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總數:209545 瀏覽總數:539109890
文章總數:209545 瀏覽總數:539109891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林蕙瑛專欄】找諮商心理師檢視自己的性愛觀
交通部公告訂定「代客駕車服務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
臺灣該以「港版難民法」因應「港版反滲透法」
蘇東坡到底說了甚麼?
大法官釋字第791號:通姦罪及撤回告訴之效力案
【林蕙瑛專欄】與鄰居友善是好事,但不宜在未瞭解對方個性及生活方式之前就快速成為朋友
修憲動員青年軍 奪地方執政?
「大法庭」vs.行政法院
法學入門(四十八):民法「意思表示錯誤」案例篇
【林蕙瑛專欄】同居在父母家,本性逐漸流露
「裁判易讀小幫手」自即日起上線,秒懂判決書新聞稿
【林蕙瑛專欄】遠距離戀愛的通病好像是沒辦法給另一半安全感
「國家統一」修法事件是照妖鏡
國民法官制已融合兩制優點之說明新聞稿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林蕙瑛專欄】努力在擠壓生活中尋找平衡點
「是禁錮還是韁繩?論證現象世界的潛規則初探」
【林蕙瑛專欄】冒然復合有可能會落入從前互動的模式
拾得毒品,怎可占為自有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之108年度大字第3號裁定新聞稿
民法第98條所謂探求當事人之真意,如兩造就其真意有爭執時,應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藉以檢視其解釋結果對兩造之權利義務是否符合公平正義(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739號民事判決)
【林蕙瑛專欄】生病總是希望得到親人朋友的關心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作者專欄(一) > 施正鋒教授

由農經e到政治學者

文 / 施正鋒教授
【台灣法律網】


學術研究的興趣與個人的主觀傾向往往是分不開的,我是這樣相信。

當初 (1986) 獲得美國俄亥俄州州立大學政治學系的入學許可,是以國際關係的專長進入博士班,因此也修遍了比較外交政策、以及國際政治經濟的課程。然而,卻也一直不能忘情對族群政治的關心,拼命地尋找相關的科目來修,希望有朝一日,能有助於調和台灣的族群關係。

再回首於愛荷華州州立大學的碩士班日子 (1984-86),雖然按照規定完成了國際關係課業,卻對於系主任Victor A. Olorunsola交代的課題──非洲民族主義的發展──情有獨鍾。一度,Olorunsola 老師希望我能留下來當系上博士班的第一個學生;後來他被挖角到肯塔基擔任院長時,還問我願不願意繼續追隨他前去作研究。當時,由於一心想與在伊利諾大學唸農業經濟學的愛妻會合,尋覓同時有提供獎學金的學校,終於一起來到哥城 (Columbus)。

在準備論文題目之際,指導教授Charles F. Hermann看到我的掙扎,建議我找恩師 Chadwick F. Alger 談談,終得以順利在國際關係下的「超越國際關係學」(Transnational Relations) 找到出路,完成了博士論文《族群多元化與政治暴力行為的多變數模型》。其實,稍早的碩士論文也可以說是在指導老師James M. McCormick 包容下的暖身。

這篇論文採取量化的途徑,因為這是當時國際關係領域不成文的要求。不過,除了科學哲學上的信念外,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政治因素的考量,希望透過超越國家 (cross-national) 的實證,避開有心人士以放大鏡來檢驗我的思想,以免他日被迫流亡海外、終究只能在台灣人聚會上高唱〈黃昏的故鄉〉而掉眼淚。其實,序言中還是不免洩漏了天機,表達了對台灣人追求實踐民族自決權的無限嚮往。筆者這幾年來有關族群、民族認同的研究,大致上是依循上述的模型不斷地在作驗證:主張主觀上的認同重於客觀上的共同基礎,同時強調菁英扮演的關鍵性角色。

我一直好奇著自己的個人認同,卻不知道理何在。

當我開始懂事的時候,是在苗栗三義的建中國小,雖是外地人,卻很自然地學會了客家話,老師同學熱情待我,也因此比一般鶴佬人更了解客家人的想法。迄今,我還可以聽得懂七、八成的客語,只不過因為大學裡在宿舍與香港僑生住了四年,與廣東話混淆了,不太敢開口成句地講,只剩一些字彙來馬馬虎虎。不過,客家朋友一直沒把我當外人看待,不管是學術活動、還是一般聚會,總是會想到我。

倒是母親還是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如果從血統來看,我的外祖父是日治時代由南投草屯到後山台東去發展,最後落腳於花蓮玉里,應該算是鶴佬人。對我來說,幼年住過的玉里是香格里拉般的地方,外來的族群在此與原住民族相處和好。我的外祖母姓賴,應該是客家人;母親從小與其外祖母生活,也就是我的外祖母的媽媽,記憶中會說客家話。

