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初上夜店就「撿屍」,犯罪後態度打動被害人?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楊春吉

本篇新聞報導內容: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breakingnews%2F3928524&h=AT293g8WCULquy8-NKqxwC9YUh_p3ENsNK-m0yY3w1GkuURRoZqWNJfwGt0MZ9Ful4IY0QvTVO6C8XBFMhoB-7Qt-iQSJX-RQYbjgKhx4o-bZhgta1z99mIe7RBqGe7L0664NNEyCnDahqYm-rKF

在「撿屍輪流性侵」,認罪肖想減輕?https://www.lawtw.com/archives/478229 一文提及:「
一、情狀顯可憫恕及科刑輕重之標準
按從刑法第16條至第24條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ParaDeatil.aspx?pcode=C0000001&bp=3 及其他相關規定觀之,除「不罰、免除其刑、減輕其刑」之外,尚有刑法第59條:「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其刑。」的情狀顯可憫恕。
而所謂情狀顯可憫恕,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之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無前科,素行端正,子女眾多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本件被告等混跡流氓派系,動輒結夥尋釁,為求遏止近來囂張殘暴之風,殊無堪資憫恕可言。」等可資參照。
至於科量輕重之標準,乃從刑法第57條之規定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57

二、與與未成年

按刑法分則第一六章雖稱,惟條文則從刑法第221條至第229-1條。
其中,刑法第221條:「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所定「強制性交罪」,雖係以「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為限,惟刑法第227條第1項:「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3項:「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27-1條:「十八歲以下之人犯前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所定「與未成年性交罪」,並不以「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為其要件,只要與未成年性交,即得以論予該罪。

實務上,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重上更(二)字第58號刑事判決:「刑法第227條第1、2項之罪,旨在保護幼女健康,只須有對未滿14歲女子為性交或行為之故意者,即可成立該罪);反之,僅與與未成年性交,而非「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為性交,自不得以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論處之。」、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7號刑事判決:「本件原判決認定…復明上訴人給付性交易之代價與A女性交,尚未違背A女之意願,並有A女供述案發當時情節及B男、○○○、○○○等之供詞可稽。是上訴人之犯行洵堪認定,核其與未滿十六歲之人為性交易,係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一項之罪,應依該項規定,按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三項之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女子為性交罪之規定處罰之。公訴人認上訴人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之強制性交罪嫌,尚有未洽,應變更起訴法條」等可資參照。

三、利用權勢猥褻罪與利用權勢性交罪

又按刑法第228條第1項、第2項規定,對於因親屬、、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是對於因教育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為利用權勢性交罪,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因教育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猥褻者,為利用權勢猥褻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兩者差異,僅在於「一為性交,一為猥褻」以及「刑期」之不同。

四、刑法所稱性交,並非以處女膜已破為要件,男性「陰莖大小」與「興奮程度」,也與有無性交之認定,尚無多大的關係

換言之,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刑法第227條第1項、第3項「與未成年性交罪」、刑法第228條第1項利用權勢性交罪,其共通要件為「須有性交之行為」,而刑法第10條第5項所稱性交,係指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性侵入行為」或「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性侵入行為」而言(註一)。
所以,男性「陰莖大小」與「興奮程度」,應與有無性交之認定,尚無多大的關係;縱處女膜未破裂,也不得謂非性交。
處女膜未破裂、男性「陰莖大小」與「興奮程度」,也與刑法第59條所稱「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無涉。惟與刑法第57條所稱「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中的「一切情狀」、第155條所稱「經驗法則」,以及性交是否係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為之?有關(註二) 。

五、一行為觸犯利用權勢性交罪、與未成年性交罪及強制性交罪者,係從一重處斷

另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得否併合處罰之? 是否?如何數罪併罰?固於刑法第 50 條至第54條有所規定(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C0000001)。
惟刑法第55條也規定「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
是一行為觸犯利用權勢性交罪、與未成年性交罪及強制性交罪者,係從一重處斷,即以刑法第221條:「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所定「強制性交罪」論處(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

六、本案分析

本案新聞報導內容如為真,本案法院所認如無誤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paper%2F1488875&h=AT1lygfr7coMgb3-7AhoxoUZvv7wLkLq5VIoNpbseVZC_dki6qG9EErwZOtVXMGcVrGp54VbSt3Dglz7n8wy8t9T0YxuIcorgLdV3lfzq7atP47yX4ig24RWJThZ0zr9QOzckBJB6LnedhI1u3cH,本案判決指出,二○一九年六月廿三日晚間,林聖傑、吳國和與友人赴北市星聚點KTV飲酒歡唱結識被害人,夜唱到隔日上午八時結束,二人把酒醉的被害人「撿」回大學男宿性侵。
二人在北院審理時認罪。律師也幫求情指,二人無前科,且在學中的二人都具國手級體育實力,因一時酒後失慮觸法,盼予減刑或宣告緩刑
合議庭認為,適用刑法五十九條減刑必須有特殊原因,且被害人至今依舊無法走出傷痛,無法繼續就學且已休學,平常打工返家就是自己關在房內,故認二人造成被害人心理極大創傷,無情堪憫恕之處,無法減刑;全案仍可上訴。
就此,本文認為,從本案新聞報導內容觀之,本案林男、吳男雖在審理時認罪,惟認罪,或為刑法第57條所定犯罪後態度之範圍,但並非顯可憫恕之情節,爰本案法院以乘勢(或機會)性交罪論處之,並未以刊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刑;初看,於法尚無不合。
又本案科刑是否合理?請依刑法第57條之規定判斷之。
至於民事部分,本案受害女子,則得依刑事訴訟法第487條以下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ParaDeatil.aspx?pcode=C0010001&bp=39 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等相關規定,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或另行起訴求償之。」。

