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更新日期:2017-03-30 文章總數:176752 瀏覽:305997527(自2000.10.1起)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後現代 法律知識結構 ~ 形隨機能 ~
一例一休不能砍掉重練的堅定理由
從南韓政局看二岸經濟制裁問題
代筆遺囑須由遺囑人在所指定三人以上之見證人均始終親自在場聽聞其親自口述遺囑意旨下為之,遺囑人並須以言語口述,不得以其他舉動表達(最高法院105台上字第2320號民事判決)
【林蕙瑛專欄】教育小孩,人各有興趣
歡迎免費訂閱【台灣法律往電子報】
閱讀之前,解讀自己的思維,走自己的路
與原住民族和解是台灣國家建立的核心,可惜,關心的人不多
違規廣告產品的「醫療廣告」責任?
法務部部長於憲法法庭辯論明確論及法律、人權與宗教自由等核心議題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受理台灣通力電梯股份有限公司與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106年度停字第22號)聲請停止執行事件新聞稿及裁判導讀
政府混淆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土地權
從醫療廣告專屬醫師看刑法修正草案
【林蕙瑛專欄】重新審視個性、金錢觀、婚姻家庭價值觀及兩人的合適性
憲法法庭3月24日言詞辯論程序終結,大法官將於1個月內指定期日公布解釋
最高法院 106 年 2 月 21 日第 3 次刑事庭會議 3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透過建立法制化途徑讓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有關臺灣新北地方法院走私毒犯聲請羈押發回更審案件新聞稿
意見表達與陳述事實之不同(最高法院105年度臺上字第745號民事判決)
民進黨政府官逼「原」反,假請客、真打劫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最新消息 > 司法新聞 > 司法新聞(2016年)

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4號被告章民強等人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即SOGO案)新聞稿

文 / 站務3
【台灣法律網】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發稿日期:105年12月15日
發稿單位:行政庭長室

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4號新聞稿

有關本院99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4號被告章民強等人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即SOGO案),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2年度訴字第1442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今(15日)宣判並公告裁判主文,茲簡要說明判決重點如下:
甲、主  文
原判決撤銷。
原判決關於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部分均撤銷。
章民強共同連續犯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虛偽記載罪,處有期徒刑捌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陸拾萬元,減為有期徒刑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捌拾萬元,有期徒刑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參佰元即新台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
章啟光共同連續犯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虛偽記載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貳佰萬元,減為有期徒刑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萬元,有期徒刑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參佰元即新台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
章啟明共同連續犯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虛偽記載罪,處有期徒刑拾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捌拾萬元,減為有期徒刑伍月,併科罰金新臺幣玖拾萬元,有期徒刑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參佰元即新台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
太平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因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涉犯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之利得不予沒收。
其他上訴駁回(即李恆隆、賴永吉被訴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部分)。
遠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百鼎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百揚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遠百亞太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遠百新世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亞東百貨股份有限公司、遠鼎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開元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鼎元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大聚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遠通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因李恆隆、賴永吉涉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等案件之利得均不予沒收。 
乙、事實摘要(即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違反證券交易法等部分)
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係發行人太設公司之行為負責人,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連續自太百公司帳戶匯款至太設公司帳戶供太設公司週轉營運,合計金額達26億餘元,被告章民強等3人為掩飾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事實,明知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之資金往來係屬借款性質,而非預收租金款項,於太設公司相關傳票、財務報告偽以「其他應付款」或「其他預收款」會計科目登載,而非據實以「短期借款」會計科目登載:
太設公司係公開發行股票之上市公司,被告章民強係被告章啟光、章啟明2人之父親,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分別擔任該公司之副董事長、董事長、副董事長,被告章民強等3人明知太設公司每營業年度、每半營業年度應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之財務報告,每營業年度之第1季及第3季,依證券交易法第36條規定應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查(核)閱之財務報告,且依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發布之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6號關於「關係人交易之揭露」相關規定「每一會計期間,企業與關係人間如有重大交易事項發生,應於財務報表附註中揭露」。