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院國民法官審酒駕致死案,檢方盼透過判決創造安全用路環境~從「酒駕致死」「行人路權」到「國民法官」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373816

壹、行或不行國官參與審判,及致死
一、行或不行國民參與審判
就此,在「士院首起適用案,原、被告拒國民法官參與審判原因曝~行或不行國民法官參與審判」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2958 一文提及:「本節新聞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374320

壹、是否應行國民法官參與審判之相關規定及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相關規定
(一)應行國民參閱審判者
就此,國民法官法第5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A0030320&flno=5 係規定「(第一項)除少年刑事案件及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罪之案件外,下列經提起公訴且由地方法院管轄之第一審案件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一、所犯最輕本刑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二、故意犯罪因而發生死亡結果者。(第二項)前項罪名,以起訴書記載之犯罪事實及所犯法條為準。(第三項)檢察官非以第一項所定案件起訴,法院於第一次前,認為應變更所犯法條為第一項之罪名者,應裁定行國民參與審判。(第四項)第二百六十五條之規定,於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不適用之。(第五項)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被告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第六項)第一項案件,法院得設立辦理。」。

二、得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者
至於得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者,則明定於國民法官法第6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A0030320&flno=6:「(第一項)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之聲請,於聽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一、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二、對於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本人或其配偶、八親等內血親、五親等內或家長、家屬之生命、身體、自由、、財產有致生危害之虞。三、案件情節繁雜或需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四、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五、其他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第二項)於國民法官法庭組成後,法院於前項裁定前並應聽取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之意見。(第三項)法院為第一項裁定,應審酌公共利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負擔,及當事人益之均衡維護。(第四項)第一項裁定,當事人得。抗告中,。抗告法院應即時裁定,認為抗告有理由者,應自為裁定。(第五項)依第一項規定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裁定前已依法定程序所進行之,其效力不受影響。」、國民法官法第6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10048&flno=6:「(第一項)
法院依本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宜視個案情節具體考量下列事項,依本法第六條第三項規定妥為審酌決定之:一、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內容及預定證明之事實。二、被告之陳述及辯護人預定證明之事實。三、整理爭點之結果。四、預定調查之項目、數量、範圍、次序及方法。五、排定之結果。六、預定審理之日程。七、依本案或參考與本案類似之其他案件選任情形,是否難以順利選任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者。(第二項)法院為本法第六條第一項之裁定前,得徵詢被害人或其家屬、告訴人或其代理人之意見;於被害人參與訴訟之情形,並應徵詢人及其代理人之意見。(第三項)於第三人參與訴訟之情形,準用前項後段規定。」、第8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10048&flno=8:「(第一項)涉及應行國民參與審判案件者,檢察官宜審酌下列事項,平衡兼顧公共利益、被告、被害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之權益,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理解與負擔,妥慎決定是否合併起訴:一、案件繁雜程度。二、非應行國民參與審判案件與應行國民參與審判案件之關聯程度。三、非應行國民參與審判案件與應行國民參與審判案件證據之共通程度。四、於程序上合一或分別處理對確保國家刑罰權實現、訴訟或其他公共利益之影響。五、於程序上合一或分別處理對被告、被害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之利益或不利益。六、於程序上合一或分別處理對國民法官之理解與負擔程度是否會有顯著差異。七、其他相關情事。(第二項)檢察官以被告犯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罪與非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罪合併起訴之情形,如地方法院已成立國民法官專庭者,應由國民法官專庭審理之。但非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罪已經法院依本法第七條第一項但書規定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確定者,不在此限。」等相關規定。

二、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涉及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1款、第4款及第6款者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2年度國審交訴字第1號刑事裁定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DM%2c112%2c%e5%9c%8b%e5%af%a9%e4%ba%a4%e8%a8%b4%2c1%2c20230414%2c1&ot=in 謂「……理由
一、聲請意旨略以:聲請人即被告李O修對於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業已坦承不諱,顯見被告已為有罪之陳述,且於案發後積極洽談事宜,量刑部分僅求從輕量刑,對於刑度部分並無重大爭執,況同一犯罪事實另涉及之妨害公務、妨害公眾往來及過失傷害等罪,亦移交至通常審理程序進行,顯見本案並無彰顯國民參與審判價值之重要意義。再者,國民參與審判程序,係期待國民法官法庭在審理時以未受預斷、偏見等污染心證情事進行審判,然本案於偵查之初,遭新聞媒體大肆報導並使用聳動之新聞標題吸引點閱率,且於起訴時亦大幅報導,報導內容除包含本案詳細資訊外,復包括與事實不符之內容,而上開新聞無論係對於職業法官或國民法官在接觸卷證前,早可透過新聞等公眾媒體資訊取得,而上開新聞內容業已設定被告係黑幫份子、酒駕撞死單親爸及囂張與警方起衝突等負面標籤,造成國民法官心證受有預斷、偏見、污染之情事,則被告如何可依據國民法官法第43條之立法意旨期待可受公平審判,顯見本案確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及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之情形,爰依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1款、第4款、第5款之規定,聲請不行國民參與審判。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二、按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聲請,於聽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一、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四、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五、其他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1款、第4款、第5款定有明文。

