人對劉O如之繼承權已全部喪失,且被上訴人之戶籍資料係登載108年8月23日經法院判決被劉O如認領,依民法第1069條但書規定,亦應由劉O財、劉陳O花取得劉O如繼承權,被上訴人請求塗銷系爭繼承登記無理由等語置辯。
㈡曾O妃經合法通知未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第一審之訴駁回。被上訴人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事項:
㈠劉O如(於104 年8 月19日死亡)之配偶為曾O妃,父、母為劉O財、劉陳O花。劉O如死亡時,遺有系爭不動產,無繼承人聲明拋棄繼承。
㈡劉O財(於107 年1 月30日死亡)之為劉陳O花等4人,均未拋棄繼承。
㈢被上訴人(於92年10月17日生)之生母為曾O庭,劉O如、曾O庭無婚姻關係;曾O國等2人為被上訴人舅舅、舅母。
㈣劉o財、劉陳O花、曾O妃分別於104年12月10、11日就系爭不動產辦理系爭繼承登記。
㈤臺南地院於103 年12月31日以第199號收養裁定認可曾O國等2人於103 年9 月15日起收養被上訴人為養女(下稱系爭收養),該裁定於104 年1 月26日確定。另被上訴人對曾O國等2人訴請確認收養關係不存在事件,經臺南地院以第39號案件判決被上訴人勝訴,並於105 年2 月19日確定。
㈥劉O財、劉陳O花對臺南地院第39號案件,提起第三人,經同院以105 年度家撤字第1 號案件判決劉O財、劉陳O花敗訴。劉陳O花(兼劉漢財之承受訴訟人)不服,提起上訴,經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下稱臺南高分院)以105 年度家上字第29號案件判決上訴駁回。劉陳O花等4人不服,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108 年度台上字第1595號裁定駁回確定。
㈦被上訴人向劉O財、劉陳O花、曾O妃訴請「確認曾O與劉O財、劉陳O花、曾O妃之被繼承人劉O如間親子關係存在」,經臺南地院以105年度親字第26號案件判決被上訴人勝訴。劉陳O花、曾O妃不服,提起上訴,經臺南高分院以106年度家上字第43號案件判決(下稱第43號案件判決)上訴駁回。劉陳O花不服,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108年度台上字第1618號裁定上訴駁回(即系爭親子訴訟)。
㈧劉陳O花對系爭親子訴訟事件確定判決聲請再審,經臺南高分院以108 年度家再字第2 號案件判決駁回。]

[五、本件爭點:被上訴人擇一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劉陳O花等4人之被繼承人劉O財、劉陳O花、曾O妃塗銷系爭繼承登記,有無理由?本院判斷:
㈠按所有人對於無權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 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妨害其所有權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因繼承於登記前已取得物權者,應經登記,始得處分其物權;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759條、第1147條、第1148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㈡被上訴人主張伊為曾O庭與劉O如所生之女,經劉O如生前認領,且經系爭親子訴訟判決確認與劉O如具親子關係存在,屬劉祥如第一順位繼承人,劉陳O花等4人之被繼承人劉O財、劉陳O花對劉O如無繼承權。
上訴人則抗辯被上訴人由曾O國等2人收養之第199號收養裁定已確定在前,未經抗告或聲請再審變更該裁定形成力,依民法第1077條第2項規定,被上訴人非劉O如繼承人,且未經劉o如認領,第199號收養裁定無瑕疵。查:
1.劉O如(於104 年8 月19日死亡)之配偶為曾O妃,父、母為劉O財、劉陳O花。劉O如死亡時,遺有系爭不動產,無繼承人聲明拋棄繼承;劉O財(於107 年1 月30日死亡)之法定繼承人為劉陳O花等4人,均未拋棄繼承;被上訴人(於92年10月17日生)之生母為曾O庭,劉O如、曾O庭無婚姻關係;
被上訴人向劉O財、劉陳O花、曾O妃訴請「確認曾O與劉O財、劉陳O花、曾O妃之被繼承人劉O如間親子關係存在」,經臺南地院以105年度親字第26號案件判決被上訴人勝訴。劉陳O花、曾O妃不服,提起上訴,經臺南高分院以第43號案件判決上訴駁回。劉陳O花不服,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108年度台上字第1618號裁定上訴駁回(即系爭親子訴訟)等節,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臺灣屏東地方法院109年3月23日函可憑(見原審卷一第299頁),及本院職權調閱系爭親子訴訟全卷明確,是被上訴人為劉O如之卑親屬,依上開規定,於104年8月19日劉O如死亡時,承受劉O如財產上之一切權利,可先認定。]

