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長媳家暴他,九旬鋼鐵公司董座「偽造文書」收回1210萬股份?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175398

壹、附負擔之及附條件之贈送
就此等事項,在捐1億給校方蓋博物館卻未如期完工,她提告要求退款~及附條件之贈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12746 一文提及:「按有關「附條件之贈與」及「附負擔之贈與」之交錯,及不當得利等事項,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312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SV%2c107%2c%e5%8f%b0%e4%b8%8a%2c2312%2c20190124%2c1&ot=in 謂「……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伊為華O靈修中心弟子,上訴人為該中心之師父,伊於民國83年間出資包括匯入上訴人提供弟子匯款帳戶內款項計新臺幣(下同) 200萬元,與其他弟子共同集資購地興建高雄市○○區○○路 ○○○號建物(下稱系爭建物),作為華O靈修中心永久道場(下稱系爭道場),與上訴人間成立終身使用系爭道場之使用權契約。系爭道場落成後,伊利用該場所打坐、靈修,詎於89年10月間遭上訴人開除弟子身分,禁止伊進入系爭道場使用等情,爰依使用權之法律關係,求為命上訴人准許伊使用系爭道場之判決。
上訴人則以:伊自行靈修弘道廣渡世人,於80年間手訂華O靈修中心建立人間O性世界O德會章程,因原租道場不敷使用,由弟子主動發起捐款興建系爭道場作為伊弘法之用,被上訴人捐款金額僅95萬9,000 元,系爭道場係供追隨伊靈修之弟子使用,不以捐款為必要,被上訴人於89年10月間自行退出,已非伊弟子,就系爭道場無使用權關係存在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將第一審所為被上訴人敗訴判決廢棄,改判如上所聲明,無非以:被上訴人於83年至89年間為華O靈修中心弟子,於83年間至85年間匯入上訴人彰化銀行南高雄分行帳戶共95萬5,000 元,系爭建物為華O靈修中心弟子集資興建之道場,建築完成後於87年 9月間辦理建物第一次登記為上訴人名義,上訴人嗣以系爭建物為宮址、華O宮為宮名,向高雄市道教會申請入會登記,被上訴人自89年10月以後無法進入系爭道場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被上訴人本於使用權之債權法律關係提起本訴,關於使用權契約在法律上之性質,法院判斷不受被上訴人法律上陳述主張之拘束。證人即華O靈修中心現任、前任執行長及負責收款之陳O燕、林O城、張O林、韓O光、王O雲、許O坤,一致證述當初集資目的係專為建立可供靈修使用之道場,參諸華O靈修中心勸募文件上明載捐款目的為認捐道場,「認捐」即為同意捐助之意,本質上屬無償行為,佐以被上訴人明知出資目的為捐助興建系爭道場,款項係匯入上訴人個人名義之帳戶,無公益管理募集之款項,仍同意將所有現金資產移轉予上訴人,使之取得現金,而無請求返還該出資款之意,自係將財產無償給予上訴人,並經上訴人允受,所交付之出資款不論多寡,均屬贈與無訛。上訴人於收受募款資金當時,亦應已同意負擔興建、提供出資者可資靈修道場之義務。被上訴人贈與出資款興建系爭建物,上訴人收受出資款同意興建、提供可資靈修之場所,兩造間成立附負擔(興建並提供靈修場所)之贈與契約,非被上訴人主張之借名、委託管理、使用性質,亦非上訴人抗辯之單純贈與。兩造間存有附負擔之贈與契約關係,上訴人應依約履行負擔約款即興建並提供靈修場所之義務,自89年10月以後限制被上訴人而無法進入系爭道場,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履行負擔約款即准許其使用系爭道場,自應准許,為其判斷之基礎。
惟按當事人主張之事實,究竟該當於發生何項法律關係,乃屬依據法律獨立審判職責之法律適用問題,固不受當事人主張或陳述之拘束。然受訴法院所持法律見解,倘與當事人陳述或表明者有所不同,因將影響裁判之結果,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令其就訴訟關係所涉法律觀點,為必要之法律上陳述,以盡審判長依民事訴訟法第 199條第1項、第2項規定之闡明義務,並利當事人為充分之攻擊防禦及適當完全之辯論。此於受訴法院所持法律見解,牽涉當事人所未能顧及之後續法律上爭點,尤見其重要性。
