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女真苗裔——天生的反抗者,被壓迫的赫哲人

張貼於 尹章義教授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尹章義教授

野人女真苗裔
——天生的反抗者,被壓迫的赫哲人
附圖採自《
1 ,我的尋根溯源故事,很像美國的黑人電影《根》。
我不是遊客,我是歸人!
2 ,我只有兩個間接線索;
一個是我家獨特的年俗:
甲、年年過年,到溪邊砍一棵細長的竹子,繫上白煮肉,樹立在屋頂上;同時在屋頂灑些豌豆米。
乙 ,年夜飯後,到路口立香,燒紙錢。
這兩件事,都是母親帶著我做,父親絕不参預。
丙,入睡時,母親在每個孩子的頭頂上放一把青蒜。
3 ,臺中水湳附近,七八個村子,只有我家豎竹,祭肉,撒豆,祭路頭。母親說,是外婆留下來的年俗,不知其意。
4 ,另一個線索是:
從小照顧我的外婆,住在小東門(武昌)外,希利達女中附近。
5 ,大學念史學系,知道母親傳承的是滿洲人的年俗。讀研究所,追隨先師陳捷先先生,参預了烏拉-阿爾泰學會的學術活動,對於阿爾泰>女真>滿洲人的歷史有了一些了解。
6 ,1988年,臺灣史研究會訪問大陸,我從北京脫團奔赴武昌,展開尋根溯源之行。
到了希利達女中,才知道地名叫“營盤”——武昌將軍的兵營。
很多鄉親圍着從臺灣回來尋親的我(當時還很希罕),說了三四個小時的故事,跟我外婆相關的也不少(外婆只有我母親一個親人)。
7 ,總結有意義的是:外婆他們
是鑲黃旗武昌將軍轄下的小兵(奴才,正規軍),祖上是被努爾哈赤(建州女真)征服的赫哲人(野人女真)。
8 ,從武漢飛北京,北京飛哈爾濱,到佳木斯,轉輾於饒河,同安,富錦轄下幾個赫哲民族鄉之間。
9,我不是遊客,我是歸人!
看到的赫哲人(附圖),都跟我的家人長得很像,真是一家人。
10 ,從小有巴金森症,手抖,沒有留下相片;留下不少文字紀錄,足夠出一本書。從小暈車暈得厲害(都得自母親遺傳),尋根之旅是我一生之中坐汽車坐得最長最久的旅程。
11,根據《國家民委網站-赫哲族》條,因為“”慢不朝貢“”,努爾哈赤對赫哲人用兵十七次,每次都擄獲數千人,分給八旗為奴,以防反叛。入關前最後一次,擄獲2552人。
12 , 我的祖先以滿洲奴才的身份,輾轉到武昌定居;我從小卻以漢人身份,隨着國民黨逃難到臺灣來定居,真是悲哀。
13 ,前幾天李延賀在大陸被捕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
因為金玲老師的關係,我跟他有一面之緣。
他以滿洲貴族富察氏的身份在臺灣混得風風火火,志得意滿,一幅高幹君臨臺灣的樣子,想不到却在大陸被捕。
14 ,我是滿洲奴才,隨著國民黨到臺灣的難民;可是,從識字開始就是獨立的個體,曾經從
“”偏激教授“”晉升到
“”尹嫌“”,
但是,很遺憾,在大陸和臺灣都沒有被捕的經歷。
15 ,人生平淡無奇,或許是赫哲人的奴才命吧!
也因為是奴才,天生就站在權力的對立面,掙扎鬥爭!




作者簡介

尹章義教授
生於中國湖北省武昌市,臺灣歷史學家,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退休,後轉任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教授退休。學術生涯早年專攻明史及中國史學史,後投入臺灣史研究,以此聞名學界,晚年投入醫學及科學史研究。
維基百科尹章義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B0%B9%E7%AB%A0%E7%BE%A9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