我在出國前曾與外祖母聊過,她承認先祖來自中國廣東梅縣,其阿公原在屏東擔任漢人通事,後遷徙台東墾殖。不過,我猜測其母系有平埔族人 Makato-Siraya血統,因為家族中的女性比較有地位;更重要的是,她的名字就叫「番婆」,毫無一點掩飾。可惜,我已經沒有機會相她當面證實了。這種ainoko混血的本質,孕育出最漂亮的母親及外祖母,又有幾分日本風味。

其實,平埔族比現在大多數的原住民族可憐,從清治時期就飽受漢人的歧視及強迫同化,除了土地被蠶食鯨吞而流失,更不敢承認自己的身分,連起碼作人的尊嚴都沒有。雖然我目前是台灣平埔學會的常務理事,也不知能幫平埔族人作甚麼。不過,雖然漢人看我「番番」,原住民朋友倒不嫌棄,長期視我為兄弟。當然,這是尷尬的認同,因為我無法證明我的平埔血統,正如大多數在戰後被國民黨政府否認存在的平埔族一樣,即使物質上的溫飽不缺,心靈上的空虛卻無法填補。

從父系這邊來看,我們算是鶴佬人;我是在台中霧峰出生的,這裡其實是曾祖母的外家。古早的姑娘真可憐,原本是家族安排的聯姻,卻因丈夫英年早逝、大伯無情欺負弟媳,她只好賣掉房產離開傷心之地,回去投靠娘家。在日治時代,阿罩霧是人文薈萃之地,尤其是文化協會的發源地。祖父是遺腹子,從小沒有看過自己的父親,卻有一個領導群倫的四舅──林獻堂──他對異族的抗拒,讓我也無由地自豪起來。祖父由長榮中學到東京醫專,雖然是鄉人尊敬的醫者,卻仍有難堪的認同,畢竟,這裡是林家開墾經營的所在,不是我們的本家。

與台灣大多數姓施的宗親一樣,我們原本來自彰化鹿港;據說,「四方院」原本是我們的老家。如果由姓名排行的第二個字來看,我們大概是施琅的後代,他的兒子施世驃又打朱一貴;好一個漢奸世家,讓我一直有莫名的原罪感,覺得非替台灣人作一些事情才可以彌補。據說,台南將軍原本是施琅的封地,又有將軍溪經過,卻因風水抵不過吳將軍,只好舉族遷徙鹿港。內人就是將軍人,岳父是海軍官校出身,鄉人稱吳將軍;世間人的安排真奧妙。

我一直無法了解,為何當年曾祖父的遺體要運回廈門安葬?為何作妻子的沒有過問的權利?曾祖父兄弟商賈出身,厝裡開行郊錢莊,曾祖父捐官文舉、其弟武舉。近年有畫冊刊出兄弟們與林獻堂合照的相片,文字說明竟猜測為福州商人!到底他們應該是算台灣鹿港、還是中國廈門的商人?對十九世紀的他們來說,現代的民族國家尚未在東方出現,他們由東洋縱橫到南洋,猶如行走灶腳一般,更不用說台灣海峽;他們娶日本某、溫州媽、南洋婆。不管是滿洲人、日本人、還是國民政府,對他們來說,都是必須虛與委蛇的統治者。日治時代,他們還可以在海峽兩岸行走;戰後,有些人選擇前往新加坡、菲律賓,更多的人沒有選擇的遺地,只好落腳在台灣。

我在海外唸書,時常被韓國留學生當作同胞。在台灣,也時常被誤以為是日本人;我在剛回國之際,曾在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兼課,早稻田畢業的蔡啟清教授初次見我,還以日語打招呼。我在幾年前到日本參觀演習,移民局一直以日語問話,折騰半天才獲得允許入境,原來是認定我是日本黑道人物、潛逃取台灣護照而回。也有人幫我宣傳,說我是蒙古人的後裔;是褒?或貶?

師大林玉体教授是將軍人,有一回說我們是「假施」。這裡有兩種解釋,一是認定施琅為漢奸,不願接受其後人為漢人。另一種說法是我們的血統真的不是漢人,他甚至於舉當地民間的說法,這些人的頭額及鼻樑跟別人不同。我回家一看我的父親、幾個叔叔,大家的鼻子特別挺,再翻開祖父、曾祖父的老相片來看,也是同一個模子鑄造出來的。只不過,是不是只有我們家如此,還是鹿港的姓施的都是這個樣子?