又附條件之贈與與附負擔之贈與,並不相同,無論附或附解除條件之贈與,贈與契約均已成立,僅於時,使契約發生效力或失其效力;而附負擔之贈與,乃使受贈人負擔應為一定給付之債務,受贈人於贈與人已為給付後不履行其負擔時,贈與人得依第412條第1項之規定撤銷贈與。原審審判長於期日時雖向被上訴人發問:如認捐款係贈與上訴人建立道場,主張可以終身使用之權利與贈與有何關係?被上訴人係陳述:附條件附負擔之贈與(見原審卷88頁反面),則被上訴人究主張附條件贈與或附負擔贈與?附負擔約款或附條件之具體內容為何?已有未明。且被上訴人此部分主張,在時未經兩造據以為攻擊防禦之方法,上訴人復一再抗辯被上訴人違反系爭道場管理規則不具使用權等語,此與負擔約款或條件內容之關係為何?就受訴法院可能認為使用權契約性質為附負擔贈與之法律見解,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未進一步曉諭兩造對此為法律上陳述,並為適當完全辯論,即據此而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自有法律適用之突襲,依上說明,踐行之於法即難謂合。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又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度上易字第90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CHV%2c103%2c%e4%b8%8a%e6%98%93%2c90%2c20140618%2c1&ot=in 也云「……
壹、程序方面:上訴人本於民法第179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返還不當得利,於第二審補稱兩造如為贈與,亦因伊得撤銷附負擔之贈與、贈與因解除條件成就失其效力為由,伊仍得請求返還系爭贈與之金錢云云,經核並未變更本件不當得利之訴訟標的,而補充事實上及法律上陳述,依民事訴訟法第256條規定,非為訴之變更或追加,合先敘明。
貳、訴訟要旨:
一、上訴人主張:兩造自民國60幾年間起,為台中出口區管理處之同事,伊於101年11月13日因造成腦部損傷、行動不便,且服藥後之意識時好時壞,被上訴人趁探病時,稱會幫忙照顧上訴人,並告以擔心有上訴人昏迷時急需用錢之情形,上訴人遂先行填寫數張新光商業銀行空白提款單之存戶欄姓名,交予被上訴人。嗣上訴人之親友查詢上訴人之存款餘額,發現被上訴人未經上訴人同意,於101年11月22日上午10時43分提領新臺幣(下同)6萬元、101年12月25日下午1時56分提領50萬元、102年1月3日上午10時47分提領48萬元,為此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並聲明:被上訴人應返還上訴人104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請准宣告。上訴聲明:原判決廢棄;求為判決如第一審訴之聲明所示。並本於同一基礎事實追加贈與之法律關係為訴訟標的。補稱:如認上訴人係購車贈與被上訴人,亦附有被上訴人應照顧上訴人、陪同及搭載至醫院復健之負擔,而被上訴人未履行負擔,伊得依民法第412條撤銷贈與並請求返還贈與之金錢;若謂上訴人欲與被上訴人始贈與金錢,應為附有未結婚為解除條件之贈與,兩造業經法院判決確認無效,被上訴人即應返還系爭104萬元等語。
二、被上訴人抗辯略以:兩造於102年1月26日至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上訴人之兄蔡O武知悉後,全力阻撓。上訴人親自於提款單填寫姓名、密碼,交由被上訴人取款,起訴時隱匿事實、顛倒是非,被上訴人至感冤抑。本件訴訟中上訴人改口捏稱係附負擔、附解除條件之贈與,均罔顧事實。兩造交往5年、往來密切,每週上訴人均至被上訴人家中住宿,被上訴人亦經常陪同上訴人至花蓮慈濟醫院看診,上訴人車禍住院期間,被上訴人每天照顧、陪伴,上訴人表示被上訴人每天騎乘機車很危險、開車比較安全,且催促被上訴人至裕隆汽車詢價,還叮囑被上訴人將車款先匯至被上訴人帳戶再匯至車商帳戶比較安全等語。並答辯聲明:上訴人之訴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於本院答辯聲明:駁回上訴。
參、得心證之理由:
一、按主張不當得利請求權存在之當事人,對於不當得利請求權之成立要件應負舉證責任,即應證明他方係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其受有損害。如受利益人係因其給付而得利時,所謂無法律上之原因,即指其給付欠缺給付之目的,故主張該項不當得利請求權存在之當事人,自應舉證證明其欠缺給付之目的,始符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如主張不當得利請求權之一方,因自己行為造成原由其掌控之財產發生主體變動,則該變動本於無法律上原因之事實雖舉證困難,所生危險仍應歸諸主張之一方,始屬公平(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219號、99年度台上字第2019號判決參照)。且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責任,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917號判例參照)。
