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偽善 vs. 高虹安的「傲慢」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施正鋒教授

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日前被爆料博士論文抄襲,立法院黨團狗尾續貂召開記者會,指控她涉嫌自我抄襲、未獲得資策會授權、及利用公器成就個人論文,痛批「假面甜心」。接著是「中華大學夜間部」風波,側翼網紅轉攻高虹安「學霸養成」靠補習。民進黨團緊咬不放,行文資策會要求提供任職期間資料。然而,經過三波的攻擊,最新的民調顯示高虹安竟然以三成的支持度暫時領先,特別是在二、三十歲兩個年齡層獲得三成七的支持,為何如此?

高虹安團隊在第一時間明快危機處理,強調強調未抄襲、自己不是林智堅,更提出母校辛辛那堤證明沒有抄襲,資策會更表示非營利學術發表並未涉及侵權,澄清本身在回國後也依照規定服務半年、再往民間服務。民進黨團幹事長羅致政學界出身,應該知道不少研究往往先以工作報告形式呈現,進而透過研討會、學位、及期刊論文來發表,由原料、半成品、到成品,既然是自己的東西,哪有所謂的抄襲?因此,自我抄襲是自我矛盾的名詞,多此一舉反而有灌水嫌疑。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護徒心切,認為資策會「沒有侵權」的說法在法律上站不住腳,行文要求相關單位好好回答法律層面的問題。眾所周知,公家機構不管為了立法、還是施政需要,往往會委託學者、或民間機構研究,除非牽涉到機密、或專利的技術轉移,通常會鼓勵將報告進一步轉為學位、或期刊論文,用來彰顯這些補助的研究不是豢養學者的學術公關,避免結案後就塵封以掩人耳目。其實,國科會、或科技部都會問先前補助的計畫是否進一步發揚光大、對外公開。

正面攻擊受挫,民進黨外圍把矛頭指向高虹安的傲慢、教育觀念嚴重偏差,也就是記者會上的發言,「我高虹安今天從小到大,北一女、台大不說,我們師大也是榜首進去,台大是學術成績第一名畢業,我們今天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學霸與否,畢竟是別人封的,至於是不是念龍頭高中、最高學府,除了資質、家境,最重要的還是本身是否珍惜。同樣地,不管是升學、或國家考試,補習班也是現有體制下的不得已選擇,沒有什麼錯。

當然,在傳統科舉制度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未必正確,不喜歡唸書的未必沒有前途,高學位的未必對國家有貢獻。關鍵在於,為什麼趨之若鶩洗學位。高虹安即使有錯,頂多也不過是被抹黑下的情緒反彈,更顯露其赤子之心。因此,年輕人的反應正表示他們對於民進黨對的認知作戰不屑,同時也對於有權有勢者「官大學問大」的態度不齒;相對之下,高虹安心急之下對於自我努力的表白或許不像一般政客「謙虛」,卻是瑕不掩瑜。

我們真正擔憂的是,不只是台灣大學國發所被視為民進黨的革命實踐研究院、呷好逗相報,碩專班原本是專業人士與學界教學相長的場域,近年來卻淪為不肖政學交相利之處,藏汙納垢,令人瞠目结舌。事實上,也有不少業界把較高的學費當作培養關係的入場券,老師課堂毫不避諱營業額,上課時間打對折,中午休息杯觥交錯,甚至於要有顏質的學生陪坐,那是等而下。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