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以良心是從 正義要及時 台灣就有人權

友善列印、收藏

文 / 花穗珍

由RCA桃園電器廠和印度波帕爾農藥廠看正義何時來

最高法院對RCA桃園廠工殤判決傾向護持人權 但是來晚了

2022年3月11日,最高法院對RCA桃園廠受有機溶劑傷害案(媒體多稱之為工殤)作出判決。此案第一波受害者原來求償合計29億,最高法院曾於2018年判死亡與一部分罹病的262人獲賠5億1千餘萬元確定,另246人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判其中24人獲賠5470萬元,最高法院3月11日判決24人確定,但對於另222人則是再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審。

最高法院主張雇主對員工有保護義務,每人對自己身體有支配權。最高法院審判長高孟焄表示,就更一審判賠24人5470萬元部分,最高院認為RCA員工的死亡、致癌罹病,與RCA桃園廠的加害行為有因果關係

更一審未獲賠的222人,最高法院分為三種狀況,第一種是罹患卵巢癌、子宮肌瘤、高血壓、心律不整等疾病的勞工,第二種是沒有外顯疾病者,第三種則只有一名過世的勞工,高院更一審認為她生前未合法選定。對於第一種狀況,高孟焄審判長指出雇主對勞工的身體、健康負有保護義務,這類訴訟應減輕勞工的舉證責任,現有醫學文獻已達相當合理程度概然性,即可認定這些化學物質,與勞工所罹患的特定疾病間具相當的一般因果關係。對第二種情況,高審判長援引司法院釋字第372號解釋、釋字第689號理由書、釋字第785號解釋理由書意旨,認為身體權、都是受憲法保障的,且與個人主體性、密不可分。健康,指的是身心功能的狀態,健康權既在保障人民生理、心理的完整性,心神安寧或情緒等影響心理健康的因素,也就應納入健康權保護範圍。被害人受化學毒物侵入,因而對罹病風險的提高,恐懼未來可能罹病,這已讓心理層面的健康權受損,不能以醫學上認定的「疾病」或具有治療必要性為限。

台灣高等法院於四月21日宣判,原在一審判決RCA等四家公司應賠償1115人共23億300萬元,改判應賠償16億6740萬元。對此,勞方律師團代表律師林永頌表示不滿,將提上訴。

本文肯定最高法院認可“員工的傷病死亡與工廠的加害行為有因果關係”,也贊同“心理健康應納入健康權保護範圍”,此判決讓台灣人權觀念又向前跨了一步。可惜的是,此判決來得太晚了,許多受害者等不及判決就先往生了。為避免類似悲劇重演,本文爬梳其他國家的工業安全事件,管窺其司法演進,供國內法界與勞資雙方參考。

大量燒煤造成許多煙囪清潔童工罹患陰囊癌

歷史上人類第一次大規模工安事件,是英國瓦特改良蒸汽機引發的工業革命,促使人類大量燃燒煤,除了大煉鋼廠,小工廠和家庭也都要燒煤。然而,大量燒煤使倫敦淪為霧都,有人形容霧濃到在室內還看不清自己的腳趾,使許多人罹患肺癌或肺炎。倫敦大量燒煤催生了新職業:煙囪清潔工,要鑽進煙囪掃除煤灰,必須由身形瘦小者從事,通常是低收入家庭的男童,甚至有年僅四歲的幼童。在工業革命剛開始的1775年,英國醫師帕特(Percivall Pott)發現煙囪清潔工常罹患陰囊癌,他發表觀察成果:推測是煙囪的煙灰造成。帕特是近代骨科醫學的奠基者,也是當時英國外科醫師的領袖,以如此崇高的地位,他的報告竟然在英國未受重視,也未促成英國政府著手改善勞工健康。本文推測原因是當時英國的階級觀念還很深,上層菁英並不關心底層民眾的健康,而煙囪童工又是其中最悲慘的。現代人可由英國文豪狄更斯的小說「孤雛淚」得知(原名Oliver Twist,大陸譯為《霧都孤兒》,同名電影獲1969年美國影藝學院最佳影片獎),劇中主角是一名孤兒院童,只因為哀求多一湯匙的粥,就被管理員拖到街上叫賣“出售男童”,差一點被煙囪清潔工頭買去。反而是丹麥政府注意到帕特的觀察成果,1778年就明令煙囪清潔工一定要每天洗澡一次,讓煤灰不致於停留在皮膚上太久,從此丹麥陰囊癌患者遠少於英國。當時倫敦是個過度擁擠的城市,在最底層的煙囪清潔難有像樣的棲身之所,更少有機會洗澡,也少有每天換洗的衣褲。每天洗澡就可以解決的陰囊癌,英國硬是遲至1872年,才在另一位醫界領袖布特林男爵(Henry Trentham Butlin)大聲疾呼之下立法,醫學則是到1933年才以動物試驗證明煙灰中的苯并芘(Benzopyrene)會造成癌症。煙囪清潔工事件促成歷史上第一次為勞工衛生立法。