緣被告章民強於87年5月26日解除太設公司董事長職務後,仍擔任太設公司副董事長,且係太平洋建設集團(包含太設公司、太百公司等如判決附表一所示18家公司)總裁即領導人,與擔任太設公司總經理之被告章啟明負責太設公司及其關係企業(即太平洋建設集團)資金調度事宜,89年間因受全球金融風暴影響,致整體經濟環境不振、房地產蕭條、物料價格不斷上漲,且因承攬近新台幣(下同)200億元公共工程,致太設公司財務發生困難,需調度資金以維持營運,而太設集團所屬公司中,太百公司固為長期投資向銀行貸款,而負有上百億元債務,惟因營業收入充裕,即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連續自太百公司帳戶匯款至太設公司帳戶供太設公司週轉營運,合計金額達26億8,678萬658元;嗣因太設公司為上市公司,被告章民強等3人均係證券交易法所指發行人太設公司之負責人,為隱匿向太百公司調借資金週轉事實,以避免債權銀行及投資大眾知悉,其等與該公司財務部經理陳清暉、副理黃德馨、經理傅浩、會計室科長粘碧真等人(陳清暉、黃德馨、傅浩、粘碧真均未經起訴),均明知上開太設公司與關係企業太百公司間之資金往來係屬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而非太百公司向太設公司承租太百大樓之預付租金,於收入傳票、分錄轉帳傳票、支出傳票及相關財務報告會計科目之記載,應依商業會計法、商業會計處理準則、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6號相關規定據實表達,記載「短期借款」會計科目,而非以「其他預收款」或「其他應付款」會計科目為虛偽不實記載,其等竟共同基於傳票、財務報告內容虛偽記載之概括犯意聯絡,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於判決附表二編號1至4、6、7、9、10、12、14至20、25、27至35、37至53、55、57至63所示時間,推由太設公司財務室副理黃德馨等人,上簽所需調度之資金數額,呈太設公司總經理即被告章啟明批核(其中亦有再經被告章啟光批核),轉送太百公司董事長即被告章民強裁示後,太設公司財務部門在收入傳票、分錄轉帳傳票之會計科目分別填寫「其他預收款」或「其他應付款」及「存出保證票據」,黃德馨、粘碧真(會計室科長)、傅浩(經理)、陳清暉(財務部經理)、被告章啟明(總經理)分別在出納、覆核、經理、總經理等欄位用印,與簽發借款金額相同面額之支票交由被告章民強、章啟明批示後送交太百公司,太百公司財務人員即依指示由太百公司合作金庫帳戶匯款至太設公司帳戶,供太設公司營運使用,合計金額達26億8,678萬658元;期間太設公司則以匯款至太百公司合作金庫帳戶方式沖銷上揭借款(還款時間、金額詳如判決附表二編號5、8、13、21至24、36、54所示),太設公司財務部門於還款時在支出傳票之總帳會計科目填寫「其他預收款」、「其他應付款」,並由黃德馨在出納或製票欄位用印,被告章啟明在總經理或董事長欄位用印,陳清暉在出納欄位簽名;被告章民強等3人另為掩飾向太百公司調借款項(借款時傳票貸方科目記載為「其他應付款」),則於各該財務報表結算日沖銷上揭借款(沖銷款時傳票借方科目記載 為「其他應付款」):1、89年12月31日以抵太百公司應付股利方式沖銷1億1,059萬2千元之借款;2、90年6月30日以轉列為太百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方式,沖銷上揭借款;3、90年12月間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契約,太設公司將所持有之中國控股公司570萬股以23億元轉讓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則於如判決附表三編號1至9所示時間支付22億7,740萬8千元予太設公司,其中10億6,190萬8千元(如判決附表三編號7、8所示),係以扣抵太百公司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權應付股款方式沖銷上開借款;並自90年2、3月間起至91年8月26日止,於太設公司製作如判決附表四編號1至10所示太設公司該年度、半年度、第1季、第3季等財務報告時,推由知悉附表二所示資金往來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及以抵付太百公司應付股利、轉列為太百公司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及扣抵太百公司購買太設公司出售太平洋中國控股公司股權應付股款之方式,沖銷上揭借款等情之太設公司會計室科長粘碧真,依據上開不實之會計憑證等資料,製作隱匿太設公司向關係企業太百公司借款交易訊息之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現金流量表、財務報表附註,再由知情之太設公司經理傅浩或陳清暉、總經理即被告章啟明及董事長即被告章啟光分別在主辦會計欄、經理人欄、負責人欄核章,共同製作如判決附表四編號1至10所示內容虛偽不實之財務報告,再交由不知情之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執業會計師洪錫銘、翁榮隨、蔡宏祥進行查核,使會計師洪錫銘、翁榮隨、蔡宏祥因而出具如上開財務報告備註欄所示「未發現財務季報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有違反一般公認會計原則 而須修正之情事」等內容之核閱報告、查閱報告,致太設公司上開財務報告之「關係人交易」附註科目未能詳實揭露上開借款事實,無從呈現實際之財務狀況,影響太設公司股東、市場投資人等財務報表使用者判斷之正確性,並足以生損害於太設公司所製作會計傳票、財務報表、財務報告登載內容及證管會查核公司財務報表之正確性。
丙、理由摘要:
壹、有罪部分(即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撤銷改判有罪理由):
一、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之資金往來係屬借款性質,業據被告章民強等3人於本院前審供述及證人鄭顯榮於本院前審證述明確,事後於本院審理中否認,不足採信:
太百公司自89年8 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自合作金庫帳戶匯款至太設公司銀行帳戶之資金,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調借週轉之事實,業據證人鄭顯榮於原審及本院前審證述明確,且與被告章民強、章啟明供稱:「承認」等語,被告章啟光供稱:「我承認借款的事實」等語相符。是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嗣後於本院審理中雖翻異前詞,改辯稱: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性質並非借款云云,是否屬實,顯非無疑。
二、太設公司有資金需求時,均推由財會人員上簽呈,依序經被告章啟明批示,再由被告章民強裁核後,由太百公司人員依簽呈金額匯款予太設公司:
參諸:1、卷附太設公司89年11月15日、同年11月17日收入傳票、合作金庫支票存款送款簿、89年11月15日分錄轉帳傳票、太設公司簽發之發票日89年12月30日,面額均為1億元之支票2紙等資料,太設公司於89年11月15日,簽發面額均為1億元之存出保證支票2紙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遂先於89年11月15日、同年11月17日分別匯款7千萬元、3千萬元至太設公司,核與卷附太設公司89年11月15日簽呈說明二載明「本日十一月十五日資金共需二億七千一百九十萬七千元,尚缺資金七千萬元,十一月十七日需清償聯邦銀行借款一億元,故資金需求二億元」等語;及卷附89年11月15日現金轉帳傳票記載之應收票據於89年11月15日、89年11月17日分別有7千萬元及3千萬元2筆款項匯入太設公司設於合作金庫帳戶相符,足見上開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之資金往來 ,顯係依太設公司於89年11月15日之簽呈辦理,而該簽呈說明三內容即明確記載:「擬向關係企業週轉,如經核准擬分二次借入」等語。2、卷附太設公司91年6月20日收入傳票、太設公司簽發之發票日91年6月30日、面額2百萬元及發票日91年6月20日、面額4千1百萬元之支票2紙、太百公司支出傳票等資料,太設公司於91年6月20日,簽發面額分別為200萬元、4,100萬元支票2紙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遂於當日匯款4,300萬元至太設公司設於銀行帳戶,核與卷附太設公司91年6月20日簽呈說明二所載「本公司提供至尚投資有限公司之股單,共計一千四百九十二萬四千股予太百公司做為借款保證,六月二十日借入之金額共計四千三百萬元整」等語,及票號7325557號支票(面額4,100萬元)經加註「a.加貳佰萬元,b.抵押請陳清暉辦好」等語相符,足見上開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之資金往來,顯係依太設公司91年6月20日之簽呈辦理,而該簽呈主旨即明確記載:「本公司擬向太平洋崇光百貨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一事」乙語。3、卷附太百公司91年6月21日支出傳票、太設公司90年6月21日簽呈、太設公司簽發之票號7697110號合作金庫支票等資料,核與太設公司於91年6月21日,經財務室黃德馨擬具簽呈說明太設公司所需資金數額5千萬元,送陳清暉、被告章啟明批示,再由被告章民強裁核後,太設公司即簽發面額五千萬元支票1紙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即於當日匯款5千萬元至太設公司帳戶,該簽呈之主旨、說明明確表示「為與『太平洋崇光百貨』資金借貸事項」、「今為因應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一日資金需求,今擬向『太平洋崇光百貨』用短期資金…五千萬元,此筆款項將於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歸還(太平洋建設以售土地之所得)」等語相符。4、卷附太設公司91年6月27日收入傳票、合作金庫存款憑條等資料,太設公司於91年6月27日有3千萬元款項匯入,核與太設公司簽發予太百公司之面額3千萬元之支票旁空白處,有被告章民強、章啟明之簽名,被告章民強並書寫「6/27 」乙節相符,而太設公司於91年6月27日簽發面額3千萬元支票1紙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即於當日匯款3千萬元至太設公司帳戶,且上揭支票下方空白處,亦明確記載「此係向太平洋崇光百貨暫借資金」等語。益徵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間如判決附表二編號1至4、6、7、9、10、12、14至20、25、27至35、37至53、55、57至63所示之資金往來確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借款無訛。
