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酒駕累犯」抓去關五個月,法官打臉:有瑕疵?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076041

壹、相關實務裁判上之見解
一、未五年三犯、刑法第41條但書規定之適用及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之原則
就此等事項,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11年度聲字第699號刑事裁定 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CYDM%2c111%2c%e8%81%b2%2c699%2c20220919%2c1&ot=in 謂「……
二、經查:
(一)按刑法第41條第1項規定「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1000元、2000元或3000元折算1日,易科罰金。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此項易科罰金制度之立法目的旨在救濟短期自由刑之流弊,適用上不宜過於嚴苛(民國94年2月2日修正理由參照),故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經法院宣告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易刑標準者,執行時僅在具有「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之例外情形,方得不准其易科罰金。而所規定之「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均屬不確定法律概念,此乃立法者賦予執行者能依具體個案,考量犯罪所造成法秩序等公益之危害大小、施以避免受刑人再犯之效果高低等因素,據以審酌得否准予易服勞動;亦即,執行者應就關於自由刑一般預防(即維持法秩序)與特別預防(即有效矯治受刑人使其回歸社會)目的為衡平裁量,做成合義務性之裁量,於個案中實現法律之目的與價值,落實易服社會勞動制度旨在替代短期自由刑之執行,避免短期自由刑流弊之目的。此乃指揮執行時得依職權裁量之事項,倘其未濫用權限,自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最高法院103年度台抗字第238號裁定意旨參照)。又所謂「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應指執行檢察官依具體個案,經考量犯罪特性、情節及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等事項後,綜合評價、權衡之結果。此一評價、權衡結果,固屬檢察官之範疇,惟仍須以其裁量權行使之程序無明顯瑕疵為前提。是就受刑人對於檢察官否准易科罰金之相關命令案件,法院應先審查檢察官所踐行之否准程序有無明顯瑕疵,而後始有審查檢察官所審酌之事項有無錯誤,有無與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定之裁量要件欠缺合理關連性之情事,所為之裁量有無超越法律授權範圍等實體事項之問題。亦即,依現行刑法第41條第1項之規定,對於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經法院裁判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者,原則上應准予易科罰金,除非檢察官於指揮執行時,依具體個案,考量前述犯罪特性、情節及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等事項,並綜合評價、權衡後,仍認有該條項但書所定之如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之情形時,始得為不准受刑人易科罰金之執行命令。而此所稱之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包括受刑人身體、教育、職業、家庭之關係或受刑人素行、犯後態度等事項,不一而足。必在給予受刑人有向執行檢察官表示(包括言詞或書面)其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之情況下(此包括在檢察官未受刑人,或已傳喚受刑人但受刑人尚未到案前,受刑人先行提出易科罰金聲請之情形),檢察官始能對受刑人是否有個人之特殊事由及其事由為何,一併加以衡酌。若檢察官未給予受刑人表示有無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即遽為不准易科罰金之執行命令,其所為否准之程序,自有明顯瑕疵,難認適法。至於執行檢察官於給予受刑人表示其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經審酌前述包括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在內之事項,並綜合評價、權衡後,仍認受刑人有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定之情形,而為否准受刑人易科罰金之執行命令,始為檢察官裁量權之行使(此時其裁量權行使之當否,所涉及者方屬裁量權有無濫用之範疇),與前述程序瑕疵,非屬同一層次之問題(最高法院107年度台抗字第858號裁定意旨參照)。

(二)再按為避免各地方檢察署就酒駕再犯之發監標準寬嚴不一,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統一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之原則。依該研議結果,被告5年內3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執行檢察官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㈠被告係單純食用含有酒精之食物(如薑母鴨、麻油雞、燒酒雞),而無飲酒之行為。㈡吐氣酒精濃度低於每公升0.55毫克,且未發生或異常駕駛行為。㈢本案犯罪時間距離前次違反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時間已逾3年。㈣有事實足認被告已因本案開始接受酒癮戒癮治療。㈤有其他事由足認易科罰金已可收矯正之效或維持法秩序者」。是依據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結果可知,受刑人5年內3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原則上雖不准予易科罰金,惟例外有上揭所示但書情形之一者,執行檢察官仍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