英國延宕近兩百年才立法防治煤霧

率先工業革命的英國,在污染防治上卻是出奇的落後。由於在產業上和民生上都依賴煤,倫敦霧都的污名近兩百年都未解決,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1952年12月5日至9日,各醫院收治了大量心肺重症病患,總計死亡4,000餘人,其後數週又有8,000餘人死亡。遭受如此慘重的傷亡,英國政府還是拖到1956年才通過清潔空氣法,才算開始正視這個人為災難。

矽谷流產和先天畸形比例異常高 靠表層地基法才找到元凶

半導體科技又引起第三波產業革命,也帶來重大污染。1980年起,在俗稱矽谷的全球最大半導體廠聚落(位於Santa Clara郡),陸續有居民指控半導體廠污染環境,使得附近居民常得怪病。1980年加州衛生部的流行病學調查發現:當地有異常高的流產和先天畸形比例,而有地下水污染訴訟的Los Paseos居民指稱:當地先天畸形比例是千分之15.2,而全郡的先天畸形比例是千分之6.4,但Santa Clara郡官方說此統計數字不足以反映當地有異常高的先天畸形比例。同年美國聯邦政府通過《全面環境影響、補償與責任法》(Comprehensive Environmental Response, Compensation, and Liability Act, 簡寫為CERCLA,俗稱表層地基法,Superfund law,台灣有誤譯為超級基金法),授權聯邦環保署發動《表層地基計畫》(Superfund Redevelopment program),以重建受污染的土地。環保署會針對有污染爭議的地點進行深入的科學調查,找出污染物追出污染源,追究排放污染者之責任,且明文禁止排放污染者移轉其責任給其買受人或繼承人,並迫其清理土地。環保署對於經調查確認已受污染的地點(稱為“表層地基處”, Superfund site),以風險評等系統(Hazard Ranking System, HRS)加以分級,並列管追蹤,最嚴重的列在國家優先清單 (National Priorities List, NPL)。1980年美國聯邦環保署不像1872年的英國那般延宕,1981年就公佈風險評等系統,1983年再公佈第一版國家優先清單。清單一出,舉國譁然。除了眾所周知高污染的煉油廠之外,當時新興的半導體廠大多列名在清單,還有讓聯邦政府尷尬的,知名的航太工業聖地,國家航太署(NASA)的噴射推進實驗室(JPL),和幾處極機密的空軍基地,也在清單上,都面臨巨額罰款,但這也顯示了聯邦環保署鐵面無私公正執法,一視同仁沒有特權。有了表層地基法,環保署才能聘任一流科學家實地調查,取得堅實且無懈可擊的客觀證據,此後再高明的律師、公關和遊說者也無法一手遮天了,這才讓許多訴訟有憑有據順利進行,不再空談延宕。從此聯邦環保署贏得大眾的信任,全美國開始認真面對環境污染,目前全美國有 40,000個聯邦列管的表層地基處,其中大約1,300 個被列入國家優先清單。

