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述指「國小校友會總幹事」手腳不乾淨,判免賠?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011178

按自由及行為能力,不得拋棄,乃第16條、第17條所明定。至於繼承物權等權利及,除「法律另有規定,不得拋棄(另尚有不得預先拋棄者,例如繼承等)」外,得拋棄。

又「合法、有效拋棄」後,或不得再主張經拋棄後的權利,但仍須合法且有效,始生拋棄之效力(例如民法第1174條等);實務上,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2243號民事判決(筆者按:本判決也肯認之存在,並認得依民法第195條第3項之規定請求之,得與「不承認配偶權,判小三免賠」之北院判決,二審認不合法,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93534 一文中的承認主權而否認配偶權之判決,相互參酌比對)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TYDV%2c110%2c%e8%a8%b4%2c2243%2c20220722%2c1&ot=in:「……(三)按「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相當之金額」、「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95 條第1 項、第3 項定有明文。復按「所謂身分權,係指基於特定身分而發生的權利,主要有、配偶權及繼承權,均屬於該項規定所稱的權利。又所謂配偶權,指配偶間因而成立以互負為內容的權利,因此一方配偶與第三人通姦時,係共同侵害他方配偶之配偶權。又身分權被侵害時,因身分權亦具有人格關係上之利益,他方配偶即得依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規定,主張其身分權受侵害,並得依同法第195 條第3 項規定,請求賠償」,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上易字第659 號判決意旨參照。另按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又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應互相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而夫妻互守誠實,係為確保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必要條件,配偶自有因婚姻而互負誠實之義務,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053號判例意旨參照)。故上開法條所稱之『配偶權』,應係指配偶間因婚姻關係成立以互負誠實義務為內容之權利,一方配偶與第三人通姦,固係共同侵害他方配偶之配偶權,惟配偶權之範圍依上說明應不以此為限,凡逾越婚姻誠實義務之行為,諸如與配偶以外之人同宿一室、摟抱、親吻或其他等行為,依一般通念,足以破壞夫妻共同生活圓滿、安全及幸福,而有違婚姻關係配偶間應負之誠實義務者,均屬之,是查,被告不否認前均係采盟股份有限公司精采分公司同事,對於被告甲○○係有配偶之人,尚難諉為不知,竟仍於上開如附表編號3至5所示時間、地點,為上開親密行為,依社會一般通念,已足以破壞夫妻婚姻關係中,配偶應負之誠實義務,自屬侵害原告之配偶權,並屬侵害益情節重大無誤,原告自得依民法第195 條第3 項請求被告負賠償甚明。(四)再按「法院對於之量定,應斟酌實際加害情形、所造成之影響、被害人痛苦之程度、兩造之身分地位情形及其他各種狀況,以核定相當之數額」,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51年台上字第223 號判例意旨參照。查兩造之財產、所得狀況,有兩造之戶籍資料查詢結果在卷可稽,並經兩造於審理中自陳等情,本院復審酌被告侵害原告配偶權之方式、時間久暫等一切情狀,認原告確有相當之精神上痛苦,故本院認原告得請求之慰撫金數額應以15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之數額,則屬無由。(五)末按「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計算之。但約定利率較高者,仍從其約定利率」、「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5 」,民法第229 條第2 項、第233條第1 項、第203 條分別定有明文。又查損害賠償請求權屬未定期限之金錢債權,原告自得請求被告自收受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甲○○於110 年11月17日收受、被告乙○○於同月16日收受,有本院送達證書附卷可參,見本院卷第95、96頁)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六)至被告甲○○一再陳稱:兩造於臺灣高等法院就案件達成並製作載明「兩造其餘請求拋棄」之筆錄,且於該次和解時已大幅度讓步,亦包含本件原告主張之侵害配偶權事件在內,而原告既然已同意兩造間各樣紛爭達成和解,今原告再提出本案請求顯無理由亦有違云云。然查,觀諸本院109年度婚字第363號、臺灣高等法院以110 年度家上移調字第72號等全卷,原告雖曾就如附表所示行為提出書狀,惟於上開事件中未曾就該等行為主張或請求損害賠償,業據本院核閱上開卷宗無訛,自難認原告已對被告甲○○拋棄本件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被告對此亦未舉證以實其說,其辯稱尚難採信。」等可資參照。

而本案,從本案新聞報導之內容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011178 及本案臺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111年度上字第101號民事判決 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TNHV%2c111%2c%e4%b8%8a%2c101%2c20220706%2c1&ot=i 觀之,其中有關「該總幹事拋棄名譽此人格法益之認定」,或有所據,但本文仍有以下之疑問:該總幹事不反對該國小校長轉述他人所說一些不好的話,就是合法且有效的抛棄嗎?值得大家,延伸思考之。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