二、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擅自提領伊銀行存款,應返還不當得利云云,依上開說明,應就前揭有利於己之事實負舉證責任。而上訴人自承取款憑條為其親自簽名、親書密碼之事實(見起訴狀及本院103年4月9日),並有系爭6萬元、50萬元之取款憑條影本2紙在卷可憑(見原審卷第9至10頁)。且上訴人確於101年12月25日,親自前往新光商業銀行台中分行,將名下之100萬元定期存款辦理解約,其中50萬元於當日轉帳至被上訴人設於新光商業銀行之帳戶,取款憑條上簽名、密碼為上訴人所書寫,當時被上訴人及看護在場,上訴人向銀行行員吳O娟表示要買車給被上訴人,要辦理解約等語,業據證人吳O娟於原審證述綦詳(見原審卷第61頁背面之102年12月2日),被上訴人辯稱系爭50萬元、48萬元部分,係上訴人囑伊領取之購車款項,自屬有據。又系爭6萬元部分,上訴人復不否認取款憑條乃其親自簽名,參以上揭款項提領時間最早、金額非鉅,上訴人於本件訴訟前未曾主張有何遭盜領情事,且被上訴人辯稱上訴人交付該取款憑條,囑其領款以支應各項生活開銷費用等情,並提出全民健康保險局繳款單、中華電信帳單、欣中天然氣帳單、自來水帳單、電費通知及收據、管理費繳費通知單等影本為憑(本院卷第30至41頁)。另綜合兩造陳述及所提事證觀之,兩造於101年12月、102年1月間論及婚嫁,上訴人苟無授權被上訴人提款之用意,當不致親書取款憑條、提供密碼交予被上訴人使用。上訴人既未舉證證明被上訴人盜領款項之事實,其此部分主張即難認有據。
三、上訴人另以若認伊贈與金錢,伊依法撤銷附負擔之贈與,或贈與之解除條件成就失其效力,為此請求返還系爭贈與之金錢等語。經核:
㈠按所謂附有負擔之贈與,係指贈與契約附有約款,使受贈人負擔應為一定給付之債務者而言,必受贈與人於贈與人不履行其負擔,贈與人始得依民法第412條第1項之規定撤銷贈與(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2575號判例意旨參照)。且附負擔之贈與,受贈人負有履行負擔之義務,此之履行屬債之清償,如僅係表示一定希望,通常並無法律上拘束之意思,則非此所謂之負擔。查證人吳O娟僅證述上訴人向伊提及有購車計畫、有車復健較方便等語,並未證明兩造約定上訴人應照、陪同、搭載上訴人前往醫院復健之事實。又本件係上訴人對被上訴人起訴,請求確認兩造、要求遷出戶籍、交還物品,而非被上訴人無意結婚、陪伴上訴人,有被上訴人提出之上訴人102年6月21日存證信函、102年7月點收物品之字據可憑(見本院卷第29頁之存證信函、本院卷第63頁字據)。是以,上訴人以本件贈與附有負擔,並以被上訴人不履行負擔為由,依民法第412條撤銷贈與並請求返還贈與之金錢,即屬無憑。上訴人聲請蔡O武證明被上訴人未以系爭車輛搭載上訴人云云,綜觀上情,本院認無傳訊必要,附此敘明。
㈡次按所謂條件,係當事人以將來客觀上不確定事實之成就或不成就,決定法律行為效力之發生或消滅之附款,須出於當事人明示或默示之約定。查上訴人主張其對被上訴人提起訴訟,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2年度婚字第721號判決兩造確認無效等情,固為被上訴人所不否認,惟上訴人既未證明兩造約定以婚姻有效無效之客觀事實成就或不成就,作為法律行為效力之發生或消滅之附款,難謂本件係附有條件之贈與。上訴人以其對被上訴人訴請婚姻無效,獲勝訴判決為由,請求返還贈與之金額,亦屬無憑。
四、綜上所述,上訴人依民法第179條規定(含於本院補充之事
實及法律上陳述),訴請被上訴人返還系爭104萬元,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而此案,從本案新聞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145981 之內容及本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1年度重訴字第739號民事判決 https://judgment.judicial.gov.tw/LAW_Mobile_FJUD/FJUD/data.aspx?ty=JD&id=TPDV%2c111%2c%e9%87%8d%e8%a8%b4%2c739%2c20221124%2c1&ot=in 觀之,本案也涉「附負擔之贈與與附條件之贈與之交錯」,值得注意。
至於本案,本案法院如在認事上無誤的話,其所判,初看,於法上,並無不合。
另外,本案也涉本案被告有無之情事,債務不履行之相關說明,則請參閱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110688 等文。」。

貳、偽造文書罪及其構成要件
就此等事項,在女保險員「偽造」單據,專詐「貴婦」?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76203 一文也提及:「
一、偽造文書罪