而今,根據2022年5月16日之報載 https://lm.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news.ltn.com.tw%2Fnews%2Fsociety%2Fbreakingnews%2F3928524&h=AT293g8WCULquy8-NKqxwC9YUh_p3ENsNK-m0yY3w1GkuURRoZqWNJfwGt0MZ9Ful4IY0QvTVO6C8XBFMhoB-7Qt-iQSJX-RQYbjgKhx4o-bZhgta1z99mIe7RBqGe7L0664NNEyCnDahqYm-rKF,2020年8月1日凌晨,19歲高男與友人到北市信義區某夜店,認識本案被害女子後見對方酒醉,當下就把人帶到店外路邊性侵。
後來是半裸被害人想搭計程車返家,卻因酒醉無法說出清楚地址,司機連忙報警,員警到場趕緊將人送醫驗傷,並調閱監視器查出高男性侵。
高男到案後認罪。檢方也懷疑他下藥迷姦,依本刑最低7年起條的以藥劑加重強制性交罪嫌將他起訴。
北院認為,根據被害人就醫時抽血驗出的體內酒精濃度,換算成呼吸酒精濃度約達1.965到2.065毫克,顯示女方早已爛醉,而女方體內的藥劑成分,則是來自她平時服用的藥物,故未認定陳男(編按:可能是高男之誤寫)下藥性侵,改認陳男(編按:可能是高男之誤寫)犯本刑最低3年以上10年以下的乘機性交罪。
北院也查出,高男從小家教嚴格,讀大學才有機會外出租屋脫離家長管教,並到夜店體驗,犯後也因過於羞愧而無法原諒自己,曾輕生未遂,且高男為此罹病而中斷大學學業,另被害人見高男一再道歉,選擇原諒並同意以50萬元達成,故認定高男已知悔悟,判刑同時給予緩刑機會,不過要高男提供義務勞務並接受法治教育,以建立正確法治觀念(本案以下簡稱為B案;前揭文所提為A案)。
就此,本文認為,從B案前揭新聞報導內容觀之,B案法院即認「根據被害人就醫時抽血驗出的體內酒精濃度,換算成呼吸酒精濃度約達1.965到2.065毫克,顯示女方早已爛醉,而女方體內的藥劑成分,則是來自她平時服用的藥物,B案高男未下藥性侵」,而僅以利用權勢性交罪論處,而非强制性交罪,尚不意外。
又「B案高男已認罪」且「B案法院也查出,高男從小家教嚴格,讀大學才有機會外出租屋脫離家長管教,並到夜店體驗,犯後也因過於羞愧而無法原諒自己,曾輕生未遂,且高男為此罹病而中斷大學學業,另被害人見高男一再道歉,選擇原諒並同意以50萬元達成和解」,爰B案法如認高男已知悔悟,犯罪後態度良好,也不意外。
又A案與B案,雖均為利用權勢性交罪之案例,惟A案一重要爭點乃「犯罪之情狀是否顯可憫恕」,但B案則為「犯罪後態度是否良好」,應予注意。

[註解]
註一: 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後刑法第十條第五項增列「性交」之法律定義,即: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之行為。係以「性交」取代舊刑法所使用之「姦淫」一詞,並將「口交」、「肛交」、「異物插入性器或肛門」等行為均列入性交行為之範疇。而其行為之主、客體範圍,並不以男對女為限,即女對男、男對男、女對女,亦均屬之。
而所謂性器、肛門、口腔被進入之主體究屬己方或他方,亦不影響於性交行為之認定。考其立法目的,旨在保護男女之主權,以期符合目前社會實際之需求。從而,若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使他人之性器進入自己之性器、肛門或口腔內之行為。例如女性對男性為強制性交,或男、女以強制方法對其他男性之生殖器為口交,雖使男性之生殖器進入女性之陰道內,或由該男、女行為人口含其他男性之生殖器,而非進入該男性之生殖器或肛門內,但其被害人仍係該男性,仍應成立刑法之強制性交罪(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385號刑事判決參照)。
註二: [新聞疑義636]『裁判論陰莖大小』、『票選最高法院院長』與『司法持續改革的泵浦』http://www.peopo.org/news/89980




作者簡介

楊春吉
Double House共享工作坊召集人、Double House買賣聯盟主席(暨創辦人)、個人理財專業顧問、古月吉力工作室負責人、房產公司C.E.0、榕樹學堂執行長兼講師、故鄉法律網/故鄉法律專欄(http://gs803501.pixnet.net /blog)版主、採購專業人員師資資料庫受推薦講師、社區大學講師、104講師中心講師、台灣教育網講師、台灣法律網專欄作者、法律演講(請洽0916082728楊講師)
演講二百場以上,著作80本以上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