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龍不滿前老闆出書消費愛妻劉真,怒告求償近四百萬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udn.com/news/story/7321/7110728

壹、實務裁判上,有關肖像權之[wiki]損害賠償[/wiki]之見解
就此,臺灣高等法院民事111年度上字第994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2c994%2c20221122%2c1&ot=in 謂「……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於第二審為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但書、第255條第1項第3款分別定有明文。經查,本件上訴人即被上訴人蔡O玲於原審請求被上訴人即上訴人林O玫給付新臺幣(下同)5萬元,於上訴狀中追加請求(見本院卷第127頁),嗣於本院審理中,撤回對遲延利息之請求(見本院卷第183頁),核屬擴張及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揆諸前揭法條規定,均無不合,應予准許。
貳、實體方面
一、蔡O玲起訴主張:兩造均為新北市林口區忠福路氧樂多社區(下稱系爭社區)A棟之住戶,林O玫與訴外人即伊男友黃O潤於民國111年3月13日在系爭社區A棟住戶之Line通訊軟體群組(下稱系爭群組)討論社區公共議題時,林O玫未經伊同意竟將有伊影像之網址(下稱系爭連結)及照片(下稱系爭照片)傳送至系爭群組中,致侵害伊之肖像權,且於系爭群組中以「不知廉恥」等語(下稱系爭言論)侮辱伊,貶損伊之。爰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林O玫負侵權行為損害責任。於原審聲明:㈠林O玫應於系爭群組裡對蔡O玲認錯、道歉;㈡林O玫應給付蔡O玲5萬元。(原審為蔡O玲一部勝訴、一部敗訴之判決,判命林妙玫應給付蔡O玲5,000元,而駁回蔡O玲其餘之請求,並就蔡O玲勝訴部分,為准、免之宣告。蔡O玲對於其不利部分一部《即駁回請求賠償侵害肖像權之損害4萬5,000元部分》,提起上訴,就其餘原審判決對其不利部分未據聲明不服,該部分非本院審理範圍,不贅;林O玫就對其不利部分全部不服,亦提起上訴。)並上訴聲明:㈠原判決關於駁回後開第二項之請求部分廢棄;㈡林O玫應再給付蔡O玲4萬5,000元。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二、林O玫則以:伊為系爭社區A棟之,因黃O潤於111年3月5日系爭社區之管理委員會會議中挑釁與會之建商代表,後又發表有關建商之偏激言論,伊方於系爭群組中貼上連結建商代銷公司所屬社群媒體臉書之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分享蔡O玲曾公開廣告系爭社區之影片,用以質疑蔡O玲前後不一之言行,前開轉貼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應屬合理使用之行為,自無侵害蔡O玲之肖像權。另因蔡O玲先前向系爭社區A棟之住戶謊稱其與黃O潤為夫妻關係,使伊誤認兩人均有擔任系爭社區管理委員之資格,嗣驚覺受騙,才會在系爭群組中發送系爭言論,系爭言論為意見表達,並未侵害蔡O玲之名譽權。並答辯聲明:上訴駁回。上訴聲明:㈠原判決不利於林O玫部分廢棄;㈡上開廢棄部分,蔡O玲於第一審之訴駁回。
三、林O玫於111年3月13日未經蔡O玲同意,將有蔡O玲影像之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傳送於系爭群組,並標記蔡O玲姓名,及發表系爭言論於系爭群組中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240頁),並有通訊軟體對話截圖可證(見本院卷第261至263頁),堪信為真實。
四、本院之判斷:
㈠蔡O玲主張林妙玫侵害其名譽權,應賠償5,000元部分,為無理由:
⒈按言論自由及名譽均為憲法所保障之利,二者發生衝突時,對於行為人之,現行法制之調和機制係建立在刑法第310條第3項「真實不罰」、第311條「合理評論」之規定,及大會議第509號解釋所創設合理查證義務的憲法基準之上。至於行為人之,民法並未規定如何調和名譽保護及言論自由,除應適用侵權行為一般原則及第509號解釋創設之合理查證義務外,上述刑法阻卻違法規定,亦得。亦即,涉及侵害他人名譽之言論,可包括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前者具有可證明性,後者則係行為人表示自己之見解或立場,無所謂真實與否。行為人之言論雖損及他人名譽,惟其言論屬陳述事實時,如能證明其為真實,或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資料,足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或行為人之言論屬意見表達,如係善意發表,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問事之真偽,均難謂係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尚難令負侵權行為責任(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70號判決意旨參照)。又判斷是否為善意評論時,重點在審查表達意見人是否針對與公眾利益有關之事項表達意見或作評論,其動機非以毀損被評論人之名譽為唯一目的,即可認為其評論為善意。(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745號判決意旨參照)。
⒉查,觀之111年3月13日系爭言論前後內容(見本院卷第261 至263頁)略為:
黃O潤:3月5日開管委會,建商代表有參加。當場提出以下臨時動議。
黃O潤:此會議記錄是由社區秘書傳給提案人以確認內容是否正確。管委會應就臨時動議之同意或反對進行表決。若是對臨時動議內容文句有意見可與提案人進行討論。不可私下封殺之。因為這都是社區與住戶的權益。
林O玫:上面這篇貼文也還沒有經過管委會的簽核怎會由黃德潤您來公佈?
