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尊重每一條生命,均應給藥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life%2Fbreakingnews%2F3933051&h=AT1Q1FsVodh2bYK3Ss8s3UugXRbUOxtVduMRW1lg4qspXwDsIwBmtvTNMnGrLGXVMHog0yFqXZSCwXZeiqKdv3QCLdV8ZS2kAuf2EENIoqkIKwnQy0xdxIh3VYZjWinlfJPEi15pibo7N37jcelm

壹、衛福部討論:「年長者」快篩陽,經由「醫師」給口服藥(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4258

在「快篩陽」即「投藥」~重點在「有無不當限制」及「有無經由醫師適當給藥」(本篇在刊登是5月14日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580290208961/permalink/665905111176475/;在台灣法律網刊登之最初日期是5月15日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4171)一文提及:「
壹、「快篩陽性」才能「PCR」(請參閱同名文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2578
在柯P提:「快篩」即「確診」?https://m.facebook.com/groups/275580290208961/permalink/656217635478556/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2029(編按:本篇在Fb上刊登是4月28日;當時柯P只提快篩陽即確診,並未限縮適用範圍)一文提及:「根據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life%2Fbreakingnews%2F3908738&h=AT1q1jAeV8xFvD-yYqk_6etgUwtdTEZ246qCA4_ifJALpjLsfyu7KDMyQ3u8uzyIiAF-fgzdoBv9icv8ObIIwXjXvSe0Hrf-3h1BJaGRXisr8fabE0mkK15M1HZ7sOn7R6Pyq_JAaoYwSh9ho4-0,因應本土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嚴峻,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出「快篩陽性就算確診了」,不一定要再做PCR確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這措施目前還不適合,根據國外疫情經驗來看,這措施是疫情開始走下坡後才適用。
就此,本文認為,快篩陽性即確診,其跟隨而來對身體自由等與自由之限制,甚為嚴重,自是須在快篩陽性(確診)準確度達到甚小誤差之時(即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始得為之。
而目前快篩偽陽性,根據陳時中之說明,100例快篩陽性中仍有10例偽陽性,尚很高,從人權保障的角度來看,目前自不宜將「快篩即認確診」。
至於「台灣目前疫情狀況(此次台灣病毒株BA.2型之疫情,目前正在加劇中,4月28日已達11000例以上,且似尚未達高峰  https://tw.news.yahoo.com/%E7%9B%B4%E6%92%AD%EF%BC%8F%E5%9C%8B%E5%85%A7%E6%96%B0%E5%A2%9E%E6%9C%AC%E5%9C%9F%E7%97%85%E4%BE%8B%E7%A0%B4%E8%90%AC%EF%BC%9F%E9%99%B3%E6%99%82%E4%B8%AD%E4%B8%8B%E5%8D%88-2-%E6%99%82%E8%AA%AA%E6%98%8E-021808735.html)」「確診者病症情形(目前約有99.5~99.7%是無症狀及輕症)」及「防疫政策及目的(目前已修正為防重症為主,並兼顧基本運作及醫療量能)」等,固均為「快篩陽性是否即認確診」之斟酙因素,惟本文仍認以「前揭快篩準確度達到極小之誤差,得否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為主要衡量因素。」。
又「快篩陽性」才能「PCR」,雖對人民利與自由之限制程度,未如「快篩陽性即認確診」那麼嚴重,但此仍為行政行為,依第4條之規定,仍須符合法律及比例原則平等原則(合理)等行政法一般法律原則之要求。
而「快篩陽姓才能PCR」此手段之目的,乃為避免「PCR量能」崩解,而且此種對人民權益之限制甚為輕微,加上,各政府機關在疫情加劇之前,未能預估未來可能之疫情(含新變異病毒未來可能之威脅),盤點補足篩檢與醫療量能(這是筆者之前常呼籲的,可惜各級政府似乎均未做好),以至於目前,似乎僅有「快篩陽性才能PCR」此手段,始得達到避免「PCR量能崩解」此目的(縱使自費PCR也不行),爰本文認為「初看!尚符比例原則」。

