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及民團呼籲「家事事件審理專業化」,司法院回應了,只是……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立委及民團呼籲「審理專業化」,司法院回應了,只是……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breakingnews%2F3946826&h=AT3iL3kJUBoymGTSKMElnfFbmGtZomUT7aZEBNeOJVK5eIPg52Gv9Tv0_lovmCnSNxSHf78IpuQdvxfImrUvSWi6Hes3XoNempcRksJxo76h4CUugWX1m0jYGg8LPg95u9YfFxMn6ElPHkhq5tos

在台義爭女案~憲判字第8號判決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6169 一文提及:「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paper%2F1519768&h=AT0GuBFUP1UB8G70D3aeo9DCCouFFE7mQPbv_qyEXi-Rgh9nip3SqpaTlGMMMQU2pwwF92tP3V5YbAfqzI4hwjSP4QuU5ejUpKfGwhA1pyw8BvsHUjNXBBtmjcjYTRuU7K2X7xqGCJSSSorVkW9k
第1055-1條第1項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B0000001&flno=1055-1,法院為民法第1055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B0000001&flno=1055 裁判時,應依「子女之最佳利益」,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
一、子女之年齡、性別、人數及健康情形。
二、子女之意願及人格發展之需要。
三、父母之年齡、職業、品行、健康情形、能力及生活狀況。
四、父母保護教養子女之意願及態度。
五、間或未成年子女與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感情狀況。
六、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
七、各族群之傳統習俗、文化及價值觀。
即係以「未成年子女利益」為衡量依據,至於須審酌者,乃一切情狀,只是尤應注意民法第1055-1條第1項各款之規定。

而前揭條文之第2款,乃為子女之意願及子女之人格發展,如在個案審判的過程中,連「該未成年子女的意願」這麽重要的事項,均未「審酌」(即漏未審酌)及「在判決書內說明其為何採或不採之理由」,恐難謂該法院判決沒有得「指摘之處」。
爰憲法法院111年憲判字第8號判決之結果 https://cons.judicial.gov.tw/docdata.aspx?fid=77&id=341064,尚得理解。

只是個案中該未成年子女之「真正」意願(常有父母為實現自己之利益而「故意引導」該未成年子女呈現出自己的真正意願),又如何依民法第1055-1條第2項之規定,透過「社工人員之訪視報告或之調查報告」及「囑託警察機關、稅捐機關、金融機構、學校及其他有關機關、團體或具有相關專業知識之適當人士就特定事項調查之結果」去「真實」呈現出來?
目前的法條規定及設計,是否足矣?有無須修正之處呢?」。

而今,根據2022年6月1日之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breakingnews%2F3946826&h=AT22PXQlgypanIm3DqW9W_K5GmMKaUv0tUc2fM2HhZ5PEPdBCKaSJ0tKUh-P-t4eLUXQMEPkQC3MuvzHccP-LypZpcdKENs26CXIWbIbI4FFzoojnpC3GGKTZ-4cqDWXcIW6-E7wexc1kclfuQl6,婦女新知基金會及立法委員范雲辦公室1日召開「孩子利益要兼顧,要周全」施行十週年回顧與展望記者會,要求司法院針對親子事件應朝專業化妥速審結,司法院回應,將參考各界意見滾動式檢討。

司法院表示,家事事件本質,與間共同生活衍生的衝突或無法和諧處理相關。為徹底、妥速解決爭端,家事事件法採「前置制度」,並明定未成年子女保護原則,較諸訴訟方式,更能徹底、妥速解決紛爭,避免日後執行困難,維護孩子利益,並節省寶貴家事資源。

為落實立法目的,司法院自2019年起推動「為本位」的精進法院家事調解計畫。經過各法院家事庭的努力,去年一審法院家事率逾60%;近兩年家事訴訟事件、新收件數,均呈下降趨勢。顯見落實「調解前置及促成合意原則」,對徹底、妥速解決家庭紛爭、維護未成年子女利益及避免日後執行困難,更具實益。

司法院指出,已成立「少家專業優化諮詢委員會」,研議一審法院「一元二軌司法優化計畫」及二審法院「二階段專業優先及集中化機制」等議題,以期完備少家專業法官遴任機制,落實專業優先原則的事務分配,並評估設置少家專業司法系統等可行方案。另將持續提升家事司法團隊,法官、家事調查官、、家事等的專業。

司法院已辦理相關專業訓練,提升民事執行處辦理會面交往或等執行事件的專業知能,並訂定交付子女或被誘人事件作業要點、少年及家事法院受囑託辦理之交付子女與強制執行事件要點以利依循;另各法院執行處認有必要時,亦可請家事法庭協處該類事件。

司法院強調,將參考各界意見,研議修正家事事件法可行性及相關配套措施的滾動式檢討與調整,包括相關專業人力及軟硬體資源之投入能符業務所需,發揮妥適、迅速、統合處理家事事件,謀求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

就此,本文認為,司法院前揭回應中,有關「ADR中的調解前置及相關規定之擬訂
與落實」,本文予以尊重;但與前揭文後二段所提有關者,僅有「司法院,將參考各界意見,研議修正家事事件法可行性及相關配套措施的滾動式檢討與調整,包括相關專業人力及軟硬體資源之投入能符業務所需,發揮妥適、迅速、統合處理家事事件,謀求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

惟此種說法,太籠統,並未劍指「主要須處理之處」,爰期盼司法院能就「前揭文後二段所提之看法及建議」有所處理,使子女「真實、自主」之意願,得透過民法第1055-1條第2項之規定,呈現出來。

至於法官在處理個案時,是否一定須在庭內或庭外當面(或其他方法)確認子女之意願?本文認為如得透過民法第1055-1條第2項之規定,使子女之意願「真實、自主」呈現出來,再經由「專業家事法官」依「個案情狀選擇適當方式」進行庭內或庭外詢問(或其他方式)確認之,應得更加呈現「個案中該未成年子女之真實、自主意願」,並避免或減少「依民法第1055-1條第2項所為」可能發生之偏誤。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