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付子女,可以聲請強制執行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葉雪鵬

今年三月,引發大眾高度關注的社會新聞,莫過於我國一位詹姓前空姐與義大利籍藍姓富商的跨海爭女風波,根據新聞報導,這件事情應自 2007 年說起,當年該義國富商來台洽公,與詹女結識,兩人開始交往,2014 年未婚生下一女,富商也完成認領手續,後來二人感情生變,富商在 2017 年間將女兒帶回義大利,詹女見對方未在約定時間內將女兒帶回台灣,隨即向台北地院提起的民事訴訟,並同時聲請法院的裁定,在訴訟終結前,不准富商將女兒帶離台灣,因當時女兒人在義大利,暫時處分被法院認為無必要性而被駁回,雖經,仍為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2019 年 1 月,詹女前往義大利探視女兒,留在義大利的時間,竟以女兒護照遺失為由,向我國大使館申請補發護照,然後逕自將女兒帶回台灣。義國富商為此又來台灣,同年 11 月向台北地院聲請基於詹女謊稱女兒護照遺失申請補發後將女兒帶走,不僅有違法之嫌,也缺乏為人父母的善意,裁定暫時將女兒交給富商帶回義大利。富商為了要找回女兒,又向詹女居住地的士林地院,聲請得到准許,裁定詹女在一定期間前,將女兒帶往富商的律師事務所交人,詹女並未依照裁定指定期日交人。富商便向女兒所在地的臺中地院聲請,富商同民事執行官到女兒就讀的學校後,為尊重意女孩意願,三方協調暫緩執行。

詹女因法律途徑都未得到有利的結果,於是請市議員為她舉行記者招待會招待記者,指控法院作法讓她求助無門!富商方面非常不滿詹女在義國謊報女兒護照遺失,補領新護照後即將女兒帶回台灣的行為,向臺北地檢署提出略誘和偽造文書告訴,檢察官兩度為後經告訴人聲請,但均為臺灣高等檢察署發回續行偵查,目前仍未偵查終結。一連串案件真讓人看得眼花撩亂!

詹女方面日前又突出奇招,除了她的八歲女兒寫信給總統,表示自己想留在台灣外,又自行向司法院的憲法法庭聲請「裁判憲法審查」及暫時的裁定,憲法法庭已在本年三月十八日作出暫時處分的裁定,此裁定有絕對的效力,且無任何救濟方法,受裁定效力所及的人,只有靜待釋憲的結果出爐後,才能針對問題再作努力了!我們局外人也正好趁此機會,探討一下八歲的小女孩受到強制執行的問題。

上面提到諸多事件中,其中一件,富商曾經會同法院的執行官至女兒就讀的學校,準備強制執行,後來感覺到在眾多小學生面前,強將一名女孩拖走,如果女孩心不甘,情不願,尖叫大鬧,這些大人們造成的鬧劇,學校中的老師,卻袖手旁觀,讓這些小學生看了心中會有什麼感想?

一般人心目中,所謂強制執行,應以對債務人的財產執行為目的,怎麼會以人作為執行標的物?其實強制執行的標的,形形色色,包羅萬象,執行法院無法自行訂定,一切都要依據來執行,執行名義規定在第四條中,最常見的是依作成的確定判決與裁定,這些裁判是命債務人給付為大宗,也有少數係命債務人為一定的行為或一定的不行為的裁判,要債務人交出小女孩,屬於債務人應為行為的一種,性質上並不容許用債務人的費用由第三人代為履行,執行法院此時只有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定履行期間,命債務人履行,債務人逾期不履行時得將其、管收。或處以新臺幣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之怠金。處罰後再經定期命其履行而仍不履行者,得再處以怠金或管收之。處怠金的次數並無限制,可以一再處罰,不過,怠金的處罰有其缺失,對一貧如洗的人罰再多也是沒錢繳,有錢的人對罰些怠金,無關痛癢。因此處怠金的執行對這些人都達不到強制執行的目的!

執行名義,係要債務人交出子女或被誘人,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除適用第一項的間接執行方法以外,還可以用「直接強制方法,將子女或被誘人取交。」這裡所指的子女,應該指的是未成年的子女,已成年的子女,不應包括在內。這裡所指的被誘人是指被略誘,或和誘的人,年齡則無限制。

此案例中,子女雖未成年但已有意思能力,直接執行時有抗拒情形,不宜使用強制方法壓制小孩的心理!

備註:
一、本文登載日期為 111 年 4 月 20 日,文中所援引之相關法規如有變動,仍請注意依最新之法規為準。
二、本刊言論為作者之法律見解,僅供參考,不代表本部立場。




作者簡介

葉雪鵬檢察官
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法務部網址 http://www.moj.gov.tw/(本文轉載自法務部網站,感謝法務部及葉雪鵬先生同意轉載,推廣法律常識)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