三、太百公司匯款至太設公司時,太設公司均同時簽發與匯款金額面額相同之保證支票交予太百公司收執:
就本件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之性質,被告章民強等3人固均辯稱:係屬太百公司對於太設公司之預付租金云云,被告章啟明並提出88年11月1日至93年12月31日止太百公司承租太百太樓租賃契約書,主張依租約為增加太百公司之營業收入,並配合捷運出口聯通SOGO百貨大樓地下1、2層之計劃及捷運松山站商場經營規劃之執行, 由太百公司預付太設公司租金12億元,而證人陳清暉、黃德馨、粘碧真亦為附和被告章民強等3人之證詞。惟查:(一)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太百公司先後匯款至太設公司,而太設公司亦先後匯款至太百公司以沖銷上揭太百公司匯至太設公司款項;及先後於89年12月31日、90年6月30日、90年12月31日太設公司半年或年度財務報表結算日即89年12月31日以扣抵太百公司應付股利1億1,059萬2千元;90年6月30日以轉列租賃保證金8億元;90年12月31日以扣抵中國控股公司股款10億 6,190萬8千元之方式,沖銷上揭太百公司匯至太設公司款項等情,本件太百公司匯予太設公司上揭款項,苟屬太百公司預付太設公司承租太百大樓之租金,則太設公司事後何須匯款予太百公司清償上開款項,及以扣抵太百公司上開其他交易應付款項(即應付股利、應付租賃保證金、應付股款)之方式沖銷上揭款項?是證人陳清暉、鄭顯榮、黃德馨、粘碧真上揭證詞,自不足採信。(二)依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間租賃契約定太百公司應於每月5日前,以即期支票給付租金,太百公司均按月如期給付,從未積欠太設公司任何租金,有租賃契約及相關支票等資料附卷可稽,並據據證人鄭顯榮、粘碧真證述明確,本件太百公司自無再行預付租金予太設公司之必要。(三)太百公司已依約如期給付太設公司租金,並未積欠太設公司任何租金,太設公司自無權以「預收租金」名義向太百公司收取任何款項;縱認太百公司依卷附上開租賃契約有由太百公司預付太設公司租金12億元之約定,而太設公司未遂於90年6月30日以轉列租賃保證金8億元之方式沖銷上揭太百公司匯予太設公司之部分款項,惟參諸太設公司調整上開租賃保證金為12億元之內部簽呈係由會計室於90年7月11日為之,惟太設公司卻早於調整保證金簽准同意前之90年6月30日即以轉列租賃保證金8億元之方式沖銷上揭太百公司匯予太設公司之部分款項,此益徵太設公司係為掩飾向太百公司調借款項,始在上半年財務報表結算日即90年6月30日,以上揭提高太百公司應付太設公司租賃保證金8億元之方式,藉以沖銷太百公司匯予太設公司之部分款項甚明。(四)依證人鄭顯榮於本院審理中證稱:「因為當時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有資金流通,但是太設公司有開票跟太百公司融通資金;因為應收票據到期沒有獲得兌付,為確保太百公司債權,因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間有租賃關係,就將之轉為預付租金等語,及參以太百公司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匯款至太設公司時,太設公司均同時簽發與匯款金額面額相同之保證支票交予太百公司收執等情,堪認本件太百公司匯予太設公司款項,確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借款,而非太百公司之預付租金無訛。
四、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係屬借款,於會計上科目之分類屬流動負債項下向他人借入款項之「短期借款」:
本件太百公司匯至太設公司之款項,既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借款,依商業會計法第27條及商業會計處理準則第21條第2項與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第9條第3項等相關規定,上開款項於會計上科目之分類自屬流動負債項下向他人借入款項之「短期借款」,而非屬「其他應付款」或「其他預收款」等會計科目,是本件如判決附表二所示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太設公司相關傳票會計科目確有登載不實之情形。
五、本件太設公司於依法及主管機關基於法律所發布之命令規定之傳票、財務報告內容有虛偽之記載:
太設公司係公開發行股票之上市公司,依證券交易法第36條規定,每營業年度、每半營業年度應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之財務報告,每營業年度之第1季及第3季應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核閱之財務報告,且依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74年6月15日所發布之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6號關於「關係人交易之揭露」相關規定「每一會計期間,企業與關係人間如有重大交易事項發生,應於財務報表附註中揭露」,又據主管機關證期會發布之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第4條規定:「…財務報表應包括資產負債表、損益表、股東權益變動表、現金流量表及其附註或附表。前項主要報表及其附註,除新成立之事業外,應採兩期對照方式編製,並由發行人之負責人、經理人及主辦會計人員就主要報表逐頁簽名 或蓋章」。查本件如附表二所示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之資金往來,其中有部分係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有部分係太設公司清償太百公司借款,有部分係太設公司以太百公司應付太設公司之股利、轉列為太百公司承租太百本館之保證金及以太百公司向太設公司購買中控股權應支付股款之方式扣抵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借款,太設公司於相關收入傳票、分錄轉帳傳票、支出傳票之總帳科目即會計科目,均係記載「其他預收款」、「其他應付款」,而非記載「 短期借款」,則太設公司會計人員,依上揭會計科目登載不實之收入傳票、分錄轉帳傳票、支出傳票,於90年2、3月間起至91年8月26日止,製作如判決附表四編號1至10所示太設公司各該季、半年、年度之財務報告暨會計師核(查)閱報告等財務報告,各該財務報告之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現金流量表、財務報表附註,均未揭露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及以抵太百應付股利、轉列為太百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扣抵太百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權應付股款方式沖銷上揭借款,及太設公司與關係企業太百公司借貸交易訊息等情,堪認本件依法及主管機關基於法律所發布之命令規定之傳票、財務報告內容有虛偽之記載甚明。
六、本件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相關傳票有太設公司總經理即被告章啟明之核章,財務報告有太設公司董事長即被告章啟光之核章:
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相關之收入傳票、支出傳票、分錄轉帳傳票,係由太設公司財務室人員製作,其中收入傳票係經由財務室人員製作並依序核章,而支出傳票、分錄轉帳傳票則由財務室人員製作並依序核章,由被告章啟明於總經理欄核章,而如判決附表四編號1至10所示太設公司財務報告之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現金流量表及財務報表附註,則均係由太設公司會 計室科長粘碧真製作,再由太設公司經理傅浩、陳清暉、 總經理即被告章啟明、董事長即被告章啟光,分別在主辦會計欄、經理人欄、負責人欄核章,亦據證人粘碧真、陳清暉證述明確,並有太設公司各該財務報告附卷可稽,是此部分事實,亦堪認定。
七、被告章民強等3人就上揭傳票、財務報告內容虛偽記載之犯行,均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而為共同正犯:
被告章民強等3人固均辯稱: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雖有資金往來,惟資金往來應以何會計科目登帳,係授權公司財會人員製作,從未指示應如何登帳,是被告等人對於傳票及財務報告之內容,主觀上均未具有虛偽不實記載之犯意云云。惟查,本件參諸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資金往來之收入傳票、支出傳票、分錄傳帳傳票記載之總帳會計科目「其他預收款」、「其他預付款」既屬不實,且時任太設公司副理黃德馨、經理陳清暉或傅浩亦分別在收入傳票出納欄、經理欄核章,或時任太設公司會計室科長粘碧真在收入傳票覆核欄核章,或陳清暉在收入傳票出納欄簽名,黃德馨在支出傳票出納欄,或陳清暉在支出傳票出納欄簽名,黃德馨在分錄轉帳傳票出納欄或覆核欄核章,陳清暉在分錄轉帳傳票出納欄、覆核欄簽名,粘碧真在分錄轉帳傳票覆核欄核章,及粘碧真依上揭總帳科目記載不實之傳票,製作如太設公司上開財務報告之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現金流量表、財務報表附註,亦未詳實揭露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及以抵太百應付股利、以轉列為太百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以扣抵太百公司購買中國控股權應付股款方式沖銷上揭借款,及太設公司與關係企業太百公司借貸交易訊息,傳浩、陳清暉在上開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現金流量表之主辦會計欄核章,堪認其等就上揭傳票、財務報告內容虛偽記載之犯行,與發行人太設公司之負責人即擔任太設公司董事長之被告章啟光、擔任太設公司副董事長(具董事身分)之被告章民強、擔任太設公司總經理之被告章啟明間,均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而為共同正犯無訛。被告章民強等3人上開辯解,均不足採信。
八、本件太設公司於借款期間各該財務報告暨會計師查核報告之虛偽記載,均具備重大性:
按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5款虛偽記載罪之成立,須以行為人記載不實資訊具有重大性,本件太設公司於上開財務報告內容之虛偽記載事項,依101年11月23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施行細則第6條第1項有關重編財務報表之量性指標門檻之規定以不實金額占營業收入淨額1%或實收資本額5%以上者之標準判斷,及依中華民國會計發展研究基金會於82年4月13日發布之「審計準則公報第24號-重大性與查核風險」規範審計上重大性之判斷,其中關於量性指標,以一般會計師事務所執行查核工作,實務上常用之量性指標即依:1、總資產之0.5%至1%標準判斷;2、股東權益之1%標準判斷;另依質性指標判斷結果,本件太設公司財務報告暨會計師查核報告之虛偽記載,均具備重大性。
九、論罪及刑之加重、減輕事由:
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3人有事實欄所載93年4月28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5款之於依法或主管機關基於法律所發布之命令規定之傳票、財務報告內容有虛偽之記載行為,均應依同法第179條規定處罰;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與共犯陳清暉、傅浩、黃德馨、 粘碧真間,就上揭傳票、財務報告內容虛偽記載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被告章民強等3人,先後多次於依法及主管機關基於法律所發布之命令規定之傳票、財務報告內容有虛偽記載犯行,應依修正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罪,並均加重其刑。又本案自第一審繫屬日起迄本院審理終結,案件繫屬已逾8年,仍未判決確定,爰均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 條減輕其刑;另被告章民強於本件行為時已屆滿80歲,爰依刑法第18條第3項規定遞減輕其刑。
十、量刑理由:
被告章民強等3人未貫徹企業所有與經營分離原則,亦未落實推動公司治理制度,確保內部控制之有效性,並充分揭露財務資訊:
按美國學術界自1930年代即開始探討有關公司治理課題,而亞洲國家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亦逐漸重視呼籲企業體能重視公司治理制度。公司治理主要內涵係使企業體透過法律之制衡管控與設計,在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之組織體系中有效監督其組織活動,及如何健全其組織運作,防止脫法行為之經營弊端,俾實現企業社會責任之高度目標。在國內多數公司企業深具濃厚家族色彩,衍生諸多經營風險,罔顧公司企業應有之社會責任,不僅損及股東權益,甚至影響國家金融秩序安定,為具體貫徹企業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原則,企業自應落實推動公司治理制度,始能確保內部控制之有效性,俾防範幣端發生。就上市上櫃之公開發行公司而言,資訊揭露透明化乃實施公司治理制度之重要內容之一,蓋「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第2條規定提升資訊揭露透明度係公司治理之原則之一,公司應妥善利用公開資訊系統,使股東及利害關係人能充分瞭解公司之財務業務狀況及實施公司治理之情形;另證券交易法第36條及證券交易法施行細則第7條有關公司財務報告公告及申報之規定,亦係著重於財務資訊揭露及對股東權益之影響,是財務資訊充分揭露適足以顯現公司治理成效。爰審酌本件太設公司係公開發行股票之上市公司,且與太百公司均屬太平洋建設集團,而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於本件行為時亦分別擔任太設公司之副董事長、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均係公司法第8條規定之公司負責人,且被告章民強並擔任太平洋建設集團總裁及擔任太百公司董事長職務,被告章啟明於91年4月間以前亦擔任太百公司董事職務,其等均屬發行人即太設公司之行為負責人,理應貫徹企業所有與經營分離原則,落實推動公司治理制度,強化內部控制,於公司相關傳票、財務報告會計科目之記載,應尊重公司內部財會人員依相關法令之專業意見,詳實揭露財務報告內容,呈現實際財務狀況,提升財報資訊揭露透明度,以確保太設公司股東、市場投資人等財務報表使用者判斷之正確性,惟被告章民強等3人因太設公司財務發生困難,需調度資金以維持營運,竟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推由太設公司財會人員上簽所需調度資金數額,經被告章民強等人批示後,連續向太百公司調借款項,借款額合計達26億8,678萬658元,而被告章民強等3人為隱匿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調借資金週轉情事,有關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短期借貸及清償借款之相關收入傳票、支出傳票、分錄轉帳傳票,均偽以預付租金名義,登載「其他預收款」或「其他應付款」等不實總帳會計科目,並據此不實傳票,製作內容虛偽記載之財務報告,未詳實揭露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之短期借款,及以抵太百公司應付太設公司股利、轉列太百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扣抵太百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權應付股款之方式沖銷上揭借款等內容,使太設公司與關係企業太百公司間借貸交易之訊息,無從呈現實際之財務狀況,影響太設公司股東、市場投資人等財務報表使用者判斷之正確性,並已生損害於太設公司所製作之會計傳票、財務報表、財務報告登載內容及金管會查核公司財務報表之正確性,足見太設公司並未落實公司治理,該公司於內部控制機制及充分揭露財務資訊等方面具有嚴重缺漏,而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既分別擔任太設公司之副董事長、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均屬太設公司之經營階層,不僅未積極落實公司治理,防範幣端發生,竟無視公司治理之重要性而為本件犯行,其等行徑至屬不該,應予以非難等本案被告章民強等3人之犯罪目的、方法,及本件被告章民強等3人、章啟光、章啟明均曾於84年間因違反公司法案件,經原審法院判處拘役50日,如易科罰金均以銀元300元即新台幣900元折算1日確定,顯見其等素行尚非良好;又本件被告章民強等3人犯罪時間雖達約2年,借款金額雖高達約26億元,犯罪情節非輕,惟參酌被告章民強等3人並未因此獲得任何犯罪所得,且太設公司已經返還向太百公司所借上開款項,並未造成對太百公司之實質經濟上損害等結果,及被告章啟民等3人犯後迄今仍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被告章民強有期徒刑8月,併科罰金新臺幣160萬元;被告章啟光有期徒刑1年,併科罰金新臺幣200萬元;被告章啟明有期徒刑10月,併科罰金新臺幣180萬元;又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3人犯罪時間皆在96年4月24日以前,該條例規定均減其宣告刑二分之一為如主文第2、3、4項所示。
十一、太平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因章民強等3人涉犯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之利得不為沒收之諭知:
本件第三人即沒收程序參與人太設公司雖因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上揭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5款之虛偽記載罪,而先後取得如判決附表二編號1至4、6、7、9、10、12、14至20、25、27至35、37至53、55、57至63所示之款項,惟太設公司嗣後既已先後於如附表二編號5、8、11、13、21至24、26、36、54、56所示時間返還太百公司上揭款項,堪認本件除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已因返還上揭款項,而未取得任何犯罪所得外,而第三人太設公司亦因已返還太百公司上揭款項,而未取得任何犯罪所得,揆諸上揭說明,對參與人太設公司爰不為犯罪所得沒收之諭知如主文第5項所示,併此敘明。