(三)受刑人前於98年9月18日,因公共危險酒後駕車案件(吐氣酒精濃度0.68mg/L),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以98年度審交簡字第4676號判決判處拘役60日確定;再於107年2月10日,又因酒後駕車案件(吐氣酒精濃度0.34mg/L),經本院以107年度嘉交簡字第254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又於111年5月22日,因公共危險酒後駕車案件(吐氣酒精濃度0.38mg/L),經本院以111年度嘉交簡字第479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即本案),有該3案判決書、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可見受刑人上開3案並非陸續於5年內所犯,已不符合上開研議結果之「被告5年內3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之情形,又其中後2次酒駕酒精濃度依序為0.34mg/L、0.38mg/L,可知受刑人後2次被查獲之酒精濃度,較法務部所定標準「0.55mg/L」低,且本案犯罪時間距前次違反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時間已逾3年(前次違反時間距本違反時間已達4年多)。是依據上開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結果可知,本案並無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之情事,亦有符合上開所示但書中㈡、㈢之情形,從而,執行檢察官仍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並非一概採行不准易科罰金之執行方法。至上開研議結果雖非固定不變之準則,仍可依個案情形為適當之判斷,但若要為與研議結果不同之結論,自應盡到更加嚴謹之說理義務,始能謂無明顯裁量瑕疵,應屬當然。

(四)又查,受刑人於111年8月3日收受檢察官之執行傳票後,於111年8月9日提出聲請易科罰金狀,該狀中除向檢察官敘明有上揭聲明異議意旨之內容外,復提出受刑人之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證明(障礙程度:中度)、臺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診斷證明書(診斷:肝硬化、食道靜脈曲張)(執字2383卷第20-21頁)為佐,檢察官則於111年8月15日函覆主旨以「(台端)受刑人聲請易科罰金執行本署111年度執字第2383號案件刑罰,礙難准許」等語,並說明:「受刑人係因公共危險第三犯,五年內第二犯之累犯,認有反覆實施酒駕之虞,另本署依據受刑人公共危險第三犯,酒測值超過0.25mg/L,隨時有致他人死、傷之危險,而騎乘機車行駛道路因行不穩經警攔查,故為具體審核認有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制序之事由,應入監服刑」(執字2383卷第15頁)等情,經本院職權調閱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111年度執字第2383號卷宗核閱無訛。惟上開檢察官之函覆內容,並未載明任何對受刑人所陳述之個人特殊事由(身體及生活狀況)進行評價、權衡後而否准之理由,難認已就異議人聲請易刑處分之事項為實質審核,況本案依前所述並無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之情事,是依前開最高法院裁定意旨,應認檢察官就本案執行命令之裁量權行使有所不當,尚有未洽。

三、綜上,檢察官不准受刑人易科罰金之執行指揮處分,既有上開可議之處,受刑人之聲明異議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撤銷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1年度執字第2383號否准易科罰金之執行指揮處分,由檢察官另行審酌並為妥適之執行指揮。…… 」。

二、未符合正當法律程序
又未符合正當法律程序者,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11年度聲字第767號刑事裁定 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CYDM%2c111%2c%e8%81%b2%2c767%2c20220919%2c1&ot=in 也云「……
二、按檢察官就得易科罰金或得易服社會勞動之有期徒刑或拘役執行之案件,若於傳喚受刑人之傳票上註明該受刑人不得易科罰金或不得易服社會勞動之旨,應認檢察官實質上已為否定該受刑人得受易刑處分利益之指揮命令,該部分之記載,自得為聲明異議之標的,不受檢察官尚未製作執行指揮書之影響(最高法院107年度台抗字第209號裁定意旨參照)。經查,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於函覆聲明異議人之公文中已說明本件「不准易科罰金及社會勞動」等語,有該署民國111年8月30日由檢察核定之刑事執行案件進行單附卷可稽,對聲明異議人之權益,已發生現實而迫切之影響,揆諸上開說明,自得為聲明異議之標的。是聲明異議人本件聲明異議程序自屬適法,先予說明。