林O玫:(傳送「系爭連結」、「系爭照片」)
林O玫:@蔡O玲你們當時幫建商賣房子,聽說就送電影票,是電影不好看嗎?
黃O潤:扯太遠了。不道德!
林O玫:你配的說什麼道德,現在口口聲聲說被建商騙,那我們也都被你們騙啊!我們也不知道你們沒有啊!區權會我還投票給你們,還幫拉票!
林O玫:我還幫忙隱瞞了好幾個月,是你們不知廉恥!
據上開內容,林O玫固有為系爭言論,然依系爭社區社區第5條第3項所載:「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財務委員、監察委員,由具身分之住戶及配偶任之。……」等語(見本院卷第290頁)及蔡O玲之系爭社區住戶基本資料表所填載:緊急聯絡人為黃O潤、關係為夫妻等語(見本院卷第267頁),則林O玫辯稱:因蔡O玲、黃O潤是否為夫妻關係,涉及其等得否擔任系爭社區管理委員之資格乙節,尚非虛妄。衡以蔡O玲與黃O潤在林O玫發表系爭言論前並未登記為夫妻乙節,有戶籍資料在卷可查(見原審限閱卷第3至4頁),堪認林O玫係在系爭群組討論系爭社區公共議題時,就黃O潤與蔡O玲之身分關係所涉及得否擔任系爭社區委員資格等公眾事務議題,發表個人評論意見,屬對可受公評之事項為善意評論,且指述之受騙事實,並非憑空捏造,是縱系爭言論用語或造成蔡O玲之不快,然林O玫所為系爭言論係針對具體事實依個人價值判斷,對可受公評事項提出主觀且與事實有關連的評論,其動機非以毀損蔡O玲之名譽為唯一之目的,且未淪為以抽象謾罵、情緒性之人身攻擊或其他刻意詆毀蔡O玲名譽方式為之,其言論所據事實並非虛妄,所發表之意見自屬合理評論,揆諸上開說明,林O玫所為自應受言論自由之保障,而非屬不法侵權行為。從而,林O玫發表系爭言論既不具,蔡O玲主張林O玫不法侵害其名譽權,應依侵權行為法則負損害賠償責任,自屬無據。
㈡蔡O玲主張林O玫侵害其肖像權,應賠償4萬5,000元部分,為無理由:
⒈按所謂肖像權,係個人對其肖像是否公開之自主權利,即以自己肖像之利益為內容之權利,屬重要之之一種,肖像權受有侵害而時,固得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賠償。惟所謂侵害肖像權,應係指肖像有被他人未經同意而使用,不當使用,而生貶損其人格之情形,惟人格權侵害責任之成立以不法為要件,而不法性之認定,採利益衡量原則,就被侵害之法益、加害人之權利及社會公益等,依比例原則而為判斷;倘衡量之結果對加害人之行為不足正當化,其侵害始具有不法性(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0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⒉查,蔡O玲曾於109年5月間,為「A9綠海地王氧樂多」粉絲專業(下稱臉書粉專)拍攝已購客幸福見證公開廣告影片(下稱系爭影片),並經蔡O玲同意,由臉書粉專將系爭影片設定為公開並放置於臉書粉專頁面上;「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係林O玫自臉書粉專所公開之系爭影片轉貼及翻拍而來,並於111年3月13日傳送至系爭群組等情,有通訊軟體對話截圖可證,且為兩造所不爭執(見原審卷第58頁、本院卷第240頁),堪信為真實。基此,蔡O玲既同意臉書粉專將系爭影片設定為公開並放置於臉書粉專頁面上,再觀諸林O玫傳送「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之前後言論(詳上述),足認林O玫傳送「系爭連結」及「系爭照片」所為係為表達蔡玥玲曾經為建商拍攝公開廣告之特定目的,而不具違法性,且林O玫亦無將系爭照片加以醜化或變造等超過其上開行為目的之濫用情事,依上說明,林O玫並無侵害蔡O玲對其肖像是否公開之自主權利,亦無超過其行為目的而濫用蔡O玲肖像之情事,自無不法侵害蔡O玲肖像權之可言,蔡O玲此部分請求,亦屬無據。……」。

又臺灣高等法院111年度上字第576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HV%2c111%2c%e4%b8%8a%2c576%2c20221129%2c1&ot=in 也云「……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第二審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第255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經查,上訴人於原審請求被上訴人中O電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O公司)、謝O祥、何O瑢(合稱中O公司等3人)應就侵害伊肖像權部分給付新臺幣(下同)5萬元本息,嗣於本院擴張請求中O公司等3人連帶給付10萬元本息,核屬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又上訴人於起訴時係以「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算遲延利息,嗣於民國111年10月18日本院期日當庭以言詞變更,以「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算連帶給付部分之遲延利息(見本院卷第269至271頁),核屬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依上開規定,均應予准許。
