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反共旗幟「向錢看」的杜勒斯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施正鋒教授

杜勒斯是美國總統艾森豪的國務卿,台灣對他的認識是『舊金山和約』的擘劃,特別是「台灣地位未定論」的伏筆;不過,杜魯門總統會說,對日和快馬加鞭是為了對抗中共,不希望節外生枝。同樣地,由於『中美協防條約』的簽訂,有人溢美他對「台灣民主生存」的貢獻;不過,艾森豪一定是老大不高興,畢竟,所有的決定都是在國家安全會議上由他拍板定案的。話又說回來,杜勒斯對於中東由戰後到現在的動亂,必須負相當大的責任,錯誤的第一步是推翻伊朗政府。
伊朗原為波斯帝國,全盛時期不可一世,進入二十世紀被俄羅斯、及英國瓜分。二次大戰爆發,伊朗保持中立,英蘇聯軍入侵伊朗,以確保油田的控制。在1951年,民選首相摩薩台勵精圖治、著手改革;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此斷然將獨佔的英伊石油公司國有化,舉國歡騰,次年被時代周刊推為年度風雲人物,這是他在七個月內兩度登榜,鋒頭壓過杜魯門的國務卿艾奇遜、艾森豪、及麥克阿瑟。
英國此前只要給伊朗政府16%的利潤,光是這一年的盈餘就夠繳半世紀的權利金,癥結在落後的半殖民地竟然膽敢要求分紅,當然是相當沒有面子。英國想盡辦法要摩薩台收回成命,包括賄賂、暗殺、破壞、封鎖,甚至於告上聯合國安理會、及國際法庭,就是無計可施;要不是杜魯門、及艾奇遜反對,英軍早已派軍入侵推翻。艾森豪上台,英國遣軍情局(MI6)特務伍德豪斯遊說杜勒斯,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摩薩台親共。其實,摩薩台痛恨共產教條、內閣排除共產黨員。杜勒斯的胞弟當時是中央情報局長,因此,儘管國務院專家、及在地幹員不敢苟同,只要艾森豪點頭,就可以撥款採取行動。
美國首先透過媒體合理化政變,譬如紐約時報、時代周刊、及新聞週刊把摩薩台抹黑成希特勒、史達林,彷彿共產顛覆在即。CIA籠絡伊朗各方人士,一網打盡軍事將領、媒體編輯、國會議員、意見領袖、及回教教士。在政變那天,流氓被策動扮演共產黨羽製造暴動、反制的也是收錢辦事,軍警則配合劇本演出鎮壓,領導政變的退將不說是美國欽定。摩薩台以莫須有的叛國罪關在軍事監獄三年、接著軟禁在家10年,死後不准舉行葬禮,屍體埋在客廳。
落跑羅馬的國王巴勒維班師回朝,肆殺摩薩台的親信、及支持者。巴勒維採行獨裁專制,CIA及以色列情報局摩薩德助桀為虐,成立惡名昭彰的秘密警察機構薩瓦克,行刑處決異議份子令人髮指,終於有何梅尼的伊斯蘭革命、及大學生佔領美國駐伊朗大使館,導致卡特總統連任失利。此後,美國在中東四面為敵,911恐攻或燒屁股,此後身陷泥淖,直到拜登才黯然抽腿。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摩薩台原本允諾跟英國分紅各半,生前忿忿不平,當時英國可以煤鐵收歸國有,為何伊朗就不可以將石油國營?事後,杜勒斯的老東家律師事務所幫忙改組英伊石油公司,英美各分得40%股份、其他歸歐陸國家,外國財團同意跟伊朗均分盈餘,英國實拿20%,千算萬算,偷雞不著蝕把米。
杜勒斯以反共推翻伊朗民選政府,彷彿師出有名,其實是「向錢看」。事實上,他在戰前頻繁跑歐陸,跟德國納粹政權眉來眼去、甚至於公然支持希特勒,連他的律師事務所人都不以為然。伊朗的摩薩台以後,瓜地馬拉的阿本斯、及智利阿的葉德面對相同的命運,擋人財路是主因。相關國家安全檔案在60年後解密,CIA承認是主導伊朗政變的幕後黑手,輕描淡寫這是「外交政策之舉」。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