按偽造文書罪,有偽造私文書與偽造公文書之分,其分別明定於刑法第210條:「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及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至於偽造印章罪或盜用印章罪,請參刑法第217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217 之規定。
,兩者間構成要件之差異,僅在於「行為人所偽造者,公文書與私文書不同」而已(相同要件者為「須為偽造」及「須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但其刑責則差異很大,偽造私文書為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偽造公文書則為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偽造與變造,也有所不同;所謂偽造,係指無制作權不法制作而言,其本無文書之內容存在;至於變造,則係指不變更原有文書之本質,僅就文書之內容有所更改而言,故必先有他人文書之存在,而後始有變造之可言。
換言之,刑法第211條及第210條之偽造文書,以無制作權之人冒用他人名義而制作該文書為要件之一,如果行為人基於他人之授權委託,即不能謂無制作權,自不成立該條之罪;有制作權者所為制作,亦同。
又公文書,謂職務上製作之文書(刑法第10條第3項參照,另請參劉幸義著,論刑法第十五章的「文書」意義──由法學方法論與記號學角度觀察,台灣法學雜誌167期)。
而公務員者,謂「依法令服務於國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之公共事務者。」之人員(刑法第10條第3項參照)。

二、
按刑法第339條規定「(第一項)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二項)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第三項)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又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46年台上字第260號判例也謂「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詐欺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所謂以詐術使人交付,必須人因其詐術而陷於錯誤,若其所用方法,不能認為詐術,亦不致使人陷於錯誤,即不構成該罪。」。

三、侵占罪
刑法第335條:「(第一項)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第二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之侵占罪,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擅自處分自己持有之他人所有物,即變更持有之意為不法所有之意,為其構成要件(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41年台非字第 57號判例參照),苟無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自難律以本條之罪。

四、科刑、及從一重處斷
按科刑,乃依刑法第57條:「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一、犯罪之動機、目的。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三、犯罪之手段。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十、犯罪後之態度。」為之。
至於數罪併罰及從一重處斷,則明定於刑法第50條以下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ParaDeatil.aspx?pcode=C0000001&bp=10 之規定。

五、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670292,本案王女於2008年6月9日起至2015年2月1日止,任職高雄市一家保險公司鹽埕分部推展處,擔任業務主任,專司業務拓展及提供收費服務,也可辦理各種保險金申請及款項轉交、保單質押貸款及房屋貸款之申請。
王女多年經營結識不少投保的有錢貴婦,在公司服務期間,即開始對信任她的楊姓大戶,介紹金融債券商品,以偽造保費受益憑證,詐取楊女349萬元,投資到期後,又以偽造的保單,騙她可轉為高利息的保險契約,楊女先後又匯給她750萬元。
另一名林姓女客戶,王女說幫她爭取到非常優惠之方案,將現金存放在保險公司內,不僅安全,每3個月亦可給付高額紅利1次,林信以為真,陸續將560萬現款交給王女存放。