二、按第二審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第255條第1項第2款亦有明定。又在第二審為訴之變更合法者,原訴可認為已因而視為撤回時,第一審就原訴所為判決,自當然失其效力;第二審法院應專就新訴為裁判,無須更就該判決之上訴為裁判。經查,上訴人於原審另請求中天公司應於臉書「中O新聞」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52news/,下稱系爭粉絲專頁),刊登如原判決附件三所示之道歉啟事,或將道歉啟事以公司函文給上訴人,以回復其名譽(見原審卷第303至304頁)。嗣於本院變更為「中O公司應於系爭粉絲專頁刊登本案判決書全文」(見本院卷第162頁)。經核上訴人所為,係就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變更其請求內容,與原起訴請求均係本於中O公司等3人於107年7月13日所為關於上訴人之新聞報導等是否侵害上訴人名譽所生爭議之同一基礎事實,揆諸上開規定,亦應予准許。且就變更前之原聲明部分(即上訴人於原審請求中O公司應擇一刊登道歉啟事或將道歉啟事以公司函文給上訴人部分)已因撤回而終結,本院應專就新訴而為判決。
三、被上訴人曾O琪經合法通知未於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上訴人之聲請,由其而為判決。
貳、實體方面
一、本件上訴人主張:
㈠曾O琪明知伊並未宣稱訴外人關O琳為伊所設立之沃O肌膚生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沃O公司)代言人,亦未以為由,遊說曾O琪投資伊設立之開O睫O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開O睫O公司),且未以分紅或營利等類似話術招攬投資,竟向O天公司提供不實資訊,而由O天公司所屬之記者謝O祥、何O瑢在未經合理查證下,逕自製作報導內容為「美睫大王錢仇錄」、「誆」、「幌子」、「坑騙」、「大言不慚」、「誘騙投資」、「誘騙加盟」、「謊稱關O琳為自家公司代言人」、「坑騙金額過千萬」、「10多人受害」等如原判決附件一之不實報導(下稱系爭報導),曾O琪復於系爭報導中陳述「大部分的美睫師都是衝著這點,關O琳是一個國際知名的明星,他拿出很多跟關O琳有關的照片跟影片」、「也有保證說就是大家加盟他之後,一定會拿到這個分紅跟營利的部分」、「店根本就沒有開」等不實言論(下稱系爭陳述),影射伊假借關O琳名義誘騙投資人投資,而行坑騙之實,系爭報導於107年7月13日在中O電視新聞台播放,並登載於中O新聞CH52Youtube頻道(下稱中O頻道),致伊之名譽權受到貶損,而受有非財產上損害。
㈡謝O祥、何O瑢未經伊同意,自沃O公司Youtube頻道(下稱沃O頻道)擷取附有伊肖像之影片(下稱沃O影片)及自伊個人臉書頁面擷取伊之照片,而使用於系爭報導,實非公益所必要,亦與比例原則有違,所為已侵害伊之肖像權,致伊受有非財產上損害。
㈢謝O祥、何O瑢執行其記者職務時,不法侵害伊名譽權、肖像權,中O公司應對伊負並回復名譽,爰依民法第18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第188條第1項、第185條第1項等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侵害名譽權之損害40萬元及肖像權之損害5萬元,及為回復名譽之處分等語。於原審聲明:先位聲明:⒈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4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⒉中天公司等3人應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⒊中O公司應於系爭粉絲專頁,以16號字體刊登如原判決附件三所示之道歉啟事連續30日;或將上開道歉啟事以公司函文方式寄送予上訴人,兩者擇一;⒋中O公司應將登載於中O頻道上之系爭報導刪除,並不得再以任何公開之形式;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又因中O公司等3人是同一公司;曾O琪是另一人格,故備位聲明:⒈中O公司等3人應連帶給付2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⒉曾O琪應給付2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⒊中O公司等3人應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⒋中O公司應於系爭粉絲專頁以16號字體刊登如附件三所示之道歉啟事連續30日;或將道歉啟事以公司函文方式寄送給上訴人,兩者擇一;⒌中O公司應將登載於中O頻道上之系爭報導刪除,並不得再以任何公開之形式散布;㈥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一部上訴《即駁回請求賠償侵害名譽權之損害10萬元及肖像權之損害5萬元》,另上訴人於原審聲明請求被上訴人應刊載道歉啟事或將道歉啟事以函文方式寄送給上訴人部分,因上訴人於本院變更起訴聲明而生原訴撤回之效力,及其餘未據聲明不服部分,均非屬本院審理範圍,以下不贅。)