三、依刑法第41條第1項及刑事訴訟法第457條等規定,得易科罰金之案件,法院裁判所諭知者,僅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至
是否不准易科罰金,原則上係由執行檢察官依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規定,審酌受刑人是否有因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之例外情形,而為決定。所謂「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乃指執行檢察官依具體個案,經考量犯罪特性、情節及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等事項後,綜合評價、權衡之結果。此一評價、權衡結果,固屬檢察官裁量權之範疇,惟仍須以其裁量權行使之程序無明顯瑕疵為前提。因此就受刑人對於檢察官否准易科罰金之相關命令聲明異議案件,法院應先審查檢察官所踐行之否准程序有無明顯瑕疵,而後始有審查檢察官所審酌之事項有無錯誤,有無與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定之裁量要件欠缺合理關連性之情事,所為之裁量有無超越法律授權範圍等實體事項之問題。其中犯罪特性、情節等事項,固得事先依確定之卷內資料予以審查,惟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等事項,則須在給予受刑人有向執行檢察官表示(包括言詞或書面)其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之情況下(包含在檢察官未傳喚受刑人,或已傳喚受刑人但受刑人尚未到案前,受刑人先行提出易科罰金聲請之情形),檢察官始能對受刑人是否有個人之特殊事由及其事由為何,一併予以衡酌;若檢察官未給予受刑人表示有無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即遽為不准易科罰金之執行命令,其所為否准之程序,自有明顯瑕疵,即屬執行之指揮不當。至於執行檢察官於給予受刑人表示其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經審酌上述包括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在內之事項,並綜合評價、權衡後,仍認受刑人有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定之情形,而為否准受刑人易科罰金之執行命令,始為檢察官裁量權之行使,與上述程序瑕疵,為不同層次之問題,不可不辨(最高法院107年度台抗字第209號裁定意旨參照)。查本件聲明異議人曾於111年8月25日至嘉義地方檢察署執行科,於書記官時陳述聲請易科罰金等語,有111年8月25日執行筆錄1份附卷可考(附於執2570號卷內,並未編頁碼),故執行檢察官實質上已給予聲明異議人表示其個人特殊事由之機會,先予說明。

四、經查:
㈠聲明異議人於111年4月8日17時許,在臺南市南化區某處工地飲用啤酒後,已達不得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度,其明知上情,仍基於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犯意,騎乘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上路。嗣於同日17時55分許,行經嘉義縣○○鄉○○村○○00○0號前,因無照駕車為警攔查。經警發現其散發酒氣,故對其實施吐氣酒精濃度測試,於同日17時59分許,測得其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30毫克,確已逾每公升0.25毫克之不得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標準。聲明異議人所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25毫克以上罪,經本院以111年度嘉交簡字第429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5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1千元折算1日確定等情,有上開判決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存卷可查。