2015年王女東窗事發,被公司革職送辦後,還以偽造的收據,持續對凌姓老客戶收取保費,還騙她未到期保費可一次繳提高保障,凌女累計被騙走459萬,直到2年後才知受騙上當。
案發後,檢警從王女起獲大批公司內部幹部的偽刻圖章,以及單據,王僅返還部份被害人的投保金,被依偽造私文書、詐欺取財、侵占等8罪判4年半,可上訴。
就此,本文認為,本案王女即有「偽造單據及偽造印章」之事實,而該單據乃私文書,而且也足以生損害於他人,故自得以偽造私文書罪及偽造印章罪論處之。
又本案法院也認王女有「向本案楊女詐取或侵占1099萬、向本案凌女詐取或侵占459萬,及侵占或詐取本案林女560萬(這三部分,從新聞報導內容看來,是詐欺,或是侵占,尚有不明之處)」之事實,爰以詐欺罪或侵占罪論處之,尚不意外。
至於本案科刑是否適當?則因本案新聞報導內,並未提及「犯後態度是否良好等刑法第57條所列舉事項」之詳細內容;加上,本案也涉刑法第50條至第55條所定數罪併罰及從一重處斷之問題,惟本案新聞報導內就此也未提及相關內容;爰本案法院依偽造私文書、詐欺取財、侵占等8罪判4年半,是否無誤?暫無法研判。」。

參、借名登記與贈與
至於借名登記與贈與,在《今日看新聞學法律~借名登記與贘與》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69079 一文復提及:「此新聞事件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405249?fbclid=IwAR02OvhfbqZTFBhJRDJivyA-iAkhuvks3hLwQrMDvsxhzBch5dmBgBi_8vQ,涉借名登記、贈與等法律問題,兹說明如下:
一、按最高法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七五號院、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一號、九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二號民事判決分云:「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本院十七年上字第九一七號判例參照)。又按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主張借名登記者,自應就該借名登記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按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是當事人間應有借名登記之合意,始能成立借名登記契約。」「按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其成立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及出名者與該登記有關之勞務給付,具有不屬於法律上所定其他契約種類之性質,應與契約同視,倘其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者,當賦予之法律上效力,並依民法第五百二十九條規定,適用民法委任之相關規定。」。
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上字第55號民事判決也謂「按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其成立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在性質上應與同視,倘其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者,應賦予無名契約之法律上效力,並民法委任之相關規定。」。
二、可見,借名登記,乃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與當事人約定,一方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與他方」,他方允受之贈與契約(民法第406條參照),尚屬有間。
三、如為被繼承人之生前贈與,贈與人之繼承人,除得依民法第417條:「受贈人因故意不法之行為,致贈與人死亡或妨礙其為贈與之撤銷者,贈與人之繼承人,得撤銷其贈與。但其自知有撤銷原因之時起,六個月間不行使而消滅。」、第419條:「贈與之撤銷,應向受贈人以為之。贈與撤銷後,贈與人得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返還贈與物。」之規定,撤銷其贈與,請求返還贈與物外,尚難以其他理由撤銷其贈與,請求返還贈與物。