於本院上訴聲明:先位聲明:⒈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2項至第4項之訴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聲請均廢棄;⒉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1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⒊中O公司等3人應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⒋中O公司應將登載於中O頻道上之系爭報導刪除,並不得再以任何公開之形式散布;⒌前開第2項至第3項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備位聲明:⒈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2項至第5項之訴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聲請均廢棄;⒉中O公司等3人應連帶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⒊曾雅琪應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⒋中O公司等3人應給付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⒌中O公司應將登載於中O頻道上之系爭報導刪除,並不得再以任何公開之形式散布;⒍前開第2項至第4項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另就肖像權損害部分,追加主張另受有5萬元之損害,且中O公司等3人應就此與伊在原審請求並上訴之肖像權損害5萬元之賠償負連帶給付責任等情,並追加聲明:⒈中O公司等3人應給付5萬元,並於賠償10萬元範圍內負連帶賠償責任,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對後一位被上訴人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⒉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復就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部分,變更之訴聲明:中O公司應於系爭粉絲專頁上將本案判決書全文以分頁依序截圖方式刊登,並不得加載其他文字、圖片、網頁分享連結,以沒有限制閱覽權限之公開方式,供不特定人閱覽,連續30日。
二、曾O琪未於本院審理中到場或以書狀為何答辯及聲明,惟於原審辯稱:伊被騙錢是事實,對上訴人所提刑事詐欺告訴卻遭駁回,為避免其他人再受騙上當,始找媒體將事實公諸於世。伊有提供合約書、匯款單及與上訴人之對話紀錄予中天公司記者,並無捏造事實,中O公司亦已善盡查證義務,伊與中天公司均無勾串陷害上訴人之動機等語置辯。
三、中O公司等3人則以:沃O影片中自述關O琳為沃美公司之代言人,搭配關O琳來台宣傳其自創品牌「RK Beauty」記者會及相關宣傳場合之影片,並穿插上訴人與關O琳合照或合影之畫面,確實有使一般人混淆誤認關O琳係沃美公司之代言人之虞,系爭報導乃揭露上情,並警惕民眾於商業行為交易時應注意類似案件,自屬與公共利益攸關之可受公評事項。謝O祥、何O瑢製播系爭報導前,除有採訪曾O琪,並審視其提供之相關資料及匯款單據外,另有向「ROO」臉書粉絲專頁進行求證,並撥打電話予上訴人,系爭報導已據實呈現「ROO」之說法,同時說明上訴人沒有給予回應,已盡合理查證義務。再系爭報導播出時,已將上訴人臉部進行馬賽克處理、適度遮蔽,使一般人難以明確辨識,並無侵害上訴人之肖像權。況系爭報導於本案起訴前即已下架,外界早已無法觀覽。上訴人請求賠償非財產上損害,及刪除系爭報導並為回復名譽之處分,均無理由等語,資為抗辯,並於本院答辯聲明:㈠上訴及追加(含變更)之訴暨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願供擔保請准宣告
四、經查,關O琳並未擔任沃O公司或開O睫O公司之公司及產品代言人;曾O琪前曾於106年5月31日與沃O公司簽訂選擇權協議書,嗣於同年6月2日、19日匯款共100萬元予沃O公司,後於107年5月30日寄發要求返還前開款項;曾O琪於系爭報導中有為系爭陳述;系爭報導由任職於中O公司之記者謝O祥及何O瑢所製作,於107年7月13日在中O電視新聞台播放,並刊登於中O頻道上;系爭報導接續在中O公司同日針對上訴人之標題「“如小孩被搶”房東控生技董座占貴婦美容店」報導(下稱甲報導)後播出,甲報導有揭示上訴人姓名;中O公司等3人就系爭報導之製作,有訪談曾O琪及訴外人蘇O怡,並自沃O頻道及上訴人個人臉書頁面擷取沃O影片及上訴人照片,使用於系爭報導中等各情,有「ROO」臉書粉絲專頁即時通訊畫面、選擇權協議書、台北富邦銀行匯款委託書/取款憑條共2紙、臺北雙連郵局存證號碼000513號存證信函、系爭報導光碟及截圖畫面、甲報導截圖畫面等件(見原審卷第173至175、125至127、130、158、108至110頁、本院卷第169頁)在卷足憑,且為上訴人與中天公司等3人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154至155、230、272頁《曾雅琪就此部分未表示意見》),堪信為真實。
