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信忘義而又懦弱(民進黨內沉默的幫凶)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施正鋒教授

民進黨在1986年成立時,我剛剛在愛荷華拿到碩士學位、轉到俄亥俄念博士,作為逃兵、相當愧疚。這時候,我已經偷偷宣誓加入台獨聯盟,民進黨的進步份子來訪,譬如工運、農運、學運,往往是由開八大缸車子的我接送,內人則負責煮飯。外省人鄭南榕為言論自由引火自焚,同學會登報發文深覺羞愧,遺孀葉菊蘭前來中西部參加夏令營,還特別指定要跟我們見面。

夫婦在1991年秋天學成返國,意外獲得教職,彌足珍貴。新潮流找人要我秘密加入,兩度深談到天亮;當時獨盟因為決議遷台而與民進黨關係緊張,我雖然不是台面上的人物沒有公開盟員身分,不願意腳踏兩條船而婉拒。此後,我雖然在特定議題會提供建言,視彼此為盟友,不捲入黨派鬥爭;在必要的時候,我會毫不留情嚴厲批判,終究,在地下電台被封麥克風。

陳水扁上台後,我依然故我,被嘲諷求官不成。等到國務機要費案發,法律學者觀望大而閉口不言,我受託與幾位朋友在報紙全版申述。阿扁請到總統府喝咖啡,臨走前問有何需要幫忙之處,我大膽跟阿拉丁神燈要求三個願望,的自治區法、外省人的、及的國家語言法,他言而有信交代相關部會推動,我也稍有與問,可惜朝小野大而作罷。

民進黨在野,我還是保持距離,直到蘇貞昌接黨魁,因為先前參與《基本法》推動,所以應允充數智庫族群組召集人,又獲邀加入憲政組。等到蔡英文在太陽花運動後班師回朝,我意興闌珊,故人林萬億遊說水流不斷,勉強答應重作馮婦,整合原住民、及政策。在2015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前夕,小英找我討論相關課題的困境,終於敲定原民九大政見。

蔡英文黃袍加身,打算在原民日表達歉意,派人徵詢意見,要我提供三加一具體政策作為,大膽建言自治、土地、及國家公園歸還。結果是大量灌水、改頭換面為八項承諾,食言而肥、心生厭惡。此外,刻意排除原民歷史正義的立法,公然掩護殖民者對原民土地的掠奪,無疑就地合法。終究,倉促推出與《原基法》抵觸的《原民土地劃設辦法》,引發原民紮營凱道抗議迄今。

全面執政卻是民選皇帝,黨籍立委淪為莎士比亞筆下困於地下室的蟾蜍。蔡英文連任遭到賴清德的挑戰,初選費盡心機,令人搖頭;等到今年縣市長選舉提名,黨內已無諤諤之士,辯稱民主程序背書,卻忘了共產黨的民主集中也有投票程序,差別在於是否起立鼓掌通過。至若指鹿為馬強制脫鉤公投與大選,卻又強詞奪理複決與創制的公投不同而可以合併,瞠目結舌。

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NCC為虎作倀、將中天移出52台,罔顧眾人追求民主的初衷就是要爭取言論自由。這幾年來,與其說蔡英文政府是掛羊頭賣狗肉,倒不如說福壽螺當道,綠朝新貴雞犬升天、漂綠份子蛇鼠一窩,中生代唯唯諾諾、機要世代等著接班、太陽花甘為扈從,政二代儼然世襲。總之,默許就是懦弱的幫兇,一些人忽然良心發現,委實太可笑。

註:寫這篇的動機是有人回應上一篇,要我投書總統府,太可笑;君無戲言,元兇裝健忘無知,打定主意欺哄,陷我不義,難道還需要提醒?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