三、經查:
㈠被告及其辯護人固以:本案經媒體廣為報導而令國民法官在審理程序前已有所預斷、偏見,足見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亦難期國民法官得公正執行職權等語置辯。惟:
⒈現今各種網路資訊傳遞快速,且社群媒體與影音平台盛行,倘非離群索居之人,各種新聞報導本唾手可得,而故意犯罪因而發生死亡結果之案件,涉及被害者生命權喪失,屬國民高度關心之社會議題,且新聞媒體為促進資訊充分流通,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共意見與達成公共監督,以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本應提供具新聞價值之多元資訊,故僅因國民有接觸不同觀點之新聞報導,而認國民經選任成為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後即以預斷、偏見、受有污染之心證進行審判,稍嫌速斷。
況本案報導並非全然採用聳動或不符事實內容之報導,亦有從中性、貼近事實之方式進行報導,是辯護人泛稱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事前揭觸新聞媒體報導致心證受有污染之虞,亦非可採。

⒉為確保選出得以公平誠實執行審判職務,且無偏見、歧視、或其他不當行為之國民法官,實現符合公正且兼具多元參與精神之國民參與審判程序,國民參與審判制度中設有選任程序,倘經由選任程序發現有具體事證足認候選國民法官其執行職務有難期公正之虞時,法院本可以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之聲請,裁定不選任之(國民法官法第27條參照),而檢察官、被告與辯護人亦可利用不附理由聲請法院不選任特定之候選國民法官(國民法官法第28條參照)。

又在審理程序階段,為避免國民法官在審判過程中,苟因檢察官或辯護人將足使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產生預斷之虞或偏見之事項,摻雜於言詞或書面陳述中,而使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受到不當干擾、無法形成正確心證時,審判長本應基於訴訟照料義務,積極行使訴訟指揮權,限制此種可能會不當影響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心證之資料在審理過程中呈現,且有此等情形之虞時,審判長亦應隨時對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為(國民法官法第46條參照)。

倘經審判長闡明後,個別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仍有無法公正行使職權之具體事證時,法院應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書面聲請,以裁定之(國民法官法第35條參照)。

在在益徵國民法官法藉由國民法官參與審判,彰顯國民主權之理念之際,仍充分保障被告受公平審判之權利。從而,實難僅憑本案在偵查階段及起訴時因媒體大幅報導,而逕予剝奪國民參與審判之權利。

㈡被告及辯護人復以被告業已認罪且無重大量刑爭議為由,請求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云云。惟:
⒈被告固為有罪之陳述,然經檢察官開示本案卷證,被告與其辯護人討論後,仍爭執被告駕車有無超速之過失乙節,此非屬枝微末節或無關緊要之事實認定。再者,觀諸辯護人於民國112年4月7日刑事準備㈠狀第2頁,爭點㈡記載「王孝展駕駛A車,行經臺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1段時,有無違反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項第1款第10目,於忠孝東路1段與忠孝西路車行地下道口前右側劃有白虛實線(不得向左變換車道之標線)之車道,向左行駛變換車道而切入忠孝東路1段與忠孝西路車行地下道口車道,致被告煞車不及而撞擊」等內容,似主張「縱被告有飲酒駕車之行為,然倘非因王孝展駕車之過失,被告亦不致於撞擊而發生本案」,顯見被告雖為有罪之陳述,然對於檢察官起訴之事實,甚至其駕車有無過失、過失程度等事項並非全然坦認。

倘本案率爾以被告為有罪之陳述,而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在現今實務對於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後,被告是否具有禁反言之適用,尚未有所共識下,實難避免被告先以有罪陳述為由聲請改行通常審判程序後,再翻異其詞,改為無罪答辯,架空國民參與審判制度。