五、至於上訴人主張曾O琪所為系爭陳述,侵害其名譽權;謝O祥、何O瑢所為系爭報導致其社會評價受有貶抑,且未經其同意擷取沃O影片及上訴人照片,使用於系爭報導中,侵害其名譽權、肖像權,中O公司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並回復名譽等情,則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茲就本件之爭點,論述如下:
㈠上訴人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名譽權受侵害之非財產上損失及回復名譽部分:
⒈按侵權行為之成立,須侵害他人權利的行為具有不法性。關於名譽權之侵害,刑法於第310條第3項本文、第311條設有不罰規定。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為調和言論自由與名譽保護之基本權利衝突,另增設「相當理由確信真實」或「合理查證」,作為侵害名譽之阻卻違法事由。此於民事法律亦應予以適用,方足以貫徹法律規範價值判斷之一致性,而維持法秩序之統一性(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77號判決要旨參照)。而涉及侵害他人名譽之言論,可包括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前者具有可證明性,後者則係行為人表示自己之見解或立場,無所謂真實與否,申言之,行為人之言論雖損及他人名譽,惟其言論屬陳述事實時,如能證明其為真實,或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足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參見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或言論屬意見表達,如係善意發表,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問事之真偽,縱使批評內容用詞遣字不免尖酸刻薄,足令被批評者感到不快或影響其名譽,均難謂係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尚難令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又陳述之事實如與公共利益相關,為落實言論自由之保障,亦難責其陳述與真實分毫不差,祇其主要事實相符,應足當之。另解讀爭議之言詞時,除不得任意匿飾增刪外,更應綜觀該言詞之全文,以免失真。
⒉查,系爭報導於107年7月13日在中O電視新聞台播放,並刊登於中O頻道,為兩造所不爭執,系爭報導以「誆關O琳幫代言!”美睫大王”誘加盟坑千萬」為標題,指述上訴人假借關O琳名義誘騙投資人投資,致10多人受害,坑騙金額超過千萬,並以訪問曾O琪之方式,由其在系爭報導中為系爭陳述,其內容足使閱聽者產生:上訴人假借關O琳之名,誘使投資人投資,並不實保證加盟獲利,而致多人受騙之金額甚鉅之印象,對於上訴人而言,自屬於負面報導,對上訴人之社會評價已造成相當程度之貶損。準此,上訴人主張曾O琪所為系爭陳述及謝O祥、何O瑢所為系爭報導致其名譽權受損乙節,堪信為真。至系爭報導中雖未指出上訴人之姓名、報導中上訴人之照片亦經馬賽克處理而難以辨識為何人,然系爭報導係接續在甲報導之後播出,而該報導中有揭示上訴人姓名,業如前述,自足使閱聽者知悉系爭報導中所指之人為上訴人,而致上訴人名譽權受有損害,併此敘明。
⒊次查,系爭陳述係以上訴人提供關O琳之照片、影片及保證獲利之方式,評論多數投資者因上訴人前開行為而投資受損之結果,內容包括就特定事實之陳述,同時就該等事實所致之結果,提出一定的評論,言論內容亦包括對於事實之評論意見;系爭報導則係以夾敘夾議之方式陳述上訴人假借關O琳名義誘騙投資人投資,言論內容亦包括對於事實之評論意見,而系爭陳述及報導所涉之事實及評論之事項,因涉及一般大眾商業交易行為,核與一般投資大眾利益及社會健全發展等公共利益攸關。依照前揭說明,被上訴人如能證明所報導或評論之事實為真,或已經合理查證而有相當理由信其真實,所為評論係善意發表,即得阻卻其侵害上訴人名譽權之不法性。
⒋而查,關O琳確實未擔任沃O公司或開O睫O公司產品之代言人,已如前述,然沃O影片將沃O公司本身之活動畫面,大篇幅穿插關O琳出席自身代言商品宣傳活動之畫面及上訴人與關O琳之合影,搭配旁白口述沃O公司之介紹內容,及稱「我們請的第一個代言人,便是國際影星關O琳代言…」等語(見原審卷第93至98頁),確有使一般未了解詳情之社會大眾誤認關O琳為沃美公司產品代言人之可能;上訴人復將沃O影片放置於沃OYoutube頻道,且將上開影片併同「開O睫o加盟店設算表」、「開O睫O加盟辦法」等件一併傳送予曾O琪(見原審卷第172頁),且上訴人提供給曾O琪之「開O睫O加盟辦法」上載有「利潤分配:營業額的90%歸店家,營業額的10%歸總公司」、「營收保證:年度最低營收保證600萬元」等內容(見原審卷第128頁至第129頁反面),又確有多名訴外人因投資沃O公司、開O睫O公司,而對上訴人提起詐欺等告訴乙節,亦有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07年度偵字第1872號、108年度偵字第21683、24125號書可稽(見本院卷第235至257頁、原審卷第238頁)。基此,堪認曾O琪所為系爭陳述之主要事實或非憑空捏造,或主觀上認為上訴人藉此加強投資對象對其之信賴程度,俾利其招攬加盟事業,進而為系爭陳述,即難認有何故意為不實陳述之真實惡意可言。