㈡為避免各地方檢察署就酒駕再犯之發監標準寬嚴不一,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統一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之原則,其研議結果為「被告5年內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執行檢察官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⒈被告係單純食用含有酒精之食物(如:薑母鴨、麻油雞、燒酒雞),而無飲酒之行為。⒉吐氣酒精濃度低於0.55mg/l,且未發生交通事故或異常駕駛行為。⒊本案犯罪時間距離前次違反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時間已逾3年。⒋有事實足認被告已因本案開始接受酒癮戒癮治療。⒌有其他事由足認易科罰金已可收矯正之效或維持法秩序者。」並通函各地方檢察署作為是否對於酒駕再犯案件准予易科罰金之標準,俾統一酒駕再犯發監標準,避免執行不公。本院認為判斷聲明異議人有無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而不准易科罰金或易服社會勞動,應考量其犯罪行為是否密集,對易刑處分之反應薄弱而難收矯治之效,或犯罪情節是否重大,不入監執行將難以維持法秩序。上開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係以「5年內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密集性為原則,併審酌犯罪情節是否重大,如情節非重時,檢察官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准否易刑處分,合乎刑法第41條之規範意旨,應值參採。查:1、聲明異議人本案雖為5年內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有本院106年度嘉交簡字第1496號、109年度嘉交簡字第1033號、111年度嘉交簡字第429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然觀之被告本案吐氣酒精濃度僅0.30mg/l,顯然低於0.55mg/l,且並未發生交通事故或異常駕駛行為,已不符上開酒駕再犯發監標準第2點係以犯罪嚴重性為原則之標準。此等有利聲明異議人之情事,檢察官並未納入考量,裁量有欠妥當。2、本案聲明異議人雖曾於111年8月25日通知到場陳述意見時,向執行科書記官表示:因為母親去年過世,留下我父親,父親快七十歲,有高血壓等疾病等語後,執行科書記官隨即於聲請易科罰金案件初步審核表擬辦:擬准予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事由為:雖有不准易科罰金之事由,但考量個案情況,以准予易科罰金或易服社會勞動為宜等語。承辦檢察官並勾選「如所擬意見」。惟經檢察長核閱後批示:本件前已3犯,前案於110年4月23日甫執行完畢,復於111年4月8日再犯,且無照駕車,顯然前案易科罰金未能收矯正之效,所稱其父有疾病需照顧,未有相關證明資料,本件不准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發監執行等語。其後,再無通知聲明異議人補充提出相關佐證資料,即於111年8月31日由檢察官核定不准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此均經本院依職權調取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111年度執字第2570號執行卷宗核閱屬實。是聲明異議人既於到場陳述意見時,表明其父親需其照料之說明,雖未及提出證明資料,亦應給予其補充提出相關資料之期限,以究明聲明異議人所提上開個人特殊事由是否屬實,而得以充分考量、衡酌其個人特殊事由,以供是否易科罰金執行命令時之參酌。另經聲請異議人於本院訊問程序中,當庭提出其父親李O輝於106年至111年之就診紀錄,其中分別載明李芳輝患有頭暈、目眩、鼻竇疾患、慢性肝炎、胃炎、高血脂症、關節炎、骨質疏鬆症、高血壓、精神疾病、糖尿病等病症,且常有1個月內數次前往診所就診之情形,此均有李芳輝天佑診所就診紀錄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17至169頁)。又參之被告111年8月25日申請之戶籍謄本(附於執2570卷內),及松山村村長蓋章證明之書(見本院卷第9頁),聲明異議人上開所稱:目前僅聲明異議人與其父李芳輝2人同住,而無其餘人共住一節,應可採信。3、是經考量上開聲明異議人之個人家境特殊事由,復考量其所犯本案之呼氣酒精濃度,尚未逾上開0.55mg/l之發監標準。且本件執行科書記官、檢察官,及批示發監執行之檢察長,就系爭案件執行經過,並未就聲明異議人有無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之不准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例外事由,令其補充提出相關佐證資料之機會,即遽以核定不准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聲明異議人顯無從即時提出有利於己之具體事項供檢察官作准駁決定之參考。揆諸前揭說明,檢察官所為不准易科罰金及社會勞動之決定,自有明顯瑕疵而難認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即屬執行之指揮不當而難認妥適。

五、綜上,聲明異議人之聲明異議為有理由,應由本院撤銷執行檢察官執行指揮之處分(即111年度執字第2570號執行指揮處分),另由執行檢察官重行為適當之執行指揮。……」。

三、肯認檢察官所為不准易刑處分
至於肯認檢察官所為不准易刑處分者,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111年度抗字第69號刑事裁定則謂「……
三、按:
㈠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台幣(下同)1,000元、2,000元或3,000元折算1日,易科罰金。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刑法第41條第1項定有明文。準此,有期徒刑或拘役得易科罰金之案件,法院所諭知者,僅係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而已,至於是否准予易科罰金,係賦予執行檢察官於執行之際,視個案具體情形,依前開法律規定裁量之權能,非謂受刑人受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時,執行檢察官即必然應准予易科罰金。而所謂「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乃立法者賦與執行檢察官得依具體個案,考量犯罪特性、情節及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審酌應否准予易刑處分之裁量權,檢察官就此項裁量權之行使,僅於發生裁量瑕疵之情況,法院始有介入審查之必要(最高法院110年度台抗字第1188號裁定意旨參照)。