[2.上訴人雖辯稱劉O如未認領被上訴人,自非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第39號確定判決竟誤認系爭收養契約未經生父劉O如同意,依民法第1079條之4規定無效,屬重大違誤。系爭收養契約既屬有效、無瑕疵,第199號收養裁定更於104年1月26日確定,已具形成力,未經抗告或聲請再審變更其法律效力,被上訴人對劉O如無繼承權。然查:
⑴按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非婚生子女認領之效力,溯及於出生時。但第三人已得之權利,不因此而受影響,民法第1065條第1 項、第1069條分別定有明文。
被上訴人經劉O如生前撫育,視為「生前認領」為婚生子女乙節,有臺南高分院第43號案件判決可憑(見原審卷一第39至50頁),而第43號案件(即系爭親子訴訟)之當事人即本件之兩造,系爭親子訴訟判決確定後依民事訴訟法第400條第1項規定,對兩造具既判力,兩造均應受系爭親子訴訟確定判決之羈束,不容更為相異之主張,法院亦不得為反於該確定判決意旨之裁判,則劉O如認領被上訴人之效力,依法溯及被上訴人出生時甚明。
上訴人所辯O祥如係死後認領被上訴人,非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自無可採。至被上訴人戶籍資料(見原審卷一第217頁),雖載明108年8月23日法院判決被劉O如認領,108年9月3日申登,然此屬戶政機關依戶籍法所為行政管理之登記,核與民法認領效力之規定有別,本院自不得以此遽為不利被上訴人之認定。]

[⑵又「確認收養關係存在或不存在之訴」為家事事件法第3條第1項規定之甲類家事訴訟事件,且非同法第48條第1項但書所定事件,依同項本文規定,該類事件確定對第三人亦有效力,亦即該類事件確定判決有對世效(最高法院111年度台抗字第321號裁定意旨參照)。
而臺南地院於103 年12月31日以第199號收養裁定認可曾O國等2人於103 年9 月15日起收養被上訴人為養女,固於104 年1 月26日確定。
然被上訴人對曾O國等2人訴請確認收養關係不存在事件,經臺南地院以第39號案件判決被上訴人勝訴,並於105 年2 月19日確定;劉O財、劉陳O花對臺南地院第39號案件,提起第三人撤銷訴訟,經同院以105 年度家撤字第1 號案件判決劉O財、劉陳O花敗訴。
劉陳O花(兼劉O財之承受訴訟人)不服,提起上訴,經臺南高分院以105 年度家上字第29號案件判決上訴駁回。劉陳O花等4人不服,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108 年度台上字第1595號裁定駁回確定等節,為兩造所不爭執,並經本院調閱上開民事全卷明確,是第39號案件之判決已確定被上訴人與曾o國等2 人間收養關係自始不存在,依第39號案件確定終局判決之對世效,及系爭親子訴訟判決被上訴人與劉O如具親子關係存在確定,則被上訴人主張其為劉O如之民法第1138條所定第一順位繼承人,可以採信。上訴人抗辯被上訴人非劉O如繼承人,不足採。]