貳、居家隔離或檢疫者+快篩陽+醫師判定=確診(請參閱 https://m.facebook.com/groups/275580290208961/permalink/659189765181343/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2685 一文;編按:本篇在Fb上刊登是5月3日,據5日3日新聞報導,衛福部已限縮其適法範圍至二類别,並增加醫師判定此要件)

根據2022年5月3日之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life%2Fbreakingnews%2F3913701&h=AT1iOU6DBDBBaXUyCxBfhpmSgpZJCKgdPJgAPhFjJzm3E2rgOXwdR4Y1212HTijQCX-bqIaKbitFrqNYzM6wXBo42dr4NzuAht0__Edl5MIqyBkecVvf6WuagqOXhxsL34h0yBIjaH4HPtmgrOHq,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本土疫情持續升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天表示,居家隔離、檢疫者若快篩陽性,且經過醫師判定後即可認定是確診武肺,新措施方向已確定,只剩學者專家開會後即可上路。
陳時中今天在疫情記者會上表示,目前僅單靠快篩陽性就認定是確診,這還有很多法律問題存在,但後續陽性確診者的人身管制強度降低後,才會認可用快篩陽性這類比較沒那麼準確的工具來認定。
至於居家隔離、檢疫者快篩陽性就可認定確診,陳時中說,這是因為隔離和檢疫者本來風險就比較高,因此可以做快篩陽性且經過醫師判定這2個條件後,才會認定是陽性,雖然目前未上路,但這措施的方向已定,但一般人快篩陽性這塊還未走到這裡。
就此,本文認為,「居家隔離或檢疫者+快篩陽+醫師判定」,確實比「快篩陽性即認確診」,在「準確度、嚴性及正當法律程序」上,加強的不少,或得實施。
但所謂醫師判定中的醫師,是1位或2位或3位?其資格又如何?判斷確診基準又是什麼?如對其判定不服,如何急時?得否主張再PCR?等等,仍須釐清。

參、三類别族群+快篩陽性+醫事人員判定=確診(請參閱一文 https://m.facebook.com/groups/275580290208961/permalink/660985011668485/https://www.lawtw.com/archives/1083129;編按:此時,適用範圍已從二類别改為三類别,醫師改為醫事人員)

根據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ec.ltn.com.tw%2Farticle%2Fbreakingnews%2F3916863&h=AT0dyvNIDrdUvcBdxmU9airLlveJDBuEqlVXyTjn_iuHmDcSQ4dEe8q9E0tk0NI7jOcLcT4UVsChYKwetNDDZUtIS0wfIWXFYDXXi30raarpk4XWPHRQG3HNKuA6HvyYgnmsadK5OgEUqI57rFgF,防疫政策將有新改變,三類別族群快篩陽且經醫事人員確認,將視同確診,是否將造成產險公司理賠大增?保險業者表示,目前有2大爭議,包括:「醫事人員」是否等同「醫師」?自主快篩要如何判定快篩棒的持有人身分?金管會已經要求產險公會儘快研議細節,訂出相關理賠指引。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日宣布修訂「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病例定義,居家隔離、自主防疫、居家檢疫對象使用家用快篩檢測陽性,且經醫事人員確認,即為確診。如此,可免這些人為了出門做PCR確認,以及因交通相關配套而增加的行政負擔。
對此,金管會官員2點回應,第1、因為疫情升高及防疫政策改變,防疫險因而面對不同理賠狀況;過去,有關「確診者之居家照護」,雖然保戶沒住醫院而是居家,但產險公會與保險業者均已經同意比照適用,因此,未來必須依照保險規定,不再放寬擴大理賠標準。
第2、因為防疫政策調整而影響防疫險的理賠條件,交由產險公會通盤研議,由於新措施在下週四(12日)要上路,針對「快篩陽性視同確診」可能衍生理賠爭議,已經要求公會儘速完成相關指引訂定,以方便業者進行理賠。
產險業者指出,新措施造成的理賠爭議包括:首先,幾乎所有的防疫險的理賠條件,定義很清楚就是「醫師診斷」,但指揮中心卻說「醫事人員」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L0020181&flno=2 診斷,兩者相差很多,若非醫師診斷,防疫險恐怕難以理賠。
其次,就算是交給醫師進行診斷,但是醫師要怎麼判斷,陽性快篩棒是誰的?難道不會是其他人?這樣如何判讀?
業者直言,防疫險相關認定還必須再進一步研議,否則,未來肯定一團亂;他強調,其實打算申請防疫險理賠,最簡單的方法當然還是到醫院做PCR,只要提出相關診斷證明,就可以減少不必要的認定爭議。
就此,本文認為,前揭文所提須「釐清之處」,不只是攸關「三類别族群+快篩陽性+醫事人員(編按:本原擬為醫師,今改為醫事人員,更生疑慮)判定=確診」此新認定,所生「保險是否理賠」之爭議,也涉與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及之保障,爰衛福部,仍須就此等須釐清之處予以釐清。