貳、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1、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乃基於共同概括犯意聯絡,自89年8月間起陸續多次於太設公司出現資金缺口時,由太設公司財務處人員擬具簽呈,交由太設公總經理同時兼任太百公司常務董事之被告章啟明批核,嗣再轉由太百公司負責人之被告章民強裁示,經其核可後,先由太設公司簽發與所借款項同額之支票予太百公司,太百公司再將款項匯入太設公司帳戶內。太設公司乃以此方式先後向太百公司調借500萬元至2億4千萬元不等之現金,總計自89年8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達26億8,678萬858元,而其等明知上情,竟共同意圖為太設公司之不法利益,且違背太百公司之利益,未曾簽署任何借貸契約,亦無任何利息計算、清償時限之約定,而違背太百公司任務之行為,使太百公司蒙受鉅額利息損失。2、太設公司於90年12月31日出售中國控股公司30%股份予太百公司時,將總售價23億元中之22億7,740萬8千元,由太設公司以先前帳列之「預收租金」部分抵充,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之財產,因認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3人均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嫌云云。
二、經查:
(一)關於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未支付利息部分:
  1、按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固以「違背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要件,而所謂「其他利益」,固亦指財產利益而言。但財產權益,則涵義甚廣,有係財產上現存權利,亦有係權利以外之利益,其可能受害情形更不一致,如使現存財產減少(積極損害),妨害財產之增加,以及未來可期待利益之喪失等(消極損害),皆不失為財產或利益之損害(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3704號判決意旨參照)。是本件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3人是否涉犯背信罪,應審究者,乃太設公司於上揭期間向太百公司借款,及未支付任何利息,是否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經查:
 (1)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對於銀行貸款亦時常互為連帶保證人,2公司間顯係關係極為密切之關係企業:
太百公司係太設公司單一持股之最大股東,而太設公司亦可完全控制太百公司;另太百公司自成立後,除向太設公司承租太百大樓作為營業場所外,並仰賴太設公司提供資源於全省各地先後擴充營業據點,故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不僅往來貸款銀行相同,且2公司對於銀行貸款亦時常互為連帶保證人,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顯係關係極為密切之關係企業甚明。從而,太百公司因業務交易行為而有融通資金之必要,自得依公司法第15條第2項規定將資金貸與太設公司。 本件尚難僅憑太百公司借款予太設公司,遽認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涉有背信犯行。
(2)太百公司借款予太設公司,並未違背太百公司之利益:
又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既屬關係企業,則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於向銀行貸款時亦時常互為連帶保證人,此參諸太設公司於88年11月10日向台灣省合作金庫、台灣銀行、台灣土地銀行、彰化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世華聯合商業銀行等銀行辦理聯合貸款23億元,係太百公司擔任上開貸款之連帶保證人;另依卷附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於91年3月12日對太百公司之專案評估報告所載,太百公司至90年12月31日止,為他公司背書保證金額高達28.19億元,其中主要係為太設公司背書保證;而太設公司為因應太百公司資金營運週轉需要,亦於91年7月5日經董事會決議通過為太百公司向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辦理借款17億元提供保證;足見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唇亡齒寒、休戚與共,倘太設公司財務發生危險,太百公司對於太設公司積欠銀行之借款自應負連帶清償責任,則太百公司為避免其所連帶保證之債務人即太設公司因週轉不靈而被銀行追索應負連帶保證責任,致影響公司自身之財務及經營,而借款予由其連帶保證之債務人太設公司,乃與太百公司自身利益具有重大關連,自難認太百公司借款予太設公司,係屬違背太百公司之利益。
(3)太百公司向銀行借款,難認完全與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有關:
依證人陳清暉、陳清暉證述內容,足見太百公司於89、90年間支付銀行鉅額利息之借款目的,乃係為支付太百公司購買房地產、裝潢及長期股權投資等費用,亦即係為擴張太百公司本身營業之用無訛,是太百公司向銀行借款,尚難認與太設公司間自89年8月間起如判決附表二所示之資金往來有關,是公訴意旨認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將太百公司資金貸與太設公司,而挪用太百公司資金,致太百公司不得不向銀行借款,造成太百公司支付銀行貸款利息之損害云云,自不足採信。
(4)將太百公司資金貸與太設公司,未約定利息,係著重公司之利益所做出適當之經營判斷,有其正當、合理之商業理由,並符合太百公司之利益,尚難認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
又百公司88年至90年間負債比率高達80%以上,且持續上昇乙節,有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對太百公司之專案評估報告可參,而太百公司89年12月31日之短期借款餘額為56億6,146萬2 仟元,長期借款餘額為49億991萬1仟元;90年12月31日之短期借款餘額為60億4,678萬8仟元,長期借款餘額為32億430萬元乙節,有太百公司90年度財務報表暨會計師查核報告可稽,則本件太百公司匯款予太設公司期間,太百公司長、短期借款總額、長期借款總額均下降,則本件太百公司是否因太設公司週轉上開資金,致太百公司財務更加艱困,顯非無疑。況衡諸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間之資金往來包括租金、營業據點之開發等,彼此有互相利用對方資源達成企業發展情形,且太百公司與太設公司彼此間並擔任對方向銀行借款23億、17億元之連帶保證人,已如前述,且依卷附正風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對太百公司之專案評估報告記載:太百公司背書保證包括為太設公司忠孝店大樓(即太百大樓)地上權設定質權向銀行貸款之保證,足見倘太設公司財務發生危險,則太百公司除因擔任太設公司向銀行借款之連帶保證人而遭債權銀行催討並負清償之責外,太百公司本身向銀行之借款亦可能因此遭銀行緊縮信用,甚或如太百公司忠孝店即太百公司主要營業收入來源之太百大樓遭銀行拍賣,將嚴重影響太百公司整體營運,並使太百公司遭受重大損失,是被告章民強、章啟明以歷年已獲得太百公司董事會及股東會有關資金借貸之授權,且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多年來資金往來密切、相互利用資源達成企業之發展,則太設公司既已陷財務危機,以雙方緊密關係程度,衡情自不可能再加計利息使太設公司財務雪上加霜,本件被告章民強、章啟明分別以太百公司董事長及常務董事身分,將太百資金無息貸與太設公司,縱認太百公司或無法使用該借貸資金,或尚需負擔該資金來源之銀行貸款利息,惟與太設公司因財務困難發生信用不佳,致太百公司為太設公司清償銀行鉅額債務、無法營業,甚至遭銀行緊縮信用等重大損害相較,實屬著重公司之利益所做出適當之經營判斷,有其正當、合理之商業理由,並符合太百公司之利益。是被告章民強、章啟明將太百公司資金貸與太設公司,且未約定利息,依商業判斷交易上之一般觀念,尚難謂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
(二)關於太設公司對於太百公司應支付之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中10億6,190萬8千元,太設公司於90年12月31日以先前向太百公司借款之帳列「其他預收款」科目抵償部分:
  1、太設公司於91年6月21日曾發函予台灣證券交易所,其內容略以:太設公司於90年12月31日出售中國控股公司30%股權給太百公司,售價為23億元,於90年12月31日前已收22億7,740萬8千元,其中部分價款係由太設公司預收太百公司租金先行抵付之,太設公司預收太百公司租金列帳於「其他應付款」項下,經會計師查核後重分類為「其他預收款」,於90年6月30日前預收1億1,490萬8千元等語,足見公訴人起訴意旨所指太百公司於90年12月31日前 給付太設公司之中國控股公司股款22億7,740萬8千元,太設公司確係以「其他預收款」名義抵償1億1,490萬8千元價金甚明。