[⑶上訴人雖稱第199號收養裁定,確定在前,已具形成力,未經抗告或聲請再審變更其法律效力,兩造應受拘束云云。
惟法院所為之裁定,係本於非訟事件,雖有其確定力,又該裁定未經撤銷變更或另訴確認收養無效判決確定前,固不能據以否定該裁定之效力。而法院如未查知有應不予認可之情事,而裁定准予認可收養後,始發現不應予認可時,應由當事人或因裁定而權利受侵害之人,依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提起收養無效之訴或撤銷收養之訴,此有法務部93年7月13日函釋可參(見原審卷二第342頁)。
又如前述,被上訴人對第199號收養裁定已提起確認收養關係不存在之訴,並經第39號案件判決勝訴確定,則第199號收養裁定之效力,業經被上訴人另訴救濟,自能否定該收養裁定之效力,上訴人此部分所辯,亦無可採。]

[㈢上訴人又辯稱被上訴人之戶籍迄至108年8月23日始登載經法院判決被劉O如認領,依民法第1069條但書規定,伊等就系爭不動產已得之權利不受影響。
查,劉O如死亡時,遺有系爭不動產,無繼承人聲明拋棄繼承;劉O財、劉陳O花、曾O妃分別於104年12月10、11日就系爭不動產辦理系爭繼承登記等節,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系爭不動產登記第一類謄本、財政部高雄國稅局109年1月7日函所附劉祥如遺產稅免稅證明書可參(見原審卷一第121至163頁),固可認定上訴人於108年系爭親子訴訟確定前之104年12月間已辦畢系爭繼承登記。
然承前述,被上訴人經劉O如認領之效力係溯及出生時,被上訴人於104年8月19日劉O如死亡時即為其第一順位繼承人,次順位之劉O財、劉陳O花即非劉O如之繼承人,系爭不動產對上訴人而言,即非「已取得」之權利,自無適用民法第1069條但書規定之餘地,上訴人上開所辯,亦不可採。]

[㈣上訴人再辯稱被上訴人之繼承回復請求權消滅時效於107年12月14日第771號解釋公布之前已完成,基於法律安定性,被上訴人對劉O如之繼承權已全部喪失。
然按大法官釋字第771號解釋明揭:「繼承回復請求權與個別係屬真正繼承人分別獨立而併存之權利。繼承回復請求權於時效完成後,真正繼承人不因此喪失其已合法取得之繼承權;其繼承財產如受侵害,真正繼承人仍得依民法相關規定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然為兼顧法安定性,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
其理由書進一步闡釋:「繼承回復請求權制度之目的係在賦予真正繼承人一特殊地位,使其得完整與快速排除表見繼承人對於繼承財產之侵害,真正繼承人之繼承回復請求權縱使罹於時效並經表見繼承人抗辯,真正繼承人雖喪失其基於該請求權所享有之特殊地位,但不因此喪失其法定繼承人地位及已當然承受之繼承財產,而仍得依民法相關規定(如民法第767條)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然為維護表見繼承人長期占有所形成之既有法秩序,並兼顧民法第1146條就繼承回復請求權設有時效之制度目的,真正繼承人本於其繼承權,不論是就其動產、已登記或未登記不動產,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於此範圍內,本院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應予補充」等語。
準此,真正繼承人有獨立而併存之繼承回復請求權與物上請求權,縱使前者罹於時效,其仍得行使後者請求權,惟受有15年時效之限制。
亦即,大法官釋字第107號、第164號有關「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除去妨害請求權,無民法第125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在真正繼承人併存行使繼承回復請求權時,為目的性限縮之(補充)解釋,以兼顧民法第1146條就繼承回復請求權設有時效之制度(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3307號判決意旨參照)。
依上說明,縱認被上訴人之繼承回復請求權已罹於時效,惟本件繼承開始係104年8月19日劉O如死亡時,迄至108年11月6日被上訴人起訴(見原審卷一第13頁收狀章)止,仍未逾民法第125條之時效規定。
而既認被上訴人自104年8月19日劉O如死亡時起為真正繼承人,依法已繼承取得系爭不動產所有權,其繼承之系爭不動產如受侵害,其於本件審理中仍得依民法第767條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系爭不動產。
故上訴人抗辯第771號解釋於107年12月14日公布時,被上訴人繼承回復請求權之時效已完成,本件無第771號解釋之適用餘地,亦不可採。]