地下儲存槽洩漏三氯乙烯到地下水 不巧居民多以地下水維生

稍後證實半導體廠聚落污染物主要是三氯乙烯(TCE),是工業最常用的有機溶劑之一,用於清洗晶圓。現代醫學已知三氯乙烯的毒性,主要作用在於中樞神經,其次在肝腎,經世界衛生組織轄下的國際癌症研究院(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IARC)確定是Group 1致癌物,也可能引起自體免疫疾病如紅斑性狼瘡等。更糟的是,三氯乙烯在空氣中經紫外線(來自陽光或日光燈管)照射後,會分解為光氣(phosgene)、一氧化碳和鹽酸。光氣在一次大戰是常用毒氣之一,殺死了約8萬5000名官兵,一氧化碳也是劇毒,與血紅素的親和力是氧氣的200至300倍,且與血紅素的解離速度慢3600倍,就算吸入少量的一氧化碳,也會造成頭暈頭痛等暫時症狀。1980年的晶圓在每一道製程後都要用TCE清洗,半導體廠用大如游泳池的儲存槽,置於地面下以存放TCE,不幸的是儲存槽有微量洩漏,外表卻看不出來,致TCE流入地下水。不巧的是Santa Clara郡當地氣候乾燥近似沙漠,少有地面水,居民多以地下水維生。當時三氯乙烯是產業最常使用的有機溶劑,但沒人想到它會進入地下水流,然後被飲用。

桃園RCA廠約兩萬人受三氯乙烯毒害

1980年代台灣尚未有晶圓廠,但已經有許多電路板焊接和電器裝配廠,也在大量使用三氯乙烯。電路板的銲錫都內含助焊劑(在焊錫融化的高溫下還原電路板銅箔的氧化層以利焊接),但當時的助焊劑在室溫下會腐蝕銅箔,所以必須用三氯乙烯清除,而現代的助焊劑不會腐蝕銅箔,不用清洗。當時的技術是用大若浴缸的超音波洗淨槽,放入電路板,再注滿三氯乙烯,洗過電路板後三氯乙烯就直接倒入地面或地下水流;此外,電器的零組件也常用三氯乙烯清除殘留的潤滑劑等等,三氯乙烯汽化後,依2022年勞工安全衛生法規,工廠管理層必須避免作業員工吸入,要有足夠的通風設備及呼吸護具(含活性碳濾心之面罩),還要有嚴格的員工訓練、SOP和監督管制,但當時台灣的工安衛法規還遠不及此。美國無線電公司(RCA)是當時全球首屈一指的家電大廠,1970年就在桃園市區設廠,其規模是台灣最大的電器裝配廠之一,其技術和管理也是名列前茅的模範生。當時是冷戰高峰,RCA在台灣設廠不僅是上農業轉型至先進工業的典型,更具有外交和戰略上的指標意義,是當時政府最重視的外商投資案。桃園RCA廠規模相當大,除了生產廠房,還有員工宿舍,是當時政府推廣【以廠為家、以廠為校】的樣板。當時類似的電器廠雇用了大量由鄉村到都市就業的年輕人,許多是國中剛畢業的小女孩,大都住在員工宿舍。在臺灣營運自1970年至1992年期間,雇用員工2萬至3萬人。員工在密閉廠房內長期吸入TCE,還有TCE被日光燈照射而生的光氣和一氧化碳劇毒,員工常感到頭暈或噁心;再加上當時自來水尚未普及,住廠員工生活及飲用水多來自地下水,許多員工不知自己已吸取過量的TCE,而且當時員工並不知TCE進入人體後會導致癌症和其他病變。到1994年,桃園RCA廠被檢舉傾倒有機溶劑污染廠區之土壤及地下水,才引起大眾注目和官方調查。2001年統計,RCA桃園廠員工,至少已經有1375人罹患癌症,其中216人已過世。正義已遲到了50年,許多受害者等不及正義就往生了。

桃園RCA廠三氯乙烯案原本可以減少傷亡 但電子業管理層漠視

台灣原來有機會可以減少傷亡的。1980年時期台灣各大學電子電機系有許多教授留學美國加州,必定知悉 Santa Clara 的TCE外洩事故引起偌大風波,也確實有半導體教授一再告誡學生TCE 的毒性,要求學生操作TCE必須在排煙櫃以防吸入體內。由此,當時電子業管理層肯定知道把TCE倒進地下水流會危及大眾,但是業者並未採取行動,政府也未盡責監督,最後受害的仍然是基層民眾。英國陰囊癌從1775年拖到1872年,台灣RCA從1970年拖到2022年,難道悲劇一定要拖延如此久嗎?