2、又參諸太百公司應支付向太設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中之1億1,490萬8千元,係於90年12月28日記載於「預付費用─租金費用」項下抵銷;而太設公司則係將此1億1,490萬8千元,於90年12月31日製作收入傳票R191號記載「其他預收款─出售中控預收款」10億6,190萬8千元(即指9億4,700萬元與1億1,490萬8千元相加之總和)及支出傳票D372號記載「其他應付款─直接扣帳,本件堪認太設公司對於太百公司應支付之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中10億6,190萬8千元,太設公司確係以該公司之前向太百公司之借款相抵銷無訛。
3、又太百公司係向太設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份,自應支付價金予太設公司,而本件就太百公司應支付向太設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份之股款中之10億6,190萬8千元,太設公司既係於90年12月31日以太百公司先前借款予太設公司之債權10億6,190萬8千元抵充價金,太百公司因而未再支付10億6,190萬8千元價金,此顯然對太百公司有利,自無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財產之可能。是本件尚難認太設公司於90年12月31日以太百公司應支付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中之10億6,190萬8千元,與先前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之債務相互抵銷,有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財產之可能。
  4、另本件太設公司於90年12月31日出售中國控股公司30%股份即570萬股予太百公司之總售價係23億元;而有關太百公司購買中國控股公司價格是否合乙節,參諸中國控股公司之價值經太百公司委由群益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評估結果,中國控股公司於90年12月31日之企業價值至少達新臺幣70餘億元,而本件太設公司出售中國控股公司30%股份予太百公司之價格既係23億元,太百公司之購買價格核與中國控股公司當時企業價值相較,尚屬公允,亦難認此交易有致生損害於太百公司財產之可能。
(三)綜上所述,本件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章民強等3人主觀上有何背信之犯意。此外,亦無其他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確有公訴人所指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犯行,原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章民強等3人無罪判決之諭知,惟公訴人此部分起訴意旨,核與被告章民強等3人上開論罪科刑部分,具有修正前刑法牽連犯裁判上一罪關係,爰均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貳、無罪部分(即被告李恆隆、賴永吉被訴偽造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臨時股東會記錄、董事會議記錄及持往經濟部辦理增資變更登記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緣太設公司及集團旗下相關企業向太百公司借款,導致太百公司週轉失靈,為避免太百公司對銀行所負債務無法如期清償,衍生退票風波,同案被告章民強、章啟明等人乃與被告李恆隆、賴永吉研擬解決之道,嗣經商訂其挽救方式為「事業體分割」,擬將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之債權債務關係作一了結,以使太百公司之股權集中、再增資,嗣太百公司於91年8月26日召開股東臨時會,由股東即太平洋流通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太流公司)之代表人即被告賴永吉擔任太百公司董事長,因太流公司係太設公司轉投資之公司,為達前述「股權集中」目的,太設公司乃協調其他關係企業將所持全部太百公司股份出售予太流公司。而被告李恆隆則自91年4月14日起,擔任太流公司董事長。被告李恆隆、賴永吉乃分別為下列犯行:(一)被告李恆隆於91年9月間與遠東集團接洽,商談增資入主太百公司事宜。而被告賴永吉為不使被告章民強介入,乃於91年9月19日將被告章民強在太流公司之法人董事(代表太百公司)職位解除,另外改派,被告李恆隆明知太流公司並未於91年9月21日召開股東會臨時會、董事會之事實,竟與被告賴永吉、遠東紡織公司董事長辦公室副理即同案被告郭明宗(業經本院前審判處罪刑確定)3人共同基於犯意聯絡,明知太流公司並未於91年9月21日上午10時及同日下午2時分別召開股東會臨時會、董事會,並達成增資40億元之決議,且均明知被告賴永吉並未於上開時間與會,竟由被告李恆隆囑託同案被告郭明宗製作內容不實之會議紀錄,表示達成增資40億元之決議,而被告賴永吉事後則在董事出席簽到簿上簽名,表示其曾經參與會議之意。(二)嗣後被告李恆隆再委請不知情之廖永豐會計師於91年10月11日代表太流公司持會議紀錄向台北市政府建設局辦理公司變更登記,經台北市政府建設局轉送經濟部商業司於91年11月13日准許太流公司之變更登記,並由該管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司登記事項卡,足以生損害於公司管理之正確性,而遠東集團之遠東百貨等則得於第一時間認購增資股份,達成掌控太百公司之目的,因認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云云。
二、太流公司股東僅有2人,均有參加臨時股東會,1人係被告李恆隆本人親自參加,1人係太百公司以出具指派書方式參加,臨時股東會記錄「出席股東欄」記載「出席股東二人」,充其量僅係記載不明確,尚難據此認定係虛偽記載:
查太流公司於91年9月21日上午,究係有無在被告李恆隆家中召開臨時股東會,及同日下午究係有無在被告李恆隆家中召開董事會?參諸卷附91年9月21日上午太流公司臨時股東會議記錄載明「出席股東二人」及91年9月21日下午太流公司董事會議記錄載明「出席董事詳後附出席簽到簿」,而董事出席簽到簿有被告李恆隆及被告賴永吉 2人簽名,堪認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臨時股東會議記錄及董事會議記錄均係記載股東2人出席及董事2人出席無訛,惟依被告李恆隆供稱:被告被告賴永吉均未出現,惟有出具指派書及委託書給伊等語,足認太流公司於91年9月21日召開之臨時股東會及同日下午召開之董事會被告賴永吉確實未出席無誤。觀諸卷附被告李恆隆於原審提出之91年9月20日被告賴永吉以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所出具之指派書(見原審卷第153頁),其上記載指派被告李恆隆代表太百公司行使股東權利,及91年9月20日被告賴永吉個人以太流公司董事身分出具之委託書授權被告李恆隆行使董事權利,而太流公司於91年5月9日間起迄91年9月21日止僅有股東2人,1人為李恆隆,另1人為太百公司,是太流公司於91年9月21日上午召開臨時股東會時,本應有2股東即被告李恆隆及太百公司董事長即被告賴永吉參加,惟被告賴永吉以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已出具指派書給被告李恆隆,堪認太流公司股東2人均有參加臨時股東會,1人係被告李恆隆本人親自參加,1人係太百公司以出具指派書方式參加,是91年9月21日上午臨時股東會記錄「出席股東欄」之最正確記載方式,應係「股東1人出席,另1人以出具指派書方式出席」,惟同案被告郭明宗卻記載為「出席股東2人」,雖未能確切顯示太流公司股東實際出席狀況,惟被告賴永吉既係以太百公司董事長身分出具指派書給被告李恆隆,應認係被告賴永吉指定被告李恆隆代為出席臨時股東會,則被告李恆隆出席臨時股東會時應具有2個身分,一為代表本人參加,一為代表太平洋百貨公司參加,故同案被告郭明宗於臨時股東會記錄「出席股東欄」記載「出席股東二人」,充其量僅係記載不明確,尚難據此認定係虛偽記載,蓋本件被告李恆隆於當日確係以太百公司股東身分參加會議,就召開股東會可否決議之股份數及出席股東人數而言,並無影響,是91年9月21日上午太流公司臨時股東會會議記錄,就「出席股東」之記載,縱未詳實記載,惟亦非虛偽記載,而就此未明確之記載,就股東會之決議之股份數及出席股東人數並不生影響,自無足生損害之結果發生,核與刑法第215條業務登載不實罪之構成要件顯然不符。況本件臨時股東會既係由1人股東開會,則1人要如何召開會議,法律上並無明文規定,觀諸現行公司法第98條以下就有限公司組織之規定,係指得由股東1人以上組成有限公司,故於僅有1人股東之組織時,勢必亦有1人開會之情形,而衡諸91年9月21日太流公司臨時股東會召開前,被告李恆隆及太百公司董事長即被告賴永吉已於91年9月20日就太流公司增資事宜達成共識,雖僅由自然人股東即被告李恆隆1人到場,惟其亦另代表1人即法人股東太百公司,是太流公司全體股東事先對於增資事宜既已先有一致看法,自無何違法可言,是本件尚難以被告李恆隆事先準備好手稿,出具給同案被告郭明宗進行打字,而遽認被告李恆隆當時並無開會之形式與實質。
三、被告賴永吉有以太流公司董事身分出具委託書,委託被告李恆隆代為出席董事會,被告李恆隆出席董事會時應具有2個身分,一為代表本人參加,一為代表太流公司董事即被告賴永吉參加,太流公司2位董事於 91年9月21日下午均有參與董事會:
