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蕙瑛專欄】家庭主婦對於家庭的貢獻並不亞於在外賺錢養家的人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林蕙瑛教授

問:
姊姊二十幾年,夫妻一路走來雖然有過不少爭執,但整體來說仍算相處融洽。由於近年來疫情的影響,又因男主外女主內的緣故,導致姊夫在事業上遇到很大的瓶頸,回到家後總是神情凝重、眉頭深鎖,對其妻子有時口氣較為不耐煩且冷漠,姊姊個性又比較急,久而久之認為丈夫因為她是家庭主婦而嫌棄她,認為姊夫總是看不到她對家庭的貢獻。

之後姊夫對姊姊表示,家裡的一切支出將採取不同的方式提供,將由他的某個帳戶支應,姊姊則非常不滿,表示此舉明顯是對她的不信任,因此感到心裡極度的自責,甚至自卑到有點不健康的地步。眼看紛爭越演越烈,我能對他們說些甚麼,讓他們可以冷靜坐下來好好溝通?

答:
結婚20幾年,姐夫姐姐都認同這個,愛護他們的家,平淡且平靜的生活。姐姐是家庭主婦,任勞任怨,姐夫在外忙賺錢,所以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婚姻模式,呈一面倒,拿錢回家的人說了算,可能姿態也高些,口氣也大些,導致姐姐有委屈及被迫聽命之感。她既是沒有聲音的人,夫妻之間自然沒什麼溝通,丈夫不知道太太心裡在想什麼,只要照他的意思過生活就可以了。

本來也算相安無事,誰料到疫情會對社會、家庭及個人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姐夫必定擔心收入減少,他得開源節流,所以限定妻子只能從一個帳戶提款當家用,而那個帳戶的存款必定不多,才會令你姐覺得丈夫不信任她,怕她多花錢或亂花錢。你姐姐可能會擔心丈夫懷疑她以前有存私房錢,心裡萌生不平和怨氣,只會小吵卻不敢溝通或提出想法,都積壓在心中,造成嚴重自卑感,覺得不被看重沒被信任,這樣長期壓抑是會變成憂鬱症的。

身為妹妹,你當然知道他們夫妻應該坐下來好好溝通,但他倆就是從未曾平等溝通過,姐姐很容易就被丈夫的氣勢壓過去。除非姐姐看清楚她在平權婚姻中的立足點,家庭主婦對於家庭的貢獻並不亞於在外賺錢養家的人,她可以要求丈夫多跟她談談他做的生意情況,分享財務狀況,好壞一起承擔,這樣你姐就覺得被看重有參與。兩人同時背負內外家庭責任,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另外姐姐可以主動說些關心丈夫的話語,也可以大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讓他聽到妻子的關心及心聲。改變要從姐姐做起,一點一點地做起,她才能做真正的自己及婚姻中的太太,而不是姐夫的妻子而已。




作者簡介

林蕙瑛副教授
現任:東吳大學心理系副教授.婚姻諮商專家.專欄作家
專長:心理輔導、EQ人際訓練、婚姻及性諮商、家庭治療
學歷:東吳大學英文系學士.美威斯康辛大學諮商輔導碩士.美路州東南州立大學諮商輔導專士〈Specialist〉.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諮商心理學博士
個人著作:「情關情觀」、「感情的危機與轉機」、「打開愛情那扇門」、「親密溝通」、「相愛容易,相處不難」、「婚姻中的六大考驗」等24本書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