加州辛克利六價鉻案 正義遲到了44年

很不幸的,悲劇真的一再發生。很可惜的,加州政府和人民並未由三氯乙烯事件而起身改革,還有極為相似卻更駭人的事件,在南加州沙漠小鎮辛克利(Hinkley),居民賴以為生的地下水,自1952年就被六價鉻(工業界常用的防鏽劑)污染。當地有太平洋瓦斯電力公司(PG&E)經營的瓦斯加壓站和輸送管,加壓站有冷卻塔,塔內冷卻水添加了六價鉻。自1952至1966年間,PG&E將廢棄的冷卻水直接傾到在地面,總計有三億七千萬加侖。當地居民多苦於癌症或其他不明病症,連禽畜都養不活。PG&E總公司明知工業廢棄物不該任意傾倒不加管控,但是未採取任何有效管理或補救行動,只有出動公關遊說政客和媒體。到1987年六價鉻的致癌性被醫學證實,PG&E才向加州政府承認有傾到冷卻水一事。但此事一直未見諸媒體,直到1993年,當地的小律師事務所的檔案管理員,經濟困窘的單親三寶媽布魯克維琪(Erin Brockovich)著手調查並協助鎮民提出訴訟後,此案才曝光。辛克利六價鉻案於1996年達成,PG&E 賠償3億3300萬美元給六百多名受害者。此案被拍成賣座電影《永不妥協》,擔綱的茱莉亞羅勃茲獲得2000年影藝學院最佳女主角獎。《永不妥協》震驚全球:高科技強權竟然未能保護人民免於毒害。從1952至1996年,辛克利鎮民的正義遲到了44年,當年的受害者多已亡故,辛克利最後一家小學於2013年關閉,官方也放棄清除六價鉻,小鎮現已杳無人跡。再多的金,也救不回人命;再強的高科技,也救不回受毒害的土地。

印度波帕爾毒氣洩漏事件害死2萬人傷56萬人

還有一場更大的悲劇也是原來可以避免的:發生於1984年12月3日的波帕爾事件(Bhopal)。美國聯合碳業公司(Union Carbide, 事件後被Dow Chemical收購,現為DowDuPont的子公司)和印度銀行及大眾合資成立的聯合碳業印度公司(Union Carbide India Limited, UCIL, 美國聯合碳業佔50.9%並有絕對主控權,印度方佔49.1%股份),其設於印度博帕爾市的農藥廠,發生異氰酸甲酯(Methyl Isocyanate, MIC)洩漏事件。官方公布當時瞬間死亡2,259人,確認和氣體洩漏有關的死亡人數為3,787人,兩週後還有大約8,000人死亡,另外大約8,000人因為氣體洩漏而死亡,還有難以清查的先天畸形和流產。到2006年官方調查顯示,波帕爾事件共造成約56萬人受傷,包括38,478人暫時局部殘疾,以及大約39,000人嚴重和永久殘疾,是歷史上最嚴重的工業安全意外。化工業人盡皆知MIC是劇毒,它曾在二次大戰時被用於屠殺猶太人,波帕爾工廠的確設計了一些安全系統來預防意外,但是,由於廠務人員嚴重貪腐和疏忽,工廠的管線和閥門大多被不合格的劣質品代替,洩漏事件遲早會發生,這不是意外,而且事發當時沒有任何一套安全系統在有效運作。