太流公司除董事長即被告李恆隆1人外,原另有董事2人,即同案被告章民強與被告賴永吉,惟此2人均係以太百公司法人代表身分取得董事資格,而太百公司董事長即被告賴永吉已於91年9月19日出具改派書予太流公司,解任同案被告章民強之太流公司法人董事代表資格,則同案被告章民強自91年9月19日起已喪失太流公司董事之身分,是91年9月21日下午召開之太流公司董事會,應僅有太流公司董事長即被告李恆隆及董事即被告賴永吉2人有資格參加,雖被告賴永吉本人於91年9月21日下午並未親自參加太流公司董事會,惟被告賴永吉既已出具委託書給被告李恆隆,故91年9月21日下午召開董事會之董事會議記錄於「出席董事欄」中最正確之記載方式,應係「董事 1人出席,另1人以出具委託書方式出席」,惟本件被告賴永吉既確有以太流公司董事身分出具委託書予被告李恆隆,委託被告李恆隆代為出席董事會,故被告李恆隆出席董事會時應具有2個身分,一為代表本人參加,一為代表太流公司董事即被告賴永吉參加,堪認太流公司2位董事於91年9月21日下午均有參與董事會甚明。至董事會議記錄所附之「董事出席簽到簿」既屬「出席簽到簿」,自應由有到場之董事或受委託者始能簽到,故本件同案被告郭明宗依據被告李恆隆出具之手稿,在董事會議記錄上記載「出席董事詳後附出席簽到簿」,而董事出席簽到簿上固記載有被告李恆隆及被告賴永吉2人之簽名,惟被告賴永吉本人於當日既未出席董事會乙節,已如前述,則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下午召開之董事會於「出席簽到簿」之記載確屬虛偽不實,惟被告李恆隆既確有以被告賴永吉之代理人身分參加會議,就決定召開董事會可否決議之董事出席人數部分,顯然並無影響,則91年9月21日下午太流公司董事會議記錄,就「出席董事」部分之記載,縱認有虛偽記載,惟就該次董事會之決議既不生任何影響,自難認有足生損害之結果發生,核與刑法第215條之業務登載不實罪構成要件顯不相符,而嗣後持上開會議記錄加以行使,自亦不構成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
四、被告李恆隆、賴永吉事前對太流公司決議增資均持同意看法,且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上午召開之臨時股東會會議記錄及同日下午召開之董事會會議記錄並無不實,據以辦理太流公司之增資變更登記,並未犯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
至嗣後不知情之遠東百貨公司協理羅仕清固將被告李恆隆交付之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股東會臨時 會議記錄、董事會議記錄、董事出席簽到簿及如判決附表五所示遠東集團出資證明等相關資料交付不知情之廖永豐會計師,於91年10月11日代表太流公司向臺北市政府建設局辦理公司變更登記而行使之,惟參諸太流公司91年9月21日上午召開之臨時股東會會議記錄並無不實,及太流公司91年 9月21日下午召開之董事會會議記錄就出席董事欄部分縱有不實,然開會當日太流公司之2名董事即被告賴永吉與被告李恆隆就太流公司決議增資乙事均持同意之看法,且觀諸被告賴永吉確於同日傍晚趕赴林華德住處,與被告李恆隆再次會商增資相關事宜等情,已如前述,客觀上自難認被告李恆隆、賴永吉就太流公司於91年9月21日下午召開之董事會有何觸犯刑責之處。是本件縱認臺北市政府建設局之承辦人員,將上開會議記錄轉送經濟部商業司,於 91年11月13日准許太流公司之變更登記,並由該管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司登記事項卡,亦難認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涉有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犯行。
五、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舉各項證據方法,既不足以使本院達到確信被告李恆隆、賴永吉確有公訴人所指上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行,而有合理之懷疑,依法自應均為無罪之諭知。檢察官仍執前詞,提起上訴,揆諸上揭說明,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案第三人即沒收程序參與人遠東百貨公司等11家公司因李恆隆、賴永吉涉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等案件之利得均不予宣沒收:
至本案第三人即沒收程序參與人即如附表五所示遠東集團所屬公司,固參與本案沒收程序,惟本案被告李恆隆、賴永吉被訴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經本院審理後既維持原審無罪之諭知,是本件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既無犯罪所得,而第三人即沒收程序參與人即如附表五所示遠東集團所屬公司,自無自被告李恆隆、賴永吉處取得犯罪所得,爰就此部分諭知如判決主文第7項所示。
丁、退回移送併辦審理部分:
◎檢察官移送併辦審理部分,依審判不可分法則,如起訴部分不成立犯罪,或二案無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法院應將併辦之後案退回原檢察官,由其另為適法之處理,揆諸上揭說明,下列併辦案件均退回檢察官另為適法之處理。
壹、按起訴為裁判上一罪之案件,若法院審理結果,認為一部不成立犯罪,他部又欠缺追訴要件,則一部既不成立犯罪,即難與他部發生一部及於全部之關係。而案件起訴後,檢察官認有裁判上一罪關係之他部事實,函請併辦審理,此項公函非屬訴訟上之請求,目的僅在促使法院注意而已。法院如果併同審判,固係審判不可分法則之適用所使然,然如認前案不成立犯罪,或兩案無裁判上一罪之關係,則法院應將併辦之後案退回原檢察官,由其另為適法之處理(最高法院94年度台非字第278號判決意旨參照),合先敘明。
貳、經查:
一、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5年度偵字第6675號部分(即被告章啟光、章民強、章啟明、李恆隆涉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及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5款罪嫌部分):
(一)被告章啟光、章民強、章啟明部分:
 1、按連續犯之所謂出於概括犯意,必須其多次犯罪行為自始均在一個預定犯罪計劃以內,出於主觀上始終同一犯意之進行,若中途另有新犯意發生,縱所犯為同一罪名,究非連續其初發的意思,即不能成立連續犯(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6296號判例意旨參照)。是本件檢察官移送併案審理部分(下稱併案部分)與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上開經本院論罪科刑部分(下稱起訴部分)間,如上所述,並有具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二者犯罪目的不同:起訴部分,被告章民強等3人係為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調借營運資金;而併案部分,則係為徹底解決太設集團財務問題,達成太設集團企業體切割計畫(計畫包括中斷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交叉持股及資金往來關係等)。 二者犯罪時間不同:起訴部分,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之時間,係如判決附表二所示自89年6月29日起至91年6月27日止,借款時間長達約2年;而併案部分,太設公司則係於91年1月30日召開第12 屆第5次董事會,會中決議出售太設公司持有太百公司股權、中國控股公司股權及太百大樓,嗣後太百公司、太設公司與太流公司並就上開交易簽訂買賣契約,嗣後太設公司於91年6月10日為出售其持有之太百公司股權與太流公司簽訂股權買賣契約書,其犯罪時間係在91年間,核與起訴犯罪起迄時間顯然不同。二者犯罪手段不同:起訴部分,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調借資金,太百公司匯款予太設公司時,被告章民強等3人推由太設公司財務人員係在收入傳票之總帳科目係記載「其他應付款」或「其他預收款」,而非記載「短期借款」科目,嗣後並於如判決附表四編號1至10所示太設公司財務報告為虛偽不實之記載,且亦未於上開各該財務報告之「關係人交易」項下揭露上開借款事實,致無從呈現實際之財務狀況,影響太設公司股東、市場投資人等對於財務報表使用判斷之正確性;而併辦部分,則係為達成太設集團企業體切割計畫,由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李恆隆與同案被告洪錫銘等人偽以買賣名義,將太設公司持有太百公司、中國控股公司股權及太百大樓等資產作價120億元出售予太百公司及其子公司太流公司,惟實際係以債權債務相抵銷原則,太流公司購買太設公司持有太百公司股權之資金,係由太百公司、太流公司、太設公司及其關係企業健見成公司等間以「股東往來」科目循環兌付,藉以完成該等交易之帳面資金流程,其犯罪手段與起訴部分顯然有異。二者交易內容:起訴部分,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調度資金,於太百公司匯款予太設公司時,為掩飾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之事實,係以向太百公司預收租金之名目,將太百公司匯入款項以「其他流動負債」項下之「其他預收款」或「其他應付款」科目入帳;嗣後太設公司則以抵付太百公司應付股利、轉列為太百公司大樓租賃保證金8億元及以扣抵太百公司購買太設公司出售中國控股公司股權應付股款等方式沖銷向太百公司之借款;併案部分,交易內容則係太百公司、太設公司與太流公司間於91年間簽訂買賣契約,約定太設公司將其持有之太百公司股權、中國控股公司股權及所有之太百大樓以120億元出售予太百公司,嗣後太設公司為出售其持有之太百公司股權予太流公司,並於91年6月10日與太流公司簽訂股權買賣契約書。 二者資金往來對象不同:起訴部分,因係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故資金往來對象較單純,僅限於太設公司與太百公司間;併辦部分,為達成太設集團企業體切割計畫,故資金往來對象較複雜,包括太設公司、太百公司、太流公司及健見成公司。