肆、陳健仁與柯P間「快篩陽性即認確診」之爭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udn.com%2Fnews%2Fstory%2F6656%2F6295168&h=AT0soLseh3amhnpiJMg8dnPivPbDUu84_BNJAzHjyBKoMMEEKYHa0GCtSHA58PPGkKe1rfQ38HdwOFmq5Fmxnr73XqLdJK4sCL99iirN42v86IwKf8BWYDvc05Ajg7vw9y0la-SUagaWRAq46wKr

依「本新聞時事之發展」來看,柯P首提「快篩陽即確診」之說法,其主要原因乃因PCR量能(篩檢量能)已無法負荷,而之所以如此主張,應是掌握北市實際疫情狀況,加上,其專業知識、防疫實務等而有此建議及說法;陳健仁之說法及建議,或也是依據其專業及實務而來;但兩者,所欠缺的是,並未如同筆者一樣,從「該防疫措施或手段對人民基本權利與自由的限制」及「人權保障」的角度,去思考該防疫措施或手段之妥當性及(包含立法上及適法上的檢視)?爰筆者始依此角度思考之,期得以一方之見及一些建議,使該防疫措施或手段,更加妥善,而不是只有「公衛或防疫」,而忽略了其間「人權的保障」。
即一個防疫措施或手段,要得全面、完整及妥善,並兼顧「防疫效能」「經濟」「人權保障」「社會基本運作」及「民眾正常生活」等目的,並非容易,也絕非一人或數人所能達到(何況,每個人大多只有自已所熟悉的專業及價值判斷;縱使專業斜槓,也無法涵蓋所有),仍須各方專家、學者及人民「和諧、理性地參與」,較能獲得一個較妥善的方案。
至於多餘口水之爭,就免了罷!
最後,提醒自已及大家的是,面對宇宙、地球自然環境及龐雜巨大的知識(縱使僅有一項專業知識),誰都要「謙卑」,因為相對之下,我們都只是一個「非常渺小」的人而已。

肆、快篩陽性即給藥

從前揭文及本新聞 https://www.cna.com.tw/news/ahel/202205130256.aspx 可知,之所以否認「快篩陽性即確認」,乃因「目前使用之快篩劑,其偽陽性,尚有7%~15%」及「這些偽陽性,因目前居家隔離等防疫措施,所帶來的等人民基本權利與自由之不當限制」;但如只是「經由醫師適當給藥」,並未涉及前揭不當限制,反而對人民生命權、身體及有所助益,當得實施。
即「快篩陽性即經由醫師適當給藥」與「快篩陽性即認確診,進而居家隔離等」應分別處理為是。
至於「醫療用藥不足或太貴」「恐因快篩偽陽性即給藥所生醫療傷害與糾紛」等二個問題,或均得以「經由醫師,適當給藥」此方式,適度減少或消弭。」。
而今,根據5月15日之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life%2Fpaper%2F1517272&h=AT2YF4afxQpij89bPFq2KrCaIIGk8NBpZ26tj-rbT6tbZu7EdVMfwu9GPoyWSVrEu0nbPwTQR8ijWywL2sYUhXA602KXrZv4StOZVtNBglI1nxr5TOa4pew_79YyrLB0JPbSwVCk0iGQ1UP3vtub,年長者是武肺的高風險族群,但國內七十五歲以上卻有超過二成,連一劑疫苗都沒打,讓專家憂心忡忡。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表示,會議上專家認為,在疫情高盛行地區,快篩陽性者經醫師診斷就給口服藥,對降低六十五歲以上中重症與死亡風險有效益,建議指揮中心可朝這方向執行,不過要考量執行面配套措施,政策是否形成還須討論。
就此,本文基於前揭文之看法及建議,自是欣見「衛福部」就此討論,但「得否儘快實施」,才是關鍵。

