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沉船記 百年現代化毀於一旦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泰國世界日報社論

《社論》香港沉船記 百年現代化毀於一旦

香港地標「珍寶海鮮舫」,19日在南海的西沙海域沉沒,引起香港人的無限感嘆,沉船象徵著一個時代的消失。

珍寶坊,高四層,長260呎,號稱「世上最大海上食府」,以港式粵菜為主,中國宮殿式的設計,在晚上燈火通明之際,顯得特別金碧煇煌,遠望有如海上皇宮。過去40年,它一直是香港繁榮的象徵。但昔日的繁華,卻因世紀疫症一去不復返,今年初的清零抗疫,更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珍寶舫無法經營下去,本月14日告別香港,被拖往東南亞,19日途經西沙時沉沒,據經營者說,船沉之洋,水深千米,無法打撈。

珍寶舫1976年開業,經歷的40年,正是香港繁榮頂盛時期。香港開埠180年(1841年割讓),頭100年基本上只是一個小漁港,二次大戰後成為重要轉口港,1970年代開始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在1997年被中共收回前,已是國際大都會和金融中心。

在經濟繁榮的背後,香港政治和的現代化,在九七之前已有長足發展,並且達到世上的高水平,遠遠超過中共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九七之前,香港一直以法治、人權、自由聞名於世,國際機構(例如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經常將香港的政府效率和廉潔、經濟自由、以及個人自由評選為世界前茅。其實行政效率、廉潔、法治、人權和個人自由,正是現代化的主要內容。中共外交部經常批評,香港沒有民主,卻從來不肯承認,香港擁有世上少有的高度個人自由。

英國是現代文明的主要發端地,香港接受英式統治,正是現代化的重要來源。中共因為自己的社會主義體制而批評英式管理,正好是自絕於現代文明。港府上層官員推行英式制度,特別是政務官制度,是港府長期穩定和不受政治影響的基礎;立法議員雖不全是民選,但九七前間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基本上能夠代表港人利益;司法實行英式普通法,向來以維持司法獨立為宗旨,這也是最讓人稱道的香港核心精神。

除了政治和經濟的發展,九七之前的香港文化也值得注意。孫中山19世紀末已在香港學西醫,香港也是他革命的根據地之一(新界屯門有革命紅樓);小說家張愛玲1940年代在港大讀英美文學時,也是史學大師陳寅恪在港大執教之時。除了上層文化,香港的通俗文化也異常豐富,包括寫作於1959至1972的全部小說,1977年香港的第一部長篇電視劇「家變」(110集),所顯示的女權運動層面已大大超過中國大陸2021年的女性劇「三十而己」;2017年,大陸才發現和改編亦舒寫於1982年的「我的前半生」,女性運動足足遲了35年。

但香港的現代化,在九七被收回後,有如「死亡之吻」,強調黨權至上和黨領導的中共政權,對所有個人自由、人權和法治都不能容忍,這是香港沉船的最基本原因。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他要鐵腕翻轉一國兩制,2014年推出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明言北京要「全面管治」香港;同年8月31日,習政府正式推翻基本法承諾的香港普選;香港人因此爆發爭取普選的雨傘運動。由2014雨傘運動到2019反送中運動的五年,是香港本土意識發展的最高峰,也是香港政治現代化發展的最高峰。習政府的回應是,2020年繞過香港,制訂「國安法」,再用國安法踏平香港,摧毀一切與中共政權對立的個人自由現代文明。

評論者指出,特首李家超、政務司陳國基、保安局長鄧炳強、以及政制局長曾國衛都是被美國制裁的港官,而且包括李家超在內的多名警察出身「武官」,英語連基本溝通的能力也沒有,怎能推行國際金融中心的工作?香港的未來又在哪裡?

珍寶船沉了,香港這艘船也沉了,代表香港現代文明的個人自由、人權和法治也沉沒了。香港命運的悲慘,正在於發展了百年的現代文明,現在全面沉淪。

接著下來,香港怎麼辦?這不由香港人去決定,因為香港已無自治,一切都要北京去安排。19日,新任特首李家超和其他將於7月1日上任的港府高官見記者,他們所說的,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向北京效忠,一切聽從北京的命令。
(資訊來源:泰國世界日報)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