⒉本案起訴事實為被告酒後駕車過失致人於死,此為一般國民自身或周遭親友可能經歷或聽聞之事,被告涉犯此罪應如何論罪科刑,法院是否縱放輕判而違反國民法感情,判決結果是否無法理性預期或不透明等節,均為國民所關心之事,已難認非屬具有量刑意義之案件。況被告究竟有無自首得減輕其刑之適用、違反義務之程度、得否以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宣告緩刑等節,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仍有歧見,益徵本案確有量刑重大爭執,非全然無行國民參與審判之必要。

㈢檢察官及辯護人就本案預定之數量及預估時程,為2至4日,復審酌本案事實所涉爭點,實與一般國民生活中駕車、乘車、行走於馬路等參與交通經驗習習相關,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並無難以理解之情,不會造成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重大負擔,亦不會因訴訟拖延而有損被告權益。況藉由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參與審判,可將其等生活經驗、價值思考、法律感情,帶進法庭,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除使司法審判更透明外,復可加深國民對於司法的理解與信賴,並且讓國民對於犯罪的發生與處理有更深刻的認識與理解,進而對公共議題有更深入的討論,實現公民參與的社會,而具有公共利益。

㈣綜上,本院聽取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之意見,並徵詢告訴人即被害人家屬王O恩、之意見後,審酌公共利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負擔、及當事人訴訟權益等各因素後,認本案並無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之情形,被告及辯護人聲請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二)涉及是否和解及國民法官法第1條第4款者
1.未和解
又福建金門地方法院112年度國審交訴字第1號刑事裁定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KMDM%2c112%2c%e5%9c%8b%e5%af%a9%e4%ba%a4%e8%a8%b4%2c1%2c20230626%2c1&ot=in 也云「……理   由
一、聲請意旨略以:被告已就被訴事實全部認罪,且案情單純,為免耗費社會資源,爰依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4款規定,聲請不行國民參與審判,改依通常審判程序進行等語。
二、按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規定「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聲請,於聽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一、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二、對於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本人或其配偶、八親等內血親、五親等內姻親或家長、家屬之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有致生危害之虞。三、案件情節繁雜或需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四、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五、其他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同條第3項規定「法院為第1項裁定,應審酌公共利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負擔,及當事人訴訟權益之均衡維護。」

(以下黑框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三、本院依上開規定,審酌本案為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被告已就被訴事實為有罪陳述,然與告訴人無法達成和解,告訴人請求進行國民參審,及本案進行國民參審對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可能產生之審理負擔,與國民參審制施行之初,就酒駕肇事致人於死及逃逸案件可能涉及之公共利益與當事人訴訟權益之均衡維護等觀點,認本案並無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4款所定以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之情形。是認被告聲請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2.已和解
另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12年度國審交訴字第1號刑事裁定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SCDM%2c112%2c%e5%9c%8b%e5%af%a9%e4%ba%a4%e8%a8%b4%2c1%2c20230612%2c1&ot=in 也謂「……理 由
一、聲請意旨略以:聲請人即被告陳O正(下稱被告)對於本案業已為認罪之陳述,被告未爭執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及罪名,而本案量刑亦無主張刑法第19條之抗辯,且本案酒駕致死最重本刑亦無,在量刑上應無重大爭議,審酌被告與被害人家屬等達成和解,雙方無積極對立情況,一般通常刑事程序足以保障一般被害人家屬等之程序表示權,亦符合一般人對法律之情感,又國民法官法之程序所耗費之司法資源甚巨,且被告為訴訟程序主體,於符合法規之情形下,應享有程序,是以本案無行國民法官法之必要,爰依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4款之規定,聲請不行國民參與審判。

(以下黑框及分段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二、按國民法官法於民國109年8月12日公布,並於112年1月1日生效施行,其立法目的在於為使國民與法官共同參與刑事審判,提升司法透明度,反映國民正當法律感情,增進國民對於司法之瞭解及信賴,彰顯國民主權理念,國民法官法第1條定有明文;次按,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聲請,於聽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四、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4款定有明文。

從而,國民參與審判之立法目的,雖在於提升國民對於司法之理解與信賴,並使審判能融入國民正當法律感情,然若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陳述之案件,經法院斟酌個案情節,檢、辯雙方對於量刑亦無重大爭議,且並無彰顯國民參與審判價值之重要意義者,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亦得排除行國民參與審判之程序。