[㈤依上所述,被上訴人自104年8月19日因繼承取得系爭不,然系爭不動產於104年12月間遭劉O財、劉陳O花、曾O妃辦理系爭繼承登記,足認被上訴人就系爭不動產之權利已受侵害,依第771號解釋意旨,被上訴人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劉陳O花等4人之被繼承人劉O財、劉陳O花、曾O妃塗銷系爭繼承登記,自屬有據。
㈥至被上訴人另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請求塗銷系爭繼承登記部分,既屬依數項訴訟標的,而擇一求為同一之判決,則其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請求塗銷系爭繼承登記既有理由,仍應為其勝訴判決。]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第767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劉陳O花等4人之被繼承人劉o財、劉陳O花、曾O妃塗銷系爭繼承登記,應予准許。
從而,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上訴。又本件事證已明,兩造間其餘攻防及舉證,因與本院上開判決之結果不生影響,不再逐一論述,附此敘明。
至上訴人雖聲請函詢內政部移民署(高雄港國境事務隊高雄港部隊),調查曾O國於103至105年有無申請收養被上訴人之子女補助費或其他子女補助款,以證明曾O國是否有收養被上訴人之真意(見本院卷第271頁),然承上述,既認上訴人應受第39號確定判決之拘束,不得再為相異之主張,則此部分函詢,自無調查必要,併附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家事事件法第51條、民事訴訟法第463條、第385條第1項前段、第449 條第1 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四、隱匿遺產之回復繼承權~「同一基礎事實之」「借名登記之認定」及「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侵權行為損害者,均須舉證其受有損害」等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重家上字第44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9%87%8d%e5%ae%b6%e4%b8%8a%2c44%2c20221012%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係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給付伊等新臺幣(下同)2511萬2500元,及自民國110年10月22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見原審卷一第445、214至215頁)。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原判決關於民法第1146條部分係屬誤載),上訴人除提起上訴外,另追加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而為同一聲明之請求,及依民法第1146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追加聲明被上訴人應另給付伊等5萬9373元,及自111年5月31日追加聲明狀送達翌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見本院卷第71至76、80頁)。核上開訴之追加與原訴,係基於同一繼承關係之基礎事實,是原請求所主張之事實及證據資料,於追加之訴非不得加以利用,且無害於他造當事人之保障,核與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及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尚無不合,應予准許。
二、上訴人主張:乙○○與被繼承人丙○○於108年6月10日在美國結婚,婚後育有一女甲○○(000年0月00日生),被上訴人為丙○○之父母。丙○○於109年5月27日在美國死亡,遺有如原判決附表所示房地(下稱系爭不動產)之遺產,而被上訴人明知伊等為丙○○之繼承人,竟隱匿此情,而於109年7月27日以繼承為原因,將系爭不動產辦理登記為渠等共有,於109年9月19日再將系爭不動產出售予訴外人,於109年10月28日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而排除伊等之繼承人資格,係侵害伊等繼承權及就系爭不動產之財產權,且獲有不當得利,致伊等受有2512萬2500元之損害。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如數給付,並加計自110年10月22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嗣於本院審理時,追加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而為同一聲明之請求,另主張丙○○死亡時,尚有在臺灣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臺灣銀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系爭臺銀帳戶)之存款5萬9373元之遺產,亦經被上訴人提領,致伊等受有損害,爰依民法第1146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追加求為命被上訴人如數給付,並加計自111年5月31日追加聲明狀送達翌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之判決。並於本院上訴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2511萬2500元,及自110年10月2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㈢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另追加聲明: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5萬9373元,及自111年5月31日追加聲明狀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
三、被上訴人則以:伊等為丙○○之父母,丙○○係00年0月00日出生,系爭不動產係伊等於69年6月7日購入,並借名登記在丙○○名下,當時丙○○僅4歲,要無購買系爭不動產之可能,且丙○○於幼年時即與伊等旅居美國,嗣其僅於107年間短暫返臺就醫,長期不在臺灣,對系爭不動產不甚清楚,又系爭不動產所有權狀向來由伊等保管,系爭不動產歷年來均係伊等使用管理及出租予他人,歷年房屋稅及亦均由伊等繳納,丙○○對系爭不動產無任何使用管理情事。而系爭不動產之借名登記關係,性質上應與同視,於丙○○死亡時,借名登記關係即告終止,系爭不動產應回復予伊等所有。再者,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均係戊○○或其委託他人存入,係供被上訴人繳納系爭不動產之房屋稅及地價稅暨幫丙○○繳納健保費,亦均非屬丙○○之遺產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如主文所示。
四、查,㈠乙○○與丙○○於108年6月10日在美國結婚,婚後生育有一女即甲○○(000年0月00日生);㈡丙○○係00年0月00日出生,於109年5月27日死亡,上訴人係丙○○之繼承人;㈢系爭不動產係由被上訴人出資購買,於69年6月7日以為原因而登記在丙○○名下,丙○○死亡時,系爭不動產仍登記在其名下;㈣被上訴人係丙○○之父母,渠等於109年7月27日將系爭不動產辦理繼承登記為渠等共有,嗣渠等於109年10月9日將系爭不動產以2090萬元出售予訴外人,於109年10月28日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㈤系爭不動產向來係由被上訴人以丙○○代理人身分出租,並由丁○○收取租金,房屋稅及地價稅亦均由被上訴人繳納;㈥丙○○自74年7月7日出境後,僅有於106年12月10日返臺、同年月12日出境,於107年11月23日返臺、108年1月22日出境,於108年3月17日返臺、同年月25日出境之紀錄等情,有我國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證明之美國維吉尼亞州結婚登記證明、出生證明及死亡證書、戶籍謄本、不動產登記謄本及異動索引、臺北市古亭地政事務所110年9月1日北市古地籍字第1107013112號函所附登記申請資料、內政部不動產交易實價查詢服務網資料、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契約書、房屋稅及地價稅繳款書、內政部移民署110年8月9日移署資字第1100081400號函所附入出國日期紀錄在卷可憑(見店司調字卷第19至65頁、原審卷一第305至326、417至429、71至77、401至411頁、本院卷第139至160頁、原審卷一第335至389、121至123頁),且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395至396、81、178頁),堪信為真。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五、本件應審究者為㈠上訴人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請求回復繼承權,有無理由?㈡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返還不當得利,有無理由?茲分別論述如下:
㈠、上訴人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請求回復繼承權,有無理由?
⒈按繼承權被侵害者,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得請求回復之,固為民法第1146條第1項所明定。
惟繼承權是否被侵害,應以繼承人繼承原因發生後,有無被他人否認其繼承資格並排除其對繼承財產之占有、管理或處分為斷。
是無繼承權人而於繼承開始時或繼承開始後僭稱為真正繼承人或真正繼承人否認其他共同繼承人之繼承權,並排除其占有、管理或處分者,始屬繼承權之侵害(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81號民事裁判意旨、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37號解釋參照)。
準此,若僅侵害繼承人所取得之權利,而未否認繼承人之繼承資格,或繼承人主張回復之繼承標的並非屬被繼承人之遺產,則均非侵害繼承權,自無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請求回復繼承之餘地。]

