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議庭法庭名字弄錯人,釀判決重大瑕疵,法界難以相信?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udn.com/news/story/7321/6653871?from=udn-catelistnews_ch2

一、相關規定
按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292條、第379條係分别規定「(第一項)審判長應將證物提示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使其辨認。(第二項)前項證物如係文書而被告不解其意義者,應告以要旨。」「(第一項),應由參與之始終出庭;如有更易者,應程序。(第二項)參與審判期日前之法官有更易者,毋庸更新其程序。」「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其判決當然︰一、法院之組織不合法者。二、依法律或裁判應迴避之法官參與審判者。三、禁止審判公開非依法律之規定者。四、法院所認管轄之有無係不當者。五、法院受理訴訟或不受理訴訟係不當者。六、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者。七、依本法應用辯護人之案件或已經之案件,辯護人未經到庭辯護而逕行審判者。八、除有特別規定外,未經自訴人到庭陳述而為審判者。九、依本法應停止或更新審判而未經停止或更新者。十、依本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而未予調查者。十一、未與被告以最後陳述之機會者。十二、除本法有特別規定外,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或未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者。十三、未經參與審理之法官參與判決者。十四、判決不載理由或所載理由矛盾者。」。

二、原則
又所謂直接審理原則,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3年度聲判字第64號刑事裁定係謂「……B、另聲請人指稱原檢察官僅依上開判決,為認定本件告訴事實之唯一依據,未盡檢察官調查之能事,而違反刑事訴訟法直接審理原則等情:
次查,職司犯罪偵查之檢察官在已為相當之調查後,認為依現有事證,已足為犯罪偵查事實是否達於起訴門檻之認定,縱未續予調查,核與刑事審判程序之直接審理主義,並無何相違,聲請人執此逕予指摘,亦有容有誤會:且所謂直接審理原則,係指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資料,必須係未經禁止使用,且經之合法調查程序後,始能得為裁判之基礎,而之程序,應於審理期日進行,始符合刑事訴訟法之直接審理原則之謂也,而檢察官於偵查階段所蒐集之證據僅係檢察官為避免濫訴,侵害被告之權益及浪費國家司法資源,用以判斷是否足認被告成立犯罪之標準(即是否達到起訴之門檻),是上開判決書,並非不得作為原檢察官判斷該案被告甲女之犯罪嫌疑是否已達起訴門檻之依據;是以,聲請人主張原檢察官調查未臻完備,自屬無憑。……」;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1年度聲判字第64號刑事裁定也云「五、且另查:㈠原檢察官基於聲請人與翁O陽、翁O輝於偵查中經後均承認簽名為其親簽之供述、聲請人確有誣指被告偽造內容不實之系爭協議書遭法院判處罪刑確定等事證,綜合審查後,認為本院民事庭法官指定法務部調查局為鑑定機關所為筆跡鑑定結論認系爭協議書上聲請人、翁O輝及翁O陽之簽名確係其本人所親簽乙節,係屬可採,乃未就系爭協議書贅送法務部調查局以外之其他鑑定機關重複鑑定,本係檢察官本於調查犯罪事實之需要所進行之偵查作為,尚非審判程序,若職司犯罪偵查之檢察官在已為相當之調查後,認為依現有事證,已足為犯罪偵查事實是否達於起訴門檻之認定,縱未續予調查,核與刑事審判程序之直接審理主義,並無何相違,聲請人執此逕予指摘,亦有容有誤會:且按所謂直接審理原則,係指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資料,必須係未經禁止使用,且經嚴格證明之合法調查程序後,始能作為裁判之基礎,而調查證據之程序,應於審理期日進行,始符合刑事訴訟法之直接審理原則之謂也,而檢察官於偵查階段所蒐集之證據僅係檢察官為避免濫訴,侵害被告之權益及浪費國家司法資源,用以判斷是否足認被告成立犯罪之標準(即是否達到起訴之門檻),是鑑定機關於民事案件中經法院指定進行鑑定結果,並非不得作為檢察官判斷被告之犯罪嫌疑是否已達起訴門檻之依據;故縱該鑑定機關非基於本案檢察官之指定,亦無礙檢察官於偵查階段引為對事實認定之證據,是以,聲請人以在偵查中未另指定其他為鑑定,而直接採用民事案件中之法務部調查局鑑定通知書為由,主張調查未臻完備,自屬無憑……」。