㈡又刑法第41條第1項得否易科罰金之規定,已刪除「受刑人因身體、教育、職業、家庭之關係或其他正當事由,執行顯有困難」之要件。依其立法理由說明,個別受刑人如有不宜易科罰金之情形,在刑事執行程序中,檢察官得依該項但書規定,審酌受刑人是否具有「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等事由決定之。是以,於法院判決確定後,受刑人僅取得得聲請易科罰金之資格,檢察官對於得易科罰金案件之指揮執行,仍應依具體個案,考量犯罪特性、情節及受刑人個人特殊事由等因素,如認受刑人確有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自得不准予易科罰金,此乃檢察官指揮執行時依職權裁量之事項,倘其未濫用權限,本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法院不宜自行代替檢察官判斷受刑人是否有上開情事,僅於檢察官裁量權之行使,有未依法定程序進行裁量,超越法律授權裁量範圍等情事,始有介入審查之必要。

㈢本案人係於前案分期間內再犯本案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其酒測值甚至已達吐氣所含酒精濃度每公升0.81毫克,並有擦撞停放路旁多部車輛,發生實害結果。抗告人雖以其個人上開因素主張不適宜入監執行,惟抗告人知悉其於職業及家庭中擔負重任,卻漠視於此,再犯本案,顯見前案緩起訴處分,未使其生警惕效果。抗告人既漠視法令,罔顧公眾之往來安全,對社會法秩序之危害重大,且抗告人於前案亦曾繳交處分金10萬元,而未記取教訓,本案如准易科罰金,恐難收矯正之效。從而,執行檢察官針對本案綜合考量抗告人犯罪情狀、個人特質,並衡量抗告人犯罪所造成法秩序等公益之危害大小、施以自由刑避免抗告人再犯之效果高低等一切因素,本於法律所賦予指揮刑罰執行職權之行使,就本案所為否准易科罰金,而令發監執行之判斷,已就自由刑一般預防(維持法秩序)與特別預防(有效矯治抗告人使其回歸社會)等目的為衡平裁量,檢察官不准易科罰金或易服社會勞動,尚無違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第4項規定之意旨。本案執行檢察官執行指揮之裁量權既無逾越法律授權、將與事件無關之因素考慮在內或於相同事件為不同處理之違反平等原則等裁量瑕疵,自難認有執行指揮違法或不當。

四、綜上所述,原裁定以執行檢察官不准易刑處分之執行命令並無違法或不當,而駁回抗告人之聲明異議,核無違誤,抗告人仍執前詞提起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請求撤銷原裁定,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1年度聲字第774號刑事裁定又云「……
、聲明異議意旨略以:異議人即聲明異議人甲○○前經法院判刑有期徒刑5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1,000元折算1日在案。異議人於應到日民國111年5月12日,至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報到,執行傳票上記載不准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異議人就本件檢察官不准易科罰金及易服社會勞動之指揮認有不當,故聲請異議並說明理由如下:
(一)本件執行檢察官不准異議人易科罰金之聲請,係依據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102年6月26日檢執甲字第10200075190號函,及法務部102年6月21日法檢字第10204535170號函所准予備查之審核標準,該函示意旨為『異議人5年內3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應認為「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而不准易科罰金,惟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准予易科罰金:⑴異議人係單純食用含有酒精之食物(如:薑母鴨、麻油雞、燒酒雞),而無飲酒之行為。⑵吐氣酒精濃度低於0.55mg/L,且未發生交通事故或異常駕駛行為。⑶本案犯罪時間距離前次違反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時間已逾3年。⑷有事實足認被告已因本案開始接受酒瘾戒瘾治療。⑸有其他事由足認易科罰金已可收矯正之效或維持法秩序者。』。而檢察官裁量權之行使,係剝奪異議人易科罰金之機會,乃對其權利之限制,亦應遵守憲法第8條正當程序之權利保障,具體審酌並指明異議人有何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之情事,使其得以知悉、有防禦之機會,併提出有利之相關抗辯。然依中央法規第11條規定,命令不得抵觸憲法或法律,該函示為檢察機關内部就酒後駕車累犯之案件是否發監執行所研擬之審酌標準,屬內部行政規則(行政命令質),其位階並不具備法律或法令之性質,自不得牴觸法律位階之刑法第41條易科罰金之規定,此部分程序即存有瑕疵,而難謂妥適(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抗字第1676號裁定參照)。