[⒉系爭不動產是否係被上訴人借用丙○○名義登記?
⑴按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其成立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在性質上應與委任契約同視,倘其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者,應賦予無名契約之法律上效力,並類推適用民法委任之相關規定(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90號、106年度台上字第2678號民事裁判意旨參照)。
次按借名登記契約係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當事人間若未訂立書面契約以保留證據,借名人得就客觀事實舉證,如由何人出資、何人管理等情形,以證明其與登記名義人間,確有借名登記之合意存在。倘登記名義人就登記為其所有之財產,任令他人管理使用收益,並由該他人持有財產證明文件等異於常態之事實,無法提出合理可信之說明,得推定雙方間有借名登記之合意(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521號民事裁判意旨參照)。
又證明借名登記契約成立之證據資料,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倘綜合其他情狀,證明由一方出資取得財產登記他方名下後,仍持續行使該財產之所有權能並負擔義務者,非不得憑此等間接事實,推理證明彼等間存有借名登記契約(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600號、110年度台上字第1323號判決參照)。
⑵經查:
 ①丙○○係00年0月00日出生,系爭不動產係由被上訴人出資購買後,於69年6月7日以買賣為原因,登記在時年不足4歲之丙○○名下;而丙○○於74年7月7日其9歲時出境後,於106年12月10日其41歲方第一次返臺、同年月12日即再出境,嗣僅有於107年11月23日至108年1月22日、108年3月17日至同年月25日短暫在臺紀錄;而系爭不動產歷來均由被上訴人以丙○○名義出租、丁○○收取租金,歷來房屋稅及地價稅亦均由被上訴人繳納;嗣丙○○於109年5月27日死亡,被上訴人於109年7月27日將系爭不動產辦理繼承登記為渠等共有等情,係兩造所不爭執之客觀事實(上開不爭執事項㈠㈡㈢㈣㈤㈥)。
足見,被上訴人於69年間出資取得系爭不動產後,雖將之登記在其等之子丙○○名下,然於其後之30餘年間,系爭不動產均由被上訴人以所有人地位持續占有、使用、收益及負擔義務,丙○○則未曾就系爭不動產有任何行使權利及負擔義務之行為或事實。則被上訴人抗辯渠等係借用丙○○名義登記系爭不動產乙節,應堪認屬實情。]