⒌再查,謝O祥、何O瑢於製作系爭報導時,係依據對曾O琪之實際採訪陳述內容,並參酌前述曾O琪提出之選擇權協議書、匯款單據、存證信函、LINE對話紀錄、開O睫O加盟辦法等相關投資爭議證明文件撰寫而成(見原審卷第131至132、125至126、127至129、130頁),再透過訴外人即中O公司記者洪O珊於系爭報導製作前,向「ROO」臉書粉絲專頁沃O公司與該公司之關係,經該公司回應沃O公司僅曾代賣其公司產品,並無請關O琳擔任代言人等情,有「ROO」臉書粉絲專頁即時通訊畫面在卷可查(見原審卷第173至175頁)。又何O瑢於系爭報導播放前曾撥打電話聯繫上訴人未果,亦有何O瑢與同事間之LINE對話紀錄可稽(見原審卷第85頁)。準此,謝O祥、何O瑢於製作系爭報導時,已進行前述合理之查證,而有相當事實基礎,足認其等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且系爭報導與公共利益相關,屬可受公評之事,是縱系爭報導中所用措詞或標題較為聳動,令上訴人有所不悅,然尚未逾越合理範圍或得認係以損害上訴人名譽為唯一目的,從而,謝O祥、何O瑢所為系爭報導難認其主觀上有明知不實或恣意評論而故意傳播之真實惡意而不構成侵權行為,則中O公司毋庸負擔僱用人之連帶損害賠償責任,曾O琪亦無共同侵權行為可言。是上訴人依民法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先位請求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10萬元本息、備位請求中O公司等3人連帶給付5萬元本息、曾O琪給付5萬元本息,並請求中O公司在系爭粉絲專頁刊登本件判決30日,刪除系爭頻道上之系爭報導及不得公開散布,均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㈡上訴人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中O公司等3人賠償肖像權受侵害之非財產上損失部分:
1.按所謂肖像權,係個人對其肖像是否公開之自主權利,即以自己肖像之利益為內容之權利,屬重要之人格法益之一種,肖像權受有侵害而情節重大時,固得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惟所謂侵害肖像權,應係指肖像有被他人未經同意而使用,不當使用,而生貶損其人格之情形,惟人格權侵害責任之成立以不法為要件,而不法性之認定,採利益衡量原則,就被侵害之法益、加害人之權利及社會公益等,依比例原則而為判斷;倘衡量之結果對加害人之行為不足正當化,其侵害始具有不法性(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04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又新聞自由為服務人民知的權利,除為現代民主社會賴以生存發展所不可或缺外,其主要目的亦為維持新聞媒體之自主性,使新聞媒體得提供未受政府限制或影響之資訊、娛樂及意見,促進人民對公共事務之關心,進而促成公眾討論集合民意,形成公共意見,舉凡與、善良風俗無違者,均受新聞自由之保障,俾使新聞媒體工作者提供資訊、監督各種政治及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是肖像權與言論或新聞自由衝突時,應就個案衡量肖像權與媒體報導自由,而認定肖像權之侵害是否具有違法性,其權衡判斷標準,當審酌肖像權之侵害是否基於社會知之利益,並須考量顧及肖像權人之正當利益而符合比例原則。
2.系爭報導主軸論及上訴人是否以虛偽話術誘使他人為加盟投資,與公共利益有關,已如前述。謝O祥、何O瑢製作系爭報導所或翻攝上訴人之相片,係蒐集自上訴人公開於網路上之沃O影片及個人臉書頁面,且係其出席關O琳宣傳活動之相關合影畫面,足見謝O祥、何O瑢蒐集、使用上訴人照片,係為特定系爭報導中所指涉之對象,所使用之畫面並與系爭報導議題具有高度相關,其目的係為滿足閱聽大眾對該社會新聞知之權利。此外,前揭照片並經謝O祥、何O瑢在上訴人眼部以馬賽克霧化處理,並未將上訴人變造或醜化,亦有系爭報導截圖畫面可稽(見原審卷第314至317頁)。依上說明,謝O祥、何O瑢並無侵害上訴人對其肖像是否公開之自主權利,亦無超過其行為目的而濫用上訴人肖像之情事,自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肖像權,中O公司即毋庸負擔僱用人之連帶損害賠償責任。是上訴人依民法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應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10萬元本息,亦無理由,應予駁回。……」(其他裁判,請參閱下列連結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qryresult.aspx?kw=%e6%89%80%e8%ac%82%e8%82%96%e5%83%8f%e6%ac%8a&judtype=JUDBOOK)。

貳、辛龍不滿前老闆出書消費愛妻劉真,怒告求償近400萬