(二)查異議人屢犯酒駕自屬不該,惟此次僅是在五年內二犯,非屬五年內三犯之法務部及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前揭不准易科罰金範圍内之情形。況異議人亦因此次司法機關之偵審而徹底警醒,異議人已安排至奇美醫院接受專業醫師尋求戒治,此有奇美醫院主治醫師O志誠開立診斷書可證,退一步言,亦已符合前揭標準之原則㈣,可例外准予易科罰金。檢察官未及審酌前情,未臻符合憲法對之保障(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10年度抗字第961號、鈞院111年度聲更一字第2號裁定參照。

(三)況本次刑法第41條之修法立法意旨亦重申易刑處分乃為避免短期自由刑之流弊,故是否會造成流弊亦為檢察官審酌得否易刑處分所應審酌及之。是否造成流弊恐亦須慮及:㈠父張O男已高齡73歲、母張劉O蓮68歲,咸與異議人同住,由異議人照顧,若異議人入獄服刑,古稀父母即乏人照顧。㈡異議人並非無所事事嗜酒之徒,目前為高健企業社之包裝組長,公司精密之包裝機器僅異議人能操作,若異議人入監執行,勢必影響公司業務運作,影響甚鉅。㈢異議人對法律認知確有不足,因一時失慮,且因在工作壓力下才釋壓飲酒,經此次判刑乃深自惕勵,並主動安排戒酒門診治療。體會到能隨時陪伴父母及協助公司運作正常即是最大的確幸。否則僅因異議人個人之酒駕且從未涉及肇事,竟因入獄招致異議人及公司運作受阻,是否符合罪刑相當及比例原則,尚非無虞。當然,異議人亦深知酒駕之不當,願於此次向法院具結,絕不再犯酒駕,否則願受有期徒刑之執行,祈請法院能最後一次網開一面,予以異議人改正自新免於入監執行。爰第484條規定聲明異議等語。

二、按依刑事訴訟法第484條規定:異議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以檢察官執行之指揮為不當者,得向諭知該裁判之法院聲明異議。次按,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下同)1,000元、2,000元或3,000元折算1日,易科罰金。但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刑法第41條第1項定有明文。故有期徒刑或拘役得易科罰金之案件,法院所諭知者,僅係易科罰金時之折算標準而已,至於是否准予易科罰金,仍賦予執行檢察官視個案具體情形,依前開法律規定而為裁量,亦即執行檢察官得考量異議人之一切主、客觀條件,審酌其如不接受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執行,是否難達科刑之目的、收矯正之成效或維持法秩序等,以作為其裁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之憑據,非謂異議人受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時,執行檢察官即必然應准予易科罰金。且上開法條所稱「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均屬不確定法律概念,此乃立法者賦予執行者能依具體個案,考量犯罪所造成法秩序等公益之危害大小、施以自由刑,避免異議人再犯之效果高低等因素,據以審酌得否准予易科罰金,亦即執行者所為關於自由刑一般預防(維持法秩序)與特別預防(有效矯治異議人使其回歸社會)目的之衡平裁量,非謂僅因異議人個人家庭、生活處遇值得同情即應予以准許;且法律賦予執行檢察官此項裁量權,僅在發生違法裁量或有裁量瑕疵時,法院始有介入審查之必要,如執行檢察官於執行處分時,已具體說明不准易科罰金之理由,且未有逾越法律授權、專斷等濫用權力之情事,自不得遽謂執行檢察官之執行指揮為不當(最高法院100年度台抗字第646號裁定意旨參照)。