貳、快篩陽,經由醫師適當給藥,不須限於65歲以上

從前揭文可知,筆者主張「快篩陽,經由醫師適當給藥」,並未在年齡等上做任何限制;如「醫療用藥足夠」的話,基於平等原則「等者,等之」之精神,均應「經由醫師適當給藥」才是;但醫療用藥仍不足時,則得基於平等原則「不等者,不等之」之精神,為「合理」。
至於臨床與法律(尤其是人權保障),是不得「任意」脫勾的;任何涉及人民基本權利與自由之防疫措施,均須通過立法上的檢視與適法上的檢視,而且在「公衛、疫苗等手段,所及防疫效能」及「人權保障」之間,也非不得調和,尋找出一個妥適且較佳的方案。
爰柯P在本新聞報導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2-05-15/755149 內所言「四項建議」中的第二建議(即給藥部分),在「醫療用藥不足」之情形下,本文是支持的。
但「所謂法律與臨床應分開」,本文認為是「偏誤的」。

參、無知之幕及平等原則下之肺炎給藥

換言之,在肺炎用藥足夠(不足時,衛福部也須依第4條及身心之內涵予以補足)時,應基於平等原則「等者,等之」之精神,全部確診者,均應經由醫師適當給藥,不應有所限制才對。
又從「無知之幕」及「人民生命、身體及身心健康權之保障」去思考,也是如此。
爰,對於中央開放65歲以上快篩陽性者,經過醫師評估可使用抗病毒藥物,新北市長侯友宜今天受訪認為「希望放寬給予一般民眾,要尊重每個生命,需要給藥的就立即給」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life%2Fbreakingnews%2F3933051&h=AT1Q1FsVodh2bYK3Ss8s3UugXRbUOxtVduMRW1lg4qspXwDsIwBmtvTNMnGrLGXVMHog0yFqXZSCwXZeiqKdv3QCLdV8ZS2kAuf2EENIoqkIKwnQy0xdxIh3VYZjWinlfJPEi15pibo7N37jcelm,本文也予以認同。
又任何防疫措施,如涉人民基本權利與自由之限制者,依憲法第23條、第7條等相關規定,須符合、比例原則、法律保留原則、平等原則、原則、信賴保護原則等憲法上之法律原則之要求(即須通過立法上的檢視);如為行政行為,依行政程序法第4條之規定,也須受法律及、比例原則、平等原則(合理差别待遇)、裁量逾越禁止原則、不當聯結禁止原則及對當事人有利與不利一體注意原則等行政法上之法律原則之拘束(即須通過適法上的檢視)。
而且在為相關防疫措施及立法時,除思考「防疫效能」「防疫目的與目標」「民眾正常生活與社會基本運作之維繫」「篩檢量能與醫療量能之確保」「目前台灣及全球疫情狀態」及「人民就防疫設備、用藥及物質等之承受性」等外,也勿遺忘應以「無知之幕」https://m.facebook.com/groups/275580290208961/permalink/665294054570914/ 及「人權保障」之角度去思考與解決問題。
而其間,並非不得調和,多方和諧、理性共同討論及凝聚共識,必得找出一個妥適的方案,千萬不要浪費時間與力氣在「無意義的口水之爭」上。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經濟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