三、經查:  
 ㈠被告因酒後駕車致人於死公共危險案件,經檢察官於111年11月30日國民法官法施行前業已偵查終結,並於112年2月2日提起公訴,而本案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協商會議、調查程序時,就本案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本院卷第84頁、第116頁),其等雖主張刑法第59條減刑規定適用、並請求宣告緩刑等節,然被告業已和被害人家屬等達成和解,並履行金完畢,有檢察官陳報之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公務電話紀錄單1紙存卷可查(本院卷第129頁至第131頁),且被害人家屬等於本院調查程序中亦表述:被告有按期賠償,我們認為被告犯後態度良好,也願幫助被告給予機會,希望本案量刑上得以減刑,使被告可以適用緩刑規定,被告亦有家庭、子女,不希望被告入監服刑,希望能以法治教育課程、勞動服務,或其他方式替代,讓被告知所警惕,兼顧家庭等語(本院卷第118頁至第119頁),而檢察官復表示:尊重被害人家屬等想法,本案是否適用刑法第59條減刑、是否宣告緩刑,雖為本案爭點,仍若僅由職業法官審酌,檢察官沒有意見等語(本院卷第118頁),是依被告業已與被害人家屬等達成和解,並取得被害人家屬等之包容等情,可認失去至親之被害人家屬等,既已諒解被告之行為,且被告為有罪之陳述,因此本案量刑已非具有重大爭議,是其是否具有反映國民正當法律感情、彰顯國民主權理念,而為須行國民參與審判程序之案件,容有探討餘地。
 ㈡再者,酒後駕車致人於死公共危險案件,雖為一般國民自身、親友較可能經歷或聽聞之事,若由國民法官參與審判,可提供其等生活經驗、判斷依據、價值感受予職業法官多元評量視角,並提升國民對於司法之瞭解及信賴,如行國民參與審判制度,自然具有公共利益;然而,刑罰之量定與之認定均屬重要,而被害人及被害人家屬因被告之犯罪行為所造成之傷痛,對犯罪所生損害、被告犯罪後之態度、因被告之犯罪行為所受之影響、心路歷程等量刑事項,實有最為深刻切身之感受、體悟,因此應宜藉由參與訴訟程序,使被害人家屬瞭解訴訟之經過情形及維護其,進而撫慰心靈創傷。從而,國民參與審判固然得以藉由國民法官共同參與刑事審判,反映國民正當法律感情,然仍應優先考量被害人家屬對訴訟程序進行、量刑審酌之意見,始能更實質貼近國民對於司法之瞭解及信賴。

 ㈢本案經檢察官、審判長於調查程序中告知被害人家屬等、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要旨,一般通常程序及國民參審程序之內涵後,被害人家屬等陳稱:我認為本案以通常程序進行即可,儘速進行程序,使雙方壓力較小,希望能儘快處理完本案等語(本院卷第117頁),檢察官亦表示:尊重被害人家屬等意見,對於適用程序沒有意見等語(本院卷第117頁),本院審酌被害人家屬中有年長、行動不便之人,因此參與訴訟非屬便捷,又如審理程序冗長將造成心理莫大壓力,祈能儘速審理本案,再檢察官原於111年11月30日偵查終結本案,係以通常程序提起公訴,應係考量上情,認以通常程序進行本案,即可達到被害人家屬等所望,是以,本案縱然行通常程序,相關事實所涉及之量刑爭點、雙方當事人權益、程序利益等節,由職業法官審理仍得以兼衡,復考量檢察官、被告、辯護人對於量刑事項均無重大爭執,檢察官亦尊重被害人家屬等之意見,本院於斟酌反映國民法律感情之意義,平衡兼顧當事人權益與訴訟資源之有效運用後,依其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

㈣綜上所述,本院聽取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之意見,並徵詢被害人家屬等之意見後,審酌公共利益、當事人訴訟權益等各因素後,認本件以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爰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