三、未經參與審理之法官參與判決者
另最高法院107年度台抗字第1036號刑事裁定復云「……三、又未經參與審理之法官參與判決者,依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13款規定,其判決固然違反法令,惟此係指審判程序參與審理之法官與為判決之法官須一致而言。易言之,此之「判決」,係指參與判決之成立,不包括判決之宣示,更不包含進行中之裁定。而本件係延長之裁定,非屬上開判決,是參與本次裁定之縱與前一次延長羈押裁定之陪席法官不同,亦無違法可言。再者,依卷內資料,人係經第一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6 月在案,原審認其犯罪嫌疑重大,且經判處重刑,因認其有逃亡之虞,非予羈押,顯難進行審判、執行,尚屬合乎一般經驗法則。原裁定此部分說明雖嫌簡略,但難謂有何理由不備之違法。……」。

四、合議庭法官名字弄錯人,釀判決重大瑕疵法界難以置信
從而,本案新聞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6653871?from=udn-catelistnews_ch2:「台中地院發生合議庭法官「未參與審理卻參與判決」的重大瑕疵事件,讓法界不敢相信。由於事發已隔3年多,台中地院認定疏失,但究竟是登載程序鬧烏龍或其他問題,仍待追查還原;律師指出,依直接審理原則法官必須親自接觸證據,關乎心證認定做出妥適裁判,不應發生這樣疏失。
全案起因於,江姓男子慣性在酒吧外向女子搭訕尋求一夜情,2019年2月8日把1名酒醉女帶去公園廁所硬上,同年8月13日台中地院依判江4年2月,江上訴至最至第三審,最高法院發現一審「參與審理、判決法官不同」撤銷發回台中高分院,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再撤銷發回台中地院。
有資深法官表示,一般審判長若兼任庭長底下會帶到3位法官,輪流組成合議庭審理案件,期間有人請假臨時找人遞補開庭,而最終判決寫錯名字,在此前提下是可以裁定更正補救。另一情況是,合議庭成員有人離職、平調,應透過更新審理程序,才合法。
資深法官說,依法審理期間最後一次開庭辯論終結,合議庭的3位法官名字一定要和判決一致,本件台中地院判決,當初究竟法官換人,或僅是名字登載錯誤仍有待釐清,不過最高法院已經認定程序顯然違法。
另有法官推測,合議庭審判長、不會變動,陪席法官偶有請人代理,當時可能中間有人參與陪席,最後受命法官寫判決時依直覺填上參與過的成員,判決出手後審判長依序過目主文、事實,疏忽核對合議庭法官名字才忙中出錯。
曾任法官的律師蔡榮澤表示,正當法律程序下,架構公平的法院除應不偏不倚,法官並採直接審理原則,透過親自參與審判接觸證據,辯論時對當事人觀其言察其行,最後做出妥適的心證,若沒有參與審理就判決,恐對真實證據的發現有重大危害,猶如道聽途說並讓直接審理原則淪為空談。
蔡榮澤指出,最高法院是法律審,因發現該案一審判決有法官「未參與審理,卻參與判決」顯為重大瑕疵而撤銷,是確保整起判決的程序正當性。他也認為,法官寫判決很辛苦,最後確認應更加仔細,出現瑕疵導致整個判決付之東流,更讓案件被害人苦等多時,司法還公道的期待又落空。」之內容如為真,未參與審理,卻參與判決(須注意前揭最高法院刑事裁定之意旨),依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13款之規定,係為「判決」,本案最高法院以刑事訴訟法第397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Rela.aspx?PCODE=C0010001&FLNO=397&ty=J、第398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Rela.aspx?media=print&PCODE=C0010001&FLNO=398&ty=J 之規定,予以撤銷本案二審判決,不另,尚不意外。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