而此案,從本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6660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DV%2c110%2c%e8%a8%b4%2c6660%2c20230414%2c1&ot=in:「……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第3款定有明文。經查,本件原告起訴時原以陳O純即出O文化事業社(下稱出O出版社)及被告為被告,並聲明請求:出O出版社、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4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時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出O出版社將來出版書籍「30年青春•震耳欲聾:真的不要來EZ5!你會迷上!」,不得有如起訴狀附件一所示原告之肖像;出O出版社將來出版書籍「30年青春•震耳欲聾:真的不要來EZ5 !你會迷上!」,不得有如起訴狀附件二所示特定段落之文字(見本院卷第9至25頁)。嗣因原告與出O出版社於民國111年7月11日成立,有本院111年度移調字第169號調解筆錄在卷可憑(見本院111年度移調字第169號卷),是本件僅就被告部分審理,原告並變更聲明為:被告應給付原告399萬9999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見本院卷第389頁)。核與上開規定相符,應予准許。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主張:被告授權出O出版社出版發行「30年青春•震耳欲聾:真的不要來EZ5 !你會迷上!」一書(110年4月初版一刷,ISBN碼:0000000000000,下稱系爭書籍),未經原告同意,擅將原告之肖像刊載於系爭書籍封面與內頁(下稱系爭肖像),侵害原告肖像權。又被告於系爭書籍內文中載以:「他婚後幸福美滿,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並發行新的音樂作品,當時很多人從媒體得知他要與劉真結婚的消息,都覺得不可置信,為什麼一個氣質出眾的國標女王,會嫁給一個搞笑藝人?其實了解辛O的人都知道,他對於心愛的女人,真的會非常好、非常用心的,而且是那種會好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他可以為她寫歌,陪她聊天,溫馨接送,噓寒問暖,細心呵護,無微不至;在人前搞笑的形象背後,他其實有著一顆溫暖細腻的心。所以,劉O會嫁給辛O,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只可惜那場手術的意外,卻無情拆散了這對恩愛夫妻,劉O離世,給了他幾乎致命的打擊!」(下稱系爭文字),系爭文字涉及原告個人感情與婚後世界之隱私,縱原告因其藝人身分而對隱私權保護有所退讓,惟被告既非新聞從業人員,系爭文字內容亦與公眾利益之關聯性相當薄弱,復無歷史及社會性之重要意義,被告擅將個人感情與婚後世界之隱私著作為文,影響原告生活平穩,並使外界加深原告無法走出喪妻之痛之印象,已逾被告所享之言論自由,而應認其行為具有不法性。故被告未經原告同意,擅自使用系爭肖像於系爭書籍之封面與內頁,並於系爭書籍記載涉及侵害原告隱私權之系爭文字,侵害原告之肖像權及人格權情節重大,爰依民法第18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及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原告399萬9999元(侵害肖像權部分慰撫金249萬2999元及隱私權部分慰撫金150萬元)本息等語。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399萬9999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系爭肖像係原告於87年至103年間,由被告給付報酬,聘請原告至被告所經營之EZ5音樂餐廳(下稱EZ5餐廳)駐唱時,被告為EZ5餐廳行銷宣傳所拍攝,被告對於系爭肖像享有,原告於EZ5餐廳駐唱期間既受有報酬,乃同意被告使用系爭肖像於EZ5餐廳經營行銷等範圍。系爭書籍乃被告為紀念EZ5餐廳30周年所撰寫之書籍,內容描述被告經營EZ5餐廳之心路歷程及與其他駐唱歌手、合作夥伴之相處故事,乃屬EZ5餐廳營運發展之範圍,是被告有權使用系爭肖像於系爭書籍。縱認兩造間之駐唱不包含使用系爭肖像,系爭書籍為被告個人生平與音樂事業發展紀錄,使用系爭肖像係為佐證原告與被告相識並曾於EZ5餐廳駐唱,且系爭肖像為原告在被告經營之EZ5餐廳駐唱期間公開拍攝取得,被告使用系爭肖像並未逾合理使用範疇,況被告並非以系爭肖像營利,故無侵害原告之肖像權。另系爭書籍提及原告比例極微,縱對於原告肖像權有所干擾,亦極為輕微,非屬情節重大。又原告為藝人,對於隱私期待較一般人低,其與訴外人即藝人劉O於103年5月間結婚,嗣劉O於109年間因病死亡,原告無法走出喪妻之痛等情,均為原告自願公開,且早於系爭書籍出版前,新聞媒體或搭配原告個人照片、或搭配其與劉O之合照,或採訪原告演藝圈友人說明原告因劉O逝世之情緒、行蹤狀況而為報導,早已為大眾所周知,可見此等事實已非原告之隱私,自無隱私權之侵害可言。系爭書籍係被告撰寫經營餐廳之心路歷程,系爭文字係發表被告對於原告生活之正面評價,是被告並未侵害原告之隱私權,原告之主張無理由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經查,被告著有系爭書籍並授權出O出版社出版發行,其等就此簽訂著作出版契約書,系爭書籍使用系爭肖像、系爭文字,系爭肖像係由被告提供使用於系爭書籍,系爭文字是由被告撰寫等情,有著作出版契約書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27至137頁),並經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236頁),堪信為真實。
