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市長何不讓議會組調查小組自清?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施正鋒教授

在四月中,新北市中和區一名兩歲孩童恩恩感染確診,由於失去意識,分別隔離的父母急著分頭打一一九、一九二二、消防局、及衛生所求助,經過多次電話來回,救護車終於在八十一分鐘後接走小孩送醫。經過六天的搶救,恩恩不幸病亡,這是國內首位兒童染疫引發腦炎致死例子,引起國人注目。恩恩爸爸質疑「消失的八十一分鐘發生什麼事情?」要求調閱通聯紀錄未果,又有名嘴播出橫向電話錄音,儼然淪為藍綠年底新北市長選舉的前哨戰。

恩恩爸爸無法釋懷的是,事發當天,全國、及新北市的確診率遠低於當下,為何一一九要花這麼長的時間聯絡衛生局來協調收治醫院?消防局為何未能即時派車?一九二二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恩恩爸爸因此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向衛福部、及新北市政府申請通話錄音、及流程記錄。第一時間,中央流行疫情中心回應沒有調度 一一九的權限,而指揮官陳時中更直言一九二二只是疫情通報和諮詢服務中心,發包委託民間經營、不具公權力,民眾傻眼。

新北市長侯友宜在議會備詢允諾,會儘量協助恩恩爸爸還原真相,然而,市政府資料尚未準備齊全就忙著派兩名局長約見,當然被認為是要摸頭而婉拒。最令人訾議的是,市政府以一一九報案電話涉及雙方個資問題,不願意提供關鍵的五通報案電話錄音檔、只給逐字文;至於橫向聯繫紀錄,消防局長表示家屬不是電話任何一方,因此不便提供,疑點重重。儘管恩恩爸爸苦苦哀求,市府一開頭還拒絕帶走錄音檔,不免啟人疑竇,究竟是否有不可告人之處。

其實,侯友宜市長從頭到尾一貫悲天憫人的態度,姿態之低,不是其他縣市首長能比擬;特別是他一再強調,針對家屬提出來的問題,一定會盡全力協助家屬瞭解。然而,就危機處理的方式來看,侯市長不能儘快說明原委,原本行政調查就可以止血的卻歹戲拖棚,讓人有太多的遐想空間。另外,或許是因為侯市長刑警出身、警消一家親,可以理解愛護下屬心切;然而,以個資保護延宕資料提供,在官民不對稱的關係下,市民的權利彷彿是次要的。

坦誠而言,不管是中央、還是地方,即使經過三十年的民主化,民眾跟公家機關互動的經驗,還是很難脫離官府衙門的刻板印象,點滴在心頭,距離民間業者的客服仍有相當努力的空間。由於疫情嚴峻,我們可以理解相關單位業務繁重,難免有疏漏的地方;不過,新北市衛生局竟然宣稱,跟其他行政機關一樣,他們的總機並沒有錄音設備,那是匪夷所思。我們必須指出,每一條人命都是寶貴的,痛定思痛、亡羊補牢,未嘗不是全面檢討通報流程的契機。

由於遭到綠營圍剿,侯友宜市長誓言透過司法還消防同仁清白跟尊嚴,畢竟司法調查曠日廢時,更何況行政疏失未必違法,捨近求遠,徒然讓對手有見縫插針的機會。果真要損害管制,不如退而求其次尋求議會進行調查。在現有的憲政體制下,立法院只有調閱權,而反對黨成立調查小組之議,更受制。儘管『』沒有明文授權地方議會,既然在新北市議會有三十席,何不快刀斬亂麻,央求在野議員合組調查小組自清?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