 2、綜上所述,本件併案部分與起訴部分,就犯罪目的、時間、手段、交易內容及交易對象既均不同,自難認併案部分亦係出於被告章民強等3人「同一預定犯罪計畫」或「始終出於同一犯意」,而與上揭被告章民強等3人經起訴由本院論罪科刑部分間,具有修正前刑法第56條之連續犯等裁判上一罪關係,揆諸上揭說明,檢察官就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移送併案部分,本院自無法加以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適處理。
(二)被告李恆隆部分:
被告李恆隆被訴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既經原審判決無罪,嗣經檢察官提起上訴,亦經本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無罪之判決,則本件移送併案審理部分,核與起訴部分,自無修正前刑法第55條後段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無從併予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適處理。
二、95年度偵字第6675號移送併辦審理部分(即被告章民強、章啟明、李恆隆涉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
(一)被告章民強、章啟明部分:
被告章民強、章啟明就上開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未支付利息及太設公司對於太百公司應支付之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以帳列「其他預收款」科目抵償,因而被訴涉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既屬不能證明,並經本院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已如前述,則本件移送併案部分,核與檢察官上揭起訴部分,自無修正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無從併予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適處理。
(二)被告李恆隆部分:
被告李恆隆被訴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既經原審判決無罪,嗣經檢察官提起上訴,亦經本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無罪之判決,則本件移送併案審理部分,核與檢察官上揭起訴部分,自無修正前刑法第55條後段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無從併予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適處理。
三、99年度偵字第103號移送併辦審理部分(即被告章啟明涉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99年度偵字第104號移送併辦審理部分(即上揭貳、三所示被告章啟明涉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99年度偵字第20833號移送併辦審理部分(即被告章民強、章啟明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背信罪嫌部分)及99年度偵續一字第267號移送併案審理部分(即被告章民強、章啟明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背信罪嫌部分):
查本件被告章民強、章啟明就上開太設公司向太百公司借款未支付利息及太設公司對於太百公司應支付之購買中國控股公司股款以帳列「其他預收款」科目抵償,因而被訴涉犯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既屬不能證明,並經本院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已如前述,則上開移送併案審理部分,核與本件檢察官起訴部分,均無修正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均無從併予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 適處理。
四、上揭95年度偵字第12421號、95年度偵字第15028號移送併案
審理部分(即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背信罪、第216條、第215條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99年度偵字第107號移送併案審理部分(即被告賴永吉涉犯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罪嫌及刑法第215條業務登載不實罪嫌部分)、99年度偵字第108號移送併案審理部分(即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涉有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刑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及刑法第342條背信罪嫌部分)、99年度偵字第14533號移送併辦審理部分(即被告賴永吉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101年度偵字第20814號移送併案審理部分(即被告李恆隆、賴永吉涉有刑法第21 6、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及刑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
查本件被告李恆隆、賴永吉被訴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部分,既經原審判決無罪,嗣經檢察官提起上訴,亦經本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無罪之判決,則上開移送併案審理部分,核與本件檢察官起訴部分,自無修正前刑法第55條後段牽連犯或修正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均無從併予審理,允宜退回檢察官另行妥適處理。
戊、合議庭成員:審判長謝靜慧、陪席法官陳美彤、受命法官吳炳桂。
己、本案除被告章民強、章啟光、章啟明有罪部分,得上訴外;其餘部分,均不得上訴。

資料來源:司法院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目前沒有這個作者的簡介!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104年度上訴字第1421號被告黃健庭貪污案件之新聞稿 / 站務3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104年度金上訴字第46號被告徐洵平等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之新聞稿 / 站務3
李○基家暴殺人等罪案件新聞稿 / 站務3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5年度重訴字第7號之新聞稿 / 站務3
李○基家暴殺人等罪案件新聞稿 / 站務3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執行不動產點交程序發生縱火事件之說明 / 站務3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受理欣裕台公司、中投公司及中國國民黨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間聲請停止執行事件(105年停字第114、115及122號)新聞稿 / 站務3
法務部為推動司法改革 提報11大議題送司改國是會議 / 站務3
司法院105年第10次人事審議委員會決議 / 站務3
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4號被告章民強等人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件(即SOGO案)新聞稿 / 站務3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18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政府採購法案例實務(一)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茱麗葉的家-露營 facebook
創意商品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中國新娘論壇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主持律師:台灣聯合法律事務所 劉孟錦律師
地址:106 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二段91號13樓(台北捷運【古亭站】3號出口) 預約律師
電話:(02)2363-5003 (代表號)  傳真:(02)2363-5009  E-mail:Lawyer885885@gmail.com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法律具時效性,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