[ ②上訴人雖就被上訴人如何於69年間與時年不足4歲之丙○○就系爭不動產達成借名登記合意乙情,有所質疑。
按當時之民法(即20年5月5日施行)第1089條規定:「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由父母共同行使或負擔之;父母對於意思不一致時,由父行使之;父母之一方不能行使權利時,由他方行使之;父母不能共同負擔義務時,由有能力者負擔之。」
且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之規定,於法定代理亦有其適用,則丁○○、戊○○主張渠等於丙○○未成年時,與丙○○就系爭不動產成立借名登記契約,各就自己部分,固不得代理丙○○與自己訂立,惟此法律上不能行使丙○○權利之情況,依上開民法第1089條之規定,即應由戊○○、丁○○分別行使法定代理權;
而被上訴人既主張系爭不動產係渠等借用丙○○之名義登記,則渠等以前揭方式與丙○○達成借名登記關係之合意,於法律上並無不合,亦無悖於常情。是上訴人上開質疑,無從否定被上訴人借用丙○○名義登記系爭不動產之事實。]

[③上訴人雖主張系爭不動產係被上訴人預先分產贈與丙○○云云,並提出通訊軟體對話紀錄為證。
惟參該等通訊軟體對話紀錄,雖有戊○○對丙○○陳述:「…You got all your property all not your efforts all from parent-s…」等語(見本院卷第233頁),然並未提及系爭不動產;
又住在美國之丙○○雖於婚前對乙○○陳稱:「…I have my own house,propert,car.I don't need anyone to babysit me.You know that.I'm well in my own dwe-lling,I don't need my parents.I do well for mysel-f.I worked my ass of to get to where I am.I won't tell if I have nothing.I know what I have and don't.If I don't think you're going to be living com-fortably,I wouldn't ask for you to be here…」等語(見本院卷第275頁),
亦僅見丙○○向乙○○稱其在美國有可令乙○○生活舒適之財力而無須依靠被上訴人之意。無從認有被上訴人已將系爭不動產贈與丙○○或丙○○表示其擁有系爭不動產之情。]

[ ④上訴人雖又稱縱系爭不動產係被上訴人借用丙○○之名義登記,然仍屬丙○○之遺產,應由渠等繼承取得,被上訴人將系爭不動產辦理繼承登記且出售予他人,仍係侵害渠等之繼承權云云。
查丙○○於109年5月27日死亡時,上訴人係丙○○之繼承人,而被上訴人於109年7月27日將系爭不動產辦理繼承登記為渠等共有,嗣並出售且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等情,均如前述。
惟借名登記契約性質上應與委任契約同視而應類推適用民法委任之規定,且系爭不動產係被上訴人借用丙○○名義登記,亦如前述,則丙○○死亡時,依民法第550條規定,系爭不動產借名登記關係即告消滅,被上訴人係系爭不動產實質所有人,系爭不動產實利由被上訴人享有,是縱上訴人以丙○○繼承人身分辦理繼承登記,被上訴人仍得取回系爭不動產,非上訴人得終局享有該財產權,上訴人自無從對被上訴人主張系爭不動產係其等繼承自丙○○之遺產。
準此,被上訴人於丙○○死後將屬於自己實質所有之系爭不動產登記至自己名下,自未侵害上訴人之繼承權。]