三、經查:
(一)本件異議人因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以110年度交易字第1173號判決處有期徒刑5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1千元折算1日確定。嗣該案移送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以110年度執字第2958號執行,有本案判決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等件在卷可參,此部分事實足堪認定。

(二)異議人歷次酒駕犯公共危險罪之情形如下:⒈前於民國97年間因酒後駕車被警查獲,測得呼氣酒精測試值為每公升1.04毫克,經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確定,繳納處分金6萬元(下稱第1件公共危險案件);⒉又於99年5月9日,酒後駕車被警查獲,測得其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1.51毫克,經臺灣苗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苗交簡字第443號判決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下稱第2件公共危險案件);⒊再於99年10月14日,酒後駕車為警查獲,測得其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97毫克,經臺灣苗栗地方法院以100年度交易字第10號判決處有期徒刑5月確定(下稱第3件公共危險案件);⒋復於109年6月27日,酒後駕車為警查獲,測得其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1.20毫克,經本院以109年度交簡字第2168號判決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下稱第4件公共危險案件)⒌本案則於110年9月17日,又因酒後駕車為警查獲,測得其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83毫克,經本院以110年度交易字第1173號判決處有期徒刑5月確定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及前揭案號之判決書等附卷可稽。

(三)本案指揮執行異議人刑罰之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審核本案後,認:「一、本件為異議人第5次犯酒駕罪。二、異議人第1次緩起訴繳清公益金6萬元,第3次先易服社會勞動後改易科罰金執畢,第4次徒刑6月,於110年1月5日易科罰金執畢,未滿1年再犯本件之罪,故公益金繳納及易科等財產處罰難收矯正之效,為維持法秩序,擬不准予易科罰金。」,並在「聲請易科罰金案件初核表」上勾選「擬不准予易科罰金」之選項。暨「酒駕五犯,且異議人第2次徒刑3月經易服社會勞動執畢;第3次徒刑5月,先經易服社會勞動416小時後,改易科罰金執畢,仍再犯第4次及本件第5次之罪,故易服社會勞動難收矯正之效,且為維持法秩序,擬不准予易服社會勞動。」,並在「易服社會勞動審查表」上勾選「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選項等理由,核定不准易科罰金及不准易服社會勞動。

(四)嗣異議人主張其已於111年5月17日起在奇美醫療財團法人奇美醫院(下稱奇美醫院)開始接受戒酒藥物治療,且於111年5月20日、111年5月31日、111年6月7日持續在奇美醫院接受戒酒藥物治療,並提出該院診斷證明書為證,指揮執行異議人刑罰之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審核本案後,仍認:「一、本件為異議人第5次犯酒駕罪,且係第4次徒刑6月經易科罰金執畢後,未滿9個月再犯,為維持法秩序,擬不准予易科罰金。」,並在「聲請易科罰金案件覆核表」上勾選「擬不准予易科罰金」之選項。暨「異議人第5次犯本件酒駕罪,其第2次徒刑3月經易服社會勞動執畢;第3(誤載為4)次刑5(誤載為6)月,先經易服社會勞動416小時後,餘52小時改易科罰金執畢,故易服社會勞動難收矯正之效,且為維持法秩序,擬不准予易服社會勞動。」,並在「易服社會勞動審查表」上勾選「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選項等理由,核定不准易科罰金及不准易服社會勞動等情,此經本院依職權調取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111年度執字第2958號執行卷宗核閱無訛。堪認異議人所犯上開之罪,確經執行檢察官處分不准予易服社會勞動及不准易科罰金。