去年我到澳門開會,廈門大學的幾個學者不約而同告訴我,泉州有許多長得像我這個樣的人,據說祖先是唐朝由大食而來。寧非統戰的伎倆?我拿鏡子來照一照,左看又看,真的不像周遭的人。原來久聞祖先把帆仔船當籌碼在玩,竟然是真的有歷史的背景。過去,我小學唸了五間,唸沒多久就要換學校,中學各唸了三年,彷彿是度日如年,而大學四年,若非要追日後的牽手,恐怕也覺得日子難捱。恍然大悟,原來我竟然是阿拉伯人的後代,骨子裡脫不了游牧民族的根性?然而,如果我們不是台灣人,當前中東有這麼多阿拉伯人國家,我們又要認同哪一個呢?

初次大量碰到外省人,是在霧峰國小,同學的父母有不少人在高等法院、教育廳上班,外省老師也有半數譜。在彰安國中時,外省同學很少,倒是外省訓導的暴力傾向、某些外省老師的不講裡,令人印象深刻;不過,山東籍國文老師鄉音雖重,愛心不輸女老師。台中一中的外省同學不少,多來自中興新村,倒未構成壓力,反正,你們愛講國語(北京話),我們偏要講台語(鶴佬話);幾個外省籍的女老師教學認真、沒有偏見,這才是真正的老師。

真正與外省人接觸較頻繁,是在大學時期;其實,很難區分同學是外省人、還是台北人,反正他們都愛說國語。我們對國家體制內的東西都很討厭,他們則小心翼翼地在捍衛著中華民國,不時仔細地在聽我們說甚麼、看甚麼書,儼如抱壁鬼一般。外省老師沒有明顯的歧視,卻似乎對外省同學特別好;蕃薯仔反正是歹命子,計較也沒有用。到留學為止的點滴,就用年初按耐不住而寫的短文來交代:

 

我老早已經忘了自己是農業經濟系畢業的,直到這兩天,報紙隱隱約約提到台灣大學的校務會議裡,有人主張要把農經系的「李登輝系友文物陳列室」掃地出門。

「農經系畢業的能幹甚麼?」這是在一九八零年代初期,青輔會的職員不屑地問道。剛從金門退伍回來,人海茫茫,既無顯赫的家世,只好硬著頭皮去面試。

在軍中雖然當預官步兵排長,由於大學時代的「偏激」記錄,卻被上面整得很慘。即使不再慘綠,卻仍有蕃薯仔的桀傲不馴:「農經系出來,是要當台北市長跟省主席用的!」工作自然是沒有著落。卻沒想到,李登輝先生日後會進一步當上總統,不然,我可以回答得更豪氣一點。

拼命工作了一陣子,白天當英文翻譯、晚上當外電編譯,半夜還偷偷幫黨外雜誌寫稿,也不過是麻痺自己罷了。每回聽到陳昇在〈歹子〉裡唱到「拼擱bey死攏抹贏」,就不禁憶起當年徬徨無助的光景。

一九八四年,千辛萬苦來到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我已打定主意,不想再讀農經了。近百年裡,外來統治者用盡好話來哄台灣人,就是不要我們唸政治學,我偏偏就要。

那年雷根連任總統,被校園的國民黨組織找去作報告。為了護照上的回台加簽,又不能不虛與尾蛇。來自大都會(芝加哥或雙子城?)的上級指導員撇頭問我:「台灣人唸政治沒有前途,你為甚麼還要唸?」雖說是老實話,卻未免是得了便宜又賣乖。

已記不得是如何搪塞、是否臉紅,但我已打定主意,任憑甚麼都阻擋不了我了。幸好有貴人相助,一路走來,大部分的時候都有獎學金,一九九一年由俄亥俄州立大學取得政治學博士。

對了,李登輝也待過愛荷華州立大學。記得當時的校園報紙曾報導過,外國校友中成就最大的是蘇丹南部「叛軍」的頭頭,如果獨立成功,就有首位國家元首級的校友,與我有榮焉。若非中國作梗,當上總統的李登輝,應該也可以風風光光回愛荷華的母校吧?

據說,當年的農經系主任嗤之以鼻:「連國語都講不好,還想當大學教授!」李登輝自然未能回母系任教,學生反而是以經濟系、中興大學農經系為多。算是無言的抗議吧!?能不能說對台大農經系沒有貢獻?