四、原告主張被告於系爭書籍使用系爭肖像、系爭文字,侵害其肖像權、隱私權,被告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等情,為被告否認,並以前詞抗辯。是本件爭點在於被告所為是否侵害原告之肖像權、隱私權而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茲說明如下:
㈠按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8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肖像係指個人所呈現面貌等彰顯其個人特徵之外部形象,肖像權係存在於該人肖像,個人就其自己之肖像是否製作、公開及使用之權利,屬應受保護之重要人格法益,為民法第18條所稱人格權之具體化,亦為同法第184條第1項所稱之權利,及同法第195條第1項所稱「其他人格法益」。對他人肖像之作成、公開或作商業上用途,應得肖像權人之同意,此乃體現個人自主決定之權利。又肖像權與其他人格權間具有密切關連,然因各該權利之內容、保護之法益、對象或界限、侵害之成立要件,救濟之方法等各有不同,自應加以區別,是否構成肖像權之侵害,並不以名譽或隱私被侵害為要件,仍須依具體個案情節予以判斷。又按隱私權乃指個人於其私人生活事務領域,享有獨自權利,不受不法干擾,免於未經同意之知悉、公開妨礙或侵犯之權利,惟隱私權之保護,必以主張隱私權之人對於該隱私有合理之期待為原則,尚不得漫為主張,而所謂隱私之合理期待,應就個案判斷。
㈡被告使用系爭肖像,是否侵害原告之肖像權?
⒈查被告抗辯系爭肖像係原告於87年至103年間在被告所經營之EZ5餐廳駐唱時,被告為EZ5餐廳行銷宣傳所拍攝,被告對於系爭肖像享有著作權,原告同意被告使用系爭肖像於EZ5餐廳經營行銷等範圍等語,未提出證據以實其說,被告僅稱:使用駐唱歌手照片不會簽約,此為業界常態等詞(見本院卷第260、264-2頁);縱認被告所辯為真實,原告所同意之範圍亦僅限於EZ5餐廳經營行銷之合理使用範圍,即縱原告同意被告拍攝照片並使用於特定範圍,並非即可認為原告一概放棄肖像權,亦非可推論原告同意被告將照片編輯為書籍中,而以公開販售之方式使用照片而公開其肖像。
⒉觀之被告於系爭書籍撰寫內容除其經營EZ5餐廳、認識原告及原告於EZ5餐廳演出之歷程外,尚提及與EZ5餐廳無關之原告與他人之感情生活等事項即系爭文字(見外放之系爭書籍),該等內容顯然逾越被告所辯之EZ5餐廳經營行銷之合理使用範圍等詞,又系爭書籍設有定價550元(見外放之系爭書籍),公開銷售不特定人,被告亦可依約獲得出色出版社給付之版稅,有著作出版契約書可憑(見本院卷第127至137頁),可見被告係以營利為目的而使用原告系爭肖像,並使該肖像公開販賣供不特定人買受,依法應得原告同意,否則構成對肖像權之侵害,則被告既未提出原告同意其使用肖像之證據作為證明,即無從認為已經獲得使用原告肖像之同意,是原告主張被告使用系爭肖像侵害其肖像權,應堪認定。
⒊而侵害肖像權情節是否重大,應就其侵害之態樣、被害情節、回復可能等情節綜合為判斷,肖像一經公開,甚難回復成為未曾公開之狀態,而被告僅因其個人商業行為目的,未獲得原告同意之情形下即使用系爭肖像,足認被侵害之肖像法益情節重大,又此項侵害之情節,並不以所拍攝照片有詆毀貶損之情形為限,倘若因而損害他人在社會上之評價,係涉及是否另有侵害名譽或其他權利之問題,與肖像權之被侵害與否並無關聯。又按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非不可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223號判決意旨參照),是斟酌被告侵害肖像權照片數量、使用於系爭書籍篇幅(見外放之系爭書籍)、系爭書籍於110年6月二版一刷即未使用系爭肖像(見本院卷第13頁),及兩造之社會地位等一切情狀,認為原告請求被告給付5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觀之,本案法院在認事上如無誤的話(註一),本案法院即認被告逾授權範圍使用被告之肖像,而且情節重大,則判被告須賠償,尚得理解。

[註解]
註一:個案上,法院所判是否無誤?須在「認事及用法」上,予以檢視;而在個案之認事(事實之釐清、取捨及認定)部分,因依法,筆者並非訴訟當事人,也非,除「訴訟當事人告知或其他情事,因而得知或得查看」外,自無從調閱該個案之檔卷及相關證據,於認事上有所判斷,縱使已查詢到該個案裁判,也是如此。
是在就相關新聞事件為法律分析時,也只能先「暫定」法院在認事上無誤之情形下,始得接續判斷「該判決,在用法上有無不合(即於法上,有無不合)」。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租賃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