(五)異議人雖於聲明異議理由中提及:異議人為5年內二犯,不符合「5年內」三犯之情形等語。然而:
⒈法務部於102年6月19日發出新聞稿雖指出:「為避免各地方法院檢察署就酒駕再犯之發監標準寬嚴不一,造成部分異議人以遷徙戶籍之方式規避入監服刑,而衍生違反之疑慮,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統一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之原則,並已將研議結果函報法務部備查。依據研議結果,被告5年內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者,原則上即不准予易科罰金,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執行檢察官得斟酌個案情況考量是否准予易科罰金:①被告係單純食用含有酒精之食物(如:薑母鴨、麻油雞、燒酒雞),而無飲酒之行為。②吐氣酒精濃度低於0.55mg/l,且未發生交通事故或異常駕駛行為。③本案犯罪時間距離前次違反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之罪之犯罪時間已逾3年。④有事實足認被告已因本案開始接受酒癮戒癮治療。⑤有其他事由足認易科罰金已可收矯正之效或維持法秩序者。就上開研議結果法務部已准予備查,並通函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及各地方法院檢察署作為是否對於酒駕再犯案件准予易科罰金之標準」等語。因此,上開標準僅列舉酒駕三犯不准易科罰金原則之例外情形,且只供參考,並未完全排除首揭檢察官依個案為適法裁量之空間。簡言之,檢察官就是否符合上開標準詳予審查,再就個別情形審慎斟酌後,如認准予易科罰金尚屬適當,同時仍能收矯正之效或維持法秩序(刑法第41條第1項後段之法定要件)者,始能例外准予易科罰金。該標準未提及「非5年內三犯者應一律准予易科罰金」,是本件檢察官既已依職權審酌異議人之再犯情狀,具體敘明不予易科罰金之理由,自難謂有何違法或不當之處。

⒉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之審酌標準為「但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乃屬不確定法律概念,且並未規定審酌時應排除刑法第57條各款事項,故執行檢察官於衡量該標準時,本可針對包含刑法第57條各款事項在內之個案具體狀況,通盤考量是否有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之情事,俾以作成合義務性裁量;本案執行檢察官於指揮執行時,顯已具體說明不准異議人易科罰金、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理由,核檢察官此部分之裁量,並未有逾越法律授權、專斷等濫用權力之情事

(六)至關於異議人若入監服刑,將導致家中父母乏人照顧,公司運作受阻等聲明異議理由,與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所規定之要件無當然關係。換言之,該等聲明異議事由,非檢察官審酌得否易刑處分所必然應予考量之因素。是異議人所述上情,不影響執行檢察官指揮執行之認定,其執此聲明異議,尚屬無據。

(七)又異議人於向本院聲明異議後,始主張其具有上揭臺灣高等檢察署研議統一酒駕再犯發監標準之原則所示第4款之例外情形,並提出其111年5月17日起至奇美醫院就診開始接受戒酒治療之診斷證明書為證,然異議人接受戒酒治療之時間既在本案傳票核發後,且被告本案犯行時間為110年9月17日,若異議人真如其所述因本案犯行之偵審而徹底警醒並積極尋求治療,異議人當於本案偵查中、審理中即應自行前往醫院做戒酒治療,然其遲至本案執行傳票送達後,將受入監執行前,方至醫院就診,異議人是否係刻意型塑上揭所示第4款例外情形,亦非無疑,且異議人提出之前揭診斷證明書後,檢察官再次審核,仍處分不准異議人易服社會勞動及不准易科罰金之理由已如前述,亦無異議人所指檢察官未及審酌其提出之診斷證明書之情事。

四、綜上,本件業據檢察官具體說明不准予易科罰金、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理由,且未有裁量違法之情形,本件檢察官所為不准異議人易科罰金及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命令,即無不當。異議人聲請撤銷檢察官不准其易科罰金、不准易服社會勞動之指揮執行,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貳、想抓去關五個月,法官打臉
而此案,本案新聞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076041 之內容觀之,本案李姓男子18年來3度酒駕,第3次酒駕判處3個月,嘉檢認為李男符合刑法41條規定的「難收矯正之效」要件,意思是說,除非服刑否則李男不會變好,李男因此向台南高分院提出抗告,表示已去相關醫療機構戒癮四次,但嘉檢還是駁回他的聲明異議,要他去服刑,台南高分院認為「檢方沒有考慮李男已接受戒癮這件事,裁量有些瑕疵,而且李男應是1年內2犯,並非3犯,檢察官認定上有些不合適」,所以撤銷原裁定,尚不意外。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