這當然是族群(省籍)因素作祟。李登輝說「台灣人的悲哀」,為甚麼我們中生代教書的人,也頗有同感?外省族群在公家部門裡佔有相對的優勢,尤其是在國立大學裡頭,這是歷史的發展,怨不了個人。

誰人不曉,過去的大學校長是廣義內閣的一份子,是教育部長的踏腳石;國立大學某些系的教授身分,其實就是當官的必要前提。學術如何並不重要,血統純正才是真正的考量。都是共犯結構的重要成員

曾幾何時,多少人學而優則仕的美夢被打碎了,尤其是那些當年由國民黨栽培,拿中山獎學金唸美國的長春藤名校,在海外參加愛盟,筆戰台獨者。他們無法如願接班,除了對李登輝的恨,說坦白點,更有「寧予外人、不予家奴」的心態,充滿著族群偏見。

這股力量藉著冠冕堂皇的「校園民主化」,赤裸裸行多數暴力,毫不靦腆壟斷研究資源、操控校長選舉、威脅年輕的同事,誇耀嫻熟的配票、買票、及綁標技巧,儼然如黑社會般,興風作浪,竟還荒謬地大談教師倫理。難怪李遠哲會說「白道比黑道可怕!」

其實校園裡頭,最喜歡玩政治的就是這票人。好一個為了「淨化校園」,因此要禁止政治人物的「實物公開展示」。試問,李登輝當初是不是以總統的身分,運用政治壓力逼迫台大設立文物陳列室?難道那些學術書籍都是政治圖騰?難道那作木雕飾要我們馨香膜拜用的?說穿了,還不是為了族群政治。

如果本省人願意平和地尊重蔣介石、蔣經國是外省族群的精神領袖,有如義民之於客家人一般,外省人即使再如何不情願,是否願意停止糟蹋本省人敬重的李先生?

台灣大學,請告訴我們,如果連總統校友都無容身之地,那麼,政治學者或是從政的校友,也就更永遠回不了母校?果真李登輝總統不是政治人物,譬如說傳教士,是不是就能以「傑出校友」的身分側身台大一角,讓學弟、妹仿效?

對不起,雖然我不一定同意李登輝先生的所有政治主張,譬如說「賣台牌」的可能弦外之音,卻完全沒有辦法以這種侮辱現任國家元首的母校為豪。

 

在「中美斷交」之前,我曾經幫陳鼓應發過傳單;是的,就是台大哲學事件那位教授,現在被當作是統派。當時看他與陳婉真聯合競選立委及國大,不知怎麼地,就為這種族群合作要打倒國民黨政權感動起來,後來,所謂「中央民代補選」被中止,人心惶惶,陳太太請所有的工作人員在台大前面吃火鍋,彷彿是最後的晚餐一般;看著可愛的小孩,我請她在萬一台北發生暴動、報復之際,一定要來找我,我會幫她們疏散到台中鄉下。當即被眾女將斥責,不要亂說話。其實,我只是想到當年林獻堂在二二八時掩護嚴家淦的故事而已。

除了自己的學生,我很少向圈仔內的人說,過去曾經在「中廣」待過;主要工作是翻譯外電、偶而權充晚班次要時段的新聞編輯。我一直想當記者,等到要口試了,才知道是這個單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竟然被錄取;迄今,我還是無法了解,憑我在大學及軍中的紀錄,怎麼會讓我進去。那是一個百分之九十九為外省人的地方,有讓人渾身不對勁的文化,卻讓我有機會去了解外省人,更重要的是,從福州籍師傅文公學到不少功夫。回想當年,每當把要稿送出去給編輯台後,只要六點新聞一過,大家作鳥獸散,就是我們晚班的天下;師徒二人兩天一瓶五雙鹿家皮,沒有比這更快樂的事了,再好的威士忌也比不上。

我到底是誰?

在留學的日子裡,我逐漸把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心境、轉為正面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的情懷,也就是試圖將個人的認同與民族的認同結合為一。課本上所學的告訴我,如果內部多元族群無法取得和解,對外的國家主權定位就很難有共識。這本書就是在這樣的認識下結集的。

第一章〈台灣人的國家認同──台灣人與中國人認同的糾葛〉,除了釐清國家認同與民族認同的意義,並分別探討了「台灣人」及「中國人」兩個概念的多重意涵,最後再分析「台灣人國家認同」與「中國人國家認同」的相互定位。我們的結論是,台灣人與中國人是兩個民族,台灣人希望有一個自己的國家,而不是中國。

第二章〈台灣民族主義的解析──政治面向的三個競爭途徑〉,先分別剖析了台獨式的民族主義、國民黨式的官式民族主義、以及民進黨的準民族主義,最後再以外分內合的台灣民族主義作總結。我們以為,真正的台灣民族主義,不只是要肇建主權獨立的國家,還要進行民族國家的建構。