⑶被上訴人既係系爭不動產實質所有人,系爭不動產實質權利由被上訴人享有,而非上訴人所得享有該財產權,上訴人無從對被上訴人主張系爭不動產係其等繼承自丙○○之遺產,被上訴人於丙○○死後將屬於自己實質所有之系爭不動產登記至自己名下,並未侵害上訴人之繼承權,既如前述。揆之首揭說明,上訴人就系爭不動產自無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請求回復繼承權之餘地。

[⒊丙○○死亡時,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是否係其遺產?
⑴查系爭臺銀帳戶係丙○○第一次返臺期間之106年12月11日開戶,於丙○○109年5月27日死亡時之餘額為5萬9373元,歷來支出項目除3筆數千元現金提領外,其餘均係自動扣款繳納系爭不動產房屋稅、地價稅及丙○○健保費等情,有臺灣銀行111年7月28日銀營運乙密字第11100047051號函附歷史明細查詢資料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241至245頁),且為兩造所不爭(見本院卷第81、178頁);
又參被上訴人在所提出之系爭臺銀帳戶存摺上(見原審卷第391至393頁),就該帳戶歷來僅有之5筆入款(除存款息外),即106年12月11日開戶存入1000元及3萬元部分註記之「媽給姊錢開戶」、106年12月22日郭O宜匯入5萬元部分註記之「媽請郭匯,107/4/10媽還郭」、107年4月18日現金存入3萬5000元部分註記之「媽存入」、同日轉入8萬元部分註記之「從爸存摺轉帳」,亦為上訴人所不爭(見本院卷第394至395頁)。
足見,系爭臺銀帳戶固係以丙○○名義開戶,然係由被上訴人存入資金以供自動扣繳系爭不動產稅賦及丙○○之健保費。]

[⑵上訴人雖稱丙○○係因返臺期間有相關生活開銷,故申辦系爭臺銀帳戶使用云云,並舉戊○○曾對丙○○提及可提領系爭臺銀帳戶存款使用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為證(見本院卷第279頁)。
惟參該通訊對話紀錄全文,係於丙○○第二次返臺期間之107年12月31日,丙○○向戊○○詢問「那個女孩子有沒有說要什麼時候碰面還是要我跟他連絡也沒有他的資料」,戊○○回答「我也沒有」、「日本料理好吃嗎?要不然你出面請鳳英姨 姨丈 漢O舅去吃 我出錢 還點人情」,己○○表示「OK,我問他們」,戊○○再陳述「如要請客 去頭份臺灣銀行 用ATM提你帳號5000元去用」等語,核此對話內容係戊○○表示其願出錢由丙○○出面請長輩用餐,此戊○○「出錢」則係其同意丙○○提領系爭臺銀帳戶內之款項使用。
可見,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不僅如前所述,係被上訴人存入以供自動扣繳系爭不動產稅賦及丙○○之健保費,且在被上訴人與丙○○間之認知,該存款亦係被上訴人所有,不因其係在系爭臺銀帳戶即屬丙○○所有甚明。]

[⑶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既係由被上訴人存入以供自動扣繳系爭不動產稅賦及丙○○之健保費,且於被上訴人與丙○○間之認知,該帳戶內之存款係被上訴人所有,非丙○○所有,則上訴人就丙○○死亡時該帳戶內之存款餘額,亦無從對被上訴人主張係屬其等繼承自丙○○之遺產,乃被上訴人嗣提領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自未侵害上訴人之繼承權,揆之首揭說明,上訴人就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亦無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請求回復繼承之餘地。]