(三)涉及國民法官法第1款、第3款、第5款者
至於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12年度國審重訴字第4號刑事裁定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PCDM%2c112%2c%e5%9c%8b%e5%af%a9%e9%87%8d%e8%a8%b4%2c4%2c20230713%2c1&ot=in 則云「……理 由
一、聲請意旨略以:
(一)新聞媒體報導除有本案詳細資訊外,復包括與事實不符之內容,媒體並已設定被告負面標籤,更不當節錄部分監視器畫面並附隨網路新聞流傳,因國民法官均可在接觸本案卷證前瞭解上開新聞報導內容,恐造成國民法官心證受有預斷、偏見、污染之情事,則聲請人即被告陳O順難以期待依國民法官法第43條之立法意旨接受公平之審判,本案確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
(二)本案牽涉多起醫療鑑定之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詳述如下:
1、被害人宋O翰生前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多項慢性疾病,且解剖未能確定造成被害人死亡結果之原因為何,被害人死亡結果與被告行為並無必然關聯,因「被告行為與被害人死亡具有因果關係」及「被害人真正死亡之原因」需仰賴專業醫療機構之醫療鑑定意見。
2、被告行為前有飲酒,經醫院檢測後酒測值甚高,則被告行為時是否已達「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或是「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降低」,有送司法精神鑑定之必要。
3、被告前經車禍致其右腳受傷嚴重,曾開刀治療,現膝蓋、腿部仍植有鋼釘固定,呈現無力狀態,被告右腳是否能出力而有攻擊力道,是否足以導致被害人死亡結果之發生,容有送醫療鑑定之空間。
(三)綜合審酌本案「有新聞等公眾媒體資訊取得,不當報導案情,並已有部分節錄之監視畫面,造成國民法官心證受有預斷、偏見、污染之情事」、「牽涉起醫療鑑定之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且恐將導致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難以理解醫療專業,造成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重大負擔,並可能因訴訟拖延而有損被告權益」,本案確存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
(四)綜上所述,本案存有前揭不宜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情事,爰依國民法官法第6條第1項第1款、第3款、第5款之規定,聲請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程序。
二、按本法第6條第1項規定:「應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得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聲請,於聽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意見後,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一、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二、對於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本人或其配偶、八親等內血親、五親等內姻親或家長、家屬之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有致生危害之虞。三、案件情節繁雜或需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四、被告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被告通常審判程序之旨,且依案件情節,認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適當。五、其他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同條第3項則規定:「法院為第一項裁定,應審酌公共利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負擔,及當事人訴訟權益之均衡維護。」
三、經查:
(一)現今網路發達、資訊流通快速,各種新聞報導本唾手可得,而故意犯罪因而發生死亡結果之案件,涉及被害人生命權喪失,為國民高度關心之社會議題,且新聞媒體為促進資訊充分流通,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共意見與達成公共監督,以維持民主多元社會之正常發展,本應提供具新聞價值之多元資訊,故僅因國民有接觸不同觀點之新聞報導,而認其等成為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後,即對本案事實產生預斷,尚嫌速斷。何況依國民法官法第15條第9款、第27條第1項規定,有具體事證足認候選國民法官執行職務有難期公正之虞時,法院本可以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之聲請,裁定不選任之,而檢察官、被告與辯護人亦得依同法第28條規定,不附理由聲請法院不選任特定之候選國民法官。此等選任程序相關規定,均係為選出得以公平誠實執行審判職務,且無偏見、歧視、差別待遇或其他不當行為之國民法官,實現符合公正且兼具多元參與精神之國民參與審判程序。而經選任之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如有發生不適任而不宜繼續執行職務之情形,依國民法官法第35條規定,法院應依職權或當事人、辯護人、輔佐人之書面聲請,以裁定解任之。國民法官法業已設有上述確保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得以公正誠實執行職務之相關機制,自難僅憑本案曾為新聞媒體報導,遽認本案行國民參與審判有難期公正之虞。

(以下黑框為筆者所加,便於讀者閱讀)
[(二)聲請意旨所稱鑑定事項,因事涉醫療專業,必要時固得委諸醫學專家之鑑定且需耗費時日。然醫學專家依鑑定流程,藉由本案卷宗資料,本於專業知識與臨床經驗,綜合研判所為之鑑定結果,僅係提供法院判斷時之資料,但非謂該等鑑定結果得全然取代法院之判斷,聲請意旨所稱待證事實或是否該當法律要件,仍係由法院綜合全部調查所得資料而依職權認定,此項職權在國民參與審判程序係由職業法官與國民法官在終局評議程序時共同行使之,倘國民法官對於鑑定報告內容與結果有何疑義或理解上的困難,並得由職業法官依其審判經驗及法律專業說明解惑,足以確保國民法官得迅速瞭解之,並據此陳述意見及充分討論,而得以善盡其獨立判斷之職責,故應無聲請意旨所稱「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之情而不致於課予國民法官過多、過重之負擔。]