第三章〈戰後吳濁流的認同觀──條件條件情境下的台灣人認同〉,以《無花果》及《台灣連翹》為文本,先試圖去了解吳濁流的認同是如何受到情境條件的制約、如何作回應,再來考察構成她的台灣人認同的面向──也就是原生面的漢人血統主義、華人文化主義;結構性的反日本殖民主義、反外省族群主義;建構面的官式民族主義、獨立建國意識──在戰前、戰後是否有所不同,並設法解釋影響這些變動的可能因素。

第四章〈鍾肇政的認同觀──以《濁流三部曲》為分析主軸〉,將其文本抽絲剝繭,看看鍾肇政自己認知中的認同為何。我們發現,他的認同是由多重的基礎所構成,包括隱晦的本質面種族差異、不確定的結構面差別待遇、以及空虛的建構面認同選擇;不過,這三個層面都無法滿足自己。總之,他的認同自我追尋是含蓄的,是多少卑微的台灣人靈魂追求的代表。

第五章〈客家人由中國遷徙台灣──台灣客家族群認同的打造〉,嘗試由客家人遷徙作切入點,首先要分析客家人是誰、以及客家人的本質是甚麼?我們以為,表面上看來,羅香林的論述彷彿採原生論的觀點,其實是以建構的方式在書寫客家人的史詩。經過排擠及牽引的因素,客家人由中原的起源地南遷到原鄉、終於東渡到台灣的棲止地;由早期的防衛性認同、到抗日過程的本土意識,客家人的台灣人認同逐漸淬煉而成。

第六章〈台灣的法律與原住民──泛原住民族運動的努力〉,考察泛原住民族運動如何透過挑戰漢人國家,在憲法、法案、行政命令三個場域,爭取應有的集體權利,包括認同權、自我認定的權利、以及民族自決權。大致而言,漢人文化決定了台灣的價值觀、法律、及政治制度,原住民族的觀點很難不被忽視;就一個成長中的社會,台灣其實是有機會發展為多元文化主義的國度,就看我們是否有這個意願了。

第七章〈台灣族群危機的預防與管理──由同理心作出發點〉,先分別了解外省人的危機感、客家人的不滿、原住民族的吶喊,進而確認過去、現在、到未來可能發生的各種族群危機,再來思考如何防範族群衝突的危機化,最後再以危機管理的角度來作結尾。

最後,我們附錄了三篇短文〈自我命名的解放過程〉、〈被擊敗民族的自我追尋〉、以及〈願作台灣人,不作美國人〉,前者在說服一般所謂的「台灣人」接受「鶴佬人」這個自我的族名,次者陳述筆者嘗試尋找台灣政治在歷史中自我定位的企盼,後者則謙卑地表達身為台灣人的我們,雖然曾經自我流放離散,卻仍執著要當台灣國民,這種超越一切的情愫,恐不是陳水扁等急於擁抱中華民國(國民黨)體制的民進黨諸君所能體會。

在這裡,筆者首先要感謝所有論文發表研討會的召集人、推薦人、主持人、及評論人,讓我能自由地把自己粗淺的的思考展現出來。

感謝中山大學台灣研究中心主任林慶宏教授的鼓勵、贊助,這本論文集方得以順利出版。

真多謝前衛出版社林文欽兄在出版景氣低迷中,再度支持本書的編印。

感謝家人及岳家的疼惜、照顧,讓我能專心學術研究。

這本書是要獻給爸爸、媽媽,謝謝他們賜給我多采多姿的認同來源。

 

--------------------------------------------------------------------------------

* 演講於彰化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2006/3/24。原本以〈自序──自我認同的追尋施正鋒〉刊於《台灣人的民族認同》(2000,台北,前衛出版社)頁1-13。

法令具時效性,文章資料內容及所引用法令,請自行查核修法動態及現行有效之法令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對於知識的輕蔑、信口開河,那是傲慢及褻瀆,即使有政治學博士學位 / 施正鋒教授
大選前一個月的觀察 / 施正鋒教授
告別民報 / 施正鋒教授
日本對於印尼獨立 / 施正鋒教授
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 / 施振鋒教授
政府選前大灑銀子是夭壽骨 / 施正鋒教授
日本軍事佔領印尼 / 施正鋒教授
有提名制度未必代表已經制度化 / 施正鋒教授
大選十個禮拜前的觀察 / 施正鋒教授
有關政治制度運作的一些錯誤認知 / 施正鋒教授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22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房地產案例實務(九)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永恆婚禮顧問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資料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主張及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法令具時效性,文章資料內容及所引用法令,請自行查核修法動態及現行有效之法令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