四、但如為被繼承人生前所為之借名登記,除被繼承人之應繼承人(民法第1138、1139、1140、1141、1144條參照),有喪失其繼承權(民法第1145條參照)或拋棄其繼承權(民法第1174條以下參照)等情事外,該借名登記之遺產,及被繼承人(借名人)與出借人間借名登記關係所生權義,仍於被繼承人死亡時,就由被繼承人之應繼承人所繼承(民法第1147條參照),被繼承人之應繼承人仍得依約及相關規定,解除或終止其間(被繼承人之應繼承人與出借人間)之借名登記關係,並請求返還所有物。
五、從而,實務上(最高法院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一九號、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七四號、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三○號等民事判決),當事人間是借名登記關係?還是贈與關係?常為問題之所在。
六、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法院所認如無誤,雖本案當事人各執其詞也各有主張(本案男方係主張借名登記,女方則主張贈與),惟因本案男方在婚前對女方說:「這是妳的生日禮物」,因此贈與並未違反公序良俗、、強行規定等因而無效,故
(一)如贈與物之權利已移轉(民法第408條參照),
(二)且當事人間也無民法第88條、第89條、第92條所「意思表示內容有錯誤」或「傳達人傳達不實」或「因詐欺或而為意思表示」之情事,
(三)也非附有負擔之贈與(民法第412條至第414條參照),
(四)復無民法第416條、第417條、第418條所定情形,
(五)法院判本案男方敗訴,並不意外。」。

肆、不滿長媳家暴,九旬鋼鐵公司董座「偽造文書」收回1210萬股份
而此案,本案新聞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175398:「……游姓老翁於1966創辦鋼鐵工廠,是台灣某知名摩托車品牌的衛星工廠,資本額3千萬,又於1986成立工業公司,資本額2千萬元,游翁自己則擔任兩間公司的董事長。
游姓董座有兩個兒子,他提早做財產規劃,將兩間公司各1000股的股份分給兩個兒子,以公司每股1萬元計算,2個兒子都拿到價值1千萬的股份;但大兒子早一步他離世,股份也由長媳和長孫繼承。
2018年8月13日,游姓董座至高雄市政府發展局商業行政科,填寫「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登記表」把自己名下原本持有0股,變更持有鋼鐵工廠770股、工業公司440股,經發局承辦人員替他做好變更後,長媳和長孫才發現自己手上的持股竟不翼而飛,氣得告游男偽造文書罪。
高雄地院審理時,游翁辯稱,工廠和公司都是他一手創立,長媳和長孫沒出過半毛錢和半分力,且當初是把股份「借名登記」在兩人名下,他只是因為不滿大兒子過世後,自己被長媳家暴,才決定把財產拿回來不留給他們,自己有權利做這些事,沒有犯法。
但法官傳喚家人出庭時,確認游姓董座分配股份時,是長輩生前預為財產規劃,將財產預先分配予各房子女,而不是他所說的「借名登記」,但考量他已高齡96歲,已辛勞一生,不僅未能安享天年,反得與至親對簿公堂,所受痛苦,應不下於接受刑罰。
法官認為,游姓董座雖構成犯罪,但事出有因,其動機、主觀惡性甚低,犯罪手段也不算極惡,依法酌減輕其刑後,猶嫌過重,為避免無意義之刑罰執行耗費國家資源與違反國民法感情,依規定免除其刑,可上訴。」之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如在認事上也無誤的話,本案游姓老翁雖辯稱「係借名登記」,但經本案法院調查後,認為「並非借名登記」,而係游姓老翁,提早做財產規劃,預先分配予各房子孫(應為贈與或);其中,原為大兒子所有之股份,因大兒子早於游姓老翁而死亡,而為大兒子妻子及孫子所繼承。
而游姓老翁,卻偽造文書將大兒子妻子(長媳)及孫子,繼承自大兒子的股份,不法移轉,爰本法法院以偽造文書罪論處之,尚不意外。
惟刑法第210條所定偽造私文書罪及第211條所定偽造公文書罪,其等最重本刑均非三年以下(即不符刑法第61條第1款之規定),而且偽造私文書罪及偽造公文書罪也非刑法第61條第2款至第7款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61&kw=%e5%be%97%e5%85%8d%e9%99%a4%e5%85%b6%e5%88%91 所定之罪,爰縱使得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59,減輕其刑,但得否依刑法第61條之規定,免除其刑,恐有疑義。其是否有其他「免除其刑」之合法依據呢?有必要釐清。
另游姓老翁已九旬,依刑法第18條第3項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18,只得減輕其刑,併予敍明。
最後,提醒大家,大家可善用前揭所提「附負擔之贈與及借名登記」,並在證據之蒐集及保存上,也須多加著墨,以便未來有糾紛之時舉證用。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