[㈡、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返還不當得利,有無理由?
⒈按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次按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有損害為其要件,此觀民法第179條規定自明。
是無論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賠償損害,或依不當得利法則請求返還不當得利,均以受有損害為成立要件。如不合於此項成立要件者,即難謂有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或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存在(最高法院院43年台上字第359號、48年台上字第680號民事判例、97年度台上字第604號、101年度台上字第1222號民事裁判意旨參照)。
⒉被上訴人係系爭不動產實質所有人,系爭不動產實質權利由被上訴人享有,非上訴人所得享有該財產權;又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係被上訴人存入以供自動扣繳系爭不動產稅賦及丙○○之健保費,且於被上訴人與丙○○間之認知,該帳戶內之存款係被上訴人所有,非丙○○所有,上訴人無從對被上訴人主張系爭不動產及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係其等繼承自丙○○之遺產,業如前述。
則被上訴人於丙○○死後將系爭不動產登記至自己名下,及提領系爭臺銀帳戶內之存款,自未侵害上訴人之財產權,亦未致上訴人受有任何損害。乃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返還不當得利,亦均屬無據。]

六、從而,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訴請被上訴人給付2511萬2500元,及自110年10月2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於法核無違誤。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謫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又上訴人追加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再為同一請求,及依民法第1146條第1項、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規定,追加訴請被上訴人另給付5萬9373元,及自111年5月31日追加聲明狀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亦為無理由,應併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五、其他相關實務裁判
請參閱下列連結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qryresult.aspx?judtype=JUDBOOK&kw=%e5%9b%9e%e5%be%a9%e7%b9%bc%e6%89%bf%e6%ac%8a&sys=V&jud_court=

貳、小結
按民法第1146條:「(第一項)繼承權被侵害者,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得請求回復之。(第二項)前項回復請求權,自知悉被侵害之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繼承開始時起逾十年者亦同。」第2項,固對於繼承權被侵害者之回復請求權,明定有其消滅時效,但依第771號解釋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ExContent.aspx?ty=C&CC=D&CNO=771 之意旨,縱回復繼承請求權之行使,已逾其民法第1146條第2項所定消滅時效,也無礙所有物遭無權占有或侵奪之真正所有人,於十五年之消滅時效內,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向現占有人請求返還遭其無權占有或侵奪之所有物;就此,本文壹三所揭判決,就是適例。

又民法第1146條第1項所稱繼承權被侵害,除「得參閱本文壹四所揭判決就此所為之論述」外,「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2108號判例:「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所謂繼承權被侵害,須自命有繼承權之人獨自行使遺產上之權利,而置其他合法繼承人於不顧者,始足當之。父或母與其未成年之子女共同繼承時,依同法第一千零八十八條之規定,對於子女之特有財產既有管理及使用、收益之權,並得為子女之利益而處分之,不得謂有侵害其子女之繼承權。原審既認定上訴人等之母,係因清理維持上訴人等生活所負之債務而處分遺產,又謂係侵害上訴人等之繼承權,顯屬理由矛盾。」之意旨,也須注意。

另前揭實務裁判(本文壹一至四部分),分别依序為「回復繼承權與拋棄繼承之交錯」「回復繼承權與喪失其繼承之交錯」「有被撫養事實者之回復繼承權」及「隱匿遺產之回復繼承權」等四種典型之類型,而且其等判決對其各自所涉「回復繼承權之闡明、無權代理法律行為之行為(本文壹一部分)」「系爭代筆遺囑是否未符法定要式而無效、代筆遺囑之真意為何(本文壹二部分)」及「借名登記及其認定(本文壹四部分)」等法律爭議事項,均有尚完整之論述,可資參酌。

至於「借名登記」「無權代理」及「喪失其繼承權」之相關說明,也得分别參閱「借名登記及其終止」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51867、「無權處分」「表見代理」及「無權代理」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9569 及有關「應繼承人喪失其繼承權」,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52107 等文;其他與民法第1146條有關之判例意旨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Rela.aspx?PCODE=B0000001&FLNO=1146&ty=J,也須注意。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