司法運作切割美國與印度公司 波帕爾受害者至今38年仍未獲得正義

亡讓印度悲痛,但跨國企業和美國政府事後的司法運作,對印度卻是更慘重的二度傷害。1986年5月,美國聯合碳業成功和聯合碳業印度公司切割,美國地方法院裁決,此案從美國轉移到印度法院,1987年元月美國上訴法院確認此裁決,判定聯合碳業印度公司是“一個獨立的實體,完全由在印度的印度公民擁有、管理和經營”。到1989年美國聯合碳業以賠償4億7000萬美金達成和解,還有 “自願捐款” 1700萬美金建立醫院專責醫院以照顧波帕爾受害者,此後美國聯合碳業公司和經理人,就未再賠償一分錢或坐一日監。多年來,受害者不斷在印度和美國興訟,要求懲處聯合碳業經理人和更多賠償,只有一次成功。2006年9月倖存者要求美國政府引渡1984年的美國聯合碳業公司董事長安德森到印度受審,手持字牌「You want Osama, give me Anderson」(你要Osama, 給我安德森。Osama是美國亟欲獵殺的911首謀) 遊行,訴訟到2012年引渡要求被駁回且不得再上訴。2010年七名已年逾70歲的前聯合碳業印度公司印度籍經理人,依過失致死罪,被判兩年徒刑和10萬印度盧布罰款( 相當於美金1316元),但是七名受刑人隨即被出獄。2014年安德森以高齡92辭世,未受任何懲處。波帕爾事件至今38年,受害者仍未獲得正義。

米老鼠操弄魔法 卻不知如何控制 終釀巨災

人類雖然靈巧到能發展出足以挑戰上帝的科技,卻沒有聰明到能完全控制科技,也未能了解風險發生時的傷害,更無法確保科技能助人而不至於害人。人類對科技的尷尬處境,恰如迪士尼經典動畫《幻想曲》的一段《魔法師的學徒》,米老鼠操弄著他不知如何控制的魔法,終至釀成巨災。21世紀人類的核彈,已足夠毀滅地球數十次了,而人類還想不出停止全球暖化的方法;人類很早就有毒害地球的科技,但尚未發明出可以清除污染的科技。

小木偶良心發現終成真人

由上述案例可知,單純的科技和法律,都未能阻止被誤用的科技傷害人類,甚至連事後的補救都難以稱得上正義。除了科技和法律,人類要補充的,是良心,人人有良心,才能求得正義。百餘年來感動無數人的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以小木偶成長為真正的男孩主軸,描繪出人類救贖之道正是良心。窮困的老木匠向流星許願要子嗣,仙子應允小木偶給他,囑咐小木偶「汝當恆以良心是從」(Always let your conscience be your guide),還指派小蚱蜢教導小木偶。小木偶雖然跟著小蚱蜢唱良心是從,但還是經不起壞人誘惑,多次墮入險境,還好小木偶心中的良心從未泯滅,幾經劫難後良心戰勝了邪惡,小木偶終於成長為人。小木偶的成長正是人類演進的縮影,人類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人類會經不起誘惑而犯錯,會遭遇苦難。所幸人類還有良心,只要喚醒良心,人類還是能夠用智慧渡過難關。

良心明珠照亮法律所不及的黑暗面

宋朝禪師柴陵郁:「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一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恰足以形容每個人都有的良心。現在正是時候,每個人拂去明珠上的灰塵,立即站出來,讓良心明珠照亮法律所不及的黑暗面。

結語:獲得正義的第一步行動是先平反冤假錯案

法律人皆熟知「遲到的正義非正義」(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遺憾的是有部分法律人或科技人,冷眼受害者哀號而不救援,袖手加害者倖免於懲處而不指責,或是漠視受害者苦於無止盡的疲勞訴訟而不思解套,終於坐視正義遲到數十年,這樣的司法如何有正義?上述的環境污染事件,不像持刀械殺人是針對特定人,受害者可能是不相干的任何人。面對21世紀迅速進步的科技,任何人都不能冷眼袖手,必須立即起身行動。要獲得正義的第一步行動,先平反冤假錯案,即是將澄清真相公諸於世,受害者獲得適當的賠償,加害者受到合宜的懲處,以避免日後有人再犯相同的錯誤,這才是及時的正義才是真正的正義。

參考資料:
勞動部署:《職業性三氯乙烯中毒認定參考指引》林韋廷醫師與莊弘毅醫師修訂 2018年3月



目前沒有這個作者的簡介!
分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