(三)前已敘明本件並無「有新聞等公眾媒體資訊取得,不當報導案情,並已有部分節錄之監視畫面,造成國民法官心證受有預斷、偏見、污染之情事」、「牽涉起醫療鑑定之高度專業知識,非經長久時日顯難完成審判,且恐將導致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難以理解醫療專業,造成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重大負擔,並可能因訴訟拖延而有損被告權益」之情事,是本件自無因前述兩項情事而該當「其他有事實足認行國民參與審判顯不適當」之要件。
四、綜上所述,本院合議庭聽取當事人、辯護人及訴訟參與代理人之意見後,審酌公共利益、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之負擔及當事人訴訟權益之均衡維護,認本案並無本法第6條第1項第1款、第2款及第5款所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情形,是被告聲請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貳、士院首起適用國民法官案, 原、被告拒國民參與審判原因曝
根據2023年7月24日之報載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374320,士林地院審理首宗適用國民法官法制度的案件,是55歲賴男今年1月30日晚間酒駕逆向撞死69歲蘇婦,但雙方擔心掀起死者家屬悲傷情緒,或媒體大肆報導而無助和解,故今日開庭均聲請「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制。

死者家屬律師提到,家屬至今未走出傷痛,且本案為士院第一件適用國民法官法制度的案件,家屬為防悲傷情緒被消費,決定聲請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制。

到庭認罪的賴男則與公設辯護人表示,經上週與律師討論和解,認為全案若經媒體大肆報導,恐掀起死者家屬的傷痛,而無助雙方和解,且檢察官認為全案符合自首要件,若自首可減刑為1年6月以上至5年以下,並未彰顯國民參與審判的重要意義,因此也盼法院裁定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制。

蒞庭檢察官認為,雙方縱使達成和解,全案是否就沒必要由國民法官參與審理,仍須思考;另,即便已和解,也可由國民法官與職業法官共同決定科刑。

賴男接著表示,目前他手頭上沒有東西,只能拿100萬元現金賠償,餘款要分期給付,也會以最大誠意處理。辯護人說明,賴男部分土地已被,可透過移轉或拍賣方式賠償死者家屬。

法官庭末諭知下月18日先行,再依調解狀況並經聽取雙方意見,評估全案是否行國民參審制。

就此,本文認為,實務裁判上,確實有將「和解與否」列為「是否不行國民參與審判」的斟酌因素之一(尤其是涉及第4款者),爰本案法官庭末喻知先行調解,再依調解狀況並經聽取變方意見,評估全案是否不行國民參與審判,尚得理解。

另外,首宗「國民法官」判決,請參閱全國首宗國民法官判決出爐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42690 一文。」。

二、酒駕致死與國民法官參與審判
即從前揭文所提之實務裁判來看,酒駕致死及殺人案,乃目前行國民法官參與審判案之大宗,唯是否行或不行國民法官參與審判,仍須視「該個案是否符合國民法官法第5條第1項各款情形之一及第6條第1項各款情形之一」等相關規定而定。

至於酒駕致死之全方位防制之道,乃須全面系統性介入,其相關說明,請參閱酒癮治療率僅有2.1%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3214、怎樣罰!才能防「酒駕僥倖者」https://www.lawtw.com/archives/654304 等文。

貳、透過國民法官參與審判,提醒國人對「行人路權」之重視
又行人路權之相關行政措施 https://td.police.gov.taipei/News_Content.aspx?n=F2F9BC97A3881D75&sms=78D644F2755ACCAA&s=05AEDC4796CEE6E9,目前正在展開,但行人路權與其他權利 (例如機車駕駛人停放機車的權利、汽車駕駛人行使汽車及停放汽車之權利等) 之衝突,在行使與停放空間等資源明顯不足之情形下,在所難免;此時,其間的平衡,至為重要,而非偏執於行人路權,而忽略其他權益。

另透過國民法官參與審判之方式,「提醒國人對行人路權之重視」或「創造安全用路環境」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373816,或是一種好方法;惟此兩種目標或目的,並非國民法官法第1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A0030320&flno=1 所明定之立法目的,個案上是否行或不行國民法參與審判,仍須視「是否符合國民法官法第5條第1項各款情形之一及第6條第1項各款情形之一」等相關規定而定。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